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4章 我们不要过去,只要未来

    白韶白浑身一僵,连忙伸手抓住南千寻问:“谁告诉你我死了?”

    她是因为以为自己死了,所以才嫁给陆旧谦的吗?

    南千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愣愣的看着白韶白,告诉她白韶白死的消息是她最好的闺蜜,并且她还亲自到海边看着白家的人进行水葬,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真的假的又能怎么样?就算韶白没有死,他们现在也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白韶白叹了一口气,她还是像从前那样不爱说,一点都没有变,造谣他死的事他一定会查清楚。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彼此都知道,有些事就算是圆圆圈圈,再一次走到原点,都已经回不去了。

    “这些年,你还好吗?”白韶白伸手抽出了一支烟,本来想点上,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还好!”南千寻重新靠在了床上,韶白还没有死,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白韶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温和的面庞上带着一些愠怒,深夜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像孤魂野鬼一样走在大街上,连车辆都不知道避让,还敢说自己过的还好?

    “他对你好吗?”白韶白连陆旧谦的名字都懒得提,这个男人趁他不在国内,抢了她的女人。

    “还好!”南千寻轻描淡写的说道,但是心脏却是一抽一抽的痛。

    “还好就是把你折磨成这样了?”白韶白的语气温和,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讽刺。

    她原本的婴儿肥不见了,现在变成了尖下巴,整个人瘦的我见犹怜,怕是刮台风的日子她都不敢出来吧?就这样还说他对她还好?那么不好会是什么样子?

    南千寻沉默了,白韶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什么事都不会为自己争!”

    “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南千寻的声音轻柔,像一只羽毛轻轻的飘落,生怕惊到了谁。

    她对白韶白心里还是有些怨恨的,当年他一言不发的走了,她满世界的寻找他。

    白家的老太太劝她对他死心,还说白韶白是绝对不会跟她结婚的,毕竟他要背负的是整个白氏的未来,她一个新兴的小贵根本没有办法在事业上给他带来什么好处,白家需要的是能强强联手的婚姻,并不在意什么爱情。韶白既然一声不吭的走了,证明他想了结这段感情。

    她当时在白老太太跟前立下誓言,这一辈子她都会等着韶白,就算是分手也要韶白当面跟她说。

    可是,后来得到他出意外身亡的消息,她一病不起,要不是陆旧谦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熬过那种绝望暗无天日的日子。

    白韶白听到南千寻的问好,浑身一僵,谁能理解他这些年都过了些什么日子?往日的回忆渐渐的回忆渐渐的占据了他的心头。

    “韶白,只要你肯答应去国外研修,回来接手白氏,你和南小姐的事,我们可以不干预!”奶奶胡云英端坐在椅子上,对白韶白说道。

    “真的?”

    “当然,但是你要保证研修期间不能回国,为期四年,回来之后刚好南千寻大学毕业。”胡云英说道。

    “不行,四年时间太久!”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胡云英说道“暂时的分离为了以后永久的相聚!”

    “不行,我不愿意!”

    “这样拖着对你们谁都不好!再说了,只是你不能回来,不代表你们不能用其他的方式联系,这也是家族的意思,想要培养你以后更好的掌管白氏!”

    对,研修期间只是他不能回来,不代表他们不能联系,不代表南千寻不能过去找他,再不济他们可以通过手机电脑联系,慰藉相思苦,南千寻一定能理解自己!

    “行,说话算数!”白韶白一咬牙,为了他和南千寻的未来,他就算是知道前面有一个火坑,也要闭着眼睛往里面跳,因为想要光明正大的娶南千寻,他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当然,白纸黑字!”胡云英拿出了一份协议书,白韶白看了看字里行间确实没有什么陷阱,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胡云英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用她食指上的戒指盖上了印戳。

    “半个小时后的飞机,你的行礼已经帮你收拾好了!”胡云英收好了协议,和蔼可亲的说道。

    “你说什么?半个小时?我还没有去跟千寻道别!”白韶白纵使有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发火了,她至少给自己一个跟南千寻道别的机会!

    “到了地方,你可以联系她,解释一下,坏人我当,全部推在我的身上!”胡云英面不改色的说。

    “奶奶,你最好说话算数!等到我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要娶千寻过门!”

