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299章 回头跟你解释

    高剑鞘这边被乔晨曦带着离开了,急速的往京都赶。

    “不要送我去医院!”高剑鞘在车上说道。

    “闭嘴!”乔晨曦不容反驳的说道。

    高剑鞘的眉头皱了皱,说:“如果到了医院发现我受伤了,以后警察要是追问起来,我就没有藏身之处了!”

    “早干嘛去了?现在才开始担心以后?”乔晨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高剑鞘闭嘴不说话了,他之前满脑子都是要把陆旧谦给弄死,可是刚刚他在生死的一瞬间,突然感受到就算是弄死了他,自己的心结也不会被解开。

    乔晨曦将他带到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进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扒开了他的衣服,看了看他的枪伤,很快的拿出了刀子和药物还有纱布。

    “你要干什么?”

    “取子弹!”乔晨曦说的面不改色,拿着手术刀朝他走了过来。

    “还没有打麻药!”

    我不是麻醉师,打麻药会有危险,你忍忍!“

    “……”动手术不给打麻药,还要病人忍一忍?高剑鞘的脑海中有一万头的羊驼呼啸而过。

    “哦,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没有医师资格证!不过取子弹我有经验!”

    “……”高剑鞘觉得自己的小命已经捏在了她的手里,乔晨曦看到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微微一笑,手起刀落,另外一只手随随便便的就把藏在肉里的子弹给扣了出来。

    “啊……”高剑鞘啊了一声,满头大汗,脸色蜡黄蜡黄的。

    “好了,取出来了!”乔晨曦将子弹丢在了盘子里,连忙给他止血。

    高剑鞘已经被痛的没有力气了,哪里有心情跟她说话,看到了子弹之后,他眼睛一闭昏迷了过去。

    陆旧谦这边带着南千寻回到了乔家的庄园,不一会儿就接到了警方的传讯,让他们到警局指认凶手。

    佘家本来就已经陷入了买凶杀人的风波中,现在加上了佘庆生持枪杀人,情节恶劣,并且造成了两人死亡,所以佘家的倒台已经成了定局。

    从警局回来之后,南千寻问陆旧谦:“佘家的事是你做的吗?”

    “是,本来只是无心的为强子查查杀母凶手而已,没有想到竟然牵扯到了他们,也算他们倒霉,谁让他们碰到了我们?”

    “……”

    “走了,这一次我们可以无忧无虑的去进行蜜月之旅了!”陆旧谦伸手揽了揽南千寻的肩膀说道。

    南千寻想到了兰县的沙漠计划,点了点头。

    当天下午,两人到了兰县,这里已经焕然一新了,不得不说,只要政府组织做什么事情,坐起来就非常的快,不仅兰县的大街小巷都干干净净的,而且绿化也好了不少。

    陆旧谦弄了一辆车带着她到了沙漠里,看到了沙漠里一片好收成的样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第二家乡!”陆旧谦在她的耳旁轻轻的说道。

    “呕……”南千寻正要抿着嘴笑,没有想到一阵恶心,陆旧谦看到她翻恶心,眼前一亮,不可置信的拉着她的手,说:“千寻,你怀孕了?”

    “呕……”南千寻吐的昏天黑地的,哪里有心情理会他?

    陆旧谦很快的带着她去了兰县的人民医院,检查的结果就是怀孕了,当时他兴奋的差点就哭了。

    她怀着天天的时候,他们离婚了,后来有过两个孩子,都意外流产了,这一次他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呵护孩子平安的生下来。

    六个月之后,祁焕生了一个女儿,并且用了孩子的脐带血给乔乔治好了病。

    乔家给小千金摆满月宴的时候,南千寻在陆旧谦的陪同下也去了京都。

    他们到了京都之后,才知道高剑鞘和乔晨曦已经正式开始交往了,他们这一对见面就吵架的人竟然能成为情侣,惊讶了众人。

    南千寻站在阁楼里,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孩子踢了踢她的肚子,她连忙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陆旧谦问道。

    “她踢我!”

    陆旧谦连忙上前去伸手摸着肚子,摸到肚子里孩子在动,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像个大男孩一样的兴奋。

    “当当当……”陆旧谦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看电话号码,神情微微一变,拿着电话去了阳台上接电话。

    南千寻看到他接电话背着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以前他接电话都不会背着自己的,这次是怎么了?

