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05章 跪键盘跪榴莲

    江陵点了点头,很快带着一个护士,把潇潇带去做各项检查。

    陆旧谦烦躁的出去到了外面的花园里开始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江陵把所有的结果都调出来,放在电脑上,给陆旧谦打了电话,让他到办公室里去看。

    陆旧谦掐灭了手中的烟,匆忙的往江陵的办公室走了去。江陵将资料点开给他看,他看着电脑上面出来的诊断书,整个人的脸都黑了下来。

    他怎么没想到潇潇竟然一大全部都是装的?她的病明明有药可治,她却拒绝治疗!

    “她的病有药可治?”陆旧谦问道。

    “是的,有药可知,如果你想要现在帮她治病,不是不可以!”江陵说道。

    “治,必须马上治!”陆旧谦说道。

    江陵点了点头,潇潇不愿意治病的根本原因,莫过于是想要用苦肉计拴住陆旧谦,把他拴在自己的身边。

    陆旧谦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和南千寻因为潇潇的缘故,已经沦落到签离婚协议的地步了,他真是该死!

    潇潇醒来之后,发现陆旧谦么有在身边,心里彻底的慌了,她连忙坐了起来,掀开被子跑下床,一边跑,一边喊:“旧谦哥哥,旧谦哥哥……”

    陆旧谦在外面听到了潇潇的喊声,立刻走了进来,他看到潇潇光着脚站在地上,眼眸微微一沉,问:“你好些了吗?”

    潇潇听到了陆旧谦的问话,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说:“我好多了!又让你担心了,我每次都是这么不争气,在关键的时候晕倒!可能是大限已到了吧?”

    陆旧谦听到她又提到大限的问题,垂了垂眼眸,想想这么多天她一直都是用这种方法来让自己对南千寻不管不顾的,让他总感觉每一天都是她的最后一天,而他和南千寻却还有天长地久。

    岂不是,他们的天长地久如果不用心去浇灌,慢慢的也会海枯石烂!

    “潇潇,你知道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吗?”陆旧谦问道,潇潇听到陆旧谦的话,心里慌了慌,说:“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

    “对啊,最重要的是信任!信任就像一张纸,被蹂、、躏了之后,再铺平也会有痕迹,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了!”陆旧谦淡淡的说道。

    潇潇听到了陆旧谦的话,心里十分的=不安,七上八下的,他知道什么了吗?她的心十分的不确定,惶恐的看着陆旧谦说:“有时候有些人说一些话,不见得就真的是要欺骗,可能是有一些难言之隐!”

    “欺骗就是欺骗,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我最痛恨欺骗!”陆旧谦说着突然转过头来了,潇潇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有些接受不了,毕竟从前陆旧谦对她百依百顺,现在突然说了这种话,让他觉得很难适应。

    “你在这里好好养病,我要回去了!”陆旧谦坚定的说道。

    “你要去哪里?”潇潇听到他说要走,立刻慌了神。

    “去我该去的地方!我的老婆孩子需要我,我已经亏欠了他们很多!”

    “旧谦哥哥,难道你不再照顾我了吗?我很快就会死了,你和嫂嫂还有天长地久,还有那么一辈子,可是我、我呢?我很快就死了,我还不想死!我就算是要死,也想要完成最后的一个愿望,我……”

    “你不会有事的,或者我们死了,你也不会有事!”陆旧谦确定的说道。

    潇潇听到陆旧谦的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问:“旧谦哥哥,你到底是听了谁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哥哥把我交给你,难道你不要照顾我吗?难道你不应该一辈子对我负责吗?”

    陆旧谦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说:“我是对你负责,但是你自己不对自己负责,谁有办法要负起这个责任?千寻更需要我!”

    陆旧谦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潇潇看到路就牵头也不回的走了,气得跺脚,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南千寻留不得!

    话说陆旧谦这边回到了乔氏的庄园里,乔氏的宴会还在继续,众人见陆旧谦去而又返,心里的八卦因子,再度被挑了起来。

    陆旧谦的返回让南千寻也始料未及,她看到他回到了宴会当中,有一些不知所措。

    乔致远看到陆旧谦又来了,黑了一张脸说:“陆总,我们乔氏不欢迎你!”

