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20章 扫黄把他扫了进去

    石墨一愣,南千寻被人设计了,他不管了?

    陆旧谦的脸上带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石墨又呆愣了半响,见他真的没有要问的意思,也不敢多说,只好出去了,陆总不让管南千寻的事,他要怎么办?

    算了,吉人自有天相!

    圣安德鲁斯小镇上,一家叫做简约的蛋糕店,南千寻将整个店铺打扫了一番。

    她昨天从姑姑那里离开,按照埃里克给的地址,来到了这间蛋糕店,两位店员十分友好的接待了她。

    “麻麻,以后窝萌一直都要住在这里吗?”天天问道。

    “嗯!”南千寻的心情是很不错的,能不再妨碍白韶白,又能避开陆旧谦,她和孩子以后的生活就会恢复这三年来一直保持的平静。

    “那窝出去看看哪里可以玩!”

    “等到晚上,我陪你一起去!这里你不熟!”

    “奥!”孩子很听话的答应道,南千寻转脸朝他笑了笑。

    “不许动!全部抱头蹲下!”突然,外面传过来一阵厉喝,南千寻连忙伸手把天天护在怀里,背对着外面。

    “全部抱头蹲下!”

    南千寻转头看了看门口,见有警察在门口,那些警察都端着枪,用黑幽幽的枪口指着他们。她连忙拉着天天靠近了墙角,并且抱头蹲下,另外两位店员也抱着头蹲在她的旁边。

    他们蹲好之后,有大量的警察立刻进店,搜查着什么,还有两个拿着枪指着他们不让他们动。

    “报告!头,在面粉中发现了这个!”有人戴着塑料手套,提着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袋子。

    “全部带回去盘问!”那个头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

    立刻有人上前来带南千寻他们三个人走,天天也哭着追了上去。

    “泥萌不能带走窝麻麻,不能带走窝麻麻……”天天上前去扯着某一位警察的衣服,那警察低头看到一个小朋友,只好将他也一起带回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之后,警察将几个人分开关押。

    南千寻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还没有开始审讯,就着急的问:“你们把我儿子弄哪里去了?”

    “孩子不用担心,有人照顾!我们只是做一些笔录就可以了!”

    “哦!”南千寻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为什么会从面粉里搜出一些白色的粉末,那些粉末既然能让警察这么大动干戈,肯定不会是普通面粉,不是普通的面粉,那就是毒品?

    警察在他们的蛋糕店里搜出了毒品,只是随便做做笔录?

    “你的上线是谁?”

    “上线?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南千寻疑惑的看着他们。

    “你东西你不认识?”有一名警察把那个装着白色粉末的袋子给提了起来。

    南千寻的心沉了沉,那么多的毒品,恐怕是要判死刑的吧?又是谁把毒品藏在他们蛋糕店的面粉里?是后来藏进去的还是运输的时候就已经藏进来了?

    是有人栽赃陷害?还是确实有人贩卖毒品?如果说是栽赃陷害,那么究竟是要陷害谁?如果是贩卖毒品,又会是谁?

    南千寻的大脑里不断的冒出这些问题,单看那两位店员,不想是贩卖毒品的,不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难说。

    “说,你的上线是谁?东西要分销到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昨天刚回到南川市!”

    “你在跟我们装傻?”警察对视了一眼,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就是接到线人的汇报,说毒贩昨天回到南川市!我们根据线人的报告,蹲守,时间地点都吻合!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

    南千寻的心里一惊,莫名其妙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只是做蛋糕的,老板叫埃里克,我们是在陆家的订婚礼上才签订的劳务合同!”

    “劳务合同什么的都可以作假!这份是你的认罪报告书,你签个字!”

    南千寻震惊的看着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先说只是做笔录,然后忽悠着自己签字认罪?

    “你们竟然是这样办案的?”

    “上面给规定了时间破案,我们也没有办法!”

    “你们没有办法,就随便找一个人出来顶罪?”南千寻瞪大了眼睛,警察办案都可以因为效率而枉顾人命了吗?“不是我,让我怎么认罪?我认罪了,你们让真正的毒贩依旧逍遥法外?”

    “南小姐,你还是承认了吧!为了避免你多受劳苦,我们也早点破案!这么两全其美的事,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固执?”

    南千寻气的差点没有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两全其美!

    “你们死心吧!我是不会签字的,没有做过的事,我不会承认的!”南千寻坚决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耗着吧,看谁能耗到最后,不过你的孩子还在等着你!”

    “你们威胁我?”

