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00章 让我给你腾位子么

    南千寻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陆旧谦就已经抱着潇潇跑到了电梯间。

    她转身进了总统套房,从总统套房里找到了一盒已经少了一半的套套,她拿着这一半的套套回到了乔家的阁楼。

    “千寻,你去哪里了?”洛千水看到了南千寻回来了,连忙问道。

    “我出去走走!”南千寻微微笑着,但是笑容的背后确实苦涩。

    “你现在大着肚子了,千万不要一个人出去!对了,旧谦呢?”洛千水转头没有看到陆旧谦,连忙问道.

    “他有些私事要办,所以还没有回来!”

    “那你早点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参加满月宴!”洛千水说道。

    “嗯!”南千寻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洛千水在楼下看了她一会儿,摇了摇头离开了阁楼。

    “千水,她怎么样?”乔以沫担忧的问道。

    “她什么都不肯说!”洛千水无奈的说道。

    南千寻的坚强她看在眼里,十分的心疼,如果不是乔家的人有人看到了陆旧谦抱着一个女孩子在医院里,他们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出了一些问题。

    陆旧谦优秀,投怀送抱的女孩子大有人在,保不齐他因为生理的需要,而跟别人在一起。

    “什么都不肯说吗?”乔以沫担忧的问道。

    洛千水摇了摇头。

    “不行,我得去问清楚!”洛千水说着就要往外走,乔以沫连忙拉住了他说:

    “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可是,现在千寻怀孕了,他竟然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楚,他怎么对得起千寻?”

    “眼见的不一定是事实,我们还是再等等吧!实在不行,就让千寻回我们乔家,我们不是养不活她!”

    洛千水听到了乔以沫的话,终于放弃要去找陆旧谦的念头。

    这一夜,南千寻坐在卧室里坐了一整夜,陆旧谦并没有回来。

    次日,乔家举行满月宴,南千寻若无其事的参加宴会,脸上也荡漾着笑容,没有人看出来她有什么心事,就连洛千水也怀疑他们收到的信息是假的。

    只有南千寻自己知道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但是她不能情绪太激动,否则保不住孩子!她努力的让自己不去想有关于陆旧谦的一切,也不去猜测他现在究竟在干什么,毫无疑问的是他现在肯定是被那个叫做潇潇的小妖精缠着。

    宴会开始了,祁焕抱着孩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乔致远则是抱着乔乔,跟在她的身边。

    南千寻看到了他们,心里羡慕的很,乔致远虽然和祁焕一直不怎么对付,但是至少他一直尽一个丈夫的职责,照顾自己的妻子。

    反观自己,现在怀着孩子,丈夫却和别的女人不知所踪!

    婚姻中以爱情为基石很重要,但是责任更加的重要,如果人都有责任心,知道自己是谁,要干什么自己现在在干什么,非常的重要。

    她收了收自己的心思,朝他们那边走了过去。

    “姑姑……”乔乔看到了南千寻过来,乖巧的喊了一声。

    “乔乔乖!”南千寻看着乔乔,他现在还戴着口罩,不过看起来精神多了。

    “姑姑,看看这是我妹妹!”乔乔伸手指着小宝宝说道。

    南千寻看向祁焕怀里的孩子,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安睡,她的心里柔和了许多,说:“她长的很漂亮!”

    “还没有起名字,你给她起个名字呗!”乔致远也看向自己的女儿,眼睛里掩饰不住的宠溺。

    “叫阳阳吧!”南千寻淡淡的说道。

    “阳阳?”祁焕看了看乔乔,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女儿就是乔乔的阳光,也是她和乔致远之间的阳光,于是点了点头,说:“好,就叫做阳阳!”

    “妹妹有名字咯,妹妹叫阳阳!”乔乔笑嘻嘻的说道,以至于到宴会上,他看到一个人就会告诉别人他的妹妹叫做阳阳。

    南千寻看着乔乔的模样,伸手想要摸摸他,突然宴会厅里哄嚷了起来。

    乔致远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南千寻看到了乔致远的脸色变了,连忙转过头来,朝他的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没有想到看到了陆旧谦带着潇潇来到了宴会的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

    “对啊,陆旧谦怎么会带着一个女人?”

    “看起来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呢?”

    他们正在议论纷纷,乔晨曦也被众人的议论声给吸引了,连忙朝那边看了过去,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潇潇,她连忙站了起来,跑了过去,问:“潇潇,你怎么来了?”

