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30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两人都彼此熟悉对方的身体,南千寻感受到了熟悉的吻,顺势的把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按照记忆中的样子摸了起来。

    陆旧谦的身体渐渐的热了起来,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了!

    他立刻放开她把她不安分的手拿了出来,强行把她塞到了车里,自己又压了过去。

    “唔……”南千寻呢喃了一声,陆旧谦连忙将手伸到了她的衣服里,捏到曾经专属于自己的柔软处,他的心像是找到了安息之所,狠狠了吻上了她。

    “砰砰砰!”有人来敲他们的车子,大声说道:“请注意影响!”

    陆旧谦的脸色黑了黑,在她耳旁轻轻的说:“回去再要你!”

    南千寻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把她固定在后面的座位上,自己上前面去开车。

    不一会儿,南千寻开口骂了起来:“你们都是大混蛋,大混蛋,全部都是大混蛋……”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

    “我有一头小毛驴,从来也不骑……”

    “白龙马,蹄朝西,拖着唐三藏小跑仨徒弟……”

    南千寻叫着叫着开始唱了起来,唱着唱着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

    陆旧谦开车开到了一半,从后视镜中看了看后面,发现后面的人已经躺在后座上睡着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回到瑞海花园,陆旧谦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已经三年没有踏足这个地方了,自从离婚之后,物是人非,他怕触景伤情,一次都没有来过。

    再一次踏足,多想时光一下子回到三年前,如果可以回到三年前,说什么他都不会放手让她离开!

    他把车子停在自己家专用的停车位上,在车子里坐了很久,才看向后座。

    他揉了揉眉心,解开安全带,下车将后门打开,把那个已经熟睡的女人给抱了起来。

    南千寻在熟睡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怀抱,顺势伸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

    陆旧谦的嘴角微微有些笑意,像是笑了又像是没有笑,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进入他们曾经的爱巢,他思绪万千,往日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记忆最深刻的是他们曾经在玄关处亲热。

    那一次他出差回来给了她一个惊喜,他们从玄关处开始亲吻,衣服鞋子弄了一地,从玄关到沙发,从沙发转战浴室,从浴室转战他们的大床,整个屋子各处都留下了他们欢*爱过的痕迹。

    这里的一切都是 他们相爱的见证!

    “唔……”南千寻睡的很不安稳,脸上散发着不正常的红晕,他把她抱到了他们曾经的大床上,动手解开了她的衣服。

    她的皮肤一如既往的好,好的让人沉醉,他的手摸在她的皮肤上,像是在摸上好的绸缎一般。

    他突然觉得禁欲不是一件很快了的事,最快乐的事应该是和最爱的人身心合一,负距离接触,心与心的触碰,爱与爱的交融,用彼此的身体慰藉对方的孤独,用彼此的爱意温暖对方缺省的心灵。

    陆旧谦迅速的剥光了自己,尽管他心里无数次的下决心要把她从心里赶出去,可是她却像是根深蒂固早已在他心里扎根了一般,就算是他痛不欲生,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她!

    他们像是两只刺猬,越是靠近,越是受伤。

    他剥光自己之后,快速的朝她压了过去,一别三年,他们又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南千寻睡梦中,总是有人来动她,她不住的挣扎不住的反抗,但是始终都没有用,她情急之下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裤裆处。

    陆旧谦给南千寻一脚踹的弯着腰捂着下身,浑身有汗冒了出来,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黑了整张脸,这个死女人!

    终于安稳了,南千寻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陆旧谦捂着下身,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该死的始作俑者给扇起来,下脚那么狠,万一废了她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他看了看那个女人,弯着腰去了客房,痛到了半夜他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次日,一道刺眼的阳光从窗户上照了进来,南千寻伸手搭在眼睛上,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脑子里像是断片了一样,她连忙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浑身一根纱都没有穿,她连忙拉起被子把自己给裹了起来,谁来告诉她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害怕了?”陆旧谦双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个女人现在长能耐了,竟然去敦煌那种地方,再怎么手洁清心的人也不可能逃离那个大染缸的渲染。

    “陆旧谦!你竟然乘人之危?”南千寻看向陆旧谦的眼神不善了,他趁着自己喝醉的时候……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陆旧谦嘲讽的冷哼了一声,“我陆旧谦需要趁人之危?”

