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18章 真的是她

    “爸,妈~~”陆诺言回来了,她进门就扯着喉咙喊。

    南千寻没有继续逗弄苏冬境和白天睿,转头看向了外面,陆诺言和白深深很快进来了。

    “叔叔阿姨好~~”白深深进来开口打招呼。

    “哎呀,深深也来了,快进来坐!今晚大家都来了,快点吩咐厨房里多加几个菜!”南千寻对陆旧谦说道,陆旧谦站了起来朝厨房走了过去。

    苏冬境看到他们家里这么和谐,有些羡慕,想想自己的奶奶还在病床上,有些伤神。

    白天睿看到苏冬境的脸色有些不对,不知道她又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这会突然又变了,果然女人,永远都摸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走了,走了,我们去吃饭了!”南千寻对他们招呼道。

    “走了!”白天睿看了苏冬境一眼,说道。

    “好!”苏冬境站起来跟着白天睿身后来到了餐厅里。

    乐乐趴在白天睿的肩膀上,歪着头看着苏冬境,这个姐姐好漂亮!苏冬境看到这么萌萌哒的小朋友,伸出手来本来是想要摸摸他肉乎乎的小手的,没有想到乐乐蹬着鼻子上脸,连忙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朝着苏冬境要抱抱。

    苏冬境见他要抱抱,于是将他接了过来,抱在怀里,乐乐双手抱着苏冬境的脖子,muwa一口亲在了她的脸上,白天睿的脸色黑了黑,这个家伙有些欠抽,随随便便的看到一个女人就亲?一点原则都没有!

    苏冬境冷不防的被小家伙给亲了一口,呆愣了数秒之后,咯咯的笑了起来,乐乐见这位姐姐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又抱着她要亲,白天睿突然冷冷的说:“我来抱!”

    乐乐听到了白天睿的声音,连忙双手将苏冬境抱的紧紧的,头埋在她的肩膀上,一副宁死都不下去的模样,苏冬境说:“白总,我抱吧!”

    白天睿警告的看了乐乐一眼,乐乐知道哥哥不让他亲漂亮姐姐,撅着嘴一声不吭。

    南千寻看到乐乐有些黏苏冬境,不由的对苏冬境入多看了一眼,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还挺讨喜的,连小孩子都喜欢她。

    一行人到了餐厅里,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食物非常的丰盛,南千寻和陆旧谦坐在首位上,南千寻对乐乐说:“乐乐,来妈妈这里!”

    “妈妈,我想跟漂亮姐姐坐在一起!”

    “阿姨,就让他坐在这里吧,他很乖!”苏冬境微笑着说道。

    “漂亮姐姐,你是第一个夸宝宝乖的人,宝宝长大了就娶你做老婆!”乐乐听到苏冬境夸自己乖,连忙扬着肉呼呼的小脸说道。

    苏冬境听到孩子这么说,脸上都笑的快开花了,这证明自己招小朋友喜欢。

    白天睿挑眉看了乐乐一眼,乐乐对上了他的目光竟然有几分挑衅,白天睿觉得这个家伙不好好敲打敲打,竟然不知道自己几岁了,才三岁就想着娶老婆?

    “想要娶老婆,自己得有养老婆的本事!”白天睿冷漠的说了一句。

    “就是,等你长大她就变成了老太婆了!”陆诺言也一旁说道,她搞不清楚了,为什么自己这个弟弟连她都不黏,怎么会黏一个陌生人?她心里有些羡慕嫉妒恨!

    “要你管,我就要娶漂亮姐姐当老婆,漂亮姐姐是我老婆!”乐乐说着双手抱着苏冬境的胳膊,把小脸蛋放在她的胳膊上,一脸霸气的说道。

    白天睿皱了皱眉头,漂亮姐姐?漂亮么?

    “乐乐,等你长大姐姐就老了!”苏冬境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了,她知道自己天生丽质,没有想到竟然能迷倒小朋友。

    “不要,不要,乐乐就要娶漂亮姐姐……”乐乐听到苏冬境的话,立刻双手抱着她的胳膊摇来摇去,一不小心把桌子上的汤给碰到了,坐在一旁的白深深连忙伸手去扶汤碗,碗里的汤撒了一些撒在她的手腕上,她连忙缩回了手,把袖子给扁了起来,省得造成二次烫伤。

    她这么一扁袖子,手腕上的一串手链儿就露了出来。

    南千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到了,连忙从位子上起来,去查看乐乐,发现她并没有烫着,才微微舒了一口气,她转头向白深深道谢,没有想到一转眼看到了她手腕上的这一串手链。

    她整个人都僵硬了,连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细细的查看,看着看着脸上 的神情变的异常激动。

    众人也都惊讶的看着她,不知道这突然是怎么了?

