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21章 顺手人情

    “话说,白少爷在这里做什么?”洛文豪的脸上带着一些放荡不羁,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嘴角微微上扬。

    “他们关了我的女人!”白韶白的脸上多了一些寒意。

    “吆喝,这可热闹了哈,白少爷的女人难道也是被扫黄扫进来的?”

    “……”

    “他们诬赖我女人贩毒!”白韶白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少爷的女人需要贩毒么?办案的时候能不能走点心?多给老百姓干点实事?”洛文豪对着身后一直对着他点头哈腰的局长说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问问怎么回事!”局长点头哈腰的说着。

    “不是要去问问么?还不去?得罪了白少爷,你的局长还要不要干了?”洛文豪冲着局长一顿骂,那局长心里慌乱了一下,连忙对白韶白说:“白少爷,您稍等一会儿,我去看看!”

    “那,洛少爷,我先去看看?”

    “去去去,赶紧去,玩坏了白少爷的女人,你的小命看着办吧!”

    那局长说着连忙掉头往里面进,白韶白感激的看了洛文豪一眼,抱着孩子跟了上来。

    洛文豪的嘴角上扬,这个顺手人情给的算是出乎意料,以后洛家进军江城,他白韶白应该不会不给自己一个面子!

    洛文豪双手插在口袋里,吊儿郎当的往外走,嘴里还不住的吹着口哨,过往的民警都纷纷避让,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一事无成,但是他的身份非同小可。

    老天真是不公平,这人不就是多了一个好出生么?凭什么别人比他更加的努力,却还一直在社会底层摸打滚爬?

    就像有人说的一样,不能让孩子输在了起跑线上,有些人积极努力已经在朝往罗马的路上,而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在罗马城里!

    洛文豪的双眼不住的四处瞅瞅,看到漂亮的女人顺便放放电,运气好的话可以顺手带走一个,一夜没有女人,这日子还真是难熬!

    白韶白这边急忙跟着局长往审讯室那边里走了去,局长知道哪个是他要找的人,昨天抓进来的贩毒,另外两个都已经释放了,只有这么一个了。

    审讯室里,南千寻崩溃至极,他们终夜不让她睡觉,车水轮流战的来进行高强度的审讯,她几乎要放弃抵抗,干脆签了算了!大不了就是一枪崩了自己,也比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来的痛快!

    但是,想了想孩子,她不能签。万一签了之后,她被判死刑,孩子一辈子都要背负着死刑犯家孩子的这个名声,而且她的孩子还会成为孤儿,任人欺压,这不是她要看到的。

    “南小姐,怎么样?是不是考虑可以签字了?早就告诉你早点签了,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

    南千寻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话都懒得跟他们说。

    她就是死也不会签字!

    “你这么固执干什么?相信我们,我们不会让你死!”

    里面的对话被匆匆忙忙赶过来的白韶白听到了,他暴跳如雷的质问局长:“你们就是这样办案的?”

    局长满头都是大汗,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就气度不凡,而且洛家的少爷对他的态度,让他一时摸不清对方的来历。

    “我、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局长连忙推开审讯室的门,质问那些审讯的警察,说:“你们这是要屈打成招?”

    “局长?”审讯的警察刚想说什么,突然看到了局长身后跟着的白韶白,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千寻!”白韶白连忙放下天天,朝南千寻的身边跑了过去。

    “我不会签字的!”南千寻的大脑乱哄哄的,嘴里不住的囔囔自己是不会签字的,白韶白突然回头怒目看着那些警察,冷冷的说:

    “她要是有事,我要你们好看!”

    那些警察见白韶白跟着局长一起过来的,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纷纷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要怎么办,目光都纷纷看向了局长。

    对这个女人高强度的审讯,还有逼着她签字,这些都是局长交代下来的!

    “还不快打开她?”局长像是大祸临头一样的,对着那些警察吼道。

    警察连忙打开了手铐,白韶白把她抱在了怀里,说:“没事了,没事了!”

    南千寻到了白韶白的怀里,昏迷了过去,白韶白连忙把她抱起来往医院去了。

    “局长,您看着这……”审讯的那人问局长要怎么办?谁知道局长根本不认账,说:

    “我让你们好好审问审问,你们竟然把她折磨成这样,看你们怎么跟家人家属交代!”

