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6章 蛋糕西施

    江城泰晤士小镇,鲜花气球将整个小镇装饰的浪漫无比,空气中都弥漫着玫瑰花的香味,似乎在见证着两个人的爱情一般。

    “妈咪,为醒么(为什么)今天没有客银(客人)来七(吃)蛋糕了?”天天拿着勺子吃着蛋糕,一边吃一边问。

    他们的天天蛋糕店每天都是生意火爆,来吃蛋糕或者是买蛋糕的人,不仅仅是因为这家的蛋糕味道好,更是因为这里有颜值超高的蛋糕西施,还有萌萌的小朋友天天。

    “今天有一位叔叔和阿姨要在这里订婚,外面的客人不准进来了!”南千寻一边拖着地,一边说道。

    “噢,为醒么他萌(他们)订婚就不均(准)其他人进来了?”

    “……”面对每天都有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家伙,南千寻有些回答不上来。

    “妈咪,窝七饱了,系不系可以玩球球了?”

    “可以,九点半之前回来!”南千寻看了看表,订婚礼应该在十点钟举行,天天还是要避开陆旧谦比较好。

    “噢!”小家伙听说可以出去玩了,立刻吃完了最后一口蛋糕,抽出一张纸来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妈咪所过,做银一定要欧雅(优雅)!”小家伙一边擦着嘴巴,一边自言自语道。

    南千寻失笑的看着小绅士欧雅(优雅)的擦完了嘴巴,抱着足球出去了。这孩子对足球有着迷一样的热爱,她想着等到他上幼儿园了,可以给他报一个兴趣班。

    小家伙出门就把球放在地上,用脚带着往前走,这是那些专业踢球的人必备的特技,刚拐了个弯,孩子脚下的球掉了,朝马路上滚了过去,他连忙追着球去了。

    球滚到了马路中间,他连忙跑过去抱,迎面一辆高大的悍马开了过来。

    小家伙一看逃跑来不及了,扑通一下扑倒在地上,伸手抱住了头。

    陆旧谦开着车子,冷不防跑出来一个小朋友,连忙踩了刹车,车子嘎吱一声停了下来。

    他心里慌乱了几秒,迅速开门下车查看,小家伙还趴在地上,正在四个车轮之间。

    好聪明的孩子!陆旧谦心里想着,对着车底说:“你没事吧?”

    天天听到车子停了下来,慢慢的抬起头,看到了陆旧谦的时候,他咧嘴笑了,喊:“帅蜀黍~~”

    陆旧谦愣了一下,问:“你受伤了没?”

    天天从车子低下爬了出来,还不忘把球给抱了出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仰脸看向陆旧谦,说:“窝没事!”

    “你怎么一个人在马路上跑?爸爸妈妈呢?”

    “窝妈咪还在忙,粑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上班,蜀黍你今天来订婚的吗?”天天歪着头,看着陆旧谦胸前别的那朵红花问道。

    “嗯!”

    “那窝不打扰你拉,妈咪所宝宝要当一个绅士,绅士系不可以打扰别人的啦!”小家伙一边说,一边摆着手,弯腰抱着自己的球跑开了。

    陆旧谦看着天天跑远了,心窝不由的觉得满满的,他的嘴巴轻微扬了扬,似乎笑了又似乎没有笑。

    这个聪明的孩子,爸爸妈妈一定也很聪明!

    南千寻对路上发生的车祸一点都不知道,刚打扫完卫生,突然微信群了发了消息,要求她到婚礼现场去做甜点。

    南千寻看到了消息,心里咯噔了一下,正想发消息拒绝,镇上礼堂的负责人李叔又给她打来了电话。

    “小寻啊,你今天不忙吧!过来给叔帮个忙吧,今天来的客人都是大人物,万一伺候不好,我们小镇就完蛋了!”

    “好!”南千寻虽然极其不情愿,还是关上了门,给天天留了一张字条,去了礼堂。

    一路上到处都是鲜花烂漫,这不过是一场订婚礼,比起当年自己跟他之间的婚礼,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空气中弥漫的玫瑰花都是带着刺,扎的她肺好痛!

    “蛋糕西施,你可算来了,赶紧来帮我们搭一把手!”负责西点的张师傅看到了南千寻来了,不由分的上前来拉着她到了西点这边。

    “李叔让我过来帮忙……”

    “就在我这里,你帮忙制作蛋糕!”

