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3章 一个狠心的女人

    “白、白少,我们、我们好像、好像撞到人了!”路由的脸色都变了。

    “下去看看!”白韶白晚上喝的有些高,同学聚会拆散一对是一对,可是他想拆散的人却没有来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

    路由连忙下车,看到南千寻躺在地上,吓的两腿直打哆嗦,又跑回来说:“白少,是、是撞到人了!”

    “打救护啊!”白韶白气的差点没有一巴掌拍飞他,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个路由可不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路由听罢,连忙拿出手机来拨打急救电话。

    白韶白坐在车里头痛的很,他揉了揉脑袋,下车透气。

    南川市的空气清新果然是个好地方,也许大概是因为这里姓南,所以爱屋及乌吧。

    他转到车头前,一眼扫过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大脑顿时清醒了不少,三步并作两步过去蹲下来仔细一看,真的是她!

    “快开车去医院!”白韶白连忙将她抱起来,大惊失色的对着路由叫喊。

    路由还正在焦急的等待救护车,听到白韶白的叫声,应了一声连忙开了车门,白韶白抱着南千寻进去的时候,路由不忘将她的行礼搬到了副驾上。

    “快,快去附近的医院!”

    “可、可是我不知道附近的医院在哪里啊!”

    “往前直走,右转,再直行,再右转就到了!”白韶白看了看周围,迅速的指挥着。

    这么多年,他把南川市的大街小巷都给摸遍了,只是为了熟悉她的生长环境。

    路由连忙照着他指示的地方开了过去。

    陆旧谦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在路上,他浑身都是冷意,那个女人一言不发的就签字,她不应该闹一闹,死活不愿意签吗?

    他想到凌晨的那一幕,气的浑身都发抖。

    郭子衿从楼上下来,开了车门坐进来,说:“陆总,南小姐已经签字了!”

    陆旧谦听到她说南小姐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所谓的南小姐就是陆太太,呵呵冠上自己的姓氏久了,他几乎忘记了她还有一个身份,叫做南小姐。

    可是,南小姐这个称呼真别扭。

    “她没提什么异议?”陆旧谦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没有!”郭子衿想到了南千寻当时的精神状况,心里微微有些担忧,说:“陆总,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只要撕毁离婚协议书就好了!”

    陆旧谦心里一动,手里捏着离婚协议,撕毁离婚协议吗?

    郭子衿走了之后,陆旧谦在车里坐了一夜,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了,他连忙上楼,却发现自己开不了门了,于是伸手敲了敲门,陆母上前来开门。

    “谦呀,你怎么来这么早?”

    “她人呢?”

    “她?南千寻已经走了啊!”

    “走了?”陆旧谦的手微微发抖,站在原地挪不动脚步。

    “走了,还把你们的合影都撕了,我就说这个女人不是个好的,你偏不信……”陆母说着把早上撕坏的照片拿了出来。

    陆旧谦浑身像是在筛糠一样,这张照片,她居然撕了,还那么绝情的把两个人分开。

    他的呼吸一滞迈开长腿往楼上去,开了卧室的门,发现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有一些只剩下一半的物品放置在床上,看起来极其的刺眼,像是在讽刺他现在只是半个人一般。

    室内的温度降了好几度,他看着那面她很喜欢的镜子,镜子只剩下了一半!那半面镜子中照射出来的是他憔悴的面孔,还有一些别人不曾见过的狼狈!

    痛!

    一阵钻心的痛迅速布满了他的周身,他觉得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他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忍住痛苦,深深吸了一口气,连忙看了看她的首饰盒,只要她带走一件,他就有理由把她给抓回来。

    只是他失望了,所有婚前买的首饰都还好好的放在哪里,但是婚后的那些都只剩下了一半,带着钻石的,所有的钻石都给他留了下来。

    “我为你买的婚戒,请丢在大海里!”

    抽屉里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娟秀的字体是她的!

    陆旧谦捏了捏手上的婚戒,这是她给买的,当初她说这个圈圈要圈住他的人,圈住他的心,一辈子不放手,可是现在看来真是一个笑话!

