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09章 再相遇

    陆旧谦脸上挂着笑,站在南初夏的身后,将她圈在怀里伸手握住她的手去切蛋糕,但是他看到蛋糕上他的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处。

    这是她的字体!世界上这样写自己名字的人,只有她一个!

    蛋糕是她做的,她也在这个宴会上,而且知道自己要跟南初夏订婚了,可是她为什么不出来?!!

    陆旧谦浑身都冷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僵硬,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南初夏整个人被陆旧谦环在怀里,幸福感爆棚,她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跟他接触,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还有那股温热的气息使她的脸上火辣辣的,心脏嘭咚嘭咚跳的不受控制了。

    突然,陆旧谦握着她的手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她回头看向他,发现他的视线停留在蛋糕上。

    顺着他的视线,她也看了过去,发现蛋糕上有她和陆旧谦的名字,两个人的名字在一起,被丘比特一箭穿心,画面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啊!

    突然,她的心里一阵恐慌,手脚顿时没有了力气。南千寻和陆旧谦相爱那么多年,她的字体他都知道,南千寻这个心机婊,竟然通过这种方式来通知旧谦哥哥她在这个宴会上!

    南初夏的脸色变了又变,不过很快镇定了下来。

    “旧谦哥哥……”南初夏娇滴滴的叫了一声,陆旧谦听到南初夏的叫声,连忙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拿着她的手把两个人的名字分开来,丘比特的箭也被折断了。

    南初夏的心里惊呼了一声,他们的名字怎么能被切开?丘比特的箭怎么能被折断?南千寻你这是故意的吗?

    陆旧谦看着两人的名字被完美的分开,脸上露出了一抹笑,能跟他的名字并排写在一起的,只有南千寻!

    宾客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陆旧谦松开南初夏,脸上还挂着笑容。

    宴会厅里一片热闹非凡,南千寻那边忙完了之后回到天天蛋糕店,默默的策划着离开江城的事。

    陆家要进去江城,陆旧谦应该不会呆在南川市,南初夏应该也会跟着陆旧谦来江城,撞见他们的概率应该不会太大!

    回到南川市,要不要 回南家看看,自己这一走三年,她会不会担心自己?

    韶白那边要怎么跟他说呢?她正想着,白韶白的电话打了过来。

    “韶白,怎么了?”南千寻柔柔的问道。

    “千寻,你还好吗?”白韶白十分的担心,陆旧谦在泰晤士小镇举办订婚礼,说不定两个人会撞见,当年他伤她那么深,现在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非要来泰晤士小镇举行订婚礼?

    南川市的圣安德鲁斯小镇难道不比江城泰晤士小镇更大吗?

    “我没事!”南千寻笑了笑,白韶白是一个典型的暖男,随随便便的说一句话,就让人觉得像是身在暖春一样。

    “你……见到他了?”白韶白试探的问道。

    “见到了!”南千寻扯了扯嘴唇,她以为可以坦然的去面对任何人任何事,可是再见到他还是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白韶白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已经见过了,再多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更何况现在陆旧谦已经要订婚了,更讽刺的是订婚的对象是南初夏,千寻的妹妹。

    真不知道南千寻的妈妈在想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李叔跟我说,你打算离开江城了?”白韶白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

    “嗯!”南千寻轻轻的嗯了一声。

    白韶白有些无力,她总是什么都不愿意说,什么都埋在心底,如果不是李叔跟他说南千寻要离开江城,恐怕她也不会主动跟他说吧!

    “为什么要走?”

    “韶白,你奶奶说的对,你肩负的是白家的兴衰,我不能继续耽误你!”

    “千寻,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只要我们能等到奶奶死了……”

    “韶白,世事难料,有一些不必要的坚持不用继续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南千寻说的时候非常的酸涩,白韶白是她青春时代的代表,是她回忆里青涩爱恋的印记,可是这个印记经过岁月的洗礼,经过生活的磋磨,渐渐的只能埋藏在心底。

    白韶白伸手揪住自己的头发,痛苦至极,奶奶拿南千寻来逼他,他三年来没有回过江城,就连她生孩子九死一生,他也没有回来过。

    他们这三年的联络方式就是电话,视频,孩子认识他也是在视频里,太多的事他都觉得无能为力。

    奶奶的为人他清楚,心狠手辣,要不然也镇不住白家这群虎视眈眈的人,他要是真的悖逆奶奶的意思,南千寻母子真的会有危险。

    “韶白,我离开了江城,你就可以回来了,找一个爱你的女孩,好好的……”南千寻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她怎么可能不了解白韶白?

    没有她,他怎么可能好好的?

