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320章 大结局

    白深深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们,跟在他们的后面,极其的安静。

    苏冬境见他们一家人要回家,而自己又不是他们家的人,也没有跟上上前去坐车,而是远远的看着他们,直到他们一家人上了车,车子离开了,她才伸手打了出租车回到了住的地方。

    白天睿回去之后发现苏冬境并没有跟着,这才突然想起来了她不是白家的人,微微挑了挑眉,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觉得她应该是白家的人。

    白家的人已经给白深深准备好了住的地方,白天睿把白深深带到住的地方,白深深看到自己住的地方这么豪华,顿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灰姑娘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公主一样。

    “我不是在做梦吧?”白深深看着偌大的公主房对白天睿说道。

    白天睿看着她,说:“你先休息两天,过几天你跟我一起到白氏!”

    “去白氏?我到白氏能做什么?”白深深诧异的问道。

    “跟我学习管理公司!”白天睿面上带着一些柔和说道,他自己并不是韶白爸爸的孩子,白氏始终是要交在她手中,让她早点熟悉!

    “哦!”白深深回答道。

    “你先休息!”白天睿转身出去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白深深回来之后,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欣喜,反倒是有些忧心忡忡的,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劲。

    次日,苏冬境早早的到了办公室里,把办公室里卫生给打扫了一遍,帮白天睿磨好了咖啡,并且还买了一束百合花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白天睿开了办公室的门,突然闻到了一股百合花的香味,朝办公桌上看了过去,一束百合花静静的摆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他知道这一定是苏冬境干的,他曾经在她家里看到了上好的百合花。

    这个女人为了五毛钱能骑二十几分钟的共享单车,竟然肯花几十块钱买一束百合花?

    白天睿想到这里皱了皱眉头,有些搞不懂女人花钱的理念了。

    他转头朝苏冬境那边看了过去,却发现她正在垂着头玩着什么东西,还不住的笑的咯咯响,他悄悄的走了过来,发现她手里正拿着一个玩猫咪的玩具,那头系着一支羽毛,一只胖蓝猫正在地上抓那支羽毛,在桌子底下还放了一个猫砂盆,她居然将猫咪带到办公室里来养?

    “你在干什么?”白天睿面无表情的问。

    “啊!白总!”苏冬境突然听到了白天睿话,被吓的不轻,连忙站了起来。

    她整个人都紧张透了,不知道白天睿会怎么做!

    白天睿挑着眉看着那只蓝猫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我知道……”苏冬境有些心虚的说道:“我只是早上路过公交车站的时候,发现有人把它给扔在那儿了,我觉得它很可怜,想要把它带回家养,但是我又来不及把它送回去,所以只好先带到公司里来了!”

    她说着说着都快哭了,害怕自己因为这只猫,把工作给弄丢了。

    白天睿看到她要哭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你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还想养它?”

    “我一个月可以拿出一百块钱都养它的!”苏冬境害怕白天睿让她把猫给扔出去,立刻说道。

    一百块?白天睿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苏冬境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肯拿一百块钱来养一只猫,这一百块要她省多少次公交车的钱?

    “白总,我下班之后一定会把它带回去,它不会一直留在公司的!”苏冬境见白天睿皱着眉头,连忙讨好的说道,像一只哈巴狗不停的朝他摇尾巴一样。

    “算了,当做公司里养的一只吉祥物吧,招财!”白天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说完了之后,立即又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真的吗?白总,您真的是心善,是个大好人!”苏冬境连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着白天睿赞不绝口的夸道。

    白天睿听到苏冬境的话,刚刚那一瞬间的疑惑也顿时不见了,心情没有来由的好,坐在位置上还瞄了一眼那只蓝猫,有点萌!

    苏冬境十分庆幸的坐了下来,心里想着还好白总比较人性化,没有为难自己。她看着自己脚前那只胖乎乎的蓝猫,越看心里越喜欢,那只蓝猫也很会粘人,跳到她的腿上盘成一个圆,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苏冬境一只手摸着猫猫,另一只手开始点起了鼠标,今天要帮白天睿安排日程。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突然响了。

    白天睿低着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苏冬境想要站起来,却想到自己腿上了蓝猫,没有忍心把它给丢在地上,干脆抱着猫站起来去开门。

    “白小姐?”苏冬境没想到门外竟然是白深深。

    白深深微笑着看着苏冬境问:“白总在吗?”

    “在、在的!”苏冬境连忙把门开开,白深深进来了,她直接走到了白天睿的办公桌前,说:“白总,我来报道了!”

    白天睿听到了白深深在说话,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嗯了一声,转头看向苏冬境说:“去找一把椅子过来给她坐!”

