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95章 世界上最难测的是人心

    “看样子,你好像很了解他嘛~~”

    “也不见得!世界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你说是吗?”乔晨曦说着说着,突然看向了太阳落下去的地方。

    “你好像有很多的故事!”

    “故事倒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只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要结婚了,有些不舒服罢了!”乔晨曦垂着头说道。

    南千寻没有想到乔晨曦竟然跟自己直言不讳的说了这件事,说:“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的发展都是不会受到人为控制的,没有人能一直陪着你,所以人最重要的事独立坚强!”

    “话是这么说,但是真正等到自己去经历的时候,完全不是理论上的那回事。以前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一直都相处的十分融洽,直到后来她遇到了我哥!”乔晨曦说的非常的落寞。

    南千寻知道她要说自己的故事,默默的陪着她走在一旁,并没有打断她。

    乔晨曦说:“她看到我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爱上了他,那时候我宁愿她能找到真爱,所以我远离了。可是到了国外这么多年,我终于发现,我的生命中不不能失去她。”

    “所以你想弄死她肚子里的孩子,好让你们能够重新开始?”南千寻不是猜测,而是十分的肯定。

    她的话让乔晨曦愣住了,问:“你怎么知道?”

    “晨曦,现在大嫂肚子里的孩子,不仅仅是一条命,还牵扯到乔乔的命,你忍心吗?”

    “可是他们忍心吗?一个最疼爱我的哥哥,一个我最爱的爱人,他们竟然在一起了,这是在拿刀子往我的胸口上捅啊!”乔晨曦十分崩溃的说道。

    “晨曦,你冷静一些!”南千寻说道。

    “让我怎么冷静,他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如果他们不告诉我,我还一直被蒙在骨里!她就这样抛弃了我,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得不到东西一定会毁掉,谁也别想得到!”乔晨曦突然凶狠的说道。

    南千寻听到她这么说话,心里咯噔了一下,明天的婚礼是不是能够正常运行还是一个未知!

    “晨曦,你不要这么固执,世界那么大,总有人在你看不到地方默默爱你!何必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耿耿于怀,让那些爱你的人受伤呢?”

    “不,我只要她!”乔晨曦坚定的说着。

    南千寻看到她的样子,知道她有一点执拗,她也没有办法劝说她,只能赶快通知乔致远他们做一些准备,省得明天出乱子。

    “你永远都不会懂这样的感情!”乔晨曦说完了以后扭头就走,南千寻看着她离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孽缘!

    她摇了摇头,转过身来准备顺着原路回去,没料到乔致远竟然就站在她的背后不远处。

    南千寻的心里一慌,连忙喊了一声:“哥!”

    乔致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转身回去了。

    南千寻的心里发慌,她不知道乔致远听进去了多少,也不知道他看到了多少,明天的婚礼还会不会继续?

    南千寻心事重重的回到小阁楼里,陆旧谦刚从书房里回来,看到她心事重重的站在窗户前,上去问:“你怎么了?”

    南千寻把事情整个经过告诉了他,陆旧谦也十分的诧异,有这样的事,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你放心,哥不是傻瓜,一定会提前防范的,不用担心,安心的做你的新娘子好了!”

    “可是我怎么能放得下心,嫂子肚子里的孩子关乎到乔乔的命!”南千寻听到陆谦的话,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她怎么能安心的下来?

    陆旧谦见她一直心事重重的,于是开口说:“等会儿我要先出去一下!”

    “去哪里?”

    “去接天天他们!”

    “天天他们已经到了吗?”南千寻问道。

    “已经到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嗯!”陆旧谦点了点头。

    他们开着车子到了高铁站那边,天天和白韶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白韶白看到南千寻过来了,连忙跑到她的跟前,双手把她给抱了一个满怀,大声喊着说:“妈妈,我好想你呀!”

    陆旧谦的脸彻底的黑了下来,上前来把白韶白给拽开,白韶白委屈的看着他,却像个孩子一样不敢吭声。

    “旧谦, 你干嘛?”南千寻看到陆旧谦的样子,不满的问了一句。

    “他已经是个大人了!”陆旧谦说道。

    白韶白委屈的看着他们,南千寻看到他委屈的模样,心都快碎了,想要上前去看看白韶白,但是陆旧谦却她护到自己的身后。

    天天看到他们见面就这些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

    “……”

    南千寻和陆旧谦都十分的无语,他们竟然被自己的孩子给嫌弃幼稚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天天,这个是……”南千寻看向天天,没料想天天竟然推着一个婴儿车,她诧异的跑了过去,发现里面竟是一个小婴儿!

