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1章 陆家唯一的血脉

    “姐,我怀孕了!”

    “怀孕?”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初夏。

    “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

    南千寻的心中一滞,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南千寻,你在干什么?”陆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拦在南千寻和南初夏的中间,把南初夏护在身后。

    “妈……”

    “你个恶毒的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初夏怀孕了吗?这可是我们陆家唯一的血脉!”陆母上前伸手点在南千寻的脸上。

    轰!

    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南千寻的脑海中,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陆家唯一的血脉!

    南初夏怀了陆家唯一的血脉!

    “姐,你千万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还跪在她的面前哭,陆母上前来把她拉起来,说:

    “初夏,你怀了宝宝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跪在她面前?她要是有能耐给我们陆家添上个一男半女,何苦让你背负这种骂名?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旧谦对你负责!”

    “可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对不起姐姐……”南初夏伸手抹着眼泪,余光不时的看向南千寻。

    南千寻僵硬在原处,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陆旧谦花了两年的时间,打开了她封闭的心门,终于如愿以偿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谁知结婚两年,没有怀上孩子。

    南千寻落了一个不能生育的名声,陆母对她更加的不满。

    “初夏,你放心,我们陆家的男人都是有担当的,我既然敢让你怀上陆家的孩子,一定会为你和孩子正名!”陆母郑重的对南初夏说。

    南千寻站在那里,浑身冰冷冰冷的,这个是她的妹妹,她的亲妹妹,竟然怀上了她老公的孩子。

    她慌不择路的往外逃,经过南初夏的时候,南初夏突然朝后倒了去,撞在身后的鞋柜上,捂着肚子惊叫一声

    “啊……”

    陆母见状一把推开南千寻,南千寻一头撞在玄关处,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陆旧谦刚好开门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伸手扶住南初夏,冷眼看向南千寻问:“你们在作什么?”

    “我、我、孩子、孩子……”南初夏的下身有血流出来,陆母大叫:

    “快送她去医院!”

    陆旧谦连忙弯腰将南初夏抱了起来,冷漠的看了南千寻一眼,快速朝外跑了去,南千寻的心里仿佛一个玻璃杯,瞬间被打落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她躺在地上久久没有动,一直到半夜里。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

    外面突然有车灯闪了闪,她端着水走到落地窗后,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

    陆旧谦像是知道她的位子一样,站在楼下朝上面投过来一道冷清的目光,南千寻的心里一慌,手中的杯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成无数的碎片。

    “南千寻,孩子没了,你开心了?你个恶毒的妇人,你害死了我陆家的孙子,你赔我孙子,你赔我孙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母哭哭滴滴的往南千寻的卧室奔了来。

    孩子?掉了?

    南千寻听到了陆母的话,心里有一阵的惊愕。

    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碰到她,就算是摔了一跤孩子也不会这么容易掉啊!

    “我一定会让旧谦跟你离婚,你给我等着!”陆母伸手指着南千寻,“你这个女人连个蛋都不会下,现在连个屁都不会放了是不是?”

    南千寻还浸沉在刚刚南初夏流产的震惊中,脑子已经转不动了。

    “妈,你又在闹什么?”陆旧谦上楼听到陆母哭天喊地的,有些头疼。

    “旧谦,这个女人弄掉了初夏的孩子,我们陆家容不下这么恶毒的女人,你马上跟她离婚!”陆母对陆旧谦说道。

    “妈,你在说什么?”

    “你到底是要媳妇还是要妈?你要是不跟南千寻离婚,我马上离家出走!”