    “哦!”苏冬境立刻把猫给放了下来,赶快跑出去。

    白深深挑眉看着那只蓝猫,转头过来,对白天睿说:“白总,办公室里可以养宠物吗?好像很多公司都可以哦!”

    白天睿瞄了白深深一眼,又看了那一只蓝猫,那只蓝猫正睡的香,突然被人给丢了下来,正一脸懵逼的看着他,那表情要多呆萌就有多呆萌,嘴角微微一扬没有说话,继续低头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白深深见状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苏冬境很快找了一把椅子来,白深深拉着椅子坐在了白天睿的旁边,白天睿开始慢慢的跟她讲解公司的概况,苏冬境听到白天睿优雅温和的声音,忍不住的把他的话都给记在了心里,她没想到白总居然还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他们坐在一起,心里有些堵!

    一个上午他们都在讲公司的事,白深深的脑子明显的不够用了,头昏脑涨的,倒是苏冬境听了还想听,她想听白天睿的声音。

    吃完饭之后,两人又坐在一起头都快挨到了一起,苏冬境满脸委屈的看着这边,她看了看表,现在都已经两点半了,白总还要继续讲下去吗?

    “白总,您下午三点钟还要出去见国外的客户!”苏冬境看了看时间,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白天睿听到了苏冬境的话,连忙看了看手表,说:“我知道了!”

    他又对白深深说:“你自己先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还有各分公司主要负责什么业务,人事的架构好好看看!”

    “好!”白深深一本正经的回应道。

    白天睿站起来,苏冬境连忙帮他收拾了东西,问:“白总,我需要跟着去吗?”

    白天睿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白深深,眼睛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只蓝猫,说:“不用!”

    “欧耶!”苏冬境听他说不用,连忙摆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她正不想出去,因为还有一只猫在公司里。

    白天睿挑了挑眉,离开了办公室。

    苏冬境连忙回来继续撸猫,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脑。

    “给我一杯咖啡!”白深深对着苏冬境吩咐道。

    纳尼?苏冬境诧异的看着白深深,她是白天睿的秘书,不是她白深深的,她为什么吩咐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白深深看到苏冬境诧异的看着自己,站起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说:“是不是觉得我什么都不是,所以你不想听我的?”

    “你怎么知道?”苏冬境刚问完,就有些后悔了,她怎么能直接的说出来呢?

    “呵呵,我告诉你,我才是白氏的人,以后继承白氏的产业,也就是你的老板,你竟然敢不听我的?”白深深对着苏冬境变的脸色。

    苏冬境连忙站了起来,说:“我这就给你磨咖啡去!”

    对方是白氏的大小姐,而自己只不过是白氏的一个小职员,有什么本事不听对方的?

    白深深见苏冬境站了起来,也跟着她进了茶水间,靠在门口说:“苏小姐,你还是趁早辞职走吧!别妄想留在白天睿身边,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和白天睿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以后他要娶的人是我!”

    苏冬境听到了她的话,手一抖,装咖啡的杯子嘭的一下掉了下来,摔碎了。

    “你看看你笨手笨脚的,还怎么留在总裁办公室里?”

    “我、我其实来白氏工作,不过是为了还债的!”苏冬境垂着头,小声的说道。

    “还债?呵呵,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要多少钱?说吧?”

    苏冬境猛然抬起头来,如果她没有搞错的话,她家也是非常贫穷的,她竟然这么大的口气?

    “你忘记了我现在已经是白家的大小姐了?”白深深当然能看出来她的疑问,挑眉说道。

    苏冬境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说:“我撞坏了白总的车子,白总说修车要花四十万,我还买了一套衣服,花了一万多块!”

    “我给你五十万,你立刻给我消失,永远不要再回来!”白深深说着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了一张现金支票给了她。

    苏冬境看着她递过来的支票,默默的接了过来,去收拾东西,那只蓝猫不知道主人要走了,还跑上前来抱着她的腿。

    苏冬境伸手摸了摸蓝猫,说:“你是白氏的招财猫,白天睿一定会好好的对你的!”

    她说完了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白氏!

    白深深见自己只花了五十万,就把苏冬境给打发了,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只不过她转头看向这只蓝猫的时候,想到了苏冬境说的它是白氏的招财猫,难不成是白天睿养的?

    苏冬境离开了白氏,她虽然来这里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是白天睿对自己非常的好,她有些不舍了,想到她在面临危险的时候,白天睿像是天神一样来解救自己,心里隐隐有些作痛!

