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2章 陆家的东西都不能带走么?

    郭子衿把离婚协议书放在茶几上,转过身来却发现南千寻已经到了厨房那里倒水了。

    正在倒水的南千寻听到郭子衿的话,水从杯子里漫出来了烫到了手,她猛然把手缩了回来,杯子掉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她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忘记了把净水器上的水龙头关掉。

    郭子衿快速过来,帮她把水龙头关掉,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谢谢!”她的嗓子有些沙哑,声音有些死气沉沉的。

    “我不渴,你过来看看离婚协议书吧!”郭子衿说道。

    南千寻点了点头,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她的眼眶有些热。

    “没有问题的话,签字就可以了!”郭子衿说道,南千寻已经盯着某一处看了将近五分钟,眼睛没怎么眨,视线也没有怎么移动。

    “哦!”南千寻拿起了笔来准备签字,但是看到协议上陆旧谦签的龙飞凤舞的名字,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了上去,像是抚摸着心爱之人的脸一样,爱不释手。

    她的左右一直抚摸着他的名字,眼睛毫无焦距,郭子衿微微有些担心,说:“陆太太,名字签在这里就可以了!”

    南千寻听到郭子衿说话,转眼看向他又看了看他伸手指着的空白的地方,一言不发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上了之后有些自卑,自己的字还是没有陆旧谦的潇洒,为人更是没有他洒脱。

    五年的感情说舍弃就舍弃,他可以说背叛就背叛,自己为什么不能像他一样洒脱一点?

    想到她在妹妹来的时候,把妹妹南初夏当成大小姐一样伺候着,她就觉得很讽刺,都怪自己太蠢太相信他们了吧?

    “姐,姐夫好帅啊!”

    “姐,姐夫对你真好!”

    “姐,你好幸福,以后初夏也要找一个像姐夫一样的男人!”

    ……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南千寻的心里乱哄哄的,怎么理都理不清。

    “南小姐,陆先生希望你天亮之前能搬离别墅!”郭子衿把离婚协议收了起来,另外一份给了南千寻。

    “哦!”

    “还有,明天陆夫人会来监督你离开,所有属于陆家的东西你都不能带走!”

    “嗯!”

    郭子衿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南千寻明显的注意力不能集中,也就没说了,摇着头离开了别墅。

    南千寻看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拿了起来看了又看,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陆家的东西都不能带走么?

    天色微微亮,陆母急吼吼的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开锁匠,开锁匠的手里拿着一些新锁。

    南千寻坐在沙发上,听到了开门声,连忙站了起来。

    陆母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说:“我们旧谦说了,让我来监督你收拾东西,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旧谦的钱买的,你没有权利带走!”

    南千寻垂着头站在那里,低声的说:“我没有拿走他的东西!”

    “我看看!”陆母不相信的去翻她收拾好的箱子。

    她的箱子简单的有些可怜,甚至陆母都有些不相信她只有这么一点点东西,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已经送出去一批东西了?”

    “我没有!”

    “我量你也不敢!”陆母尖酸刻薄的说道,昨晚她有安排人在这里看守着,她确实没有拿东西出去。

    “包包给我看看,值钱的东西是不占地方的!”

    南千寻把自己的双肩膀放了下来,陆母在双肩膀里翻了半天,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翻到,甚至连一瓶化妆水都没有拿走,才冷哼了一声把包包给她丢在沙发上。

    南千寻看着自己整理好的箱子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又重新整理了一下,陆母看到了一张合影,伸手把照片拿了出来说:

    “照片你不能拿走,上面有我们旧谦,我不希望以后你逢人就鼓吹自己曾经风光的嫁过我们旧谦,我们旧谦要不是因为你,早就回陆氏继承产业了!”

    “还给我!”南千寻根本没有听陆母说什么,只是在照片被抢走的第一时间,伸手去抢。

    这张合影是陆旧谦背着南千寻照的,照片特别的文艺也特别的温馨,是他们上大学的时候照的,充满了他们学生时代纯洁爱情的气息,这是她对爱情美好的回忆,绝对不能被抢走。

    南千寻连忙去抢照片,陆母见南千寻过来抢照片死死的抓住照片,两人各持一边互不相让,最后不知道是怎么了照片嘶啦一下变成两半,凑巧的是刚好把两个人的头像给撕开了,但是身体的部分还连在一起。

    南千寻怔怔的看着手里自己的那半张照片,难道真的一点的留恋都不给自己了吗?

