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27章 求他救旧情人

    南紫云看着南千寻脸上狐疑的神色,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还不知道!

    “没什么,房子租到了吗?”南紫云转移了话题。

    “租好了!有点远!”

    “没事,我们可以买一辆自行车,以后骑着车子带着天天去医院,就当做是锻炼身体了!”南紫云笑着说道,但是脸上的笑容始终有些僵硬。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看了看病床上,姑父已经睡着了,孩子也在他脚前睡着了。

    她上前去把孩子抱了起来,说:“姑姑,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来!”

    南紫云点了点头,又去嘱咐了值班的护士一会儿,跟着南千寻回去了。

    回去收拾停当之后,南千寻开始在电脑上搜寻一些招聘信息,投了一些简历,准备找工作的事宜。

    江城,泰晤士小镇的酒店里,陆旧谦坐在落地窗前,双目看着外面的风景,眼眸深深的,他的双膝上放着已经黑了屏幕的笔记本电脑。

    虽然他的脸上已经不是从前的那种刻骨的冰冷,但是浑身依旧是一种让人不敢靠近的气息。

    “旧谦哥哥!”南初夏敲了敲门,开门进来。

    “什么事?”陆旧谦看向南初夏的时候,眼目中有些柔和,她的衣服很好看!记忆中的那个人,也喜欢穿这种风格的衣服!

    南初夏见他眼中的柔和,甜甜的笑了笑,说:“城北刚开了一家烤肉店,我们去尝尝吧?”

    “烤肉?”陆旧谦眉头一挑,目光更加的柔和,她喜欢吃烤肉!

    “嗯,刚开业的,听说味道很不错的!”南初夏走到他的身边说道。

    “好!”陆旧谦点了点头,把笔记本电脑合了起来,跟着南初夏出去了。

    泰晤士小镇上依旧很热闹,很多的新人在这里拍婚纱照,还有很多的人来旅游,陆旧谦走在大街上,引来路人的纷纷侧目,高颜值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是人群中的焦点。

    南初夏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目光,上前两步挽上了陆旧谦的胳膊,妈妈说过,女人要自信一些,才会引人注目!

    两人到了烤肉店,烤肉店里已经没有了位置,开业期间有很多的人来这里试吃,店家也有很多优惠和赠品,现在已经是宾客满棚,人满为患。

    “没位子了!”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已经定了位置在二楼,我们可以直接上去!”南初夏笑着说。

    “好!”

    陆旧谦直接到了二楼,南初夏看到临窗的位置,连忙伸手指着说:“我订的就是这里!”

    陆旧谦看着临窗的位子,眼眸里有些暖意。

    两人坐下来之后,有服务员过来上菜了,陆旧谦看了看南初夏没有吭声,等到菜都上来了之后,他才发现上来的所有的菜式都是他爱吃的。

    “你自己不吃吗?”陆旧谦挑眉看着她。

    “这里都是我喜欢吃的东西啊!”南初夏笑的很开心,很甜蜜,看起来也很单纯。

    陆旧谦看了看她,没有吭声,夹起了两块培根开始煎了起来。

    南初夏夹了点金针菇放在另外一旁开始煎,一边煎一边说:“旧谦哥哥,这个培根要加上金针菇才好吃!”

    陆旧谦的手一顿,抬起眼皮看了看她,又将视线放在眼前的培根上,说:“喜欢就多吃点!”

    他翻了翻培根,把烤熟的培根放在了南初夏面前的盘子里。

    南初夏看着自己盘子里的培根,整个人都震惊了,陆旧谦亲自给她烤肉?

    陆旧谦无视她的震惊,将她面前的金针菇翻了翻,煎好了之后把金针菇放在了培根中间,沾了一些沙拉酱,说:“沾上沙拉酱更好吃!”

    南初夏眼眸里闪过一丝的厌恶,沙拉酱是南千寻的最爱,她不喜欢吃沙拉酱!

    陆旧谦自顾的帮她烤培根,然后沾沙拉酱,南初夏看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旧谦哥哥,你尝尝,这是我最喜欢吃的!”

    她说着,把盘子里的东西夹到了陆旧谦的盘子里,陆旧谦抬眼看了看她说:“不喜欢我给你烤东西?”

    “不不……”南初夏连忙说道。

    “那就吃了吧!”他又弄了培根放在她的面前。

    南初夏一脸视死如归的看着培根夹金针菇,心里暗暗的骂着南千寻,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口味?

    培根夹了金针菇之后再沾沙拉酱……

    她一口咬了下去,心里立刻翻江倒海,连忙拉开椅子朝洗手间跑了过去。

    陆旧谦看着她的背影,拿着筷子的手僵硬了下来,心也冷了下来,她始终不是她!

