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04章 更加心疼

    办满月宴的这一天,陆旧谦早早的到了乔氏庄园的门口,没有想到竟然被拦了下来。

    “陆先生,对不起,你不能进去!”保镖看到了陆旧谦来了,连忙说道。

    “难道你们都不认识我了么?”陆旧谦见保镖不让自己进去,有些恼火了。

    “对不起,这是乔总吩咐的,以后你不能进入乔家庄园半步!”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

    “陆总,请不要为难我们!”那保镖说道。

    “爷我今天还就为难你了!”陆旧谦脸色不好的说着往宴会这边闯了过来。

    南千寻正抱着孩子站在楼梯的扶手旁,没有想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哄嚷声,她问:“外面怎么了?”

    “我去看看!”乔致远说着往外走,刚动了动脚,陆旧谦已经闯了进来。

    乔致远本来想要上前去拦住他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伸手对保镖挥了一下,让他们先下去。

    “千寻!”陆旧谦见到了南千寻,喃喃的喊了一声,多日不见,她身上的气息更加的柔和了。

    南千寻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又垂下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没有作声。

    陆旧谦上前一步,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怀里的孩子,小小的一团,心都快被融化了。

    “千寻!我……我能抱抱她吗?”陆旧谦有些不敢确定的看着南千寻,眼神里都是紧张。

    南千寻垂了垂眸子,将孩子送到了他的手臂上。

    陆旧谦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抱在怀里,他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生怕自己把她哪里碰坏了。

    陆旧谦的脸上散发出奇异的光芒,满脸都是慈父的形象。

    他又转脸看了南千寻说:“千寻,辛苦你了!”

    南千寻没有说话,只是脸上挂着淡淡的母性的慈祥。

    潇潇在一旁看到了陆旧谦抱着孩子,脸色变了,连忙上前来,喊着说:“旧谦哥哥!”

    陆旧谦转头对潇潇说:“潇潇,你看看我的女儿,长得很好看,像她妈妈!”

    潇潇过来伸手,想要去抱孩子。

    南千寻看到潇潇去抱孩子,心里突然一阵紧张,手都紧紧的撰在了一起。

    陆旧谦这边完全没有注意南千寻的动作,而是看到潇潇过来,伸手把孩子朝潇潇递了过去,潇潇也伸手过来接孩子。

    她伸手过来接孩子的时候,眼睛瞄了南千寻一眼,脸上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

    南千寻看到了潇潇的眼神不对,头发突然一炸,想都没有想就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潇潇。

    潇潇还没有接到孩子,被南千寻突然推开,陆旧谦却已经松手,孩子眼看就要掉在地上。

    陆旧谦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孩子,使孩子没有掉在地上,他心有余悸的抱着孩子,转头看到潇潇已经被南千寻给推到了地上。

    潇潇嘴唇苍白,呼吸困难,正在努力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脸被憋的通红,看起来痛苦至极。

    “千寻,你在干什么?”陆旧谦连忙问道。

    南千寻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发疯,她看到了潇潇的那副不怀好意的眼神,感觉到孩子好像有危险一样,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众人也被眼前的突发状况给弄蒙了,他们纷纷站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陆旧谦连忙把孩子塞回到南千寻的手里,转身把潇潇抱了起来,紧张的说:“潇潇,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

    他刚抱着潇潇往外走,没有料到天天和白韶白突然堵在了门口,天天黑着脸看着陆旧谦怀里抱着潇潇,脸色阴沉的像是要下雨了一般。

    “天天快让让!”陆旧谦一边往外跑,一边说道。

    “我要是不让的话呢?”

    “别闹!”陆旧谦见天天来者不善,也沉了脸。

    “我没有闹!”天天郑重的说道。

    “你潇潇阿姨现在命悬一线,不要闹,回头我再慢慢跟你们解释!”陆旧谦急急忙忙的抱着潇潇往前走。

    “陆先生,如果我说今天你就算是不送她去医院她也死不了,你信不信?”天天看到陆旧谦着急上火的模样,连忙问道。

    潇潇听到了天天的话,心里开始想各种对策了。

    陆旧谦的脸色一黑,厉声说:“让开!”