    她拿着现金支票去银行里,很快兑换了现金,留下一部分之后,又把剩下的现金存到了自己的银行卡里,她拿着手机用支付宝给白天睿转了几笔账,因为转账有金额的限制,所以一次还还不完他。

    她想了想又给他留言,说:“白总,支付宝转账金额有限制,所以我一次性转不完,每天给你转一笔,很快就能还清楚欠您的钱了!”

    白天睿正在接待国外的客户,突然间手机来了转账提示,他打开手机,发现自己的支付宝进了一笔钱,看看转账的人竟然是苏冬境,他皱了皱眉头,苏冬境哪来的钱赚给他?

    他的心里顿时有些不安,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来,继续跟客户在交谈。

    苏冬境这边转账之后,想着白天睿应该还在忙,索性先回到自己的小屋里,把自己的东西给收拾了一下。

    她除了想起白天睿的时候有些难过之外,其实还是很开心的,奶奶还在乡下,身体不好,常年要吃药,这一次白深深给了自己这么一大笔钱之后,不仅欠下白天睿的钱能还清了,还能剩下一部分钱,她和奶奶两年的生活费都有了着落。

    想到以后不会这么艰难了,她立刻兴高采烈的回去了。

    次日,白天睿到公司里,意外的发现白深深坐在苏冬境的位置上,正在逗弄那只蓝猫,但是那只蓝猫倒是兴趣乏乏的躺在那里,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苏冬境竟然没有来上班?白天睿皱了皱眉头,说:“过来,我继续跟你讲说公司的事!”

    “哦!”白深深听说他又要跟自己讲公司的事,有些头疼,那么的繁杂,她怎么记得住?

    白天睿跟白深深开始讲公司的事,但是看到她好像并不是十分在意的时候,眼眸微微一沉,有些不高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发现苏冬境竟然还没有来上班,立刻拿出电话拨打了她的电话,没有想到她的手机竟然无法接通!

    白深深见白天睿有些不高兴,也不敢乱说话。

    “苏醒,你给我进来!”白天睿不高兴的对着内线电话说道。

    “来了,来了!”苏醒不知道白天睿这是怎么了,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跑了过来。

    “去看看苏冬境去了哪里?”白天睿说道。

    “苏冬境啊,她已经辞职了啊,这是她的辞职报告!”白深深听到白天睿大动干戈的问苏冬境的下落,连忙说道。

    白天睿伸手接过白深深递过来的辞职信,眼眸一闪,这个女人竟然敢辞职?

    “她为什么要辞职?”

    “她可能不太喜欢我……”白深深咬着自己的手指头,有些委屈的说道:“昨天,你走了之后她就对我百般的刁难,还说白氏有我没她有她没我,我说我是白家的人,她就说她辞职不干了,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白天睿看了白深深一眼,没有说话,转头看向苏醒说:“给我找!”

    “是!”苏醒没有想到以前跟着白韶白的时候,他到处找人,到了白天睿的时候,还需要到处找人!

    白深深愣了愣,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白天睿看着那只蓝猫。伸手把蓝毛提起来放在放在了笼子里,提着蓝猫出去了。

    白深深不知道白天睿看着他的背影,她的心里想要得到他的意念更加的强烈了。

    白天睿走了之后,白深深的手机很快响了,她看到了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整个人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她连忙接了起来,手机那头的人阴恻恻的说:“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白深深浑身一抖,说:“不会!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你以为你顺利的回到了白家,就可以一脚把我给踹开了么?想要在白家扎下根,你必须得听我的,否则我怎样把你送回白家,也会照样把你从白家剥离出来!”

    白深深的脸突然变了颜色,问:“你到底要怎样?”

    “半个小时内到全聚德来,半个小时之内要是不到,后果自负!”那人说着挂了电话。

    白深深听到这个话,连忙看了看时间,急忙的冲出了白氏大楼,赶快往全聚德去了。

    到了包厢里,突然一个混血男人上前一把捏住了她的脸,她的小脸被捏的变形了,生疼生疼的。

    “翅膀硬了,是吗?”那个混血的男人凶狠的说着,把她压在了桌子上。

    桌子的棱角将她的腰部硌的生疼生疼的,她眼泪都快要出来了,说:“你究竟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记得自己是谁的女人了吗?”那人说着伸手扯开她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然后又拿了出来,抹在她的脸上,说:“你的身体比较诚实!”

    他说着自己扒下裤子,毫无怜恤的占有了她,白深深欲哭无泪,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一个恶魔,是一个她怎么也摆脱不了的噩梦!

    一阵纠缠之后,那人丢开了他,人模人样的坐了下来,说:“这一次你记住谁才是你的男人了吗?”

    “记住了!”