    纸条下面的的婚戒,是他亲自跑到意大利跟着大师做的,可是婚戒的主人已经不在了。他一拳捶在墙上,几秒钟之后墙上有血流下来,他收回自己的手转身迅速的离去。

    “谦,你要去哪里?旧谦,今天还要去看初夏,旧谦……”陆母见陆旧谦一言不发的离开,连忙追了出来,只是陆旧谦并没有回头。

    “石岩,她去了哪里?”

    “太太今天一大早去了南家!”石岩听到陆旧谦问她去了哪里,知道他问的是南千寻,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旧谦听到石岩说南千寻去了南家,呆愣了一下调转车头往公司去了。

    可是,到了晚上他才得到了消息,南家并没有让她进门,他急急忙忙的让人出来找她,可是所有的大小旅店都没有她的入住信息,她好像是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一样。

    他也急急忙忙的开着车子出来找她,她的电话关机,让技术人员调查电话的所在地,才发现她把电话藏在了他们的家里,这个女人果然是很狠心,走的时候斩钉截铁,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

    那离婚协议书要怎么变态就怎么变态,净身出户,一个无过错方净身出户!她又不傻,为什么不跟他讨价还价?

    这样他可以有理由不签字,这样他们离婚的进程至少可以拖半年以上,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他烦躁的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将车子停在路边,胳膊支在方向盘上,双手捧住了脑袋。

    这个该死的石墨为什么不一直跟着她,自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到底去哪里可以找到她?

    他将头埋在方向盘上的时候,白韶白的车子从对面急匆匆的开了过来,两辆车子擦肩而过。

    白韶白焦急的看着前方,自然也看到了陆旧谦的车子,他的嘴角微微一笑,对路由说:“快点!”

    路由点了点头,经过陆旧谦的车子的时候,没有减速,直接穿了过去。

    陆旧谦的心脏噗通噗通跳了两下,正准备抬头,突然电话响了,他看了看电话上的来电显示,伸手划开了接听键。

    “喂……”

    “旧谦啊,现在都十点了,你还在应酬吗?你抽个时间来医院陪陪初夏吧,初夏现在还在住院,需要人关心……”

    “知道了!”陆旧谦揉了揉脑袋,南初夏要不是因为南千寻也不会流产住院,他想了想调了车头往医院去了。

    南初夏躺在床上,兴奋的有些难以按捺,旧谦哥哥终于恢复了单身,她成功了!

    “旧谦,你来啦?”陆母看到陆旧谦进来,连忙喜笑颜开的迎了上来,陆旧谦看着母亲喜笑颜开的样子,愣了一愣,他从什么时候就看不到母亲露出笑颜的样子了?

    “旧谦哥哥……”南初夏面色微红,躺在床上轱辘着大眼睛看着他。

    陆旧谦从母亲的身上把眼神挪开,挪到了南初夏的脸上,她面色红润,一点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没事了早点休息!”陆旧谦把目光从南初夏的身上挪走,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的灯光,心里烦乱不已。

    南初夏听到陆旧谦那种毫无感情的话,浑身都僵硬了。

    “旧谦,你好好陪陪初夏,我先回去了!”陆母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站了起来。

    陆旧谦回头看了看陆母,说:“你留下来陪她吧!我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完!”

    他说着头也不回的从她身边挤了出去,陆母呆愣了一下,以前他从来都没有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过话,这是怎么了?

    南千寻这边到急诊室检查了一番,医生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白韶白连忙说道。

    “病人没有受伤,只是血糖太低,所以才会晕倒!还有,她已经怀孕两周,好好照顾!”

    白韶白呆愣了一下,她怀孕了?

    护士很快将南千寻推了出来,她的手上还挂着葡萄糖,白韶白连忙帮忙推着车子到了病房里,她的病房跟南初夏的病房在隔壁。

    陆旧谦刚出来,南千寻刚被推进去,白韶白忙着开门,两人没有撞上。

    ******

    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唤醒了正在沉睡中的南千寻,她缓缓睁开眼来,大脑像是断片了一样,有些衔接不上。

    “千寻,你醒了?”白韶白听到床上有动静,连忙丢下手里的栀子花跑了过来。

    南千寻看到了白韶白,呆愣了数秒,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醒了就好,饿不饿?我给你弄吃的?”白韶白看着呆愣的南千寻,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韶白?”南千寻又惊又喜,眼泪哗一下就流了出来,说:“你没有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