    那两个审讯的人的眼眸暗了下来,事是他挑的,现在出事了,要把他们拉出去顶包?

    局长着急的出去,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连忙拨通了一出电话。

    “事情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人问道,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审讯,应该也能逼着她签字了吧?

    “她没签,现在已经离开了警察局!”局长擦着汗说道。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么丁点大的事都办不好?”

    “突然杀出一个叫做白少爷的人物,我们也没有办法!”

    “白韶白?”对方把这个名字咀嚼了一下,说:“既然事情没有办成,东西还是不能给你!”

    “你说话不算数!”局长听到对方说东西不给他当下就恼火了,对方手里拿着的是他犯罪的证据,万一被公布于世,他不仅仕途就此走到了尽头,连命都难保!

    “你没有办成事!下一次有用到你的时候,我再联系你!你要记得,你的命在我手里!”对方说完挂了电话。

    局长忐忑不安的呆坐在办公室里,果然人不能做亏心事!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鬼来敲门!

    医院里,医生给南千寻检查完了身体说:“她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惊过度,加上太过劳累,睡一觉就没事了!”

    白韶白才算是放下了心,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叫憔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脸,一阵阵的心疼,谁知道昨天晚上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

    他伸手抚摸在她的脸上,孩子睡在她的身边,睡的不是很安稳,应该是被吓的不轻,小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衣服,头埋在她的胳膊前,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

    他伸手在孩子的身上拍了拍,孩子安稳了下来,他又把南千寻的胳膊拿起来,把孩子放在了她的怀里。

    相拥而眠,娘俩都安稳了下来。

    白韶白站起来走到窗户旁,拿出手机拨打了路由的电话。

    “少爷,你去哪里了?董事长到处找你!”

    “我有事出来了,你去调查一下究竟是谁要害南千寻!”白韶白的脸上出现一丝冷意。

    从蛋糕店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其他两位店员都被释放,偏偏留下她,而且还被威胁利诱让她签字,他要是看不出来这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他就直接当白痴算了!

    “啊?”路由伸手挠了挠头,有人要害南千寻?为什么呀?

    “听不懂吗?”

    “可是,我只会做生意!”路由再一次挠了挠头,白韶白在电话的这头听到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嗤啦嗤啦的挠头声,恨不得顺着信号爬过去他的头给拍成撒尿牛丸。

    “路由,你再这么继续下去,我不介意换人!”

    “哦不不不,少爷,我不会我可以去找别人,反正最后给你结果就对了,你千万别啊!”路由说完挂了电话。

    白韶白把手机收了起来,看向窗外目光微冷。

    南千寻一觉睡到了凌晨三点多,睫毛才微微颤抖了几下,慢慢的睁开眼睛来。

    她动了动,才发现孩子睡在她的身边,她慢慢的把胳膊拿开,慢慢的坐了起来。

    白韶白听到了动静,连忙抬起头来,看到南千寻已经醒了过来,脸上展开了一抹笑容,问:

    “醒了?”

    “韶白?”南千寻伸手揉了揉脑袋,大脑还是发懵,记忆似乎有些断片了一样,她还记得警察的无休止的盘问,怎么一觉醒来竟然看到的是白韶白?

    “是我!”白韶白语气温和,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南千寻见真的是白韶白,委屈的哭了起来,白韶白起身坐在她的身边,伸出胳膊环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手拍在她的肩膀上,说:“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他越说,南千寻越委屈,不停的抽泣,半个多小时后,她终于停止了抽泣,说:

    “有人要害我!”

    “你想到了什么?”

    南千寻摇了摇头,她现在只能知道有人要害她,但是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害她,她一无所知。

    白韶白摸了摸她的头发,说:“我会调查清楚的!”

    南千寻点了点头,白韶白又说:“天亮还早,你再睡一会儿?”

    “嗯!”南千寻应了一声,白韶白将她慢慢的放了下去,她双眸盯着白韶白,有他在她很安心!

    陆旧谦那边,还在酒店的房间内处理公司的事物,这几天休假耽误了不少的工作。

    “旧谦哥哥,喝点咖啡!”南初夏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陆旧谦抬眼看了看南初夏,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咖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