    “这才乖!”那人点燃了一支烟,对着白深深吹了一口,白深深见到他吹的烟圈,连忙将头伸到了烟圈里,整个烟圈像是一个大大的环一样,把她围绕了起来,她从环中钻出来,也像是出水的芙蓉一般,妖艳和神秘相伴。

    路易斯看到她的模样,忍住自己没有把她在拉过来好好疼爱一番,又对着她吹了一口烟,她像一只小猫一样,不断的钻着烟圈来讨好他。

    “你最好不要对白天睿动情!你要做的事情是要与他为敌,他父母把你母亲害死,把你父亲变成了白痴,霸占了你白家的产业,你要做的事弄死他母亲和父亲,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善果!”路易斯肯定的说道。

    白深深听到了他的话浑身发抖,说:“我不会忘记自己要做什么!”

    “哼,别以为你弄走了他身边的助理我不知道!”路易斯冷哼了一声。

    白深深眼眸一声,她觉得自己的命脉都被眼前这个人混血的男人给捏住了,就算是回到了白家,也不得安稳!想要安稳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掉眼前的这个人!

    “啪!”路易斯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白深深不可置信的捂着脸,看着他,说:“你为什么打我?”

    “呵呵,你还想对我起杀意?忘恩负义的东西!你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你忘记了你是怎么回到白家的?”路易斯怒不可遏的说道。

    白深深的浑身都发抖,她从来都知道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

    “你报你的仇,我报我的仇,我们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你最好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路易斯伸手揪住她的头发,凶狠的说道。

    白深深任由他抓着,一言不发。

    话说苏冬境这边回到了乡下,看到了自己的奶奶,非常的开心的大声喊:“奶奶,我回来~~~”

    她奶奶看到她回来了,连忙杵着一根棍朝她这边走了过来,问:“小境,你怎么回来了不要工作了吗?”

    “奶奶,我想你了,想回来看看你~~~”苏冬境走到奶奶的跟前,双手扶着奶奶,奶奶有哮喘病,还有糖尿病,浑身都无力。

    “你想我做什么啊?我好端端的没什么事,邻居们都对我很照顾,你好好的在外面工作就好了!”

    “可是我想你了嘛,想回来看看你~~”苏冬境撅着嘴,奶奶看到她又对着自己撒娇,无奈的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说:“你呀你……回来的正好,刚好你张家大娘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你回来刚好看一看!”

    “对象啊……”苏冬境诧异的不能再诧异了,她哪里想到回来居然要相亲?

    “那孩子奶奶看过啦,一高二大的,长的俊着那!对方的条件还挺不错的啊,也是一个大学生,你们要是能在一起的话,以后日子会好过的!”

    “奶奶,我不想嫁啊,我想照顾你一辈子!”

    “呵呵……奶奶哪里忍心让你照顾我一辈子呀,再说了,奶奶就想让你照顾一辈子,也不可能啊,奶奶不能陪你一辈子啊!”奶奶听到苏冬境的话,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奶奶……”

    “小境,你能找个婆家我就安心了。回头我跟你大娘说一声,看看什么时候方便见一面!”

    “奶奶……”

    “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苏冬境睁开眼来就给白天睿转了一笔钱,白天睿整夜没有睡觉,听到手机上有提示声,拿起来看到了竟然是苏冬境又给自己转了一笔钱,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时间,竟然天亮了!

    他转头看了看那只蓝猫,那只蓝猫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见到他看它,张口喵了一声。

    白天睿的心里软了软,走过去摸了摸蓝猫,给它抓了一点猫粮,自己去洗了个澡,开车往公司去了。

    他到了公司,看到自己桌子上放置的那束百合花已经完全的开了,香气四溢,但是放百合花的人却不在了,心里有一点失落。

    “找到人了吗?”白天睿立刻给苏醒打了电话。

    苏醒听到白总问一大早的问自己找到人了吗?有些汗颜,因为他根本没有找到苏冬境的任何踪迹。

    “过来,我给你一些线索!”白天睿说着挂了电话,苏醒很快过来了。

    白天睿立刻把自己手机给了他,说:“拿去定位一下,看她在哪里?”

    苏醒发现苏冬境给白天睿转了几笔钱,有些诧异,没有想到白总居然还用支付宝。

    不过他很开的将自己的诧异给收会,立刻说:“我很快就能查出来!”

    “嗯!”白天睿冷冷的嗯了一声,很明显的让他赶紧去查。

    苏醒确实很快的查出来苏冬境的位置,立刻把位置给了他。

    白天睿看到了位置信息,心里诧异她居然去了乡下,想了想说:“立刻查查,看她老家在哪里?”

