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19章 可还记得我

    老太太突然听到了白天睿的话,转眸看向白天睿,毕竟过了二十年,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几岁的小孩子了,但是眉宇间还有当年的影子。

    她看了好半天,也没有辨认出来,满脸都是一伙。

    白天睿问:“你可还记得我?”

    那老太太摇了摇头说:“不记得!”

    “那你可还记得江城的白家?”白天睿厉声问道。

    那老太太听到他说江城的白家,突然间浑身发抖了起来,一只手杵着拐杖,另外一只手连忙扶着墙壁,一个人不住的急喘气,额头上的汗哗哗的流了下来。

    苏冬境不知所以的看着他们,她知道他们之间有故事,但是不知道有什么故事?她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这个老太太,也不着痕迹的打量现场的每个人。

    “造孽呀,造孽呀……”那老太太连连说了两声造孽,已经泣不成声了。

    白天睿的脸黑了下来,问:“当年你为什么要把宝宝抱走?”

    那老太太抽泣了一会儿,说:“都怪我当年太过于小心眼,白家老太太她责骂我,我怀恨在心,所以把孩子抱走了!”

    白天睿恼怒的很想一拳头打过去,只是因为胡云英骂了她一句,她就把孩子抱走了吗?

    只是眼前的这个老太太已经是迟暮老人了,他没有办法再去打她,他恼怒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上问:“当年那个孩子呢?”

    老太太连忙伸手拉着白深深说:“孩子,我已经把她养大了!”

    白深深的浑身颤抖着问:“你们在说什么?”

    “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南千寻看出她的不安来,伸手拉着她的手安抚道。

    白深深全身不住的发抖,连连摇着头,眼睛里都是难以置信,问:“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吗?”

    “深深,奶奶对不起你!奶奶对不起你……”老太太哭着说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人都很奇怪,当她年老发白的时候,只要稍微一哭泣,就能引发人的同情,甚至忘记了她曾经做过什么事。

    “到底怎么回事?谁来跟我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白深深有些崩溃的问道。

    “深深,既然今天事情已经瞒不住了,我会全部告诉你的!你知道为什么你要姓白吗?”老太太问道,白深深愣了又愣,说:

    “难道不是因为我爸爸和爷爷都姓白吗?”

    “是!你原来就是江城白家的孩子。当年我是一个佣人,专门照顾你的,但是你的太奶奶胡云英因为我不小心把你给吵醒了,就责骂我,我怀恨在心,本来是想把你抱出来给丢在荒野里,但是你毕竟是我养的,我始终狠不下心,舍不得!但是回去又怕受责罚,只好带着你逃到了南川市,这些年你跟着我受苦了。”老太太说道。

    白深深浑身都僵硬着,她站在那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反应,事情怎么会是这样?是不是太过于狗血了?

    白天睿听到了老太太的话怒不可遏,只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再发火,而是冷冷的说:“既然你知道她是白家的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找了她整整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太奶奶死的时候还不瞑目,让我们一定要把她给找回来,如果不是今天突然发生了意外,你是不是会隐瞒她一辈子?是不是?”

    苏冬境见白天睿恼怒的像一头狮子一样,心里一慌,很想上前去抱抱他,但是她不敢。

    那老太太听到了白天睿的话,连忙噗通一声跪在白天睿的面前说:“你是天天少爷?”

    白天睿扬着头,深深的吸气吐气,他怕自己忍不住一巴掌打在她的身上。

    那老太太却喜极而泣,说:“天天少爷,见到你太好了!深深要是能够回到白家,我死也能瞑目了!我当年犯下的错,在我临死前还能赎回来,我去见老太太也不会无地自容了!”

    “白家孩子肯定要回到白家,这一点你放心!但是绝对不会有人为你养老送终,这是你的惩罚!”白天睿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甘愿受罚,也让我的良心好过一点!”那老太太连忙对着白天睿磕头。

    “不,你没有权利这么做!”白深深突然冲过来,展开双臂拦在老太太的面前,显然是护着老太太的。

    白天睿看到白深深的有一些发愣,有一些不能接受,没有想到当年他精心伺候的孩子,长大了竟然对着自己吼。

    “天天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南千寻知道白天睿心里不舒服,立刻走过来对他说道。

    白天睿的眼睛里有一些受伤,转头看向南千寻,南千寻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他又转头看向陆旧谦,陆旧谦说:“天天,得饶人处且饶人,饶过她吧!她毕竟已经把白深深养了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白天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佣人给他们白家带来了多少的痛苦,就这么放过她,他有些不甘心,但是看着白深深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的,他又不得不放过她!

