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06章 给我住手

    会场的人见状顿时都吓坏了,大家都尖叫着趴在了地上,恐怕机关枪扫射到了他们。

    “旧谦哥哥,你出来!”潇潇大声喊着。

    “潇潇,你给我住手!”陆旧谦看到潇潇疯狂的举着机关枪,连忙大声喊着。

    “不、我不要,我不要!”潇潇说着端着枪对着房顶开始扫射。

    南千寻怀里的孩子被吓的呜哇一声哭了出来,乔致远连忙拉着南千寻说:“先走!”

    南千寻也没有迟疑,抱着孩子就往安全的地方躲,潇潇打红了眼,看到南千寻王安全的地方躲,连忙端着枪瞄准了南千寻的后背。

    她大声的说:“南千寻,如果不想你怀里的孩子和你一起送死,你最好给我站住!”

    南千寻浑身僵硬,慢慢的回头,看到了潇潇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南千寻问道,她的手心都已经出汗了。

    “怎么样?我要你死,只要你死了,旧谦哥哥就是我的了!”潇潇的面部变的十分的扭曲。

    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陆旧谦我可以让给你!”

    “你让给我有什么用,你让给我有什么用?就算我脱光了躺在他的身边他都不会动我一下,只有你死了,你死了他就不会再惦记你了!”潇潇说着扣响了扳机。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飞快的挡住了枪口,砰砰砰一连几发子弹都打在了同一个人的身上。

    潇潇看清楚了挡枪的人,手里的机关枪嘭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连忙朝陆旧谦那边跑了过去,只不过刚跑了两步,立刻有人来把她给制住了。

    “旧谦哥哥……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潇潇狂吼着,不住的挣扎。

    “潇潇,你非要让陆旧谦死了你才甘心吗?”乔晨曦面色冷冰冰的说道。

    “啊!!!”潇潇大哭。

    “带下去!”乔晨曦冷冷的说了一句,立刻有人上前来把潇潇带了下去。

    话说南千寻这边,听到枪响,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转过身子,想着自己为孩子挡枪,不让孩子陪着自己送死,却没有想到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疼痛。

    她闻到了血腥气,慢慢的睁开眼睛,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陆旧谦躺在了血泊中,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一样,她浑身的力气也没有了,四肢都不停大脑的指挥了,一心想着赶快过去看看他的伤势,但是双腿却一动不动!

    很快有人来把陆旧谦抬走了,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把孩子接走了,也不知道是谁搀扶着她,跟着上了车,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到了市中心医院,江陵很快的推着他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在南千寻的面前被关上了,她反应迟缓的看着关上的门,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千寻,放心他不会有事的!”乔致远在一旁说道。

    “嗯!”南千寻点了点头,尽量的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但是她苍白的脸色和不住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放松,放松,不会有事的!”洛千水过来伸手抱住了她,南千寻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整个人才像是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一样,呜呜大哭了起来。

    乔以沫看到她哭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她的样子实在吓人!

    手术室的门一直没有开,他们的心就揪在了一起,突然手术室的门开了。

    有一个医生出来了,乔致远连忙上前去问:“病人怎么样了?”

    “手术还在继续!”

    那医生说完离开了,又换了一个医生进去,一台手术换了三个医生,每一个医生被换出来,南千寻的心都被狠狠的揪一下。

    做手术时间推的越久,危险越高。

    护士小跑着出来,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话,那护士已经跑远了,很快抱了很多的血袋进去。

    南千寻觉得自己都快要绝望了,但是她一直勉强自己一定要镇定,一定要镇定。

    十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江陵面容疲惫的走了出来,靠在门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洛千水连忙扶着南千寻走了过去。

    南千寻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倒是江陵像是十分的能理解她目前的状况一样,说:“别担心,手术很成功!陆总这么妖孽的一个人,一定能扛过危险期!”

    南千寻听到这话,心里才微微的放了下来,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护士很快将陆旧谦给推了出来,把他送到了VIP加护病房,到了病房之后,南千寻才像是找到了自己魂魄一样。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做梦的人一样,现在看着陆旧谦脸色蜡黄的躺在病床上,她才真正的反应过来,他为自己受伤了。

    “等一会儿,他可能会发烧,三十八度没有问题,很正常的!”江陵说道。

    “谢谢你,江陵!”南千寻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转头对江陵说道。

    “没事!你放松一下,找两个人轮流守在这里!”

