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8章 他的名字

    她心里忐忑的跟着李叔来到了大厅里,跟那些做蛋糕的人站在一起。

    洛文豪一眼不眨的看着埃里克,没有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埃里克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艳,快走两步到了她面前,说:“哦,我的小天使,这么美味的蛋糕你是做的吗?”

    “准确来说,应该说是我们这个小团队做的!”南千寻微笑着看着埃里克,笑容里带着淡漠疏离,话说的不卑不吭。

    “哦,你太了不起了!”埃里克说着给了她一个礼貌性的拥抱和亲吻礼,只是他凑近南千寻的时候,看清楚了她脸上的果酱,很绅士的没有拆穿她。

    南千寻微微撇开脸,淡淡的笑着,说:“先生,你夸的我不好意思了!”

    “呵呵,你还真的很特别!不介意的话我们坐那边好好聊聊,或者我们可以合伙开一家蛋糕店!”埃里克开心的说道。

    南千寻听到埃里克说可以开一家蛋糕店,当下心里有些心动,她现在的蛋糕店实际上白家的产业,她只是帮白韶白打理。

    而白韶白却因为她被迫三年没有回来了,如果她能离开江城,白韶白应该就能回来了!

    “可以!”南千寻随着埃里克往一旁走去。

    刚刚埃里克一直在南千寻的前面,陆旧谦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埃里克高大的身子看不见南千寻的人,这会儿两人并肩往一旁走去,南千寻的身影落在了南初夏的眼中。

    虽然她现在身穿女仆的衣服,但是丝毫不减身上的灼灼光华,她心里顿时不安了起来。

    “旧谦哥哥,我肚子痛!”南初夏连忙伸手抓住陆旧谦的衣服,陆旧谦本来在应付身边一个搭讪的人,听到南初夏说肚子痛,连忙将酒杯放在了一旁,弯腰抱起了她往休息室去了。

    南千寻虽然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去看那边两个人,可是余光还是扫到了他抱着她急速离开的样子,手不知不觉的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我叫埃里克,很高兴认识你!”埃里克看着南千寻说道。

    “Nancy”南千寻弯了弯唇。

    “美丽的Nancy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我们现在谈谈蛋糕店的事!首先,你确定这些美味的蛋糕你能做?”

    “可以!”

    “如果我要把蛋糕店开到南川市,你介意到南川市工作吗?南川市新开了一处圣安德鲁斯小镇,靠近海岸,风景一点都不比泰晤士小镇差,客流量也比泰晤士小镇更大。”

    “圣安德鲁斯小镇?”南千寻诧异的看着埃里克,“那里的店铺租金……”

    “资金我出,技术和管理你来,每月视利润来分,我六你四,怎么样?”埃里克说道。

    “可以!”南千寻对能分多少钱,丝毫没有在意,现在能脱离白家就好!

    她不能继续连累白韶白,他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

    “那我们明天签合同?”

    “好!我先去忙了!抱歉!”南千寻说着站了起来,埃里克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恋恋不舍,他总是能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透露着一股莫名的忧伤,让他想伸手帮他抚平。

    “小寻,那个埃里克怎么样?”李叔见南千寻回来了,连忙凑上来问。

    “很好!”南千寻笑了笑,洗了手继续弄蛋糕。

    “我听说这个埃里克是应该石油大亨的儿子,家世十分了得,人倒是好,就是不知道……”李叔想说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嫌弃她生过孩子,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来。

    “李叔,我很快要离开泰晤士小镇了!”

    “离开?”李叔吃惊的问道“为什么?”

    “埃里克很快变成我老板,我要去南川市了!”