    陆旧谦也发现了她的反常,眼睛微微的眯了眯,问:“怎么了?”

    南千寻回头看了陆旧谦一眼,又转过头来看着白深深问:“你父母在哪里?”

    白深深看到南千寻的模样,有些心慌的说:“我生下来就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是被奶奶养大的。”

    南千寻听到她的话,心里的想法更加的坚定了,看着她手腕上的链子问:“你的链子哪里买的?”

    “链子?”白深深无辜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说:“奶奶说这个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遗物!”

    南千寻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样,这个东西它非常的熟悉,这个是她曾经送给李璞玉的生日礼物,不会有错的,因为这个礼物是特制的,那时候她和李璞玉是好闺蜜,上面还刻着李璞玉的三个字的首个字母。

    她连忙解开她的手链,将手链翻过来,上面果然有大写的LPY。

    难道眼前这个就是韶白的孩子?

    南千寻突然充满了不可置信,兜兜转转二十年来,没有想到的孩子居然在她的眼皮底下。

    陆旧谦发现南千寻的不对劲,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她旁边,伸手扶着她的肩膀,说:“千寻,冷静一点!”

    南千寻回头看着陆旧谦,拉着白深深的手不愿意放开,说:“她很可能是璞玉的孩子!”

    “她?”陆旧谦也不敢置信,没有想到白韶白的孩子竟然在南川市!

    白深深却是一脸的惊慌,满脸的疑惑的问:“阿姨,叔叔,难道你认识我父亲或者是我母亲?”

    南千寻见到她的恐慌,连忙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说:“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查一查。”

    她虽然已经十分的确定眼前这个是白韶白的孩子了,但是还是要拿出实锤来,毕竟白家是个大家族,不可能因为一串手链随随便便的认了一个孩子回去。

    白天睿听到了南千寻的话整个人都僵硬了,他看向白深深,她就是韶白爸爸的孩子吗?

    他已经找了她二十年,结果这二十年都杳无音讯,没有想到她居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的奶奶在哪里?”南千寻问道。

    “在城西孤儿院的旁边。”白深深小声的说道

    “阿哲……阿哲……”南千寻立刻对着外面喊。

    阿哲很快跑过来,问:“大小姐,有什么事?”

    “你立刻去城西,陪同白小姐去把她奶奶给请过来!”南千寻说道。

    “是!”阿哲立刻手伸把白深深往外请。

    白深深有一些慌乱,陆诺言也知道好像有一些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立刻站了起来,说:“妈,到底怎么回事?”

    南千寻伸手按着她不让她说话,转头对着白深深说:“你们快去快回!”

    白深深点了头后来又摇了摇头说:“我奶奶身体不好!”

    陆旧谦听闻之后拉着南千寻的手说:“我们过去看看也一样!”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跟着陆旧谦一起往外走。

    白天睿见他们都站起来走了,也站了起来,他也很想知道这个白深深是不是韶白爸爸的孩子,毕竟他找了二十年杳无音讯的人突然间出现,他觉得有些奇怪。

    苏冬境不知所以,看到他们都站起来走了,也抱着乐乐站了起来。

    陆家的佣人很快过来,把乐乐给接了过去,苏冬境连忙跑着跟上了白天睿的脚步,一行人很快浩浩荡荡的往城西去了。

    他们很快到了城西白深深住的地方,那是一间破旧的房屋,几个人站在了房屋外面,南千寻转头对陆旧谦说:“南川市还有这么破旧的地方?”

    陆旧谦也皱了皱眉头,说:“我会把这里改造好的!”

    白天睿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比苏冬境住的地方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了,难不成苏冬境住的地方也需要改造改造?这件事似乎可行!

    “咳咳咳……咳咳咳……”屋里传来一位老人的咳嗽声,听起来应该是感冒有一段时间了。

    “奶奶,奶奶……”白深深抬步踏了进去,对着里面喊。

    “深深……”那老太太听到了白深深的喊声,杵着拐棍出来了。

    这老太太出来看到门口这么多人,整个人都僵硬了。

    “陆、陆总,Nancy小姐……”那老太太诧异的说道。

    陆旧谦和南千寻的眼眸都纷纷一沉,能认出自己的人不再少数,但是这么大年纪还能认出自己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吧!

    “是你,真的是你!”白天睿突然上前说道,他已经对着老太太仔细打量了半天,终于站了出来,这个就是当年抱走韶白爸爸孩子的那个佣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