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98章 被呵护的感觉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不信,她以为是皮特王子卷土重来了,没有想到竟然是高剑鞘!

    “Nancy对不起了,我利用你了,这是我和陆旧谦的私人恩怨,跟你无关!”

    “跟我无关,你为什么要绑了我来?”南千寻愤怒的看着他,她讨厌被利用,他们今天要去兰县的消息还是她告诉他的,他竟然就这样对待自己!

    “以后我再跟你赔罪!”高剑鞘说道。

    “我不要你的赔罪,你从我口里套出了我们度蜜月的时间和地点,就是为了绑架我们,要杀害我的丈夫!”

    “他陆旧谦害得我家破人亡,此仇不报非君子!”高剑鞘的脸色阴森了起来。

    “高检,你为什么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分不清是非黑白?明明是你高廷梅先害我们旧谦,怎么反过来说我们旧谦害了你们?”南千寻瞪大了眼睛说道。

    “他陆旧谦如果能答应廷梅,廷梅还会这么做吗?一切的起因都是他!”高剑鞘暴躁的说着伸手指向了陆旧谦。

    “爱情是可以勉强的吗?陆旧谦不爱她,是他的错吗?如果这样,京都那么多的女孩子爱上你了,你却不爱她们,难道你没有错吗?京都那么多的男人爱高廷梅的,暗示高廷梅却偏偏喜欢旧谦,难道她没有错吗?”南千寻咆哮的说道,这个人简直太不讲道理了。

    “我不管,我管不了别人,但是陆旧谦必须要给我家人一个交代!”

    “剑鞘,你自己好好想想,到底是旧谦要给高爷爷一个交代,还是你需要给高爷爷一个交代?难道他临终前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吗?”南千寻说道。

    高剑鞘听到南千寻的话,脑海中突然浮现高老爷子临终前告诫他不能寻仇的事,爷爷最希望他能结婚生子,可是他现在家已经没有家了,还怎么结婚生子?

    “高爷爷一生戎马,你要毁了他一世的英名吗?他九泉之下如何安息?”

    高剑鞘听到了南千寻的话,痛苦的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旁边的人看到他蹲在地上,也没有说话。

    “喂,原来你叫高剑鞘啊,你这个胆小鬼,懦夫!我乔晨曦最看不起你这种懦弱的人!”乔晨曦突然对着高剑鞘大吼了起来。

    高剑鞘听到了乔晨曦的话,大步走到她的跟前来,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凶狠的说:“你说什么?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你就是懦夫,你以为今天你杀了我姐夫,明天你就能安心了吗?明天你就要陪着他去殉葬,你还以为你报仇了,其实你就是想要自寻短见,又没有勇气,活活不好,死没有勇气,你说你不是懦夫胆小鬼是什么?”

    南千寻一头汗,刚刚说的不能激怒对方的人呢?难道不是她么?

    “高检,不好,我们被包围了!”外面突然有一个人进来说道。

    高剑鞘连忙站了起来,看向了外面,南千寻突然朝陆旧谦投过去了询问的目光,陆旧谦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来的是谁的人!

    “陆旧谦,你竟然敢报警!”

    “高剑鞘,你看看是警察吗?”南千寻问道。

    高剑鞘往外面看了一眼,看到的却不是警察,他突然怒目看向陆旧谦说:“是凤凰的人!”

    “如果是凤凰的人,他们肯定会先保护我的安全!”陆旧谦非常肯定的说道。

    高剑鞘听到他的话知道他说的有理,如果真的是凤凰的人,肯定不会不顾陆旧谦和南千寻还在自己的手上。

    “里面的人听着,把南千寻给我交出来!”有一个人拿着喇叭喊话。

    南千寻的心里一慌,怎么会有人找自己?

    她连忙看向陆旧谦,陆旧谦也摇了摇头,高剑鞘的眼睛眯了眯,说:“是佘家的人!”

    佘家?

    南千寻几乎忘记了,她和佘家还有这么一出戏没有唱完,难道佘家的人要为佘水星报仇,所以让他们把自己给交出去?

    “佘庆生,你还在那里装神弄鬼的么?”高剑鞘一口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佘庆生听到高剑鞘认出自己来了,也不再伪装自己了,从人群后走了出来,说:“没有想到堂堂的检察官也会绑架!”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高剑鞘问道。

    “我当然是要南千寻了!她害得我姑姑惨死,你说我要干什么?”

    陆旧谦的脑海中迅速的搜索这关于佘庆生的消息,突然想到了昨天石墨跟自己说的那个强子的事,就是跟他有关,活是他介绍的,而且想要杀人谋财的人也是他!