    “威胁到不至于,但是你的孩子估计现在也没有人照顾,哭着找妈妈……”那警察不住的在攻击她的内心防线。

    “你只要签了字,就可以回去了!”警察将笔递给了她。

    南千寻听到他说签了字就可以回去,接过笔往那份笔录上去签名。

    那个警察的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南千寻的笔尖落在纸上的时候,突然把笔摔在地上说:“你们欺骗我!”

    贩卖这么多的毒品,是要执行死刑的,他们竟然轻描淡写坑蒙拐骗的让她签字。

    那个警察脸色一黑,这个女人耍他们!

    “既然你不肯老实交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警察变的脸色,南千寻盯着他们一言不发。

    “说,你的上线是谁?”

    南千寻不吭声,那警察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扳了起来,另外一人过来,手里拿着一条吐着杏子的蛇。

    “啊!!!”南千寻惊恐的叫了起来,那人把蛇拿走,凶巴巴的问:“签不签?”

    南千寻的心脏突突的跳动,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脸色渐渐发黄,带着手铐的手捂上的心脏的位置,拿药都来不及了。

    “她有心脏病!”一人说着,连忙上前来搜她的身上,找到了救心丸,连忙拿出两颗,掰开她的嘴填在了她的舌头下。

    不一会儿,南千寻渐渐的平复了过来,她惊恐的看了看周围,生怕他们再拿蛇出来了。

    “你乖乖的签字,我们不会为难你!”那人说道。

    南千寻脸上一白,不予理会,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既然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能用那种手段,也只能用车水轮流战的方式了。

    于是,警察开始问东问西,已经问过的事情不断的重复的问,南千寻回答到一句话都不想说的地步。

    那批警察站起来离开,换了一拨进来,把之前问过的问题,重新又问了一遍,南千寻见换了人,把事情又说了一遍,谁知道他们竟然用同样的手段,问了一遍又一边,要使她的内心崩溃!

    警察已经换了好几拨,每一拨来了之后都会问同样的问题,然后逼着她签字。

    审讯连续进行了二十四个小时,南千寻没有水喝,没有饭吃,也没有觉可以睡,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她有些受不了了,在警察换班的时候昏昏欲睡,新换过来的看到她昏昏欲睡,直接用冰水泼在她的脸上。

    南千寻被冷水泼醒了,疲惫的睁开眼,脑袋里不断重复的都是警察问的那些问题,还没有等到他们问,就主动开始囔囔,双目无神,神情极度疲惫。

    白韶白那边,追着南千寻的脚步来到了南川市,只是南川市那么大,他一时半会儿没有查到她在哪里落脚,所有的酒店都没有她入住的信息。

    他又打电话给李叔,问问看她有没有留下什么只字片语,或者能找到一些线索。

    李叔突然想起了陆旧谦订婚的那天,埃里克说要见她,白韶白立刻让路由去查埃里克的消息,最后锁定了简约蛋糕店,他匆匆忙忙的赶到蛋糕店,却被告知店员涉嫌贩卖毒品,被警察抓走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四个小时,按道理应该能被释放出来了,结果是蛋糕店里的其他两位店员被释放出来了,唯独她被扣押了下来。

    他连忙朝警察局去了,他到了警察局,看到一个警察二话不说,伸手抓住他的衣襟问:“南千寻在哪里?”

    那警察变了脸色,眼前的这个人袭警!他正考虑着怎么样才能一招将他制服,一道哭声传了过来。

    “韶白粑粑……”天天哭着从大厅工作人员那边跑了过来,扑到了白韶白的怀里。

    “妈妈呢?”白韶白见到天天,知道南千寻在这里,连忙丢开警察把孩子抱了起来。

    “他萌把妈妈给关起来了,呜呜呜……”

    “叫你们局长出来!”白韶白站在大厅里大吼一声,整个警察局安静了片刻,最终好几个警察纷纷围了过来,他们准备把他给抓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来者不善!

    “呦,这是怎么了?”洛文豪手插着口袋,嘴上带着一抹妖孽的笑,从警察局里面走了出来。

    局长还一直不停的在他身边,点头哈腰的说:“洛少爷,实在抱歉!我们都是有眼无珠,这不,大水冲了龙王庙,还请洛少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白韶白转头看到了洛文豪,眉头一皱,问:“洛少爷怎么会在这里?”

    “白少爷有所不知,昨天他们扫黄,把我带进来了!”

    “……”白韶白十分的无语,扫黄扫进来,他还能大大咧咧的说出来?

    “话说,白少爷在这里做什么?”

    “他们关了我的女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