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94章 她们之间

    南千寻不知道是因为见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因为她自己已经不再单纯了,她有点不相信乔晨曦不是故意的,可是她为什么要和祁焕过不去?甚至想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姐姐,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干嘛还要这样说我?”乔晨曦委屈的说道。

    南千寻听乔晨曦这么说话,一肚子的火。没有想到她装可怜还真的有一套,和当年的南初夏有的一拼。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一种,仗着自己是大小姐,好像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自己转一样。

    “好啦,都少说一句!”乔以沫站出来说道。

    南千寻没有再说话,但是乔晨曦却委屈的要哭,咬着自己的手,眼泪巴巴的看着南千寻。

    “祁焕,你要不要紧?”乔致远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行礼跑过来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祁焕说道。

    乔致远担忧的看了看她的肚子,她肚子里的孩子关乎到两个孩子的命,他自然会关心。

    “没事就好!”南千寻淡淡的说了一句,祁焕别有深意的看了看南千寻一眼,从祁焕的眼中,南千寻似乎感受到了乔晨曦的不同寻常。

    祁焕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主,难道乔晨曦比她还有心机?

    南千寻想到的乔晨曦可能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婊,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她讨厌这种有心机的人,祁焕虽然很有心机,但是好歹她心地善良,讨厌那种心地不善良去装善良的那种人,她无法和她和平的相处下去。

    “大家都赶快准备吧,我们很快就要吃晚饭了!明天就是婚礼了,还要早点起来!”乔以沫对大家吩咐到。

    南千寻和祁焕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陆旧谦见南千寻一副不开心的样子,问:“你怎么啦?”

    “看到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自己不喜欢的人那就不用去理会,反正我们举行完婚礼就会离开京都!”陆旧谦拍了拍她的肩膀说。

    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觉得他说的有理,点了点头说:“确实是这样,我们又不会在京都长待,那就不管她了!”

    “才对嘛!”陆旧谦抱她的脸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晚上,我不能陪你留在这里过夜了。”

    “你要去哪里?”

    “酒店呀?明天我们结婚,晚上整个乔氏的庄园都会重新装扮一下!”

    “不让你走!就让你留下来!”南千寻任性的楼住他的腰,陆旧谦有些无奈,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这样的一面。

    “于理不合!”

    “哟呵,你了什么时候守过礼节呀?”南千寻挑眉问道。

    “人都说婚前见面不吉利,我猜想我们之前可能就是因为没有收那些礼节,所以有这么多的波折,上天给了我这一次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遵守,不让我们以后再有什么波折!”

    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差一点就哭了。

    陆旧谦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过,什么时候竟然把他给磨成了这样?害怕以后的日子不顺,所以情愿守那些繁文礼节?

    “可是我们现在都已经在一起了!”南千寻说道。

    “看样子我们这次的机会又错过去了!”陆旧谦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对啊,他怎么没有提前离开乔家的庄园呢?

    “何止是用错过去?我要带你做一件很愉快的事!”南千寻挑眉说道。

    “什么事……”陆旧谦还没有问完,南千寻已经跳在了他的身上,双腿盘住了他的腰,陆旧谦低低的说了一句:“你这个磨人的妖精!”

    “嘿嘿……”南千寻得逞的笑,陆旧谦把她抱着丢在了床上,扑了上去。

    乔氏的佣人过来喊他们吃饭的时候,听到两个人在房间里闹腾了很大的动静,有些汗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啊!

    吃饭的时候,乔晨曦看到了家里突然多了这么多的人,不安急了。

    “爸,她是谁?”乔晨曦指着洛千水说道。

    “她是妈妈!”

    “哦……”乔晨曦看了看洛千水,看到洛千水和南千寻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知道了她们之间是母女的关系。

    “他呢?”乔晨曦小声的问乔以沫,乔以沫朝陆旧谦看了过来,说:“他是姐夫,陆旧谦!”

    “好了好了,我们吃饭!”乔老太太说道。

    祁焕坐在乔致远的旁边,乔致远不住的给她夹菜,说:“多吃点这个,对孩子好!”

    “可是我已经吃了很多了,给我换换口味可以吗?”祁焕有些哭笑不得,乔致远知道自己喜欢吃一样菜,一直给她夹那一样,其实她还想吃其他的!