    “佘先生,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强子!”陆旧谦淡淡的说道。

    “什么强子?”

    “就是那个被你利用完了之后,杀了人家的老母的那个!”

    “你……你调查我!”

    “何止调查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佘家现在已经有大麻烦了!”陆旧谦说道。

    佘庆生不相信,他拿出了手机,看到了果然有新闻出现,就是关于佘家的,而且他现在已经是通缉犯了!

    “都是你做的?”佘庆生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说呢?换做是我的话,我会立刻逃跑!”

    “呸,你少懵我了,我就是死也要拉一些垫背的,能有这么多人陪我死,我也赚了!”他说着连忙退后,陆旧谦连忙朝南千寻的身旁跑了过去,高剑鞘则是第一反应护住了乔晨曦。

    “怎么办?”高剑鞘问陆旧谦。

    “先解开她们!”陆旧谦说着立刻解开了南千寻,拉着她就跑,外面的枪声却砰砰砰的响了起来。

    两人往地上一滚,滚到了安全的地带。

    高剑鞘这边则是护着乔晨曦,也朝安全的地方挪了过去,里面的人跟外面的人交起火来了,震耳欲聋的枪声咔哒咔哒咔哒的不停的响。

    乔晨曦被高剑鞘给护在怀里,心中竟然升起了一抹异样的感受,那种感受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她瞪着眼睛看着他,以前她和祁焕在一起,都是她当那个保护者,从来没有被保护过,没有想到被人呵护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的美好!

    她不由自主的在他的脸上bia了一口,高剑鞘浑身一僵,低头看着她,她一双大眼睛像一只大白兔一样萌萌哒,而且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她竟然一点都不紧张,是因为有自己的保护吗?

    “小心!”南千寻看到两个人对视着,竟然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还有心情端详对方的长相,有些无奈的喊了一声。

    她这么一声刚喊完,高剑鞘应声倒了下来,有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肩膀,鲜血顿时从他的肩膀上流了下来。

    “高剑鞘,你怎么样?”乔晨曦立刻慌了,连忙问道。

    “没事……”高剑鞘的额头上都是汗,咬着牙说道。

    “奶奶的,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找死!”乔晨曦大骂了一声,一个更头翻了出去,拔过旁边那个人身上的枪,顿时不见了踪影。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原来她的身手竟然这么的矫健!

    高剑鞘也愣住了,刚刚那个萌萌哒的等着自己保护的小白兔呢?怎么瞬间变成了一只老虎?

    唯有陆旧谦面不改色,好像并不惊讶一般。

    “她会不会有危险?”南千寻担忧的问道。

    “不会!”陆旧谦回答的十分的肯定。

    南千寻十分的确定,这个乔晨曦和陆旧谦之前是认识的!难道她也是凤凰的人?

    外面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不一会儿枪声渐渐的小了下来,乔晨曦突然从窗户越了过来,跳在了高剑鞘的身边,说:“走,我带你走!”

    “晨曦!”南千寻叫了一声。

    “外面来应援的人已经到了,你们可以慢慢走,他等不及!”

    她说着就架着高剑鞘离开了。

    外面的枪声彻底的停了下来,洛文豪带着一群人进来,看到了南千寻和陆旧谦安然无恙的在一旁躲着,连忙说:“Nancy,你没事吧!”

    “表哥!”南千寻看到洛文豪出现了,连忙喊了一声。

    洛文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受惊了!快点起来,我们回去了!”

    陆旧谦将南千寻拉了起来,随着洛文豪出去了。

    “把劫匪统统给我带走!”洛文豪霸气的说道。

    “是!”众人齐刷刷的回应,看起来这就是一个纪律严明的军队的样子。

    “为民除害,除暴安良,是我们的职责!”洛文豪帅气的甩了甩头,气宇轩昂的跟着众人上了车。

    南千寻看到洛文豪终于从那场刺激中走了出来,心里十分的受安慰。

    陆旧谦上前拉着她的胳膊,说:“我们走走吧!”

    南千寻一头黑线,能在事故发生的现场散步的,他陆旧谦还算是第一人吧!

    不过自己正好有很多的事想要问他,于是点了点头。

    “难道你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难道不应该是你主动的说出来吗?”南千寻挑眉问道。

    “乔晨曦是凤凰的人,她回来也是故意帮我引出幕后所有的威胁!”陆旧谦简短的说道。

    “就这些?”

    “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你们认识多久了?你凤凰里出了她一个女孩子之外,还有谁?”

    “女孩子很多,但是都只是下属!”陆旧谦淡淡的说道。

    南千寻看到他有些闪烁的目光,心里有些发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