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96章 完美婚礼

    婚礼开始了。

    乔以沫牵着南千寻的手,带着她走向了红地毯,南千寻的心里十分的复杂,上一次她走上红地毯,是陆旧谦亲手牵着她,两个人一起走的,虽然幸福感爆棚,但是却没有这一次这么庄重。

    乔以沫和南千寻站在红地毯的这一头,南千寻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赶快带自己往前走,他人灯光都暗了下来。

    她的心里一惊,难道是乔晨曦做了什么事吗?

    她正在不安之中,他人前面的台子上的灯光亮了起来,陆旧谦还有一种高颜值的伴郎团,以一种像是木偶舞一样的姿势朝台上走了去。

    陆旧谦穿着新郎的礼服,胸前的口袋里装着一直红玫瑰,其他的人在他的背后散开,现场突然响起了一阵激情高昂的音乐,节奏感超级强,而且唱的歌也相当的总裁范,霸道!

    南千寻不可置信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怎么也想不到陆旧谦竟然背着她还搞了这么一套动作!

    陆旧谦随着音乐跳起了舞,南千寻看着他左右摇摆的跳舞,那舞姿像极了一个妖孽,撩的不行。

    身后的那些人,突然站成了一队,从南千寻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像是一个人一样,突然摆出了衣服千手佛的模样,她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不得不说,他们配合的相当有默契,想必是已经排练过多时了!

    陆旧谦一曲舞后,顺着红地毯朝这边走了过来,他的嘴里衔着玫瑰花,张开双臂,像是一个宽大的怀抱,南千寻有一种立刻就冲过去的感觉。

    宾客们哗啦啦的鼓掌,南千寻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陆旧谦到了南千寻和乔以沫面前的时候,突然单膝跪了下来,双手将玫瑰花献上,乔以沫将南千寻的手放在了他的手里,他拿着她的手放在嘴上亲了一下,像一个王子在亲心爱的人一样。

    “旧谦,我把千寻交在你手里了,以后你要好好的爱她,像是爱惜你自己的性命一样!”

    “我发誓,我一定会爱她超过我的命!”陆旧谦郑重的说道。

    乔以沫的眼睛里有些湿漉漉的,点了点头,对南千寻说:“以后,你们要同心同德,相互扶持,过完一生!”

    “嗯!爸,让我抱抱你!”南千寻没有忍住眼泪,对乔以沫说道。

    乔以沫张开他宽阔的膀臂给南千寻一个大大的拥抱,抱了一会儿之后,乔以沫拍了拍她的后背,洛千水站在一旁说:“又不是远嫁以后看不到了,别这么煽情!”

    南千寻本来激动的眼泪都止不住了,这会儿听到洛千水的话,又破涕为笑了,说:“妈,抱抱!”

    “抱抱,抱抱!再抱某人的脸就黑了!”洛千水挑眉说着还是张开了双臂拥抱了她。

    她抱完了之后,陆旧谦伸手牵着她的手,乔致远这边也牵着祁焕的手,乔以沫和洛千水则是跟在他们的后面,一场婚礼有三对新人结婚,这绝对是京都自建都以来,绝无仅有的一次。

    多家媒体相互报道,全城的人都在相互转发这样的新闻,就连平常百姓家,看到这样的婚礼也羡慕不已,有一些黄昏恋遭到儿女反对的人,纷纷拿着这条新闻来讨伐自己的儿女。

    又有很多因为有爱却说不出口的人,看到人家这么开放,也立刻对对方表白了。

    高剑鞘坐在角落里,看着南千寻幸福的跟着陆旧谦离开了,眼底都是藏不住的落寞,这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点光,只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次,这么快就不再属于自己了!

    乔晨曦也坐在角落里,从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她就被乔家的人给监视了,原本准备好的事都做不了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嫁给他人,愁苦几乎将她淹没了。

    “看什么看?没有见过美女?”乔晨曦看到高剑鞘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不满意的说道。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再看你?”高剑鞘不喜欢这种说话带刺的女孩,说完了之后将头转到了一旁。

    “你这个人还真是无赖!”乔晨曦也不高兴的将脸转到了一旁。

    如果是换做平时,高剑鞘肯定不会跟一个黄毛丫头去计较什么,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十分的不爽,也不顾及自己什么检察官的身份了,说:“我怎么无赖了?”

    “你明明就是觊觎我的美色,还偏偏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你还想来套路我么?”

    “你,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我就是不可理喻,你能把我怎么样?”乔晨曦气哄哄的说道。

    两个人在这边小声的吵了起来,那边的婚礼仪式已经举行完了,三对新人都在接吻,场下响起了哗啦啦的掌声。

    “各位来宾,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祝福好,我们再一次为这三对新人献上掌声!”