    陆旧谦却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说:“千寻,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

    “呵呵,陆总,你知道错了,跟我有关系吗?难道你知道错了,我就必须要饶恕你么?你真的当自己是宇宙的最中心了吗?难道全世界的人都应该跟在他身后转么?如果你是回来签字的,那么请坐!如果你回来要说其他的,抱歉我没空听,我还要为我的女儿设宴庆祝!”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

    “也是我的女儿!”

    “笑话!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不好笑的一个笑话了!你的女儿?千寻大着肚子彻夜难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跟你的小三在一起!

    你的小三拐走你就算了,还偏偏的不想我们千寻好过,明明知道她大着肚子,受不得刺激,还偏偏发照片过来,各种秀恩爱,她这就是变相的谋杀她们母子!千寻受刺激早产的时候,你在哪里?

    当医生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时候,你在哪里?

    现在你这么不要脸的来说这是你的女儿,你以为女儿都是从树上摘下来的么?差点双双遇难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还以为自己提供一颗精子,就可以坐等当爹吗?如果可以,我宁愿她这个精子是白韶白的!”洛千水听到陆旧谦的话,立刻不淡定了,说话像是放机关枪一样的,让陆旧谦哑口无言。

    她是受刺激,所以才会早产的吗?

    她生孩子的时候,经受了很大的危险了吗?

    陆旧谦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典型过的渣男,在老婆最需要的时候,竟然没有能陪在她的身边!

    他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南千寻转过头去不看他,洛千水不说话的时候,她还能勉强自己坚强,但是洛千水的话却将她的伤口毫无遮拦的全部都揭露在了人前!

    “千寻!”陆旧谦歉意的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我是个混蛋!”陆旧谦并没有解释他自己为什么会和潇潇在一起,而是直接的承认了自己是个混蛋,这个也让乔致远他们感觉到有些稀奇和反常。

    “陆总,我们现在最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妹妹!”乔致远站在一旁面色发黑的说道,他能看出来,每一次陆旧谦出现,南千寻都会很伤心,就算是她不说,但是不代表他们看不出来。

    “我不求千寻能够原谅我,但求她能允许我在她的身旁默默的守护着她,守护者孩子!”陆旧谦面对着秦惊容郑重的说道。

    乔致远气的面色通红,之前陆旧谦做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恼怒在心里,现在他突然像是转换了人一样的,令他惊讶也十分的不悦,他当Nancy是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妹妹,自然由我们来守护,你放心的去照顾你的潇潇吧!”乔致远说道。

    陆旧谦他说让他去照顾潇潇,垂了垂眸子没有说话,天天和白韶白也站在南千寻的旁边,怒目瞪着他。

    来并没有为自己解释什么,而是一直站在南千寻的面前,他知道-现在能够定他自己生死的,只有南千寻。

    但是南千寻却不想面对他,也不想跟他说话,转身要走,陆旧谦却又站到了她的面前,说:“你必须给我一句话!”

    南千寻听到他的话,顿时恼火了,说:“凭什么我必须给你一句话?难道不是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话,心里终于开怀了一些,只要她对自己还有喜怒哀乐,他们之间就不是不可逆转了。

    “我是欠你一个解释,你让我现在跟你解释,还是回去慢慢解释?我可以跪在键盘上,也可以跪在榴莲上,倘若在这里解释,恐怕惩罚都能免了!”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差点被他给气笑了,说:“键盘也好,榴莲也罢,有没有必要跪另外再说,我现在要你立刻当场解释!”

    “好!一切都听媳妇的!”陆旧谦很不要脸的说道,南千寻气的脸色通红,转到一边。

    众人见到两个人的动作,也纷纷呆愣了,话说这个陆旧谦和南千寻到底怎么回事?

    陆旧谦转头看向众人,说:“我陆旧谦虽然是个混蛋!但是我和潇潇一直都是清白的,我没有小三,也没有在我老婆之外有其他的女人……”

    南千寻听到他这话,心里一块石头竟然不知不觉的被撬开了,好像轻松了很多,但是还是一肚子的怒气,等待朝他发出来。

    众人听到陆旧谦的话,也都傻了眼,原来事情还有隐情吗?众人的八卦因子都被调动了起来,想要听听看,究竟是什么事。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哄闹声,陆旧谦的眼眸一沉,立刻跑向宴会厅的门口,不想看到潇潇举着一个重型的机关枪,面对着会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