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16章 无药可救

    南千寻长在拖地,拖着拖着有一只脚踩在了她的拖把上。

    她顺着那只脚视线渐渐上移,见佘水星正在怒目看着她,她慢慢的直起腰来,跟佘水星平视。

    佘水星伸手一巴掌朝她脸上招呼了过来,南千寻后退一步躲了过去。佘水星一巴掌没有扇到她的脸上,自己却因为惯性的缘故被狠狠的甩了一下,差点没有摔跤。

    南千寻看到她的样子,心里有些后怕,假如这一巴掌打在脸上,肯定会比那天的那一巴掌更重吧!

    “我又做错了什么?”南千寻问。

    “你做错了什么?你还有脸说?昨天你做什么了心里没有数?”佘水凶巴巴的说道,提到昨天晚上她就一肚子的火,本来陆旧谦跟南初夏在一起,发生什么事都是水到渠成,没有想到她竟然横插一脚。

    “昨天?”南千寻的脸上一阵青白,昨天晚上陆旧谦在她这里过的夜,虽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解释她会相信吗?她一向只相信她自己的判断!

    “陆旧谦现在是初夏的未婚夫,我不允许你打他的主意!”

    “我没有!”南千寻沉闷的说道,她已经在尽量的避免跟陆旧谦见面了,就算她们不来强逼自己,她也无法翻越心中那道不可翻越的鸿沟。

    “还敢跟我说没有?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旧谦他怎么会在你这里?”佘水星咄咄逼人的问道。

    南千寻再好的脾气也被她说的一肚子的火,昨天晚上她纯属人在家中卧,祸从天上来。她根本没有出去招谁惹谁,陆旧谦不知道怎么进到她的房间里,现在她们不敢去质问陆旧谦,都跑过来质问自己,她是太好欺负了吗?

    “你们怎么不去问问陆旧谦?”

    “啪!”佘水星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南千寻捂着自己的脸,她躲过去第一次却没有躲过去第二次,她的妈妈每一次见面都要不管青红皂白的打自己耳光吗?

    “你还有脸说?你不给他开门,他能穿墙过去?还在这里跟我狡辩?”佘水星的脸色铁青,越看南千寻越不顺眼,说:“你早就应该去死,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省得到处去祸害人!”

    南千寻像是落在水里的人,苦苦的挣扎着,原本期望岸上的人能朝自己伸出援助之手,没有想到岸上的人伸手不是援助,而是把她往水深之处再推一把。

    “昨天晚上怎么回事,难道你真不清楚?”南千寻失望的看着着佘水星,她一向偏向南初夏就算了,没有想到到现在竟然变本加厉的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了几辈子的宿敌一样,哪里有什么亲情可言?

    路上随便拉一个路人甲来,对自己的态度也会比她的妈妈更强!

    佘水星听到她的话心里一慌,昨天晚上的事她当然清楚,不过就是为了促成南初夏和陆旧谦之间的好事,她们合伙给陆旧谦下了春*药,没有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为了南千寻做成了嫁衣,陆旧谦竟然跑到南千寻这里过夜!

    这件事,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一种耻辱,赤裸裸的打脸,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南千寻,陆旧谦就算是吃了药也不愿意碰南初夏么?

    当年南千寻之所以会答应签字离婚,最主要的原因莫过于陆旧谦出轨,假如被她知道什么出*轨怀孕都是假的,她会不会回来跟陆旧谦重归于好?

    南初夏是怎么跟陆旧谦订婚的,她最清楚不过,一切都是黄蓝影逼的!

    她很快冷静了下来,决定要先稳住南千寻,对着南千寻说话的声音也柔和了下来,说:

    “千寻,我知道你跟旧谦两情相悦,可是你一直不能生孩子,在陆家根本不可能有立足之地,与其这样便宜了别人,为什么不能是你的妹妹呢?难道你愿意让旧谦娶了别人,也不愿意让旧谦娶了初夏吗?”

    “陆旧谦娶谁是他的事,跟我无关!”南千寻把脸转到一旁,不想继续跟她说话。

    世界上这种公然抢了别人的老公,还能把自己说的这么无辜,也恐怕只有她们了!

    她有时候会怀疑,她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吗?

