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5章 一场旷世订婚礼

    陆旧谦连忙从房间里跑出去,快速下楼到厨房里,厨房里到处一片狼藉,南初夏正手脚无措的站在那里。

    “你怎么来了?”陆旧谦浑身泛着冷意,语气中不乏失望,刚刚提起的心慢慢的又落了下去。

    “旧谦哥哥,我……”南初夏咬着下唇,满脸的委屈,大眼睛咕噜咕噜的显得无辜极了。

    “回医院呆着去!”陆旧谦说了一句,转身回到了楼上。

    同样是南家的小姐,南千寻什么都会做,这个南初夏什么都不会,差别还真是有点大。

    陆旧谦上了楼,换了衣服匆匆忙忙的出门。

    “旧谦哥哥,你要去哪里?你……”南初夏见陆旧谦出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来,连忙追了上来。

    陆旧谦止住了脚步,转头来,却没有看她的脸,而是冷冷的说:“我不喜欢太主动的女孩子!”

    “我、我……”南初夏差点就哭了,咬着牙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妈妈说这样的女孩子最能引起男人的心疼。

    可是陆旧谦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他转身出去,关门声嘭的一下,成功的让南初夏浑身哆嗦了一下,她这样降卑屈尊,他却视而不见!

    “石墨,将瑞海花园的门锁换成指纹锁!”陆旧谦到了办公室里,对石墨说道。

    “指纹锁?”石墨一阵心急“陆总,万一哪天她回来了呢?”

    “她不会回来!”陆旧谦抬起眼看了石墨半天,终于冷漠的说出了这句。

    石墨心里一阵心疼,陆总对南千寻什么样,他再清楚不过,凡是跟她有关的事,他都是亲力亲为,甚至买件衣服,他都要自己亲自挑选,从不假借他人之手,只是……石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他真闹不懂黄蓝影在闹和什么。

    “对了,上午还有会要开!”

    “嗯!”陆旧谦冷漠的嗯了一声,开了电脑。

    瑞海花园的门锁很快换上了,除了陆旧谦之外,没有人能进那处宅子。

    “陆总,太太在等你!”陆旧谦刚从会议室里出来,秘书小郭笑盈盈的对他说道。

    陆旧谦睫毛扑闪了几下,冷漠的嗯了一声,朝休息室走了过去。

    “旧谦,你开会回来了啊?”陆母说着不住的左顾右盼。

    “他不在这里!”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妈妈拼死拼活的非要让他来中立国际,不就是为了方便见到那个人吗?

    “看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妈妈就是来看看你!”

    陆旧谦没有再说话,自从他到中立国际,妈妈三天两头打着来看他的名义到公司来看看,他虽然不赞同她的做法,但是从来没有说过。

    黄蓝影看到儿子的不悦,连忙说:“今天妈去瑞海花园,本来是想帮你收拾一下,那些个没用的东西都应该扔出去了,怎么开不了门了!”

    “锁我换了!”

    “换,换锁了?”黄蓝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锁他刚换过,他又换了!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该丢掉了!”

    “那里不住人了,不用费精力!”陆旧谦说着,抬起修长的腿朝外走。

    黄蓝影听到陆旧谦说那里不住人了,半响没有说出来话,她知道他有多喜欢那个地方,甚至涂料都是他自己亲自动手刷的,现在说不住就不住了?

    “后天我要出国,你好好照顾好自己!”

    “什么?出国?为什么让你出国?”

    “你不是一直遗憾我没有出国进修?”

    “可是……”

    “三年后回来!如你所愿,认祖归宗!”陆旧谦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感情,既然已经失去了南千寻,就活出妈妈想要的样子,至少能对得住一个人!

    黄蓝影如遭雷击一样呆愣在原处,半响回过神来问:“儿子,你现在要抛弃妈妈了吗?”

    陆旧谦揉了揉眉心,跟妈妈沟通有些困难,这些年难为了千寻。

    “陆国誉会接你到陆家!”

    “……什么?”黄蓝影觉得自己是幻听幻觉了,他终于肯为自己正名,肯让自己回陆家了吗?

    陆旧谦看了看眼泪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的黄蓝影,终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电脑上的桌面是他跟南千寻合影的那张照片,他默默的摸了摸贴在胸前的钱包,里面有这张照片,想到了这张碎了的照片,他的胸口一阵窒息。

    这个死女人,到底去哪里了?