    苏醒立刻去人事部去调取了她的资料,然后把资料给了白天睿,白天睿看着资料站起来收拾了一下,立刻往外走。

    他往外走的时候白深深往里面进,白深深看到他匆匆往外走,问:“白总,你要去哪里?”

    白天睿看了她一眼,说:“今天你跟苏醒学习!”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直接出去了,白深深心里十分的不安,她觉得是不是昨天的事情被他给知道了?

    她越发的觉得那个路易斯不能留,于是她加了一个杀手群,在杀手群里高价宣布了这个任务,很快有人接了她的单。

    话说苏冬境这边,奶奶安排她和隔壁村里的男孩子相亲,两个人到了镇上。

    镇上有一家奶茶店,两个人坐在奶茶店里,一边喝奶茶,一边聊天。

    那男孩子也是大学刚毕业,有些手足无措,脸上稚气都还没有退掉,苏冬境看着他,总觉得他没有白天睿看着顺眼,想到白天睿她的心就有些堵。

    那男孩子看着苏冬境,耳朵都是红的,他没有想到终于有一天他能和自己从小就暗恋的对象坐在一起相亲。

    “你对我的印象怎么样?”那男孩子搓了搓手,腼腆的问道。

    “你想怎么样?”苏冬境反问了一句,那男孩子听到将的话,脸上一抹尴尬,连忙又搓了搓手,看向了外面,没想到他看到一个人黑着脸站在他们的对面,那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他吓了一跳,赶快拍了拍苏冬境的胳膊问:“那个人你认识吗?”

    苏冬境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意外的发现白天睿站在马路的对面,正黑着脸看着他们。

    她的心里一慌,连忙站了起来,朝白天睿走了过来,问:“白总,您怎么来这里了?”

    白天睿的脸色不好看,看着她,又看了看跟她相亲的男孩子问:“你在做什么?”

    “我……在相亲!”苏冬境有些迟疑的说道,本来有些心虚,但是想想相亲有什么好心虚的,于是鼓足了勇气说道。

    她这么一说,白天睿得脸更黑了,这女人辞职居然是回来相亲!

    “那男孩子有什么好?”

    “我也觉得他不够好,比起白总您来说差的远了,还多谢白总,我正好不知道要怎么走呢!”苏冬境没心没肺的说道。

    白天睿听到她的话,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挑眉问:“你辞职就是为了回来相亲吗?”

    “我没有!”苏冬境连忙解释道。

    “为什么要辞职?”

    “我……我……”苏冬境有些说不出口,毕竟她拿了白深深的钱。

    “你的钱从哪里来?”

    苏冬境听到白天睿又问自己的钱从哪里来,自己不敢说是白深深给的,干脆不说话了。

    “对方好大的手笔,一张现金支票就五十万!让我猜一猜,谁给你的支票?”

    “你怎么知道?”苏冬境听到了白天睿的话,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他怎么知道自己兑换了五十万?银行说好的保护隐私的呢?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出来吗?说,谁给你的钱?”

    苏冬境也不知道他究竟知道多少,鼓了鼓嘴说:“是白深深给我的!”

    “白深深?”白天睿皱了皱眉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她说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以后是要娶她的,所以让我离开你。”

    “所以你五十万就把我给卖了?”

    “不不不,白总,反正你也不属于我的,我只不过不想在她的眼前碍她的事儿,你们也是要结婚的,看到你们在一起,我心里不舒服,与其我自己不舒服,倒不如拿一笔钱远走高飞,眼不见为净!”苏冬境说着垂下了头,她确实是这么想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白总。

    白天睿听到她这话,脸上柔和了很多,说:“跟我回去!”

    “可是我接了白小姐的钱,我不能言而无信!”

    “你就是把所有的钱赔给我也不够,除了划痕需要维修,你又把我车子砸了一个坑,难道你忘记了?”白天睿说道。

    苏冬境整个人都石化了,她把后面的事给忘了!

    “你以为欠我的钱没有还清,我会让你来开么?”

    “那,那怎么办?我已经没那么多钱还给白小姐了,我已经还了一部分钱给你,自己又花了一些钱……”苏冬境说着垂下了头。

    白天睿额头上几道黑线,她的智商让人有些着急。

    “我可以先借钱给你还她,欠我的钱以后慢慢还!”白天睿说道。

    “哦,可是我跟你回去我也要回去跟奶奶说一声啊!”苏冬境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没有想清楚呢?

    两个人在这边说话,跟苏冬境相亲的那男孩子过来,一把把苏冬境拉在背后,和白天睿对上了。

    白天睿并没有把这个年轻稚气的人放在眼里,多看他一眼都觉得眼睛疼。

    苏冬境连忙把这个男孩子拉到一边说:“你干什么?这是我老板!”