    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成了一瓣一瓣的,掉落在地上,被人任意践踏,随意对待。

    她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了下来,把手里剩下的那半张照片随手丢到了地上,把衣服往箱子里随意塞了塞,拉上拉链慌不择路的往外跑。

    “电话卡留下!”陆母想起了南初夏的话,在南千寻出门的时候喊了一声。

    南千寻的脊背僵了僵,站在玄关处看着开锁的师傅换锁,回头将包包里的手机掏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陆母看着南千寻净身出户,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个媳妇就是一个傻缺,离婚的时候婚后的所有财产是可以分割一半的,她竟然傻乎乎的什么都不要,真是好笑,看她离开了陆家又能过的多好?

    南千寻逃也似的拖着箱子回南家,打车到了南家的别墅外,恰巧遇见妈妈佘水星提着一个保温盒出来,她抬头看到了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回来了?”

    “嗯!”

    “正好,去医院看看初夏!”佘水星一边说一边擦着南千寻的肩膀往外走。

    南千寻被她撞了一下,身体晃了晃,连忙稳住身形勉强没有摔倒,她转过头去看着她的背影说:“我不去!”

    佘水星转过身来说:“千寻,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你也应该为你爸爸着想是不是?南家那么大的家业,没有陆家帮忙,能发展下去吗?你嫁给陆旧谦三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生下来,陆家早就对你有意见了,现在初夏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你竟然……竟然……”

    佘水星说的痛心疾首,像是南千寻斩断了南家的希望一样。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妈妈,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她妈妈的口里说出来的。

    妈妈对她一向要求严格,但是妈妈好歹也是一个女强人,可以在爸爸去世后支撑起南家一片天下,她以为妈妈坚强明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妈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感情不能当饭吃!现在留住南家在陆家的地位最重要,就算妈不把初夏送过去,陆母也会找别人代替你!妹妹过去你们相互有个照应……”

    轰!

    妈妈的这一番话,对她的打击比她知道了南初夏怀上了陆旧谦的孩子只大不小,南初夏竟然是妈妈送到陆旧谦床上的?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她的妈妈,一个口口声声说做什么都是为她好的妈妈,竟然把妹妹送到了丈夫的床上,还是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

    一股熊熊烈火在她胸口燃烧,一股控制不住的血气一直往上涌,直冲她的大脑,她上前两步打掉佘水星手里的保温盒,嘶吼道:

    “够了!”

    “啪!”佘水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说:“你的教养哪里去了?你读了十几年的书,就是要跟长辈大吼小叫的吗?”

    “你不配当我的长辈!”南千寻大吼了一声拖着箱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南家的大门口。

    “行,你翅膀硬了不是?有本事你永远都不要回来!”佘水星对着南千寻的背影说道。

    南千寻胸口憋着一口气,急速的拖着箱子慌不择路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永安墓地。

    她愣了愣,走到爸爸的坟墓旁,嚎啕大哭。

    管墓园的老夫妻,远远的听到有人哭的撕心裂肺,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老头说:“老伴儿,你去劝劝那姑娘,别哭坏了身子!”

    “哎!”老太太来到了南千寻的身旁,说:“丫头,别哭了!”

    南千寻似乎并没有听到老太太的话一样,继续不断的哭。老太太坐了下来,伸手拍着她的后背,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会给你开一扇门,你放心!他不会让人过不去的,你想想,未来的日子还有什么会比现在更加艰难吗?再苦再难也不过是现在了,下一刻都会比这一刻强!”

    南千寻听到老太太的话,转过头来,动了动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孩子,乖,别哭了,回家去吧!”老太太慈祥的摸了摸南千寻的头,满面的笑容。

    南千寻愣了愣,这种语气好像爸爸,她的眼泪再一次的涌了出来。

    老太太看了看墓碑,发现是南建华的墓,脸色僵硬了一下,说:“孩子,天都黑了,回家去吧,苦难都会过去的!”

    南千寻站起来,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没有忘记给老太太鞠了个躬,恋恋不舍的摸了摸爸爸的照片,转身下山去了。

    回家,哪里还有家?

    南千寻毫无目的的走着,像一缕游魂一样。

    她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是谁说的,当你失去了一切之后,也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样子了。

    “嘟嘟嘟”几声车喇叭响,南千寻下意识的站住了叫,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她只感觉到眼前一道强光,然后她失去了意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