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29章 带她去找男人

    “老胡,听说你找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妞,爷我亲自过来看看……”洛文豪推门进来,看到胡汉三压倒一个女人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了一些兴味。

    胡汉三的眉头跳了跳脸已经黑了一大半,他好不容易有了冲动,竟然被打断了好事!

    他猛然回头看向洛文豪,洛文豪嬉皮笑脸的朝他的身下看了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胡汉三有了欲望,没有想到他身下那个女人眉宇间尽都是媚态,双手还攀着胡汉三的肩膀,一双勾魂眼盯着胡汉三醉醺醺的说:“什么好玩的游戏?我要玩!”

    洛文豪二话不说,连忙上前伸手推开了胡汉三,怒气冲冲的把南千寻给拉了起来,说:“你这个该死的狐狸精,小爷我到处找你!”

    南千寻突然被拉起来,双手又攀在的洛文豪的肩膀上,看了看他的俊脸,伸手扯了扯他的皮,说:“小白脸,来,本大爷养了你了!夏天快到了,蚊子应该喜欢你这号的!”

    洛文豪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她这个大爷要包*养自己就是拿回去喂蚊子的?

    胡汉三站了起来冷眼看着他们,朋友妻不可欺,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但是眼前这个女人是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个能唤醒他男人魅力的女人,他当然就这么放开了她。

    “老胡,我先走了,这个女人我要带回去好好教训教训!”

    “你凭什么带走她?”胡汉三冷冷的说道。

    “老胡,这个女人欠了我的钱,偷偷的跑了,我正到处找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跑到这里来了。”洛文豪眼珠子一转,狡黠的说道。

    “欠了你多少钱,我给!”

    “老胡,最主要的不是欠钱多少的问题,最可恶的是她撩了我之后,自己跑了,不狠狠的教训她,我以后还怎么把妹子?”

    胡汉三冷眼看着他,似乎是在思索他的话可信的程度,刚刚看起来这个女人确实不像是一般会所里的女人,浑身都带着一些陌生的气息。

    “老胡,我这人就这么点爱好,你还跟我抢什么?再说了,你今天能硬起来,不如趁着机会叫个妹纸来试试,说不定就痊愈了呢?干嘛跟我伤和气,我等不及了,兄弟已经嗷嗷待哺了,先撤了!”洛文豪连忙扶着南千寻往外走。

    “我们的合作,百分点朝上提两个点!”胡汉三冷漠的说道。

    洛文豪差点就骂娘了,这个老胡应该叫做老狐狸!

    “你高兴就好,不磨叽了,憋死小爷了!”

    洛文豪揽着南千寻离开了包间,走到电梯间,南千寻还一直不停的扯他的脸皮,双手不安分的在他的脸上揉来揉去,揉完了还嫌弃的说:“手感一点都不好!”

    “你给我老实一点!”洛文豪把她不安分的爪子拍了下来,这个女人喝醉了怎么这么不安分?

    电梯的门晃的一下开了,洛文豪带着南千寻往电梯里进,陆旧谦抬步往电梯外出,三个人在电梯口撞上了。

    “咦?”南千寻醉醺醺的看到了陆旧谦,双目开始放光,嫌弃的推开洛文豪,说:“这个更好看!”

    她说着扑在陆旧谦的怀里,把陆旧谦壁咚在电梯的墙壁上,伸手扯了扯陆旧谦的皮,扯了一下又笨手笨脚去揉揉,一边揉还一边吹,说:“这个太好看,不能扯坏了!”

    陆旧谦的脸上有些龟裂,沉着脸看着眼前这个醉醺醺的女人,她到底喝了多少酒?

    洛文豪连忙说:“陆总,对不起这个女人喝多了,我这就带她回去,改天我登门道歉!”

    他说着就要去抱南千寻,陆旧谦揽着南千寻的腰躲过了他的触碰,冷冷的说:“不用你操心!”

    洛文豪瞪着眼睛看着陆旧谦,南川市是陆旧谦的地盘,他当然不会不知轻重的跟陆旧谦对着干了,但是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他有些不甘心。

    更何况这鸭子还是他用了很多的商业利益换回来的,本来准备回去好好的啪,享受一下冰冷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就这么被陆旧谦给横着夺走了?