    “你和你老板什么关系?”那男孩子一听对方是老板,浑身就炸毛了。

    “我跟我老板什么关系跟你什么关系?我跟你又没确定关系!”苏冬境听到他说话也炸毛了。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拜金女,我祝福你早点被你老板给玩腻了……”

    “滚开,我和你不熟!”两个人就这么吵了起来,苏冬境没想到这个男孩这么死心眼没有眼色劲,她推开他跑到了白天睿的身旁,说:“我们走!”

    “接盘侠,你的头顶上都是呼伦贝尔大草原,原谅色的帽子最适合你!”那男孩子恼羞成怒的对着白天睿吼道。

    “你还有完没完了?”苏冬境恼怒的脸色通红,对着那男孩子就是一顿吼!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白天睿淡淡的说了一句,转头对苏冬境说:“还不走?”

    “走,你跟我回去的奶奶道个别!”苏冬境呆愣了一下,立刻对白天睿说道。

    白天睿皱了皱眉头,挣开了她的手,独自离开了。

    那个男孩子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现世报,这么快就被甩了?活该,哈哈哈!”

    苏冬境的心里一慌,难不成白天睿又不要自己了,她心里有十万头的草泥马正在呼啸,却看到这个白天睿进了一家超市,很快两只手提满了礼物出来了,原来他是去买礼物了!

    那男孩子见到白天睿提的都是镇上最好的礼物了,脸色僵硬住了,苏冬境也在风中凌乱着,白总去干什么,难道不能说一声吗?

    “还不走吗?”白天睿见她在发呆,皱了皱眉头问道。

    “走!”苏冬境带着白天睿走了一段山路,到了村里,奶奶看到了苏冬境回来了,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孩子,立刻眉开眼笑的,她就说那个孩子看起来很老实的,一定能行的。

    谁知道走到跟前,却不是相亲的那个男孩子,老太太顿时石化在了原地。

    “奶奶我回来了!”苏冬境对着老太太喊道。

    “这位是……”老太太看着白天睿,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小伙子也挺好的,立刻眉开眼笑,这个小伙难不成是小境在城里的对象?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了?

    “奶奶一点礼物不成敬意!”白天睿非常有礼貌的对老太太说。

    “瞧你这孩子,人回来了就好了,还拿什么礼物?进来坐,进来坐!”老太太连忙眉开眼笑的对白天睿说道。

    白天睿到了房子里,里面非常的简陋,但是却收拾的非常干净,很像苏冬境居住的地方,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我家小境很不听话,以后你要多多的包容包容她!”苏冬境听到奶奶的话,知道她来误会了,连忙说:“奶奶,他是我老板,不是我……”

    白天睿的眼眸里却是含着笑,说:“奶奶,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苏冬境整个人石化了,怎么听这些话都有一些让人误会的感觉。

    老太太听到白天睿的话,立刻满意的笑着说:“你们要是结婚的话,还要先验验血!”

    白天睿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苏冬境,苏冬境连忙对老太太说:“奶奶,我没有要跟他结婚!”

    “呵呵,不管结婚不结婚,你找对象我都会说上一遍!孩子,你也不用见怪,我们家小境其实不是我们苏家的孩子,在她小时候,有一个投宿的女人来这里家里投宿,走的时候却把我孙女给抱走了,而她的孩子却留在这里!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个人贩子,要不然谁能不认得自己的孩子么?所以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验验血,千万别是失散的亲兄妹了!”老太太忧心忡忡的说道。

    白天睿听到了老太太的话,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个苏冬境居然有这样的身世,她跟自己不可能是亲兄妹了,只不过他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如果你能把小境找到父母,那就更谢谢你了!我也想找到我自己的孙女儿,可是谁知道那个女人把我孙女带到哪里去了呦!”那老太太说着,脸上戚戚然的一片。

    “我一定会尽量帮忙找的!”白天睿郑重的说道。

    “那就太谢谢你了!”老太太欣慰的说道。

    “奶奶,你跟她说这些干嘛?我都说了,我和他不是要结婚的……”苏冬境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白天睿,白天睿眼眸里都是笑,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在她奶奶跟前居然这么嗲。

    白天睿很快带着苏冬境回到了江城,两人刚回到公司,见公司里来了很多警察。

    “发生了什么事?”白天睿皱着眉头问道。

    苏醒立刻过来说:“他们是来找深深小姐的!”

    “深深?为什么要找她?”

    “警方说怀疑深深小姐和一桩谋杀案有关!”

    “谋杀案?”白天睿诧异的不得了,快速走到了警察身边,问:“到底怎么回事?”

    警察见白天睿过来,说:“我们掌握了确切的消息,白小姐买凶杀人!”