    “世界上最难掌握的就是人心,假如四年后,南千寻还一如既往的爱你,我当然没有意见。假如南千寻变心背情,我想你自己也不愿意勉强自己!”胡云英笑的有些诡诈。

    白韶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

    他到了国外第一时间联系南千寻,却意外的发现南千寻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系不上她了!他情急之下联系她的闺蜜李璞玉,无奈李璞玉已经不在南川市,并且也联系不上南千寻了。

    他联系胡云英,胡云英告诉他南千寻没有人身安全问题!

    他度过漫长的四年归来,果然发现南千寻变心背情,可笑的是他回国找她要娶她,却发现她已经穿上了别人给准备的婚纱,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他站在人群之外,看着她跟陆旧谦站在一起,笑容甜美,更加觉得自己这度日如年的四年,都是一场笑话,当天他乘飞机飞回了国外。

    抑郁消沉了两年之后,他终于想起来要回来跟她要一个解释,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相遇。

    现在听到她问他过的还好吗?突然又觉得自己后来的抑郁消沉又变成了一场笑话,一切都不过是一场误会!

    一场误会让两个人失之交臂!

    白韶白浑身的气息都变冷了,南千见他半响没有开口说话,再一次沉默了。

    “千寻,你是以为我死了,所以才接受陆旧谦的吗?”白韶白有些紧张的问,南千寻并没有发现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在发抖,也不知道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心在出汗。

    “我亲眼看到白家的人把你水葬!”南千寻抬起头来,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在水葬的时候,白韶白又活了过来?

    白韶白转身一拳打在墙上,果然是白家的人搞的鬼!

    “千寻,他们想要拆散我们,所以用了各种办法,现在既然所有的误会全部都解开了,我们重新开始!”白韶白的头靠在墙上半响,回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南千寻。

    南千寻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倒流了一般,重新开始?

    “很多事都变了!”南千寻淡淡的说道。

    “我们不要从前,只要未来!”白韶白激动的伸手拉住南千寻的手,南千寻看着他手背上的伤,说:

    “你受伤了!”

    “我受伤了,你会心疼吗?”白韶白看着她的表情,自从她的爸爸去世,她的脸上很少出现笑容。

    “会!”

    “可是我心里的伤更重,六年了,一直没有痊愈过!”

    南千寻心里一咯噔,看着他手的视线移到他的脸上,她何尝没有受伤?

    她得知他出了意外身亡的消息,几乎夜不能寐,身体暴瘦到无法下床走路,后来晕厥送到医院,被检查出来是厌食症,那时候她抗拒食物,抗拒治疗,想着跟白韶白一起去了算了。

    现在就算是厌食症治好了,自己也一直消瘦,不管怎么吃,都胖不起来了。

    南千寻和白韶白在医院里为着当年的错过一直纠结于心,陆旧谦这边呆愣愣的站在他跟南千寻的婚房里,心如刀割。

    看着眼前这些只剩下一半的衣服,镜子,他恨不得把这个狠心的女人拎回来胖揍一顿,她走的这么决绝,没有一丝的留恋,难道她的心里一直对姓白的念念不忘?

    “石墨,还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没有!”石墨听到陆旧谦清冷的声音,有些愧疚。

    但是南川市这么大,想要找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找一个人简直如同大海捞针一样。

    “不找了!”陆旧谦烦躁的说道,他看着自己手上的钻戒,挂了电话,伸手抚摸了起来。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微微亮了,陆旧谦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拿着衣服去了浴室,在莲蓬头下冲着冷水,心里有一团火却怎么也冲不下去。

    他看着镜子中自己憔悴的模样,烦躁的一拳把镜子给打砸了。

    冲完了冷水回来后,他看着只有一半的床单,淡定的掀开躺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一半的床单,他也能闻到属于她的味道。

    三天前,他还在这张床上跟她一起不可描述,她抱着自己的头爱不释手,就算是睡觉她也不安稳,每天醒来都会伸手摸他的眉毛,鼻子,嘴巴,有时候他会捉住她不安分的手欺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在进行一场激烈的造人运动,如果撇去她跟母亲一起的摩擦,他们的生活还算是幸福。

    “啊!!!”一阵惊呼声,把胡思乱想着渐渐的睡了去的陆旧谦给惊醒了。

    陆旧谦的大脑里一阵激灵,南千寻她回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