    “看在我爸爸妈妈的面子上,我饶了你,但是白深深必须要回白家!”

    “如果你让我丢掉奶奶不顾的话,白家我宁愿不去!别跟我说什么荣华富贵,反正我也从来没有享受过,要不要都无所谓!”白深深固执的说道。

    白天睿见她坚定的样子,知道自己勉强不了她,说:“我不会强迫你丢掉她不顾,但是我不希望在她出现在我眼前!”

    白天睿说完了之后转身往外走,苏冬境看了白深深一眼,连忙跟了上去,这个才是他的老板。

    “白总,你等等我!”苏冬境小跑着跟在白天睿的后面,她发现他走的太快了。

    白天睿听到了身后苏冬境的话,不由的放慢了脚步,苏冬境好不容易追上了他,才发现白天睿脖子上的筋都在乱跳,这是一种极度紧张的表现,他们像是神祇一般的白总,竟然还有极度紧张的时候?

    “白总,这是一件好事,难道不是吗?”苏冬境小小声的说道。

    白天睿听到了她的话,转头看了看她,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事情我不太了解,但是从你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这个女孩子是被这个老太太抱走的,你已经找了他很多年,一直未果!现在找到了,不应该高兴吗?你为什么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白天睿淡淡的说了一句,他只不过是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苏冬境伸手抱了抱他,白天睿浑身一僵,女人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大脑突然轰了一下。

    苏冬境只不过是浅尝辄止的抱了抱,是一种安抚性的,很快放开了他,说:“孤独的时候,有人抱抱你,会不会好一点?”

    白天睿的面色有些僵硬,撇过脸去没有说话。

    白韶白二十年前失踪的孩子被找到的消息很快在江城传开了,白家的人听说了这件事,纷纷的给白天睿打电话确认,确认消息无误之后,对外发布了说明,周日的时候接她回家。

    到了周日的时候,白深深同白天睿和苏冬境一起回了江城,白韶白知道白天睿回来,早早的让人在机场迎接他。

    白韶白看到了白天睿身边跟了两个女孩子,立刻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站在一旁不敢过去了。

    白天睿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韶白爸爸!”

    白韶白防备的看了看那两个女人,问:“她们又是你带回来的?”

    白天睿知道他怕是有心里阴影了,说:“她们不是来伺候你的!”

    “那她们是谁?你答应过我,以后不让陌生的女人到我们家里来的!”白韶白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那表情仿佛是在控诉白天睿说话不算数。

    “韶白爸爸,你跟我来!”白天睿将白韶白拉着朝一旁走了去,对白深深说:“深深,你过来,这位是爸爸!”

    白深深诧异的朝前走了走,她没有想到白韶白竟然这么年轻,看起来不过是三十五六的样子。

    “韶白爸爸,她就是宝宝,当年丢了的孩子!”白天睿对白韶白说道。

    白韶白看着白深深皱了皱眉头说:“她不是宝宝,宝宝很小,她很大!”

    白深深皱了皱眉头,网传白韶白是个傻子,果然是真的。

    白天睿伸手拍了拍白韶白的肩膀说:“韶白爸爸,宝宝会长大的!你想啊,宝宝失踪的时候我才这么高,现在我已经比你高了!”

    “哦!”白韶白听到了白天睿的话,又皱了皱眉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向白深深却不怎么跟她亲近。

    白天睿知道自己勉强不了白韶白,也没想着要勉强他,只要孩子找到了,他心也就安了下来。

    “我们先回去!”白天睿对着对着他们说道。

    “好!”白韶白说着上前去拉着白天睿的胳膊,白天睿带着他坐进了车子里,说:“韶白爸爸很棒,知道来接天天!”

    白韶白听到白天睿夸自己,立刻笑的像一个孩子似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