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17章 遗失的照片

    陆旧谦离开天天蛋糕店之后,石墨开着车子载着他去参加江城城建局的一个项目公开招标会,这个项目虽然不大,但却是陆家进军江城的一个里程碑似的工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陆总,这次有实力的竞争对手有白家,洛家派出来的是洛文豪这个二世祖,估计竞争力也不大,至于其他几家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石墨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嗯!”陆旧谦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白家参与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洛家为什么要来横插一脚?洛家一直都想着往南川市进军,怎么也转战江城了?

    他看着面前的标书,目光深沉,只要能在江城扎根,南千寻就会在他的网罗中无处可逃!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突然发现他的那张合影不见了,连忙左右翻了翻口袋没有找到照片,大喊一声:“停车!”

    “嘎吱……”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专人定制版的劳斯莱斯停在了路旁,石墨连忙回头问:“陆总?”

    “回去!”

    “再回去,恐怕赶不上投标了!”石墨为难的看着手腕上的表,他们出门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回去再回来肯定来不及了。

    “回去!”陆旧谦的脑海里还不断的想,照片究竟弄到哪里去了。

    “是什么资料少了吗?我让人……”

    “我让你回去!”陆旧谦难得的咆哮了起来,谁知道那张照片对他的意义?他宁愿丢了命,也不愿丢了它!

    到底弄到哪里去了?昨天跟南初夏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还在,回酒店洗完澡之后,换衣服的时候还拿出来看了一眼,一定是落在了南千寻那里!

    “哦!”石墨吓的手抖了一下,除了三年前他们到处找南千寻找不到,见过陆总的失态之外,这几年他越发的高冷深沉,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这么失态?

    他不敢继续问,只好调头,把车子往回开。

    “去天天蛋糕店!”陆旧谦的声音恢复了正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如果快一点,到投标现场来得及!

    石墨心里一惊,他要回去找南千寻!只不过他聪明的什么都没有问,开着车子到了天天蛋糕店的门口。

    高贵的劳斯莱斯在小镇上引来了一阵围观,不仅仅是因为车子高贵,更是因为这辆车子

    是他们在官网上从来没有见过的,劳斯莱斯什么时候出过这款车?贵气,霸气,且底蕴深厚!

    车子停在了天天蛋糕店的门口,车子刚停稳,石墨还在解安全带,一条修长的大长腿从后门伸了出来。

    远处围观的人看到了有一辆高档车子停在蛋糕西施家的门口,都纷纷议论,不会是蛋糕西施传说中的男人回来了吧?

    陆旧谦从车里出来,镇上的人都看清楚了,这个不就是前天订婚的准新郎官么?他怎么突然来到了天天蛋糕店?难道也是被蛋糕西施给迷了心窍?

    陆旧谦没有管那些纷纷的议论,迈开长腿朝蛋糕店里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上楼。

    南千寻听到有动静,连忙站了起来,她开门他进门。

    两人在门口相遇,气氛有些尴尬。

    陆旧谦掩着眼前的人,心情有些复杂。他一直将她的照片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可是她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深深的感到无力,他什么都不能做。

    “你怎么了?”陆旧谦看到她眼中肿的像桃子一样,脸上还有几根手指印在脸上,眸光冷了冷。

    “没什么,你怎么又来了?”南千寻垂头闷闷的问了一声。

    陆旧谦听到那个又字,眉头皱了皱,她有多怨恨自己,他比谁都清楚,当年他说的那句话,他让她净身出户……

    “我带你去看医生!”陆旧谦说着伸手拽着她的手往外走,南千寻死死的扳着门框不肯出去,如果被南初夏她们知道陆旧谦又来找她,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你到底要怎么样?”陆旧谦拉不动她,着急的朝她吼了一声,吼完了之后,又十分的自责。

    “应该我问你!”南千寻终于抬头朝他看了过去,眼睛直视他的眼睛,眼神里带着质问。

    陆旧谦看到她的眼睛里的质问,有些心虚的避开了她的视线。

    三年前自己疲惫至极说出的什么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说完了那句话之后他出去大醉了一场,他后悔了,当天就后悔了,可是他后悔的有些晚了,等到他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他以为她会回到南家,没有想到南家的人说她根本就没有回来。

    他找了她三年,希望自己回头她可以像以前在身后,可是三年来她杳无音信,没有想到最后相遇竟然是这样的情景,他跟别人订婚,她也牵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小朋友。

    “求求你,别再来打扰我!”南千寻闷闷的说着,伸手掰开了他的手指头。“你现在是我的谁?我是你的谁?”

    陆旧谦愣了又愣,他们现在没有关系了,没有关系了!一股叫做绝望的潮水朝他涌了过来,原以为就算是没有了一纸婚约,他们还可以照样相亲相爱的都不过是他的自以为是!

    难道爱情就真的要止于一张纸吗?

    “陆总,时间快来不及了!”石墨在楼梯处喊了一声,陆旧谦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有些话回来再说吧!

    他松开她的手腕,蹬蹬蹬的下楼,像一阵风一样的到车里坐了下来,说:“开车!”

    他靠在车后座上,闭目思考,回来后要怎么跟她重归于好!