    “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怎么可能会买凶杀人?”苏冬境连忙上前说道。

    警察看了看苏冬境却没有说话,而是双眸沉着的看着白天睿。

    白天睿很快到了总裁办公室,白深深正浑身发抖,躲在办公桌的下面。

    白天睿看到她的样子,知道警察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是真的,问:“深深,你在做什么?”

    白深深听到白天睿的话,连忙爬了出来,上前搂住了白天睿的胳膊,说:“救救我,救救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天睿问。

    警察这个时候也跟着过来了,看到白深深说:“白深深小姐,我们怀疑你和一桩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

    “不,不,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白深深不住的否定,不住的往后退。

    另外一名警察立刻走过来,把手机拿到她的跟前说:“凶手已经承认了,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白深深看到证据确凿,整个人软瘫在了地上。

    白深深立刻被带到了警察局,警察对她的身份进行确认,并且对她进行了审问,白深深把所有的事都给招了出来,包括她买凶杀路易斯,路易斯逼迫她下手害南千寻和陆旧谦的事情。

    另外一间屋子里,白天睿脸色阴沉的看着白深深,他晚晚没有想到她回来竟然是为了找爸爸妈妈报仇,他更没有想到她居然是伙同外人,要害自己,就算是她不是故意的,但是她有意隐瞒自己!

    “那个路易斯是什么人?”

    “路易斯是法国王室的一个王子!”警察说道。

    法国王室?

    “人死了吗?”

    “谋杀未遂!”

    “安排一下,我要见他!”白天睿说道,他要去问他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他自问没有得罪过他。

    “好的,我们会尽快安排!”警察说着。

    白天睿听了警察的话,立刻起来出去给南千寻他们打电话,把这件事跟他们说了。

    南千寻和陆旧谦的心突然被揪了起来,没想到才过了二十年,他们平安的日子又到头了,又有人要来追杀他们,而且又连累到天天的身上。

    南千寻听到对方是法国王室的人,突然想起来爱丽丝的事情说:“难道这个路易斯就是爱丽丝的孩子?”

    陆旧谦听到这话,心里像是突然明白了一样,可是他好像没有和他结怨。

    “我想起来了,我曾经用这个孩子来威胁过爱丽丝!”南千寻突然想了起来,没有想到那一次的威胁,竟然又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我会查清楚的!”白天睿听到他们的话,假如是这样的话路易斯就有了杀人的动机。

    白天睿顺着这个事情查过了去,发现这个路易斯果然是爱丽丝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小叔叔。他没想到他的小叔叔居然想置自己于死地。

    白天睿通过警方,很快见到了这个路易斯,路易斯看到了白天睿,脸上一抹仇恨闪过。

    “小叔叔,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白天睿挑眉问道。

    路易斯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他给认出了身份,说:“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认出我来!”

    “我怎么会认不出你来?当年我父亲为你抽骨髓,给你治病,让你活了下来,你现在居然还想杀死他们?如此恩将仇报的人,认不出来才怪!”

    “你母亲当年威胁我的生命,此仇不报非君子!”路易斯说道。

    “路易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了过来,路易斯看到了陆诺言过来了,脸色完全的僵硬住了。

    陆诺言满脸不可置信,一脸受伤,捂着自己的胳膊,崩溃的说:“原来你是我叔叔,原来你是我叔叔……”

    “诺诺……”路易斯轻声唤了一声!

    “别叫我诺诺,恶心!你明明知道你是我叔叔,却故意的接近我,你身为我的叔叔,欺骗我的感情好玩吗?好玩吗?啊?”陆诺言说着转身跑了。

    路易斯看着陆诺言跑了,整个人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

    “都是你设计的,是不是?”路易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双目猩红的看着白天睿,甚至想要撕碎他。

    “她为你挡枪的时候,你心里什么滋味?一定不好受吧?你为了报仇不择手段的接近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收场?我只不过是把结局提前了一些而已!”

    路易斯像是受到什么打击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刚开始的时候,他心里也受过自责,但是这些自责在想到当年南千寻拿着他的性命威胁爱丽丝的时候,立刻都烟消云散了!

    这会儿他看到陆诺言伤心欲绝的离去,整个人的心脏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掏空了一样,但是他绝对不能承认他真的爱上了她。

    “回去吧,这里的一切都跟你无关了!你的命是我父亲救的,我母亲所有的做法只不过是为了保护我父亲,你的母亲一直不择手段的想要弄死我父亲,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再有下次,你绝对走不出江城!”

    白天睿说着站起来离开了,路易斯闭上眼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都在做什么了,他以外籍教授的身份接近陆诺言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她吸引!该死!