    “妈!别闹好不好?”陆旧谦揉了揉脑袋。

    “你不肯离是不是?你要是不离,我就死给你看!”陆母说着往阳台上跑了过去,陆旧谦连忙上前扯住她,说:

    “妈,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行不?”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个女人两年了,连一个蛋都不会下,难道你要妈看着我们陆家断子绝孙吗?我怎么有脸去见陆家的列祖列宗啊,我滴个娘哇……”陆母说着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握着脚踝子骨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陆旧谦伸手抚在额头上,每天工作压力那么大,回到家里还是这样吵吵闹闹,他也疲惫了。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和陆母在那里拉拉扯扯,她一手扶着衣柜一手抚着肚子,一句话都不说。

    陆母哭着哭着,抹了一把鼻涕,说:“旧谦,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就巴不得我去死,她站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陆旧谦也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她果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说:“千寻,你不会哄哄咱妈?”

    南千寻愣了一下,慢慢的走到陆母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扶住她的胳膊,说:“妈,都怪我,您别生气了!”

    “都怪你都怪你,你每次都说都怪你,这一次我绝对不容你!”陆母伸手把她推开,南千寻冷不防的被她推倒在地,跌坐在地上,她的手摁在了地上的玻璃渣上,一阵钻心的痛传了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手心破了。

    “旧谦,你看到了吧?她就喜欢这样装无辜,我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她就顺势跌坐在地上,干什么?还想讹诈我是不是?想在旧谦面前装可怜是不是?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南千寻一声不吭,她知道陆旧谦为了跟她在一起牺牲了多少,放弃了认祖归宗,放弃了出国深造,甚至当年也是绝食几天几夜才勉强让陆母松口,答应两人结婚。

    旧谦为自己付出的太多,现在她多忍耐一些,他就可以少为难一些。

    “旧谦,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母凶悍的指向南千寻。

    陆旧谦揉了揉脑袋,痛苦的坐在一旁。

    南千寻一言不发的看着陆旧谦,屏住呼吸,生怕错过陆旧谦的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句话。

    陆旧谦揉了脑袋许久,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有迅速的把头转到一边,说:“千寻,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南千寻的脑袋里再一次轰了一下,另一只手不由的抓紧了那张孕检单,整个人都处于懵的状态。

    她今天刚刚查出来怀孕了,本来是想回来跟他一起分享这个迟来的喜悦,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联手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她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松了松又紧了紧。

    “你想说什么?”南千寻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

    “我们,离婚吧!”陆旧谦说完了这句话,迅速开门消失在了夜色中,陆母像是不敢相信一样,旧谦这是?答应了?

    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南千寻的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回荡着那一句“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确实,媳妇可以再找,但是旧人难寻!

    她默默的转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段婚姻她也疲惫不堪了,她的名义上是陆旧谦的老婆,多少女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只有她才能知道其中的滋味。

    陆旧谦的出生并不光彩,是他父亲酒后乱性生下来的孩子,他的妈妈一直想借着他正位,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却一直拒绝,他妈妈为了养他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妈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婚后的生活可想而知,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婆婆,但是婆婆却对她百般的不满意,因为陆旧谦为了南千寻放弃了出国深造的好机会,放弃了回陆家,最大的原因是她跟陆旧谦结婚两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他们尝试过各种姿势,各种方法,一直没有成功过,后来去医院检查说南千寻宫寒,不易怀孕,陆母对她的更加的不满意了。

    陆旧谦说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可是南千寻却背着他吃了很多的中药,终于怀上了孩子,可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南千寻看着自己少的可怜的东西,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嫁给陆旧谦两年,她几乎没怎么添过衣服。每天都像是菜市场大妈一样,不惜因为青菜便宜几分钱就多跑五里路去买菜,尽管这样陆母还是各种挑剔,各种嫌弃。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南千寻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她转头的时候看到了梳妆台上的表,已经凌晨两点钟了,旧谦回来了?

    她站起来走到门前,从猫眼看到门外却是陆旧谦的御用律师郭子衿,她的手心一阵湿汗,默默的开了门。

    郭子衿的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忍,还是移步走到了茶几旁,南千寻习惯性的去给客人倒水。

    “陆太太,你好!我是陆旧谦的律师,这份是陆旧谦先生托我拟定的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