    怀孕的人本来就十分的敏感,加上有一点点的鸡毛蒜皮,可能就会想很多,更何况陆旧谦做的这么明显?

    她看着陆旧谦,慢慢的站了起来,朝阳台这边走了过去,陆旧谦说话说着说着,回头看到了南千寻,连忙挂了电话,朝她走了过来,问:“你怎么出来了?”

    “刚刚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我晚上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里乖乖的等我回来!”陆旧谦说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对着南千寻的肚子说:“宝宝,在家里乖乖的等爸爸回来啊!”

    南千寻看到他幼稚的模样,抿着嘴笑了,说:“是公司的事吗?”

    “是凤凰的!我必须要出去解决一下!皮特王子在后面搞了很多的事!你放心,不会有事的!”陆旧谦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南千寻双手捧着肚子,点了点头。

    陆旧谦披上衣服出去了,南千寻在阁楼里看着他开车离开,心里总是有些放心不下,皮特王子和陆旧谦有帮派上的仇恨,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行动。

    她想着回到了卧室里,刚坐在了床上,手机突然响了,上面是一条信息:想知道你老公干什么去了,快点到大秦酒店总统套房!

    南千寻看着这条消息,心里不安极了,她拿着手机在屋里左转右转,不知道自己是去好还是不去的!

    去的话证明了自己不相信陆旧谦,如果不去的话,她又实在难以安心!

    她转来转去之后,决定还是披上衣服出去了。

    大秦酒店总统套房里,陆旧谦进去了之后,一个瘦瘦的女孩子上来搂住了他的腰说:“难道你不要我了?”

    “别闹!你怎么来了?”陆旧谦一把把她从身上扯了下来问道。

    “我不来找你,你就不会回去了,你在国内结婚生子了,可是我呢?”那女孩子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但是脸上却带着一种苍白的病态。

    “潇潇,别闹!”陆旧谦温柔的说道。

    “不要,旧谦哥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可是你这么一年来,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还不让我出来,我……”

    南千寻站在门口,听到了里面的对话,整个人从脚到头都是冰冷的,陆旧谦果然在里面,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女人。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酒店里,能做什么?

    她没有想到自己和陆旧谦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最后竟然会走到这一步,他竟然在自己的怀孕的时候出轨!

    她怀了孕,并不是没有照顾他的需要,每次都是他推脱,说是害怕碰到了孩子,不肯跟自己同房,没有想到原来他外面早就有人了。

    难怪,他最近总是晚回家,难怪他总是在外面应酬,应酬不应酬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现在他出轨了第三者!

    她伸腿一脚将门给跺了一脚,陆旧谦听到了门的响声,立刻前来开门,没有想到看到了南千寻在门口。

    “千寻,你在怎么来了?”陆旧谦诧异的说道。

    南千寻看着他脸上的口红的印子,伸手帮他擦了擦,说:“我先回去了!”

    “千寻!”陆旧谦顿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上前来拉住她的胳膊,说:“你听我解释!”

    “我累了,要回去休息!”南千寻从来没有过的冷静,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冷静的太过头了,竟然没有那种要死要活的难过,只有一种感觉,叫做毫无波澜!

    “千寻!”陆旧谦不放手,不让她独自一个人回去。

    潇潇从里面走了出来,像一只小燕子一样扑到了陆旧谦的怀里,说:“咦,旧谦哥哥,这个就是你新婚的嫂嫂吗?嫂子,你好!”

    南千寻看着潇潇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来的厌恶,她拿出手机说:“这条消息是你发的?”

    潇潇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说:“我怎么会这么无聊,发消息让你来捉我和旧谦哥哥的奸?”

    “潇潇!”陆旧谦沉声喊了一句。

    “呵,你也知道是捉、奸啊?既然是捉、奸,就证明你是见不得人的,你竟然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南千寻说的话毫不客气。

    “千寻,你不要刺激她!”陆旧谦紧张的说道。

    南千寻转头看了看陆旧谦,又看了看潇潇,说:“我就是刺激她又怎么样?现在我是正室,她是小三!”

    “千寻!”

    潇潇的脸色难看至极,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急促,整个脸都变的通红。

    陆旧谦看到潇潇变成这样,连忙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对南千寻说:“我先送她去医院,回头跟你解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