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10章 新人笑旧人哭

    “南小姐!”郭子衿刚从宴会厅里出来,想看看这个泰晤士小镇的风景,意外的撞见了佘水星跟南千寻在一起。

    他亲眼看到佘水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本来他是想上前去维护她,但是他更想知道她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年没有见面的母女,为什么见面竟然是这种方式!

    正在哭泣的南千寻,听到有人叫她南小姐连忙抬起头来,脸上的泪水还挂着没有来得及擦掉,看在跟郭子衿的眼里有一种梨花带水的感觉。

    “郭律师?”南千寻站了起来,看着郭子衿,并没有避开自己那半张已经红肿了的脸。

    “我送你回去!”

    “不,我要去买东西!”南千寻闷闷的说了一句,垂着头急忙绕过郭子衿去了超市,走了几步还不忘将脸上的眼泪给擦了擦。

    她不想让自己狼狈的一面被人看到,郭子衿恰巧是见她狼狈最多的人,在她为白韶白伤心欲绝的时候,陆旧谦每一次都比他更快一步来到她的身边。

    郭子衿见她逃也似的离开,连忙跟了上去。

    南千寻在挑选牛排的时候,想了想多买了一份。

    回到天天蛋糕店,天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南千寻没有找他,直接提着牛排去了厨房。

    “你的脸需要处理一下!”郭子衿说着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椅子上,自己去冰箱里找了一些冰出来,帮她敷脸。

    “我自己可以!”南千寻不喜欢跟别人近距离的接触,自己拿着冰放在脸上敷。

    郭子衿见她自己敷脸,脱了外套去了厨房,南千寻想要拦住他,却没有说出口。

    郭子衿到了厨房里,把牛排给煎了,然后弄了一些意大利面,端了出来。

    “谢谢!”南千寻对着郭子衿说道。

    “不用谢,你现在是伤员,照顾你是应该的!”郭子衿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自顾的将面前的牛排用刀子切好了,然后推了过去,说:“赶紧趁热吃吧!”

    南千寻看着桌子上的两个盘子,盘子里已经切好的牛排,隐隐有些失神,这些事是很久很久以前陆旧谦最喜欢做的。

    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一个很高冷的人,但是她知道他其实很贴心,很贴心。

    想到陆旧谦,她的心脏突然又刺痛了起来,她面色有些白。

    “南小姐,你怎么了?”郭子衿终于发现了她的脸色不对,连忙问道。

    “我、我胸口闷!”南千寻说道。

    郭子衿二话不说,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冲了出去。

    小镇上有一家私人医院,郭子衿匆匆忙忙抱着她朝街北的医院跑了过去。

    医院里面病人不多,医生正闲着在电脑上斗地主,突然来了病人连忙站了起来。

    那医生看到是南千寻,知道她心痛病又犯了,说:“Nancy,你的情绪不应该太激动,要保持心情愉快!”

    “嗯!”南千寻应了一声,一只手捂着胸口,觉得心脏难受的老想一把把它拽出来丢掉。

    医生连忙拿了两颗药放在她的嘴里,她用舌头压着药瞬间感觉好多了。

    “这种救心丸你要随身携带,你这种病可大可小,千万不要不在意!”

    “嗯!”南千寻闷闷的应了一句,想要保持愉快的心情,谈何容易?

    “医生,她到底怎么了?”郭子衿见医生好像见惯不惯的了,立刻上前一步问道。

    “她的心脏有些问题!不能受到刺激!”医生简单的说道。

    郭子衿听说心脏有问题,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年纪轻轻的,怎么心脏就有了问题呢?而且看起来还很严重的样子。

    “不用担心,我没事!”南千寻看到郭子衿那副天都要塌下来的表情,淡淡的笑了笑。

    “Nancy,家里没有药了吗?”医生问道。

    “没了!”

    “那你拿点,记得要随身携带,感觉心里难过的时候就压一片在舌头低下,还有记得要早点睡,早上起来稍微锻炼一下!”

    “嗯!”南千寻拿了药离开了医院。

    郭子衿陪着她回去,到门口的时候意外发现陆旧谦和南初夏正在她蛋糕店的门口拍照。

    陆旧谦转脸看到了南千寻跟郭子衿站在一起,浑身冷了好几度,他收回目光,含情脉脉定睛在南初夏的身上。

    南初夏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心脏又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脸上一阵娇羞。

    南千寻看到两人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转身往回走,郭子衿想要跟上去,突然感觉到后背上一凉,转过身去看到陆旧谦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他追随南千寻的脚步停了下来。

    陆旧谦看着南千寻离开了蛋糕店,随即放开了南初夏,石墨问:“我们还拍吗?”