    她挂了电话,坐在窗前发呆,像一尊雕像一样。

    陆旧谦在对面看着这边,看着她讲完电话之后一直坐在窗前发呆,那通电话应该是白韶白打过来的吧!

    他的手在口袋里紧了紧,心里不住的怨恨这个女人,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一走三年连一点音信都没有。

    “妈咪,窝肥来了!”天天抱着球,浑身都是汗,红扑扑的小脸蛋上都是甜甜的笑。

    “看你热的一头汗,我们洗澡去!”南千寻伸手拉着他,把他拉到跟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洗澡澡咯!”天天牵着南千寻的手说道。

    陆旧谦在马路对面,听到了天天开门的时候喊她妈咪,浑身的气息又变了变。

    真没有想到,跟自己在一起好几年都没有孩子的南千寻,刚跟了白韶白就生了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早上跟自己碰过面,仔细想想孩子的眉宇间是有些像南千寻,难怪早上看到他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觉得熟悉。

    生了孩子又怎么样?白韶白已经三年没有回江城了,白家怎么可能让无权无势的南千寻嫁到白家?

    想到南千寻等了白韶白三年都没有进白家的门,陆旧谦的心里终于平衡了一些,他就想看着南千寻一辈子得不到所爱!

    南千寻站起来牵着孩子的手往楼上上,陆旧谦看到那个孩子,觉得自己的头上绿了一片,他烦躁的转身离开!  

    “妈咪,你的脸上也脏了,天天帮你洗!”

    天天接了点水,南千寻把脸伸了过去,他胡乱的在她的脸上抹了两把,说:“妈咪,窝看到今天的新郎官了!”

    “你说谁?”南千寻本来有些心不在焉,听到他说道新郎官,心里突然慌乱了一下,问:“你刚刚说什么?”

    “窝看到今天的新郎官了,很帅的!”天天想到陆旧谦的样子,双目中冒着红心,说:“他比韶白爸爸还要帅!”

    “在哪里看到的?”

    “在路上!”天天想到今天差点被车撞了,也不敢跟她说,避重就轻的跟她说在路上看到的。

    南千寻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天天出去他来镇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看到,只是他不知道陆旧谦怎么会这么早过来。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说:“中午想要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李爷爷说今天可以去礼堂七!”天天说道。

    “我们不去了,人太多!”南千寻说道。

    “噢!窝想七牛排!”

    “嗯!”南千寻笑了笑,拿着浴巾帮他擦了擦,说:“你先去认字,我帮你煎牛排!”

    “好!”

    天天穿上衣服,拿着自己的点读笔,自己坐在蛋糕店靠近玻璃窗的地方,开始学习。

    南千寻套了一件衣服,去不远处的超市里买牛排。

    “南千寻?!”一道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南千寻呆愣在原处,没有动。

    那女人快步走到了南千寻的面前,伸手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说:“你果然是翅膀硬了是不是?”

    南千寻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的有些懵,转过脸来看着似乎有些嫌手痛的佘水星问:“你凭什么打我?”

    “你竟然这样跟我说话!”佘水星怒目看着她,眼里尽都是厌弃。

    “你一声不吭离开南家,这几年音信全无,偏偏在初夏订婚的时候出现,你到底是存的什么心思?”

    南千寻的心沉到了谷底,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就是她的妈妈,她甚至怀疑她跟她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她到底是不是亲妈!

    “我要是你,早就远走他乡,永远不会出现在陆家人的面前,你自己都不觉得自己丢人吗?还有什么脸追着过来?你以为还能跟他死灰复燃吗?早点醒醒吧!”

    佘水星的话断掉了南千寻本来想要回南家看看她的那种想法。

    她无数次的想过回南家的场景,也想过要怎么开口跟妈妈说话,唯独没有想过相别三年,见面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

    “我在这里已经三年了!”南千寻沉闷的说道,被打的脸火辣辣的,已经肿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倔强的没有哭出来。

    佘水星刚想打骂,突然消化了她的话愣了愣,她在这里三年了,陆旧谦订婚偏偏要选择这个地方,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

    “什么你在这里三年了,你在这里三年了肯定知道今天旧谦跟初夏订婚,你最好不要出现在她们的面前,要不然大家都闹的不开心!”

    佘水星说完大步离开了,南千寻靠在墙上,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缓缓的软瘫了下来蹲在地上,伸出胳膊抱住了自己的双膝,将头埋在双膝之间痛痛的哭了。

    什么叫做众叛亲离,大概就是这样的吧,可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竟然这样毫无底线的来伤害自己?

    她正在哭泣的时候,一双噌亮噌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面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