    他放下了筷子,要了一瓶小酒,自己慢慢的喝了起来,越喝越清醒,漫天的痛楚又不打一处涌了上来。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胸前,那张照片还贴着胸口放着,只是想到那天她临走之前把照片给丢在了垃圾桶里,他的心就痛的无法呼吸。

    南千寻今天加给他的痛苦,他会让她加倍的还回来!

    “陆总,真巧!”白韶白刚上楼就看到了陆旧谦独自坐在窗户前,笑盈盈的走了上来。

    “白少爷!”陆旧谦看到了白韶白,把手里的酒瓶子放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陆总这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你的最新订婚的未婚小娇妻呢?平常不都是如影随形的么?”白韶白说着,佯装往四处看了看。

    “小酌怡情,白少爷来点?”陆旧谦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抬眼看了看他并且举了举酒瓶子。

    “我没有功夫借酒浇愁,毕竟千寻现在凶多吉少,我还想着怎么救她!”白韶白叹了一口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想要看他脸上的表情。

    陆旧谦的手一顿,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说:“那个女人生命力强的超乎你的想象,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还凶多吉少?白韶白骗人的工夫不怎么着,要是南千寻真的凶多吉少,他白韶白还有心情站在这里跟他调侃?

    “是吗?在你陆旧谦的地盘上,有人想动她都可以毫无忌惮,我也心有余而力不足,难道陆总真的一点旧情都不念?”

    他白韶白要是能有一点的办法,也不会来求助陆旧谦。

    只是他白家的势力都在江城,对于南川市的事真的是束手无措。有可能要对付她的人知道在江城动不了她,所以把她引回了南川市!

    “白总心系南大小姐,怎么不把南大小姐留在江城,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好好的保护着?”

    “我倒是想,但是她不愿意!”白韶白无奈的说道“我护了她三年,她可以安然无恙,而且也躲过去了陆总的多次搜寻,想要在江城动她,先问我白韶白同意不同意!可是有人故意设计把她引出江城,那个傻瓜不懂江湖险恶,我有心无力!”

    陆旧谦的手微微发抖,三年来,他不止一次的寻找她的下落,也不是没有来江城找过,只是江城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原来是白韶白一直防着自己,难怪他找不到她!

    “她现在回到南川市,南川市是你陆旧谦的地盘,她是生是死,全在陆总一句话!如果陆总实在不愿意护她,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不介意在南川市伸上一爪,还希望到时候陆总能体谅,我不过是情非得已,并不是有意在你的地盘上蓄意寻事!”

    陆旧谦抬眼看了看白韶白,说:“白少爷是找机会进军南川么?南川不是我陆家的天下,谁有本事谁去分一杯羹,我当然不介意跟白家联手合作,毕竟现在已经是互利共赢的时代了!”

    “我白韶白现在还没有那个闲心,我只在意南千寻的生死!”

    陆旧谦的心渐渐的冷了下去,能让白韶白屈尊降卑的来找他,恐怕南千寻真的遇上了麻烦,可是他有些想不通,那个女人到底得罪了谁,在南川市都能出状况!

    “白少爷这是在求我救你的旧情*人么?”

    “陆总果然薄情寡义,这个时候竟然能说出这样的风凉话!我的旧情*人还不是被你陆旧谦横刀夺爱?你陆旧谦抢走了我的女人之后,你是怎么对待她的?”白韶白见他说这种欠揍的话,激动的立刻上前揪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陆旧谦浑身也冷了下来,说:“事不过三!”

    他的意思很简单,上一次在天天蛋糕店里,白韶白伸手揪住他胸前的衣襟,这一次又这样,如果再有下一次,他就不客气了!

    两人剑拔弩张,似乎是处于战争一触即发的状态,整个二楼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旧谦哥哥,韶白哥哥?”南初夏从洗手间里出来,远远的看到白韶白和陆旧谦之间要打架,连忙惊叫了一声快步跑了过来,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了楚楚可怜的意味。

    白韶白转头看到了南初夏,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如果南千寻有她一般会装,也不至于过的这么辛苦了!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以两个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你,跟这种白莲花是绝配!”

    他说完,伸手推开陆旧谦,头也不回的走了。

    “韶白哥……”南初夏对着白韶白的背影叫了一声,白韶白回头嘲讽的笑了笑掉头走了。

    陆旧谦的眼眸深了深,南初夏回头对陆旧谦说:“旧谦哥哥,韶白哥怎么了?”

    “没事!吃饱了!”他说着站起来走了。

    南初夏怔怔的看着她点的那些烤肉,还有那半瓶没有喝完的白酒,跺了跺脚追了出去。

    陆旧谦急速的往外走,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白韶白刚刚说的话,南千寻在南川市遇见了麻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