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22章 跟自己无关

    “旧谦哥哥,喝点咖啡!”南初夏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陆旧谦抬眼看了看南初夏,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咖啡,脸上挂着一抹温和的笑,问:“怎么还没睡?”

    南初夏意外的看向陆旧谦,激动的手都颤抖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对着自己嘘寒问暖!

    “我、我睡不着!”南初夏的脸红了一大片,火辣辣的。

    “早点睡吧,女人晚睡容易衰老!”陆旧谦伸手接过咖啡来,对她柔和的说道。

    南初夏听到陆旧谦的话,心脏嘭咚嘭咚的跳个不停,只要他肯看自己,早晚都能走到他的心里,来日方长!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南初夏弯起笑脸,捏着嗓子说道。

    “嗯!”陆旧谦目送她离开,只是在她关上门之后,眼神渐渐的冷了下来。

    他的目光盯着咖啡上许久,站起来把咖啡端着倒在了马桶里冲走了。

    南初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旧谦哥哥对自己的态度终于不再那么冷淡了,或者不久的将来,她就能完全的替代南千寻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妈妈说的对,她不应该花精力去对付南千寻,而是要在陆旧谦这边多下功夫,她几乎能预见到日后,他们一起相亲相爱双宿双*飞的日子,脸上的笑更加的灿烂了。

    南千寻这边,一觉又睡到了早上十点多,再一次醒来,感觉好多了,只是人还是很虚弱。

    “醒的刚好,来,我给你弄了些粥,你喝点!”白韶白见她醒了过来,连忙把保温盒打开,这是在好粥道专门定制的。

    “谢谢!”南千寻看到面前的粥盒子,对着他道谢。看着眼前的粥,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好粥道曾经是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

    “妈咪,快点喝哦,很好喝的!”天天趴在她的脚边,双手捧着腮,一边说着一边咋吧着嘴。

    “你还要不要喝点?”南千寻问天天。

    “窝喝不下了,刚刚韶白粑粑带窝出去吃过了!”

    “你别管他了,快点吃吧!”白韶白微笑着说道,并且把勺子伸到了她的嘴边。

    南千寻每喝一口就抬眼看向白韶白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记得她喜欢的口味。

    她喝完了最后一口粥,还有些没有尽兴,白韶白抽了纸擦了擦她的嘴角,说:“你昨天一天没有吃饭,这会儿不能吃的太多!”

    南千寻愣了愣,心底有一股热流暖暖的。

    “跟我回江城好吗?”白韶白把保温盒放在了一边,伸手握住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问道。

    南千寻愣了愣,说:“韶白,我暂时不去江城了!”

    白韶白的目光暗了暗,问:“为什么?”

    “我答应过董事长!”

    白韶白的呼吸仿佛都没有了,窒息了片刻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什么都说不出来。

    白家现在还在奶奶的手里掌控着,就算自己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越过奶奶那道鸿沟,要么他们能熬到奶奶死后,要么自己坚持不结婚,等到奶奶年纪越来越大,想要抱重孙子的时候。

    “可是,南川市有人想要害你,现在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防不胜防!”

    “韶白,你不是说要帮我调查的吗?”南千寻看着白韶白说道,她不能跟着他回江城,江城有一个胡云英。

    “可是……”

    “再说,我可以回南家!”南千寻勉强自己露出一抹笑容来,心知天大地大,却没有她的藏身之处。

    白韶白听她说可以回南家,也不再说话了,他几乎忘记了她还有一个身份,叫做南家大小姐!

    南家在南川市不是顶级的豪门,原本是一支没落的贵族,但是自从南家到了佘水星的手上,她竟然戏剧化的转危为安,让南家重新振作了起来,虽然说南家的家世已经比不上二十年前,现在依旧风光无限,是南川市很多人巴结的对象。

    “回南家也好,至少安全!”白韶白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执着什么,奶奶用他电话给她打过来的时候,她连一声问候都没有,那语气中的淡漠疏离,至今让他难忘,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她的心里始终只是路人甲一个。

    “嗯,你不用担心了,先回去吧!”南千寻闷闷的说道,白家那么多的事,他不可能一直陪着自己,再说万一被胡云英知道他一直在这里陪着自己,指不定又要做什么动作。

    白韶白看了看表,他确实没有太多的时间耽误。

    “当当当……”白韶白的电话响了。

    “韶白,你忘记了答应过我今天要做什么了?”胡云英在电话那头说道,语气十分的不善。

    “奶奶,我有很重要……”

    “中午十二点,全聚德,你必须到!”胡云英说完挂了电话。

    白韶白听到电话那头的盲音,烦躁的把电话收了起来。

    “你有事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南千寻已经起身,把天天牵在手里。

    白韶白看了看表,现在赶到机场应该还来得及!