    三年后

    江城泰晤士小镇,一场旷世的订婚礼要在这里举行,整个小镇前一天晚上就开始清场,所有外来的人员一律不许逗留,店家遭受的所有的损失都由南川市陆家赔偿。

    公告在微信群里散发开来,南千寻看着手机上的消息,浑身都僵硬了。

    南川市陆家,是陆旧谦吗?订婚的是他吗?

    她的手抖了抖,将手机放了下来。

    整个小镇已经开始清场了,她的蛋糕店里也没有了客人,她早早的挂上了停止营业的牌子,坐在店里发呆。

    三年了,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陆旧谦了,甚至这三年来,关于陆家的消息她都选择性的屏蔽,没有想到有些事躲都躲不过。

    “叮嗒叮嗒叮嗒叮嗒……”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来,看到是白韶白的电话,划开电话接了起来。

    “千寻,姓陆的要订婚了!”

    “我知道了!”

    “不行的话,避一避吧!”白韶白担忧的说道。

    “不用,我没事!”南千寻笑了笑说道。

    白韶白还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你什么时候回国?”南千寻问。

    “还早!”白韶白叹了一口气,三年前为了保护南千寻母子,他不得不接手了白家的家业,繁忙的工作让他每天马不停蹄的奔波在各处,跟奶奶说的差不多,白家的人不需要爱情,因为有的爱情也没有时间来浇灌!

    “好好照顾自己!”南千寻轻轻的说道。

    “嗯,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天天还好吧?”

    “嗯!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不要熬夜!”

    “嗯!”白韶白的心里暖暖的,每次他疲惫的时候,南千寻柔柔的一句话就能让他觉得神清气爽,白家的男人不熬夜,怎么可能?

    挂了电话,南千寻心里有些苦涩,三年前,白韶白将她带到了江城,她刚到江城,胡云英就找上门来了。

    “南小姐,好久不见!”胡云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相对于满身贵气的胡云英,南千寻的狼狈就像一阵丑小鸭一样。

    “白董事长!”南千寻起身打了一个招呼,胡云英像进入自己的家一样,到了南千寻栖身的地方,打量了一番,说:

    “韶白还是把你接了回来!”

    两人的气势形成了明显的比对,南千寻倒是想有些拘束的客人一样站在一旁。

    胡云英的目光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最后又落在了南千寻的脸上,说:

    “你跟韶白永远都没可能!韶白身上背负的是整个白家的兴衰,很多事情他自己也没有选择的权力!身为白家的人,很多的身不由己,他们享受着白家给的丰厚的物质,超高的地位,同时也要背负一些不得不背的责任!白家从来不需要爱情,需要的是强强联手的婚姻,更加稳固白家的地位,而你什么都没有!”

    南千寻的心沉了沉,她不过是暂时没有地方可以去。

    两年的全职太太的生活,让她已经跟这个社会脱了节,更何况她现在怀了孕,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聘用她,她暂时住在白韶白这里而已。

    “我跟韶白是普通朋友!”

    “韶白说,你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胡云英的眼睛扫过南千寻的肚子,南千寻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孩子跟韶白没有关系,我跟韶白也不过是前几天才见面!”南千寻护住肚子对胡云英说道。

    “这话我信!就算是韶白的孩子,也没有关系,我们白家是不会允许白家的种流落在外的!”胡云英笑着说。

    南千寻的后背都是冷的,乍一听这话像是只要她怀上孩子,就能进入白家一样,实际上她知道胡云英说的意思是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白韶白的,她就会弄掉他!

    “孩子不是韶白的!”南千寻说道。

    “哈哈哈哈,别紧张!”胡云英说完,白韶白从外面破门而入。

    “奶奶,你到底要干什么?”

    白韶白的脸色很是不好,他本来是要用南千寻肚子里的孩子,把南千寻娶回去,对家里的人谎称南千寻怀上了自己的孩子,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来得及跟南千寻串通好口供,奶奶已经杀了过来。

    “韶白,别这么紧张,你的朋友我自然是要好好照顾!”

    “白董事长,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尽快搬离这里,不会给韶白带来什么麻烦!”

    “南小姐果然是聪明人!”胡云英说完,站起来离开了南千寻住的地方,白韶白逗留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从这天开始,白韶白就全国各地到处跑,经常不在国内,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南千寻,但是南千寻知道白韶白过了他不想过的生活,应该是为了保护她和她的孩子。

    她也不想拖累白韶白,但是她却无处可去,在泰晤士小镇上开了这架蛋糕店,三年了都相安无事,没有想到平静的生活竟然这么快就受到了了冲击,陆家要来这里举行订婚礼。

    陆家在南川市势力庞大,为什么非要来江城泰晤士小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