    对于洛文豪来说,管他什么感情不感情,先拉回去啪了再说,感情都是睡出来的嘛!

    “陆总要是缺女人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两个极品,但是这个你不能动!”

    陆旧谦冷冷的盯着洛文豪,他要是再来晚点,她就会被洛文豪带回去,被洛文豪带回去的结果不用细想!

    没有想到一别三年,这个女人竟然变成这样了!堕落到不知羞耻的地步,来风花雪月的地方混!

    “嘻嘻嘻,大帅哥,我不认识他,你帮我赶走他!他真讨厌,像只苍蝇一样!”南千寻伸手指着洛文豪说道,洛文豪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竟然说不认识自己?

    陆旧谦嫌弃的看着南千寻,嫌弃洛文豪像只苍蝇一样,刚刚还攀着人家的脖子那么紧?

    “她不认识你!”陆旧谦不客气的说着带着南千寻进了电梯,把洛文豪关在了外面。

    “哎……”洛文豪气急败坏的使劲的拍了拍电梯,就算是女人没了,至少也要想胡汉三一样,捞点好处回来,他陆旧谦就这样空手套白狼?

    等他反应过来拍电梯没有用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去摁电梯,只是电梯已经往楼下下了!

    电梯直接往地下停车场去了。

    “告诉我你妈妈是不是很漂亮?你的爸爸也很帅对不对?要不然他们怎么会造出你这么帅气的男人?哦,对了,你结婚了吗?要不要考虑我?哎,还是算了,我带着宝宝不好嫁,其实我长的也很漂亮……”南千寻一路上喋喋不休的说道,陆旧谦忍住自己没有低头堵住她的嘴,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她走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左右晃来晃去,伸手把她甩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咦,全部都颠倒了,颠倒了……嘻嘻嘻……”

    “我还想喝酒……”

    “……”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往前走,她的身体一如当年那样柔软,虽然很瘦,但是手感超级好。

    他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把她慢慢的放到了地上,开了门要把她塞进去,却发现她居然跑到车前面,张开双臂趴在车上,双手死死的抓住反光镜,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型趴在他的车前脸上。

    陆旧谦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半响问:“你在干什么?”

    “这是我男人的车车,你不能动!”南千寻趴在车子上,像是在维护自己心爱的东西一样,一脸正义不可侵犯!

    陆旧谦的心里突然像是被大锤捶了一下,噗通噗通不规则的跳动了起来,问:

    “你男人是谁?”

    “我男人……我男人……我已经没有男人了,哈哈哈……呜呜呜……”

    她爬了上去,又哭又笑的,陆旧谦揉了揉眉心,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她喝醉酒的模样,原来竟然是这么的……不可描述!

    她爬到了车顶上,手舞足蹈的跳起了舞,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大声吼道:“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陆旧谦的心脏都跳在了嗓子眼里,她那样不规则的乱动,万一掉下来不会摔的轻了。

    “……沙漠里的……小爱河……”她唱完了噗通一声坐了下来,双腿盘在一起,学着牛鼻子老道的样子,拂尘一挥,捏起了兰花指,尖着嗓子说:

    “吾乃送子观音,特邀来给你南千寻送子,明年此时,你定有孩子!”

    “……”陆旧谦一头狂汗,说:“下来,我带你去找男人!”

    “男人?”南千寻猛然抬起了头,眼中有些迷离,说:“带我去找男人,带我去找男人!”

    她说着又爬起来,站在车上,对着陆旧谦手舞足蹈的说:“我要去找男人,生猴子,一只两只……”

    陆旧谦眼眸一深,说:“下来!”

    “不要,你说过要带我去找男人!”

    “……我就是你男人!”

    南千寻听到他这么说,蹲下来仔细的看了看他,看着看着突然哭了起来,伸手打向他,说:“你不要我了,不要我了,呜呜呜……”

    陆旧谦顺手把她从车上拉了下来,南千寻双手攀上他的脖子,紧紧的搂住他,陆旧谦就势把她摁在了车上,低头含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