    “昨天晚上的事,我可以不计较,如果再有下一次,我绝对不轻饶!”佘水星提到昨天晚上,又来了火气。

    “你们可以看好他,让他不要来找我!你有本事让南初夏爬上他的床一次,难道就不能有第二次?我不喜欢被打扰,慢走不送!”南千寻面无比的说道,那半张脸已经红肿了起来。

    佘水星听南千寻的话呆愣了好大一会儿,好像是不认识她了一般,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你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不要脸至极,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

    “你们都能干的出来,还怕别人说?”南千寻气的脸色铁青,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

    “南千寻,你简直就是无药可救了!”佘水星甩手而去。

    佘水星走了之后,南千寻趴在旁边的桌子上哭了起来,同样是她的女儿,为什么待遇会有如此的反差?

    她的妈妈联合婆婆把妹妹送上自己丈夫的床上,一手谋划抢走了自己的丈夫,现在还在这里咄咄逼人,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是不是上一辈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孽,全部都报应在了这一辈子,先是失去白韶白,后又失去陆旧谦,难道她就是被咒诅的族类,一辈子不得所爱?

    她趴在桌子上一直哭,哭的再也没有力气哭了,枕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外面树下斑驳的阳光,不知道为什么,外面阳光再怎么艳,也暖不了内心的寒。

    “Nancy!”埃里克推门进来喊了一声。

    南千寻直起腰来,转头看到埃里克,连忙站了起来。

    “Nancy,你这是怎么了?”埃里克看到她红肿的眼睛,半边红肿的脸,连忙走了过来问道。

    “我没事!”南千寻闷闷的说道。

    埃里克见她没有想要说什么的意思,也不好继续问,自从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你们东方不是有一句话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吗?”

    “谢谢,我没事!蛋糕店的事……”

    “哦,我来就是要跟你商量这件事,你什么时候可以到岗?”

    “随时!”

    “明天怎么样?”

    “可以!”南千寻听到埃里克说明天可以走,心里松了一些,终于可以摆脱南初夏她们了。

    “明天我来接你,刚好我也要去南川市!”

    “好!”

    “那我不打扰你了,明天早上七点,不见不散!”

    “嗯!”南千寻送埃里克离开,回去收拾东西。

    她的东西依旧少的可怜,孩子的东西占了一大半,她收拾完了衣服,去收拾床铺上的东西。

    她掀开被子,突然看到了床上有东西,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张照片,那是她离开陆旧谦的时候要跟黄蓝影争夺的那张照片。

    照片已经被黏好了,黏的人很仔细,要不是从后面能看到又黏贴的痕迹,前面几乎看不出来。

    这是陆旧谦黏的吗?都已经背叛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又何必装作情深?

    她站起来一狠心将照片丢在了垃圾桶里,心口上像是被扎了一把刀一样,一直不停的滴血,不知道心头血到底有多少,什么时候才能流干!

    南初夏那边,等到佘水星回来,连忙问:“妈,怎么样?”

    “你自己也要争气一些,不能什么事都等着我帮你摆平!我今天帮你摆平了南千寻,后天出来李千寻,张千寻,你怎么办?”

    “妈……”南初夏听到佘水星的话,差点就要哭出来了,说:“妈……世界上有几个人像那样啊?妈……你不帮我,难道还要帮她啊……我才是你的亲女儿……”

    “行了行了,别成天哭哭滴滴的,你看看南千寻会不会哭?不会多学着点?”佘水星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南初夏听她说学南千寻,她差点都要吐了,她的衣着神态说话方式都在模仿南千寻,甚至在订婚礼都选择了南千寻结婚时的婚纱和装扮,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南千寻的翻版了,这样自己存在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她就算得到陆旧谦,自己也始终不过是南千寻的影子,他爱的始终都是南千寻!

    “妈……我不要一直当南千寻的影子,我要的是旧谦哥哥爱上我,我不要一直模仿她……”南初夏伸手摇着佘水星的胳膊,佘水星叹了一口气说:“我今天下午回南川,帮不了你什么了,一切要靠你自己把握!”

    南初夏听佘水星说要回南川,有些恐慌了,说:“妈,旧谦哥哥不愿意回去……”

    “你可以留下来!”

    南初夏委屈的看着佘水星,说:“妈,你不爱我了,呜呜呜……”

    “初夏,你现在应该多在旧谦身上下功夫,而不是浪费精力在南千寻的身上,你只要生下了陆旧谦的孩子,陆太太的位子才算坐稳!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南初夏的眼泪还挂在脸上,听着佘水星的话似懂非懂,佘水星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说:“你的相貌也不比南千寻差,要有自信!”

    自信?她哪里有自信?陆旧谦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她从哪里有自信?

    不过,陆旧谦她势在必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既然南千寻要来抢她的未婚夫,就别怪她不讲旧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