    “好!我跟李叔说一声!”南千寻笑了笑,给李叔打了电话汇报了一声,不紧不慢的开始制作蛋糕。

    “这个准新郎真是宠爱准新娘!”

    “对啊,听说这个新郎可是南川市陆家的接班人,帅气又多金!”

    “要是我能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那该多好?”

    南千寻一言不发的听着蛋糕房里那些女人在八卦,面上一直含笑的她心里像是刀割的一般。

    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

    三年了,这话一直不停的萦绕在心头,这些事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多少山盟海誓,都经不起岁月的洗礼,来不及等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已经萧郎路人天各一方。

    多少非你不可的誓言,到最后都不过是一纸空头的承诺,换来的是痴心人嘀笑皆非的扪心自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三年来,南千寻不止一次问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南千寻面不改色的摆弄着手里的蛋糕,做蛋糕已经成了这三年来她最大的爱好,都说人的心觉得苦的时候,可以吃点甜的,多少可以弥补一下内心的缺憾,而南千寻决定不管吃多少的蜜,她内心的苦始终不能散去。

    上午十点左右,订婚仪式正式开始。

    “礼堂那边需要抽几个人去帮忙,你们几个谁有空?”李叔急急忙忙的来到了蛋糕房,对南千寻她们几个人问道。

    “我去!”

    “我也去!”

    “我的蛋糕就差奶油了,马上就好!”

    那些人连忙说道,李叔点了点头,看向南千寻说:“你不去?”

    “我手里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让她们去吧!”南千寻笑了笑感激的看着李叔。

    李叔的好意她都知道,他是看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结识一下富贵圈的人,或者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可是他哪里知道她曾经的如意郎君就是今天的男主角。

    “蛋糕西施,你不去,帮我看一下烤箱!”

    “帮我做一下奶油!”

    “可以,你们去吧!”南千寻不温不火,继续做她手里的活计。

    那些人都出去了,外面的礼仪开始,一些服务员站在他们的岗位上,随时听候差遣。

    台上陆旧谦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南初夏满脸娇羞的站在一旁,时不时的偷偷瞄一眼,她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他回来,也终于成功的跟他订婚了,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陆旧谦不带何人感情的将戒指戴在南初夏的手指上,脑海里却是想起了他跟南千寻结婚的那天,他是有多么激动的将戒指戴在她的手上,那一刻他觉得他已经拥有了她就拥有了全世界。

    眼前的南初夏跟南千寻当初结婚时差不多的装扮,陆旧谦的眼神柔和了下来,眼睛里有浓情蜜意流露了出来。

    “西施,外面的红酒不够了,你帮忙把这些给推出去!”李叔又的来了。

    南千寻不知道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只好擦了擦手过来,说:“好!”

    李叔看着南千寻推着车子出去了,有些忧心忡忡的,万一被那些有钱人看上了,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但是她家里没有一个男人,成天被那些地痞纠缠,也不是长久之计。

    南千寻从李叔手里接过那车红酒,推着来到了大厅里,大厅里闪光灯不断的闪烁,有记者在拍照。

    南千寻朝灯光聚集处看了过去,在哪灯火阑珊处,两人深情凝视着,渐渐的靠近。哪怕是隔了十几米,她也能感受到那种郎有情妾有意的情绪在流动。

    刺眼!南千寻呆愣在原处,傻傻的看着台上。

    她以为再见陆旧谦,她可以完全没有了感觉,谁知道漫天的痛压的她喘不过来气来,她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低头把酒推到了指定的位置,急急忙忙的掉头就走。

    她走的太急又慌不择路,一头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对、对不起!”南千寻连忙对那人弯腰道歉,那人却双手抓住她的胳膊,又惊又喜的喊了一声:“南小姐!”

    南千寻抬起头来,眼前的这人不是陆旧谦的御用律师郭子衿,还能有谁?

    “对不起,您认错人了!”南千寻拨开他的胳膊朝外跑了去。

    郭子衿还愣在哪里,心里想着是南千寻没错啊!回过来神,人已经不见了,急急忙忙的朝外面追了过去。

    陆旧谦的余光里看到了有人急急忙忙的出去,猛然回过神来了,朝门口看了过去,只不过是看到了半个背影,纵使只是半个,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心头一阵悸动,难道是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