    “千寻,跟着我回江城,我可以保护你!”

    “韶白,我不想遇见他!孩子……”南千寻说着说着说不出来了,白韶白愣了又愣,当然明白她说的是不想见到陆旧谦,也不想让他知道孩子的事。

    “那我先回江城,保持电话通畅!”

    “嗯!”南千寻见他神色焦急,连忙点了点头。

    白韶白走了之后,南千寻带着孩子去取自己的东西,意外的发现埃里克在蛋糕店里。

    “Nancy,你去了哪里?”埃里克看到南千寻的时候,连忙迎了过来。

    南千寻看了看店里,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我到处找你!”埃里克无辜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一凉,他昨天就到了,不知道自己在警察局?

    “你回来就好,我们的蛋糕店……”

    “对不起,埃里克先生,这份工作我不做了!”

    “为什么?”

    “昨天有警察过来,查到你的蛋糕店有贩毒的嫌疑,你不遵纪守法在前,我有权力单方面解约!”南千寻说道。

    埃里克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今天我就是来拿自己的东西!”南千寻说着牵着天天上楼把自己的东西拿了下来。

    “你不能走!”埃里克挡在门口“我们已经签订了合同,你不能走,否则就是违约!”

    “埃里克先生,你一个连身份都是冒充的人,还想跟我们讲违约不违约?”郭子衿突然出现在简约蛋糕店里。

    南千寻意外的看向他,却见他态度谦和的上前,面对埃里克说:“你们的合同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应!你的签名是埃里克,但是你的护照上明显不是!她的签名是Nancy,但是她的身份证上也不是这个名字。”

    埃里克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盯着郭子衿,郭子衿嘴角含笑,帮南千寻拿了行礼,顺便把埃里克手里的那份合同给撕了。

    埃里克像是顾及着什么,气的面色通红,也没有说出话来。

    “谢谢!”南千寻对郭子衿的出手相助,十分的感谢。

    “准备去哪里?回南家吗?”郭子衿嘴上挽起一抹笑,无框镜片显得这人有几分精明。

    “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可以!”南千寻说着从他的手里接过了行礼,把天天放在箱子上,拖着他走了。

    郭子衿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石墨经过了好几天的心里斗争,还是忍不住要把他们查到的事情告诉陆旧谦,只是他到了陆旧谦的房间里,看到南初夏坐在他的对面,花痴的看着他,他则是安安静静的在电脑前忙碌,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陆总!”

    “说!”陆旧谦浑身虽然不像以前动不动就弄的浑身都在放冷气,但是依旧是淡漠疏离,像是谁也不能走进他的身边一样。

    “呃……”石墨纠结了一下,南初夏连忙站了起来,说:“你们说话,我先出去了!”

    陆旧谦掀开眼皮看了看她的背影,转向石墨问:“什么事?”

    “我、我是来跟你说太太的事!”

    陆旧谦的浑身突然变冷,面色阴沉的说:“早就没有了太太,你要跟你我说谁?”

    石墨见陆旧谦生气了,话又被打了回去,识相的说:“那、那我以后不再关注她了!”

    陆旧谦垂下眼眸,谁也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绪,石墨连忙退了出来,原本冒死也要跟陆旧谦说南千寻的事,可是陆总的态度……

    陆旧谦等到石墨走了之后,摸了摸胸口,这个女人一刀扎在他的胸口之上,他不会再给她第二次践踏自己的机会,她是死是活,是好是坏,以后都跟自己无关!

    石墨从房间里退出去之后,南初夏在外面的走廊上拦住了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