    哗啦啦的又是一阵阵激烈的掌声,三对新人从台上下来,新郎新娘去换妆了,乔晨曦看到新娘去换妆了,连忙站了起来,她身边的保镖说:“小姐,少爷吩咐你坐在这里不要动!”

    乔晨曦给保镖给拦住了,气的脸都变了色,说:“你们这样监视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姐,这是少爷的吩咐,少爷吩咐了,如果小姐敢捣乱婚礼,立刻送小姐出国,婚礼不必参加!”

    乔晨曦被气的不轻,想了想又坐了下去。

    高剑鞘看到乔晨曦竟然有人监视,对她的身份有些好奇了,不阴不阳的说:“我说脾气怎么这么臭,原来是被监视了!”

    “要你管!”

    “要我管我也不会管!”高剑鞘的心里似乎有些平衡了,看样子这个女娃子也不怎么手待见。

    只不过不知道她是想要破坏谁的婚礼!

    陆旧谦他们一行人换了衣服出来,开始分开去桌子上陪酒,他们走到高剑鞘他们这一桌的时候,南千寻明显愣了一下,说:“高检!”

    “恭喜!”高剑鞘微微一笑,南千寻也微微一笑。

    “姐,你看哥让一个保镖监视着我,你去帮我说说可以吗?我上个厕所都被监视,好难过!”乔晨曦对南千寻说道。

    “等到婚礼结束之后,他自然就会放开你,你别担心,不会一直看着你的!”南千寻微笑着说道,陆旧谦说的没错,乔致远不是傻子,肯定会提前防患的,与其防患她的动作,倒不如直接看着她这个人,乔致远确实聪明。

    “陆总,恭喜!”高剑鞘也举着被子对陆旧谦说道。

    “同喜同喜,高检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倍感荣幸!”陆旧谦说道。

    他们举起酒杯都痛快的喝了酒,之后陆旧谦又带着南千寻到了另外一桌上,继续敬酒。

    一天的婚宴下来,南千寻浑身都像是被拔掉了一层皮一样,回到婚房内,精疲力尽的躺在了床上。

    陆旧谦走过来,看到她实在疲惫,把她的鞋子给脱了,拉着被子给她盖了起来,去冲了一个冷水澡。

    谁知道他刚洗完出来,看到南千寻穿着裸露的睡衣站在外面。

    “千寻?”陆旧谦有些惊讶的喊着,刚刚她不是已经睡了么?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南千寻上前双手搂在他的脖子上,陆旧谦一阵懊恼,刚刚干嘛要冲冷水澡?自己的罪可是白受了,这一次竟然她自己送了上来,他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他拦腰将她抱起来朝大床走了过去,把她扔到床上,化身为狼扑了上去,不一会儿屋里的气温就开始升高,床也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激烈的颤抖。

    祁焕他们那边和这边截然不同,乔致远将她带到婚房内,说:“你好好休息!”

    “你要去哪里?”

    “我睡地上!”乔致远说道,他的心里有一个疙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娶回来的竟然是一个同性恋,而且还是跟他的妹妹搞在一起的。

    “致远,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祁焕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怀孕了,小心孩子!”

    “……”祁焕坐在床上,看着抱着被子铺在地上的乔致远,心里十分的委屈。

    只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而是慢慢的躺了下来,她或者不应该想的太多的,她回来找他,最大的原因都是因为要给乔乔看病,还是别想的太多了,别指望他会爱上自己了!

    她面朝着窗户这边,背对着乔致远。

    乔致远躺在地上,心里也十分的委屈,她爱上一个男人就罢了,可偏偏是个女人,自己竟然和一个女人抢女人?

    这两年她一直都跟晨曦在一起吗?

    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绿了,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他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到祁焕竟然背对着自己,心里更加的憋屈了,她果然是不爱自己!

    乔以沫那边倒是十分的和谐,两个人在浴缸里享受着鱼水之欢,洛千水趴在他的胸膛上问:“我们为什么要和他们在一起举办一次婚礼?”

    “这是我们的珊瑚婚,当然要好好的纪念一番了!”乔以沫抚着她的肩膀说道。

    “可是,我想年年都是新婚!”

    “这个好办!”

    “真的?”

    “嗯,每一年我们分开几天,然后再相聚就是新婚了,哦不,是更胜新婚!”

    “……”

    次日,南千寻和陆旧谦睡到了十点多起来,才发现原来他们起来是最早的。祁焕和乔致远也起来了,南千寻看到了乔致远严重的黑眼圈,连忙说:

    “哥,你要照顾一下嫂子,她现在是孕妇!”

    南千寻不说还好,一说乔致远的脸色更差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