    “怎么好端端的要去南川市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的,你还带着孩子,多不方便?”李叔对她要走,持反对的态度。

    “我本来是南川市的人!”南千寻沉闷的说了一句,李叔本来想说什么,一瞬间失语了。

    南千寻来泰晤士小镇已经三年了,三年前她来的时候,白家少爷亲自送过来的,并且让他帮忙照顾,他以为她会是白家少奶奶,谁知三年了白韶白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甚至她生孩子难产几乎要死,白韶白也不曾出现。

    她的身份几乎成了一个谜,他也没有去过问过,今天第一次听说她是南川市的人。

    “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南千寻知道李叔放心不下她,冲着他笑了笑。

    “可是,你要是走了白少爷……他回来找你怎么办?”李叔试探了一下,见她面色如常,才问出后面的话,在他的意识中,天天可能是白韶白的儿子。

    “我不走,韶白一直都回不来!”南千寻苦笑了一下,她跟白韶白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就像胡云英说的那样,她和韶白永远都没有可能,韶白身上肩负的是白家的兴衰,而她自己一无所有。

    李叔心里一咯噔,难怪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白少爷来找她,原来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受到了白家的拦阻,白家也真是的,这么好的姑娘哪里找啊?

    就算他白家有钱有势,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婚姻的事两人你情我愿不就好了吗?

    难以理解豪门的想法!

    “唉!”李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要是走了,我以后就见不到天天了!”

    “天天长大了会来看你的!”南千寻笑了笑说道,在泰晤士小镇住了三年,要不是因为有小镇上的人照顾,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过到哪种地步。

    李叔叹着气走了,南千寻又继续手里的工作,那个超级大的蛋糕前一天就已经烤好了,她需要再做一些花上去。

    她拿着奶油,挤成一朵朵玫瑰花的模样,一层一层的蛋糕全部都淹没在了玫瑰花中,最后站在凳子上,用果酱把陆旧谦的名字和南初夏的名字写了一起,画上了丘比特的箭。

    也许是心痛的麻木了,她呆愣愣的看着两个人的名字并排在一起,眼眶里竟然没有泪了。

    “姐,真的是你!”南初夏的声音从南千寻的身后传了过来。

    南千寻浑身一僵,回过头来看着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南初夏,面无表情的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姐,到现在你都还怪罪我,我当时也是无奈的,你知道就算是我不去,陆妈妈也会找其他人的,与其让其他人来欺负你,远不如我去照顾你!”南初夏眼泪汪汪的说道。

    “对不起,小姐,你认错人了!”南千寻面色如常,似乎根本不认识南初夏一样。

    “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难道你还要一直跟妈妈怄气吗?这几年,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家?如果你实在因为那件事跟我怄气,你打我吧!只要你肯回家,我们做什么都愿意!”

    “真的吗?”南千寻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南初夏似乎已经知道她的下一句话肯定是要让她离开陆旧谦,咬着唇不说话了。

    南千寻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话,转过身去收拾蛋糕房,一边收拾一边说:“你走吧!”

    南初夏在蛋糕房的门口站了一会会儿,说:“姐姐,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也失去了孩子,我们现在扯平了!”

    南千寻浑身一僵,手里的动作迟缓了下来,却听见南初夏说:“既然旧谦哥哥你已经不要了,还请你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我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你们也不要再来打扰我!”南初夏又继续擦着桌子,垂着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南初夏想了想,拿出了一叠钱,说:“姐姐,这些钱你拿着,虽然不多,却是我的一番心意!”

    “钱拿走!”南千寻低低的吼了一声。

    南初夏见她有发火的征兆,立刻从蛋糕房出来了,假如真的闹了起来,陆旧谦势必会知道她在这里!

    南初夏急急忙忙离开,南千寻拿着她的钱扔了出来,嘭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南初夏左右看了看没有人,连忙捡起钱里走了,这一幕恰巧被刚出来透气的洛文豪看到了,他脸上露出一抹妖孽一般的笑来,伸出左手的大拇指在下巴上摸了一把,有点意思!

    “蛋糕西施,大蛋糕好了吗?前厅要用了!”蛋糕师傅过来,看到南千寻在一旁发愣,连忙问道。

    “好了!”南千寻拿着一些绿叶插在了旁边,把巧克力片也装了上去。

    “不错,手艺不错!”蛋糕师傅看到了南千寻做的蛋糕,不仅应景,而且漂亮,上面的图案设计都很漂亮。

    “推走吧!”南千寻笑了笑,蛋糕师傅推着蛋糕出去了。

    蛋糕被推到了前厅里,众人起哄要求陆旧谦和南初夏一起切蛋糕庆祝,陆旧谦脸上挂着笑,站在南初夏的身后,将她圈在怀里伸手握住她的手去切蛋糕,但是他看到蛋糕上他的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