    “嗯!”南千寻点了点头,她怎么会去找人守在这里?她就是回去也睡不着觉。

    到了天快亮的时候,陆旧谦开始发烧了,迷迷糊糊的在说着什么,南千寻见他开始说胡话,连忙给他量了温度,看到了体温已经到了三十八度,心脏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每隔五分钟就给他量一次体温,害怕体温升的太高了。

    陆旧谦开始说胡话,她仔细听了听,听到他断断续续的说:“千寻……快走……”

    南千寻的眼泪像是河流决堤了一般,一时都朝外涌了出来,他就算是昏迷不醒,还惦记着自己的安危。

    她捂着嘴,痛痛的哭了起来。

    陆旧谦昏迷了七天,终于在第八天黎明的时候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南千寻伏在他的病前,昏迷前的场景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他歉意的抬了抬手,想要去摸她的头,南千寻感觉到陆旧谦动了,连忙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不期而遇。

    他们都纷纷的愣住了,彼此这样对望了,几秒之后,南千寻一阵惊喜,说:“旧谦,你醒了?”

    陆旧谦微微一笑,说:“醒了!”

    “你没事了,没事太好了,没事太好了!”南千寻欣喜若狂的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陆旧谦看到她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了。

    “我还要回去跪键盘,跪榴莲,怎么能有事?”陆旧谦微笑着说道。

    “是,你还要回去跪键盘跪榴莲呢,不能有事,不能有事!我去叫医生!”南千寻才想起来要叫医生过来看看,连忙跑了。

    陆旧谦看到她站起来跑了,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江陵很开随着南千寻回来了,他看到了陆旧谦的气色还不错,检查了一番,说:“恢复的都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好的多!”

    南千寻听到了江陵的话,才放下心来,只要旧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江陵,说:“谢谢!”

    “作为一个医生,悬壶济世是应该的,到时候陆总多给点诊断费就可以了!”

    “可以!”陆旧谦见江陵这么说话,立刻回应道。

    陆旧谦醒来的消息很快被乔家的人知道了,乔以沫和洛千水连忙抱着孩子来到了医院,天天和白韶白也来了。

    天天咬着嘴唇站在白韶白的旁边,远远的看着陆旧谦,他本来对他一肚子的不满,但是看到他竟然不顾自己的生死为妈妈挡子弹,而且不是一颗子弹,他再多的怨恨的也说不出来了,或者妈妈说的有道理,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永远无法完全明白。

    “天天……”陆旧谦喊了一声,天天听到他喊自己,垂着头走到了他的身边。

    陆旧谦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说:“男子汉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爸爸棒棒的,很勇敢!”白韶白也连忙站到了天天的身边,伸出自己的大拇指,给陆旧谦点了一个赞。

    “乖~~”陆旧谦微笑着看着白韶白,随后又看向了洛千水怀里抱着的孩子,说:“我看看我女儿!”

    洛千水将孩子递给了南千寻,南千寻将孩子送到了陆旧谦的面前,陆旧谦看到女儿跟自己如出一辙,眼睛里的笑意更深了,说:“以后我们的女儿就叫做诺言好不好?”

    “诺言?”南千寻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顿时体会到了陆旧谦的用意,他是想说他对自己永远不会改变吗?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小诺言,安安稳稳的睡着,脸上布满了温柔。

    洛千水见陆旧谦脱离的危险,又想翻旧账了,说:“既然陆总已经脱离了危险,我们也就放心了!我们不欠他什么了,走吧,让他陆家的人来照顾他!”

    陆旧谦听到了洛千水的话,知道自己怕是在她的心里已经留下了不可逆转的坏形象,微微有些叹息,当一个男人也很不容易,想要娶老婆,先要搞定女朋友,搞定了女朋友之后还要搞定丈母娘和老岳父,还有娘家的大舅子,不容易啊!他们都带着放大镜从自己的身上找缺点,人无完人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