    白天睿刚离开路易斯,审问白深深的警察打了电话过来,说:“白总,白深深的身份有问题!”

    “什么?”白天睿听到了警察的话,立刻赶了过去。

    “这是白深深和白韶白的DNA检测报告,报告显示她和白韶白没有任何的关系!”警察说道。

    白天睿心里一慌,怎么会这样?

    “警方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白天睿说道。

    “知道了!”警察得到了白天睿的话,立刻去办事了。

    白天睿回到了白氏,发现白韶白正在和苏冬境坐在一起盯着电脑看,他的眼眸一沉,韶白爸爸什么时候和女人这么亲近了?

    “天天,你回来了啊?”白韶白看到了白天睿非常开心的站了起来。

    白天睿看了看白韶白,又看了看苏冬境,问:“你们在干嘛?”

    “他是来找蓝猫的,但是蓝猫不在办公室里,他非要闹着要看蓝猫,我只好给他找了一些图片!”苏冬境满头黑线的说道。

    “天天,你看看好多好多猫咪!”白韶白拉着白天睿到了苏冬境的电脑旁。

    “猫咪在家里,你回家就能看到了!”白天睿瞄了一眼电脑,上面确实很多猫咪的图片,看样子他们刚刚是在看图片。

    “那我先回家了!宝宝,你下班也要和天天一起回家哦~~”白韶白说着对着苏冬境挥了挥手。

    白天睿的心里一慌,看了看苏冬境又看了看白韶白,他怎么这么久了才发现,原来她跟韶白爸爸长的如此之像,难不成她是……

    他的心里慌乱了,这么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吗?

    “白总,那个李老板要见你!”苏醒过来说道。

    “不见!”白天睿想都没有想,直接拒绝了。

    苏醒一头黑线,不知道这个李老板怎么惹到了白总!

    “白总,新闻新闻,特大新闻!”苏冬境看到了电脑上跳出来的新闻,连忙对白天睿说道。

    白天睿眼眸微微一皱,问:“什么事?”

    “那个欺负我的李老板竟然破产了!我之前工作的餐厅居然也关门了!”苏冬境不可置信的说道。

    “哦!”白天睿沉了沉眸子,并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是自己做的。

    “恶人有恶报,哼!”苏冬境对着电脑哼了一声。

    一个礼拜之后,医院里发了一份报告到白天睿的邮箱里,白天睿看完了邮件,猛然转头看向苏冬境,苏冬境正在整理会议记录,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连忙抬起头来了,发现白天睿看着自己,连忙问:“白总,我脸上有花吗?”

    白天睿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跟前,她吓的也连忙站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白、白总……啊……”

    白天睿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苏冬境惊叫了一声,吓的一动不敢动。

    “宝宝,你受苦了!”白天睿喃喃的说了一句。

    “……白总,你说什么?”苏冬境心里慌乱的问道。

    “你才是宝宝,你才是韶白爸爸的孩子!”

    苏冬境整个人都凌乱了,完全不能相信白天睿说的话,直到白天睿让她看了DNA的检测报告,她才知道自己和白韶白有血缘关系,这怎么可能?

    苏冬境是白韶白孩子的事,很快被南千寻和陆旧谦他们知道了,他们很快从南川市赶到了江城。

    “天天,要对外公开吗?”南千寻问道。

    “不!”白天睿的眼眸里一份狡黠。

    陆旧谦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嘴角有几分笑意。

    “那你准备怎么办?”

    “直接娶了她!”白天睿的话一落,苏冬境刚好推门进来,她整个人呆愣了。

    “你娶她也要问问她同不同意!”南千寻挑眉道。

    “苏冬境,嫁给我你愿意吗?”白天睿转头就问。

    “我……我……”苏冬境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给惊讶住了。

    白天睿看到她的迟疑,顿时不高兴了,上前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拽了出去。

    “白总,白总,你放开我,放开我……”

    南千寻一头黑线,这个孩子怎么不按常理来?求婚不应该是浪漫的么?

    “别纠结了,先上车后补票!”陆旧谦幽幽的说了一句。

    一个月后,白天睿大婚,他大婚的消息传出,整个微博都崩溃了,无法刷新。

    白天睿新婚夜,南千寻和陆旧谦相互依偎着站在白家的楼顶上。

    “没有想到我们的儿子已经结婚了!”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我们就老了!”

    “我们能在一起慢慢变老,这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对!”

    两人神情的拥吻在了一起。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不是年少的你侬我侬,花前月下的山盟海誓地老天荒,而是白发苍苍的时候,仍旧能牵着手看夕阳,肩并肩看星星。

    (全书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