    南千寻不动如山的站在那里,看着陆旧谦他们。

    陆旧谦看到了南千寻冷静的不能再冷静的目光,心里一凉,对乔晨曦说:“以后慢慢再说,现在我们要解决眼前的事!”

    乔晨曦听到了陆旧谦的话,站到了一旁,高剑鞘来站在她的旁边,问:“这个女人是谁?”

    “一个你惹不起的人!”乔晨曦冷漠的说了一句,投给了南千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拉着高剑鞘回到了位子上。

    陆旧谦带着潇潇到了南千寻的面前,说:“千寻,我要跟你解释!”

    “陆旧谦,你确定你现在出现,不是来捣乱会场的?”南千寻的眼眸微冷,对他说道。

    “嫂嫂,都怪我,是我硬拖着他来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他!”潇潇说着声泪俱下,陆旧谦看到她哭了,连忙双手扶住了她,说:

    “潇潇,不要激动!”

    南千寻冷脸看着他们,手还不住的抚摸肚子,如果她经历了这么多事,还看不清楚眼前这个女孩子是在玩心眼的话,就算她这么多的苦都是白受的了!

    “那行吧,你说说看, 你拖着我老公来要干什么?上门对着我扬武扬威么?”南千寻嘲讽的说道。

    这一边的祁焕和乔致远早就惊讶在原地了,他们听到了南千寻的话,才知道原来千寻和陆旧谦之间出现了危机!

    “嫂嫂,你为什么说话这么刻薄?我是真心来向你道歉的!”潇潇说着话,整个人都摇摇欲坠,陆旧谦伸手抓住她,就怕她会随时倒下!

    南千寻看到陆旧谦的动作,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说:“那行,你说吧!”

    “千错万错都是我潇潇一个人的错,请你不要怪旧谦哥哥,我和旧谦哥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而你已经是他的老婆了,我不远千里来,只是为了再见他最后一面,我已经时日无多了,只想在最后的日子里,和他单独在一起,求求嫂嫂成全!”潇潇说着声泪俱下。

    宴会上的人听到了这话,都纷纷的咋舌,没有想到现在小三逼宫都能逼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了。

    “潇潇,你在胡说什么?”陆旧谦听到潇潇的话,眉头皱的更紧了。

    南千寻也被他们给气笑了,他们现在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自己要是不成全他们,就会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于是说:“原来潇潇小姐是来让我给你腾第儿的呀?”

    “千寻!”陆旧谦的额头上青筋乱跳,有一个潇潇在胡闹就算了,她还在后面起什么哄?

    “不知道陆先生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是陪着你的小情人去度过余生的日子呢,还是丢弃你的小情人回到家庭里来呢?”南千寻盯着陆旧谦问道。

    “千寻,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陆旧谦连忙解释道,然后又对着潇潇说:“潇潇,我不想伤害你,但是我也不允许你伤害我老婆!”

    “旧谦哥哥,我没有多少日子了,难道我这么一点点的要求你都不能答应吗?你陪着嫂子的日子还长着,你们可以有一辈子,甚至还有来生,可是我呢?我哥哥呢?”潇潇说着哭了起来。

    陆旧谦听到她说完最后一句,抿着嘴不作声了。

    南千寻看到了陆旧谦的模样,转身对祁焕和乔致远说:“不要意思,给你们添堵了,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嗯!”乔致远警告的看了看陆旧谦,抱着乔乔送南千寻回去休息了。

    “千寻,千寻……”陆旧谦连忙要上前去拉住她,但是潇潇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了,他咬了咬牙,抱着潇潇又往外跑了里去。

    宴会厅里热闹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乔以沫和洛千水知道陆旧谦今日带着小情人到了宴会上来,气的浑身发抖,立刻吩咐了下去:“以后乔氏的庄园不许陆旧谦跨进来一步!”

    乔家的人都听到了,那些宾客也听到了,这一次恐怕南千寻和陆旧谦要玩完了。

    南千寻这边回到了自己的阁楼里之后,坐在窗户前一句话也不说。

    “姑姑……”乔乔知道南千寻不开心,在一旁柔柔的喊了一声。

    南千寻转过头来看着乔乔,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来,说:“乔乔乖!”

    “嘿嘿嘿……”乔乔努力的嘿嘿嘿的笑,南千寻的鼻子一酸,知道这孩子是在逗自己开心,弯了弯嘴,却不想说话。

    乔致远说:“事情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