    “天天,这是怎么回事?”陆旧谦也看到了他推着婴儿车走了出来,连忙上前问道。

    “这是韶白爸爸的女儿!”天天说着还转过去,把孩子的被子给盖了盖,动作轻柔熟练,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是李璞玉的女儿?南千寻微愣了一下,这个孩子还是她亲手接生的,仔细看看,还真有几分像韶白!

    “她妈妈呢?”

    “她妈妈把她送了过来,自己就不见了!”天天有些无奈的说道。

    南千寻十分的无语,这不是乱搞嘛,自己的儿子才四岁,怎么可能能照顾一个小孩?

    韶白现在一点,肯定是指望不上一点点,让天天照顾两个孩子的节奏么?

    “我们快走吧,等一会儿宝宝就饿了,要喝奶粉!”天天见两人愣在原地,连忙催促道。

    南千寻和陆旧谦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只好上前去帮天天推着婴儿车。

    一路上天天小心的呵护着小宝宝,害怕她碰到哪儿了,那种细心并不是一个四岁的小男孩应该有的。

    南千寻的心里有些酸,她的儿子在为她偿债呀!这些都是她欠白韶白的,结果都让天天给偿了。

    回到乔氏的别墅,天天迅速的去帮宝宝冲奶粉,宝宝也一声不吭的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他冲完奶粉,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再递到宝宝的嘴边,小心翼翼地喂着。小宝宝看着天天,一边喝一边对着他笑,南千寻有些诧异,这小宝宝才两个多月就会笑了。

    白韶白也趴在车子的旁边看着宝宝,乔家的人都围在这里,看着小大小孩照顾小小孩,他们都纷纷的佩服。

    “你们不用大惊小怪的了,这些都是佣人告诉我的!”天天人小鬼大的说道。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举行婚礼!”乔以沫连忙说道。

    小宝宝吃饱了之后,昏昏欲睡了,天天对白韶白说:“韶白爸爸,你抱着她,我们去铺床睡觉觉了!”

    “哦~~”白韶白答应着小心翼翼的把孩子给抱了起来,天天领着白韶白轻车熟路的回到他们之前住过的房间里,剩下陆旧谦和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谁来解释一下,这一段时间天天究竟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次日,天还不亮,南千寻就被造型师拉了起来,四个造型师一直在给她上妆,盘头发,一直摆弄了将近两个小时。

    “Nancy小姐,您看看还有哪里不满意的吗?我们还有时间修改!”造型师轻声的喊着问道。

    南千寻睁开了眼睛,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原来自己化妆了之后可以更漂亮,难怪这么多女人都喜欢化妆,化妆真的能提高人的颜值。

    她左右照了照,说:“你们的手艺很好,我很满意!”

    “谢谢Nancy小姐!”造型师听到了南千寻的夸赞,立刻咧嘴笑了,她们其实也没有怎么见过南千寻这么好的皮肤,根本用不着什么遮瑕美白的产品,他们是直接上的妆。

    “咚咚咚!”门响了,南千寻说:“进来!”

    陆旧谦轻轻的开了门,他看到南千寻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不受控制了,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他从来都知道,她是极美的,但是没有想到她能美得这么这个程度。

    造型师看到他的失态,微微一笑问:“新郎对新娘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陆旧谦连忙说道。

    “那你们先聊一聊,时间快到了!”造型师笑了笑都退了出去。

    陆旧谦走到了南千寻的背后,从背后伸出了胳膊,环绕着她,从镜子中看她,越看越美。

    他伸头过来想要吻她,南千寻连忙伸手推开她说:“我好不容易才化好的妆,不要弄坏了!”

    “千寻,你真美!我买了一支口红给你,以后你要一点一点的还给我!”陆旧谦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圣罗兰的口红递给了她。

    南千寻没有想到他竟然一大早的给自己送了一只口红,而且还说了这么动听的情话,她接过口红垂着头,抿着嘴笑了,没想到他说情话的时候,居然这样可以不打草稿就能说出来。

    “嗯~~”

    陆旧谦看到她害羞的模样,有些难耐,不过想到一会儿就要进行婚礼了,也没有继续缠着她,南千寻问:“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爸说,要先把你交到我手里,所以我们要先出去!”

    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浑身一僵,陆国誉伤害他那么深,爸这个字在他的口里像是一个禁词一样,没有想到他喊自己的爸爸,竟然喊的这么顺口。

    “我还没有换婚纱……”南千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陆旧谦的眼眸流出奇异的色彩来,说:“我帮你换!”

    南千寻想要拒绝,但是拒绝的话没说出来,已经剥掉她的衣服,伸手把架子上的婚纱也拿了过来。

    他将婚纱穿在她的身上,心情十分的激动,说:“替自己心爱的人穿嫁衣,就是这种感觉么?”

    “可惜,你没有让我帮你穿一次!”南千寻说道。

    “晚上让你好好穿!”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