    “不拍了!”陆旧谦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南初夏还浸沉在刚刚陆旧谦浓厚的爱意之中,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刚刚的那一幕烟消云散了。

    石墨也莫名其妙的,刚刚在宴会厅里,陆总说要出来拍照,他的饭都没有吃饱,跟着出来了,谁知道刚摆好姿势,一张都还没有拍,他这就不拍了?

    南初夏清醒过来之后,看了看眼前 的蛋糕店,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他果然是还惦记着她!

    她怎么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旧情复燃?

    “旧谦哥哥,我今天好像看到了姐姐了!”南初夏连忙追上陆旧谦的脚步,挽着他的胳膊说道。

    “是吗?”陆旧谦回答的心不在焉。

    “她好像过的还不错,这些年我们怎么找也找不到她,原来她早就跟郭律师在一起了。”南初夏说道。

    陆旧谦正在往前走的脚步突然顿了下来,说:“她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人了,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

    “可是,她始终是我姐姐!”南初夏咬着下唇说道。

    陆旧谦转身看着她,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说:“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旧谦哥哥……”南初夏愣了一下,连忙又追了过去。

    南千寻这边离开了天天蛋糕店,来到了小镇的河边,坐在椅子上,看着河水慢悠悠的流淌着。

    夜幕来临的时候,整个小镇都安静了下来,她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往回走,真不希望再遇见陆家或者是南家的任何一个人。

    陆旧谦远远的看着她,眼眸深深,既没有上前,也没有说话。

    南千寻感受到暗处有一束目光盯着自己,连忙朝那边看了过去,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

    两道目光在空气中交织了数秒,她收回自己的目光,朝着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打算一个字都不跟我说吗?”陆旧谦一阵气结,快步走到南千寻的身边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握在她的手腕上,心里一阵疼痛,她又瘦了!胳膊上原本不多的肉全没有了,而且整个人还呈一种病态!

    白韶白就是这样养她的?

    “陆先生,新婚愉快!”南千寻扯出一抹笑,回头看着陆旧谦。

    陆旧谦抓住她胳膊的手渐渐的发紧,额头上的筋突突乱跳,一时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旧谦哥哥……”南初夏远远的跟着陆旧谦,听不清楚两个人说了什么,只是这会儿见到两人这样对视着,有些存不住气了,从那边跑了过来。

    陆旧谦听到南初夏的声音松开了手,将视线从南千寻的身上挪开。南千寻收回了自己胳膊,伸出另外一只手揉了揉那只被他捏的生疼的手腕,以前的他不会这么容易生气!

    “姐姐,你也在!”南初夏跑到两人跟前,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姐姐,见到你太好了,妈妈老是叨念你,你离开南川市这三年了,怎么不回家看看?我们都很想你!”

    南千寻的脸上神色未明,她会想她吗?她想她的表现就是离别三年没有嘘寒问暖,而是上来一巴掌,生怕她的出现破坏了妹妹跟前夫的订婚礼。

    “你们真的想我回去?”南千寻看着南初夏问道。

    南初夏拿出自己的招牌动作,咬着下唇,看起来无辜至极,声音里带着一些哭腔,说:“姐姐,我知道你一直跟妈妈不合,可是妈妈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

    “够了!”南千寻低吼了一声,她盯着南初夏的脸,心里暗暗的呵呵,以前那么多年她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白莲花?

    “南千寻,你果然越来越薄情!”陆旧谦冷冷的说了一句,揽着南初夏的肩膀离开。

    在他们离开的背后,南千寻的眼泪哗啦一下从眼眶里跌落了下来,他的怀抱曾经只属于自己,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

    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

    他的话仿佛还在耳旁回荡,他如今唯一的妈妈也还健在,媳妇没有了现在也有了,可自己到如今依然一无所有!

    次日一早,埃里克来到天天蛋糕店。

    “Nancy!”埃里克看到正在擦玻璃的南千寻喊了一声,快步走了过来。

    “埃里克?”南千寻直起腰来,有些眩晕,伸手扶了扶脑袋。

    “早上好,Nancy小姐!”埃里克看着她脸上所有的果酱都被洗掉,只是还有些斑斑点点,但是丝毫不能掩饰她的天生丽质。

    “Nancy小姐天生丽质,非常漂亮!”

    “谢谢!屋里坐!”南千寻将埃里克迎到了蛋糕店里,埃里克进来看到里面的装修已经摆设都非常的满意。

    “我今天来是跟你签合同,你看看,没有问题签字就可以了!”埃里克笑眯眯的看着南千寻,南千寻接过他手里的合同,看了看说:“没有问题!”

    “没问题签字就可以了!”埃里克说道。

    南千寻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笔,正准备签上自己的名字,蛋糕店的门突然开了,郭子衿大声说:“你不能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