    南千寻愣了愣,他陆旧谦不需要趁人之危,只要他愿意,招招手,就有使用不完的女人!“那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你喝醉了,我好心带你回来,你还反咬我一口!”

    南千寻脑海中断断续续的短片出来了,昨天晚上那些人说只要她喝完了酒就可以拿走所有的钱!然后她开始喝,再然后呢?

    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

    “我、我衣服呢?”

    “扔了!”陆旧谦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扔了我的衣服,得赔我!”南千寻说道。

    “三年没有见,你倒会讹诈人了!我好心救里脱离虎口,你要怎么报答我?”

    “谁让你救我?我求你了么?”

    “你不仅会讹诈人了,还学会了伶牙俐齿!”陆旧谦冷哼了一声,转身去衣柜里随手拿了一堆衣服丢在了床上。

    南千寻看了看那些衣服,都是还没有撕掉牌子的,而且香奈儿的品牌是她曾经的最爱,但是后来她再也不愿意穿香奈儿了,太昂贵!

    香奈儿的爱情她再也不属于她了!

    “衣服陪给你了,现在我们说说你弄脏我家的事吧!”

    “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帮我收拾干净!”

    “行!”南千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先出去,我换上衣服!”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开门出去,南千寻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连内*裤都没有穿,心里哀叹了一声,昨天晚上被他给看光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穿上衣服下了床。

    衣服有些宽,穿在她的身上有一种病态美!

    她出了卧室之后,陆旧谦抬眼看了看她,眼眸渐渐的暗了下去,衣服都是按照她以前的尺寸买的,只是她又瘦了。

    “衣服太贵重了,以后我会还给你!”南千寻有些局促的说道。

    “不喜欢直接丢掉!”陆旧谦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拿着报纸继续的看,不再理会南千寻。

    南千寻看了看屋里没有看到哪里脏兮兮的,说:“让我打扫哪里?”

    “都脏了!”

    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是嫌自己来弄脏了他的家么?

    她转身到了卧室里,把床上的床单和被罩全部都拆了下来,用垃圾袋装了起来,从他的柜子里又找出了新的床单铺了上去。

    陆旧谦的手拿着报纸,一直没有翻过版面,余光一直随着她的身影移动,她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

    “茶!”这位陆大爷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南千寻立刻跑了过来,拿起他的杯子去泡茶,她知道他的爱好和口味。

    她迅速的倒了茶过来,然后又去浴室里去找所谓的脏衣服,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她又把屋里全部都收拾了一遍,陆大爷又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说:

    “茶!”

    南千寻擦了一把汗,把外套脱了下来,又飞快的过来给他倒茶,这一次她一连端了六个杯子出来,说:“陆总,你要是渴了,这些全部都喝完了再叫我!”

    她说完转身走了,陆旧谦黑了黑脸。

    南千寻快速的收拾了厨房,擦着汗出来说:“陆总,我都收拾好了!”

    陆旧谦站了起来,到处走了走看了看,突然指着地上的纸屑,说:“不是收拾好了么?”

    南千寻看到了纸屑,有些奇怪,这里刚刚是干干净净的!

    她弯腰捡了起来,说:“还有哪里不满意?”

    他踱步走到了厨房里,指着锅碗,说:“这里有厨房的样子吗?连食物都没有!”

    “姓陆的,你别太过分!”南千寻说着一把扯开身上围的围裙。

    “你身上的每根纱都是我的,你说我过分?”

    “你的,你的,你的全部都还给你!”南千寻一边说着,一边脱衣服,并且把所有的衣服都甩在了他的脸上。

    陆旧谦差点没有一口血吐出来,她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南千寻脱了一根纱都没有了,光着身子回到卧室里拿着垃圾袋里的单子裹在了身上,说:

    “被子你要收走吗?”

    “南千寻!”陆旧谦气冲冲的伸手拽开她身上的被单,她整个人光溜溜的暴露在空气中,他脸色黑了又黑,把她压倒在沙发上,说:

    “你脱的一丝不挂,是在勾引我么?”

    “我已经把你的东西全部都还给你了,你还想怎么着?”

    “你还给我了吗?”陆旧谦的眉头挑了挑,她大言不惭的说所有的东西都还给了他,她偷走了他的心呢?

    “都还给你了,你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我不要你的新衣服,我只要我的……”

    陆旧谦张口封住了她的口,一只手条件反射的放在了她的丰盈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