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12章 爱到灵魂深处

    “你跟我还说什么谢?”白韶白笑了笑,他的笑容有着神奇的治愈能力,让南千寻的心安稳了不少。

    “妈咪!”天天跑了过来,扑到了南千寻的怀里,南千寻把孩子抱在怀里,心里某一块缺失的东西瞬间被填满了。

    “天天,以后不能去危险的地方玩了!”南千寻心有余悸的说道,她只是随便听听,就吓的魂不附体,真不敢相信,万一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要怎么活?

    “窝以为帅蜀黍会给窝帮忙的嘛!”天天撅着小嘴说道。

    “帅蜀黍?”南千寻疑惑的问。

    “是他!”白韶白淡淡的说了一句,南千寻愣了愣瞬间知道他说的是谁,一时竟然不知道要露出什么表情来。

    白韶白没有继续说话,那人看到孩子掉在水里,还愣了十几秒,如果孩子真的被淹死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淹死的是他的孩子,让他后悔一辈子!

    “怎么突然回来了?”南千寻问。

    白韶白看了看南千寻,她还不懂他的心意吗?能让他从美国匆匆忙忙的回来的还能有谁?

    南千寻看着他复杂的目光一直看自己,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低下头看着孩子的头顶一声不吭。

    “天天,你上去把爸爸的箱子打开,里面有好东西!”白韶白对天天说。

    天天听到有好东西,回头看向南千寻,南千寻点了头他才跑了上去。她知道他的箱子里放的是什么,那是一个大黄蜂,刚刚帮白韶白拿衣服的时候看到了,男孩子肯定会喜欢。

    “他很听话!”白韶白看着天天的背影说道。

    “嗯!”南千寻的脸上露出一抹笑,笑容里带着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幸福。

    白韶白看到她笑了,心里一阵苦涩。不知道当年他们那么相爱的时候,她得知他死了的消息,是怎么样的伤心欲绝,会不会像她离开陆家的时候那么魂不守舍。

    “千寻,你为什么要离开江城?”白韶白回了回神,伸手抓在她的手腕上,焦急的问。

    南千寻回过头来看着他抓着自己手腕的手,白韶白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松手。

    南千寻把手锁了回来,把视线转移到他的脸上,在他的脸上转了半天,最终看向了他的眼睛,闷闷的说:“韶白,我不能继续耽误你了!”

    “千寻,我们还年轻,我们可以等……”

    “韶白!生活不是穿衣服,破了可以缝缝补补!世界上那么多擦肩而过的遗憾如果都可以弥补,哪里还会罗密欧和朱丽叶?”

    南千寻说完,又垂下了眸子。

    白韶白站起来伸手捧住她的脸,强迫她看向自己,说:“难道一切真的都来不及了吗?我说过,我们不要过去,只要未来!我不在乎你结过婚,不在乎你生过孩子,我只在乎你!千寻,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南千寻看着白韶白的眼,两人对视了一分钟左右,南千寻受不了了,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白韶白一把把她往怀里抱。

    两人之间隔了一张桌子,他只能努力的往她的身边靠,她的头在他的胸膛前,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他的腰部。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人说亲近的人不能一直相互注视。如果一直注视对方的眼睛,看着看着就看的深了,看到了灵魂的深处,深处的情感自然就被激发了出来。

    陆旧谦远远的站在对面的街道上,像一个背景一样看着玻璃后两个人抱在一起,浑身冷了又冷,转身离开了。

    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何必在意?

    尽管心里这么想,可是他的胸口仍旧像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每走一步都是痛苦,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空气也带着刺一样,扎的肺痛,心痛。

    “旧谦哥哥……”南初夏听说陆旧谦浑身湿漉漉的回来换了一套衣服又走了,连忙跑出来找人,没有想得到他竟然是从天天蛋糕店那边走过来的。

    他有些魂不守舍,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什么事?”陆旧谦收回自己所有的心思,面无表情的往酒店的方向走,经过她的时候,脚步不曾停顿一下。

    “阿姨跟我妈妈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南川市,我出来找你商量一下!”南初夏看着陆旧谦看到自己的时候,明显加快了脚步,站在原地等他走到自己的跟前。

    谁知道他连一个目光都没有给她,也没有为她停顿脚步,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连速度都没有放慢,她连忙转身追上他的脚步。

    我爱你更多一点,我愿意为你更多付出一些!既然你不愿意为我停留脚步,那么我努力的追随你吧!

    陆旧谦听到她说回去的话,停了下来,说:“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

    他说完很快离开了,南初夏站在原处,他还有事,他还有什么事?难道是因为在这里看到了南千寻?