    石墨觉得莫名其妙的,他回来上楼不过就几分钟的时间,几分钟能干什么?不过是说几句话而已,陆总对南千寻真是情深不渝,这几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他最清楚不过了。

    陆旧谦走了之后,南千寻靠在门框了,心里疲惫极了,不知道他突然来又突然的走,到底是要干什么。

    “妈咪~~”天天从外面回来,看到南千寻靠在门框上,站在楼梯口处,有些隐隐不安的喊了一声。

    南千寻转头看到天天,扯了扯嘴,说:“回来了?”

    “嗯,窝已经跟窝的朋友们告别了,说窝很快要离开泰晤士小镇了,他们很舍不得窝!”天天似乎有些伤感一样,垂着头,撅着嘴。

    南千寻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朋友都是这样,有的来了,有的走了!来的不拒绝,走的不挽留!”

    天天听到南千寻说这话,似懂非懂的,乖巧的站在她的身边。

    南千寻心里乱糟糟的,陆旧谦今天来不知道是要干什么,陆家要进军江城,南初夏势必也不会回南川市。

    以后在江城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般矛盾都罢了,万一天天的身份泄露了出去,她将永无宁日!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今天就离开!”

    她给埃里克打了电话,说自己提前回南川市,要去拜访故人,所以不跟他一起走了,埃里克当然也没有勉强她。

    南千寻连忙提着东西带着天天离开了天天蛋糕店,天天站在门口,对着桌子椅子说再见,跑到厨房里跟蛋糕机说再见,又跑上楼,跟楼上的的所有的东西都告别了之后,才下楼到了南千寻的身边,对着门口的树和树下的兰说再见。

    南千寻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她知道这个孩子非常的重感情,重感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她也说不出来!

    出租车来了,她带着孩子坐上了出租车去了高铁站,高铁从江城直达南川市。

    她上了高铁才给胡云英打了电话,电话没有人接,她又编辑了短信发了过去。

    “胡董事长,这三年来承蒙白家照顾,现在我们母子要离开江城,日后山高水远,永不相见!”

    正在开会的胡云英看到手机上的短信,随手划开来看了一眼,她看到南千寻的消息,知道她已经离开了江城,面不改色的动手删除了消息,余光不时的注意着白韶白的动静。

    白韶白没有什么异样,自从上一次胡云英当他的面给南千寻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南千寻连一声问候都没有,他一直颓废着,想要去找南千寻,又怕自己会给南千寻带来麻烦,只能勉强自己不去找她,已经两天了,公司的事多的让他连喘一口气都要看着时间。

    他心不在焉的看着面前的电脑,这些企划案有什么好看的?

    “一会儿招标就要正式开始了,今天务必要拿下这个工程,不能让陆家这么轻易的进军江城!”胡云英说道,陆家这么光明正大的进军江城,是当江城的人都是死的不成?

    白韶白听说是跟陆家作对的,当下打起了精神,不管项目能不能赚钱,他一定拿到项目,不能便宜陆旧谦!

    “出发!”胡云英说道,白韶白把纸质资料拿了起来,合上电脑站了起来,今天的招标,陆家可以让陆旧谦亲自上,足以见陆家对这个项目的重视,兵对兵将对将,他白家当也要派出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招标正式开始,陆旧谦和白韶白几乎是全程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标书都递了上去,并且都做出了相关的说明,只不过结果要等到十天之后才能出来。

    “没有想到陆总的兴致不错,竟然到江城抢食!全天下都成了你陆家的,还要不要给别人留条活路?”白韶白嘲讽的看着陆旧谦,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

    “我也没有想到白总连一杯羹都看的这么紧,亲自来督促!”

    “那当然,陆总可是有前科的,总会乘人之危,上过一次当,足以让人记一辈子,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不是我白韶白的风格!”

    陆旧谦浑身一冷,他怎么能不知道他的话意有所指,说的是他趁着他不在国内,追求南千寻并且跟她结婚的事。

    “苍蝇不叮无缝蛋!”陆旧谦轻描淡写的说道,转身离开,他还要回去寻找那张遗失的照片,那张让支撑他这么多年的照片。

    石墨一言不发的开车,陆旧谦坐在后座上,伸手揉了揉眉心,继续开着电脑工作。

    “陆总,到了!”石墨看了看后视镜,见陆旧谦没有下车的意思,轻轻喊了一声。

    陆旧谦抬起头来,看到现在他们正在酒店的门口,脸上黑了一大片,说:“去天天!”

    石墨愣了一下,也识相的没有多问,掉头朝天天蛋糕店开了过去。

    蛋糕店的门已经锁了,陆旧谦见门被锁了,胸口突然一阵慌乱,现在正是营业的时间,怎么会锁了门?他突然想起了早上他回来的时候,她屋里放置的箱子,她走了?

    他连忙转到了后面,爬着书顺着楼梯的窗口爬了进去。

    整个屋里静悄悄的,他开了她卧室的门,发现里面果然是人去楼空了。

    “唉!”他重重叹了一口气,一拳捶在了墙壁上,低头却意外的发现他要找的那张照片就在眼皮下的垃圾桶里。

    他呆愣了数秒,慢慢的弯腰把那张照片给捡了出来,拿着手里浑身痉挛,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南千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