    “嫂子,吃这个!阳澄湖的大闸蟹,很好吃的!”乔晨曦连忙将她面前的大闸蟹推到了祁焕的身边。

    “不能吃!”南千寻立刻说道。

    祁焕本来伸手去拿大闸蟹,听到南千寻的话,连忙缩回了自己的手。

    “大闸蟹容易造成宫缩,形成流产!”南千寻说道。

    祁焕的脸色煞白煞白的看着她,刚刚如果不是南千寻的一声吼,恐怕她已经拿到了大闸蟹,痛快的吃了起来。

    “真的吗?”乔晨曦听到南千寻的话,微微诧异的问道。

    “祁焕,我们还是以后生下孩子再吃吧,万一对孩子不好呢?”乔致远温和的说道。

    乔晨曦见状垂着头,说:“我是不是总是做错事?我没有姐姐知道的多……”

    “晨曦,别自责了,你也是一片好心!”乔致远微微一笑,把大闸蟹放在了她的面前,说:“大闸蟹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

    “哥……”乔晨曦咬着手指甲,看起来委屈极了。

    “好了,好了 ,吃饭吃饭!”乔致远没有要责怪乔晨曦的意思,乔晨曦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阴狠,看在了南千寻的眼里,她的心都提了起来。

    吃完饭之后,南千寻在庄园里到处走动,这里的玉米都快熟了,不知道兰县那边的植物现在怎么样了,还有那些旅游的工程,有一些需要施工的,不知道都进行的怎么样了,她在想着婚礼过去去看看,权当做是在度蜜月了。

    突然,在玉米地的那头,传来了一阵阵高高低低的说话声,她左右看了看没有人,慢慢的挪动步伐朝那边走了过去。

    “晨曦,我说过,我们结束了!”南千寻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是祁焕!

    难道乔晨曦和祁焕,她们?她们……

    “焕焕,我不管,我不允许你结婚!”乔晨曦伤心的说道。

    “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

    “不,我不相信,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快乐,你变心了!”

    “晨曦,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们的过去都一笔勾销了!我要走了!”祁焕着急的说道。

    “焕焕,我不允许你走,我不允许你走……”乔晨曦拦在她的面前,眼睛里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晨曦,我们各自都要归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我们不可能一直在一起,我经受不住世间那些异样的目光,我承受不住世人的唾弃,我要过正常的日子!”

    “焕焕……”乔晨曦哽咽着说:“如果,你真的要结束,我们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

    “晨曦……”祁焕为难的喊了她一声。

    “焕焕,我们只来最后一次,你们结婚之后,我会远走他乡,再也不会回到你的面前!只是最后一次!”乔晨曦祈求道。

    “晨曦……”祁焕也哭了,两个人拥吻到了一起, 南千寻站在她们不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幕,实在有些辣眼睛,她没有想到她们竟然是一对情侣!

    难道她想要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乔晨曦亲吻着祁焕,动手剥她的衣服,南千寻突然想到了在饭桌上,她面上露出的那一抹阴狠,心里一慌,乔晨曦想的是弄掉祁焕肚子里的孩子!

    “你们在干嘛?”她立刻出声说道。

    祁焕和乔晨曦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这里居然还有人,立刻像是被火燎了一样分开。

    “你怎么在这里?”乔晨曦很快镇定了下来,问道。

    “嫂子,天色不早了,赶快回去休息吧!乔乔还在等你!”南千寻对祁焕说道。

    祁焕点了点头立刻离开了。

    “你这是做什么?”乔晨曦知道南千寻肯定看到了什么,抱着胳膊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走吧!”南千寻说道。

    乔晨曦不知道她究竟在卖什么关子,也只能跟着她走了。

    “明天你就要结婚了,今天还有心情在这里看农田吗?”乔晨曦走着走着,见南千寻一直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有些存不住气了。

    “呵呵,又不是第一次结婚了!”南千寻自嘲的笑道。

    乔晨曦听到她说自己不是第一次结婚,竟然说的这么大大咧咧的,有些诧异,问:“那姐夫知道你结过婚吗?”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南千寻微笑着说道。

    “我猜想他肯定是不知道!”乔晨曦很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

    “像姐夫那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会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乔晨曦也微笑着说道。

    “你这么肯定?”

    “也有例外,假如这个离了婚的女人是你,他可能会不计较,但是心里总会有个疙瘩的吧?”乔晨曦说话一半好话,一半坏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