    “旧谦哥哥,我留下来照顾你!”南初夏对着他的背影一边追一边说。

    陆旧谦一言不发的往前走,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

    南初夏见到陆旧谦的态度冷漠,看了看天天蛋糕店的地方,跺了跺脚,连忙去找了佘水星。

    南千寻就是她的一个障碍,妨碍到她跟陆旧谦的所有的障碍都要被挪走!

    佘水星正在跟黄蓝影说话,两人面上一片被粉饰过的太平,笑容可掬,内心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佘水星是南家现任总经理,是个女强人,自然看不起靠着张开双腿上位的黄蓝影。

    黄蓝影现在是陆家最得宠的夫人,陆家家大业大,腰比南家的腰粗,自然也有些瞧不起佘水星,就算是总经理又怎么样?农户家的一品当家妇女,跟皇帝家的妃子能相提并论么?

    “妈……”南初夏推门进来,委屈的叫了一声,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一样,进门就扑向佘水星。

    “怎么了这是?”黄蓝影见南初夏委屈的模样,立刻问道。

    “没、没事!”南初夏咬着嘴唇,满脸都是委屈,却坚持不说。

    黄蓝影一眼就看出来她恐怕是在陆旧谦那里受了委屈,只不过旧谦这孩子现在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了,有时候他的事她也不敢管的太多。

    自从逼着他离婚开始,他跟自己之间好像已经有了一道越不过去的鸿沟,加上这一次又故伎重演,逼着他跟南初夏订婚,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了交流,再继续逼下去,恐怕他们母子势必会形同陌路。

    黄蓝影心里九转十八弯的转了半天,笑着说:“是不是旧谦又欺负你了?我回去会好好说道说道他,你放心,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绝对不会始乱终弃的!”

    南初夏的脸上一白,不会始乱终弃,是对南千寻不会始乱终弃吧?她怀孕的事根本就不存在,当年为了让他们离婚,她用这一招骗过了南千寻,也骗过了黄蓝影,现在说什么始乱终弃,从开始都没有乱过。

    佘水星像是知道南初夏的心理活动一样,伸手拍了拍她的胳膊说:“结了婚就好了!”

    南初夏抬起头看着佘水星,表情委屈极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黄蓝影看着南初夏乖巧的样子,本来有些不满她的家世比不上陆家,这一会儿也消散了。

    同样是南家的女儿,这个南初夏就比南千寻乖巧多了,那个南千寻三棍都打不出一个闷屁,当年旧谦是瞎了眼才会死闹活闹的要娶她!

    “亲家母,这孩子从小娇生惯养的,都怪我工作太忙疏于管教,到时候要是到你身边,你要多多担待才是!”

    黄蓝影呵呵的笑着,说:“以后过日子就是他们小两口过了,我一个老太婆不会干涉他们的。旧谦是个冷性子,以后还需要初夏多主动一些”

    南初夏听到黄蓝影说什么冷性子,都快哭出来了,陆旧谦是个冷性子,可是以前他对南千寻一点都不冷!

    佘水星微笑的看着黄蓝影,不会干涉?当年她怎么拿捏南千寻的她可是一清二楚的,就算是南千寻什么都不说,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只不过南家的生意需要陆家照顾,她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南初夏可不能像南千寻那样被欺负!

    “既然亲家母这么说,我心里就放心了!我这孩子受不得委屈!”佘水星面无表情的说道,浑身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黄蓝影心里冷笑着,不想继续呆在这里跟佘水星一起说话,站起来说:“你们母女俩聊,我去看看旧谦是怎么回事!”

    “那我不送了!”佘水星站了起来,把黄蓝影送到了门口,关上门走了回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旧谦哥哥他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南川市!”南初夏说着委屈的哭了起来。

    “他不愿意回南川?”佘水星诧异的问道。

    南初夏哭着点头,说:“南千寻故意出现在我们的订婚礼上,想方设法的想要破坏我们,妈,你得想想办法……”

    “我已经警告她了!”

    “可是有什么用?她人没有出现在他面前,却写了他的名字在蛋糕上,旧谦哥哥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她写的,他们私下里已经见过面了!”南初夏急切的说道。

    “你也是没用,三年了连一个孩子都没有怀上,你要是怀上了他的孩子,他还能赖账不能?”佘水星提到这件事,一肚子都是怒火。

    “妈……”南初夏委屈的哭着,三年了,她每次见到他都是过年的时候,他脸目光都懒得放在自己的身上,她能怎么办?

    “没有孩子,永远都别想拴住他的心!南千寻当初跟他那么相爱,最终不还是因为没有孩子才分开的么?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佘水星语重心长的说道。

    “可是……”他都不碰我,我能怎么办?南初夏后来的话没有说出来。

    “你笨!”佘水星附在南初夏的耳旁说了一些话,南初夏惊讶的忘记了哭泣,瞪大了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