    天天见陆旧谦并没有理会自己,而是直接训斥自己,立刻黑着脸,看向他怀里的女人,说:“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潇潇的脸色更加的红了,紫红紫红的,看起来好像变得更加严重了。

    陆旧谦看她这个样子,心如火焚,对着天天吼:“让开!”

    天天执意的站在那里,看着他怀里的女人,又问:“你究竟要装到什么时候?”

    那女人却翻着白眼,看起来一副要死了的样子,陆旧谦一着急一脚朝天天踹了过去,天天被他一脚踹到了旁边。

    白韶白看到天天被踹,没有去扶天天,倒是站在天天先前站着的位置,拦在了陆旧谦的旁边说:“你不能走!”

    陆旧谦看着白韶白脸色更加难看,他们这些人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他现在非常的着急,想赶快送潇潇到医院里去。

    天天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说:“陆旧谦,你的眼神也不过如此,既然喜欢把鱼目当珍珠,我也无话可说。”

    他说着回头看向南千寻,说:“妈妈,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天天!”陆旧谦警告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孩子真是不嫌事情大!

    南千寻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说:“我怀孕需要你陪伴的时候,你你选择了和她在一起,我无话可说!我生孩子的时候,需要你在身边,你却在照顾别的女人,我也无话可说!现在你要和她一起离开,我更无话可说!

    留不住男人是我没有本事,但是你只想告诉你,你别以为只要你回头就能看到我在你背后,我也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偶!你的游戏我不想玩了,你们走吧,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别来打扰我们!还有,别忘了签完了字再走!”

    陆旧谦的瞳孔突然变大,她说什么?签字?签什么字?

    刘玉生很快拿着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出来,走到了陆旧谦的面前,说:“陆总,请签字!”

    陆旧谦看到了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好像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

    “千寻!”陆旧谦痛苦的看着她,南千寻却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唔……”潇潇发出一声嘤咛,陆旧谦连忙看向怀里的潇潇,又抬头对南千寻说:“我先送她去医院,回头再跟你解释!”

    他说着急急忙忙的抱着潇潇出去,江陵突然又拦在他的面前,陆旧谦无比的恼火,他们今天究竟是要干什么?

    “江陵,让开!”

    江陵看向他怀里的潇潇,说:“潇潇小姐,你的身体本来来已无大碍,为什么会突然又变成这样了?”

    潇潇听到了这个人的声音,浑身一个颤抖,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旧谦感受到怀里的女人,颤抖的有些反常,又看向江陵,问:“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确实应该带着潇潇姐去好好的检查检查了!”江陵似笑非笑的说道。

    陆旧谦听到了江陵话中有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抱着潇潇迅速的离开了。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觉得陆旧谦这一次和南千寻会彻底的决绝,而且南千寻把离婚协议书都已经准备好了,看样子两人的婚变是必然!

    这也成了众人嘘咦不已的事情,曾经他们的感情那么好,成了大众眼中的榜样和可羡慕的对方,他们之间经历了种种的磨难,难道不更应该加深两人之间的感情吗?他们之间的感情,对众人来说,那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存在!然而,尽管这样,他们到最后还是败给了小三儿。

    “不好意思,让大家笑话了!宴会继续!”南千寻淡淡的笑着对大伙说了一句,便抱着孩子坐在了一旁。

    众人见状心里都纷纷同情起南千寻来了,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就算是在怀孕的时候丈夫出轨,也没有看到她去手撕情敌!

    生孩子的时候,丈夫没有在身边,也没有见她抱怨,就是刚刚丈夫抱着小三离开,她依旧镇定沉静!这更加的让人心疼了。

    陆旧谦这边慌慌忙忙的抱着潇潇赶到了医院,刚到医院潇潇立刻被推进去抢救。

    急救室的门关上之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刻给江陵打电话。

    江陵还在乔家的庄园里,他接到了陆旧谦的电话丝毫不意外,这都是在他的意料之内,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朝医院赶了过去。

    “陆总,什么事?”江陵问道。

    “你立刻到市中心医院来!”陆旧谦不容拒绝的说道。

    江陵挂断了电话,陆旧谦不是傻瓜,这个潇潇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花样,他不可能不知道,唯一有可能的是他不想这么揭穿她。

    江陵到了医院里面,潇潇还在抢救室里面没出来,他走到陆旧谦的身边,喊了一声:“陆总!”

    “江陵,你去帮她检查,务必要检查结果!”陆旧谦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