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31章 逃出虎口又入狼窝

    陆旧谦张口封住了她的口,一只手条件反射的放在了她的丰盈处!

    “放开我,你放开我!”南千寻挣扎着,拒绝跟他接吻。

    陆旧谦双手捧住她的脸,突然看到她一行眼泪从眼角落了下来,热乎乎的眼泪流淌在他的手上,他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他突然放开她起身,烦躁的开门出去了。

    南千寻在沙发上躺着越想越委屈,呜呜的大哭了一阵子,起来捡起地上自己刚刚脱下的衣服重新穿了起来,开门出去了。

    她像是一缕幽魂一样,在大街上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又回到了昨天坐着的广场上。

    南川市依旧秋高气爽,万里无云,但是她总觉得有一片乌云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找了几天的工作没有找到,最后还闹出了这么一场事,想一想就好倒霉。

    她的包包还在敦煌,姑姑和天天没有她的消息肯定担心坏了,要怎么办才好?她现在连敦煌都不敢进去,万一黄经理让她赔偿怎么办?那些酒价值好几万!

    “咦,Nancy?”洛文豪看到了南千寻惊喜的叫了一声,贱嗖嗖的跑了过来。

    南千寻听到有人叫她,转过眼来看到了竟然是洛文豪,兴趣乏乏的又收回了目光,继续看着广场上那些姗姗学步的小朋友。

    “怎么了?不高兴?”洛文豪伸手托住下巴,坐在她的身旁。

    “嗯!”南千寻淡淡的嗯了一声,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她非常的不高兴。

    “什么事,说出来听听?”洛文豪见南千寻没有躲躲闪闪的目光,知道她八成是已经把昨天的事给忘了。有些人就算是喝醉了第二天照样能记得喝醉时发生的事,但是有的人喝醉了之后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找工作,找不到!”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已经心如死灰了,难不成真的要离开南川市?

    可是她要是离开南川市,什么时候才能揭开当年的事?再说了,现在姑父还在医院里!

    “找工作?嗐!我招人招不到,你居然找工作找不到,简直了……”洛文豪一拍大腿痛心疾首的说道。

    “你招人?”南千寻听到洛文豪的话,眼睛都亮了。

    “嗯,你说说你会干什么?”

    “我洗衣服做饭什么都能做!”

    “我不是找保姆,我要的是一个贴身秘书!”

    南千寻愣了愣,她怎么给忘了,这个洛文豪是个什么货色,成天在女人堆里钻来钻去,只要是被他看上的女人,就没有能逃脱他的魔爪的,可是自己现在还有挑剔的资本吗?南川市那么多的企业竟然没有一家聘用自己,难道是有人在后面搞鬼了?

    “你可别误会了,我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个颜控,看不上眼的女人要是放在身边我心里膈应的慌。所以,跟在我身边当秘书的女人必须是像南小姐这样的美女,而且待遇也丰厚,一切从优!”

    南千寻本来是想要婉谢的,听到他说待遇丰厚,一切从优的时候,有些动摇了,毕竟她现在需要赚钱给姑父看病,还要继续留在南川市,查清楚当年的事!

    “当你的秘书,你要什么条件?”

    “我招人之所以招不到,是因为我太挑剔了,如果南小姐肯来,我当然会放低条件,一个月两万块,社保公积金什么都全交,你的工作就是陪着我去进行各种应酬,还有安排我的行程!”

    “这么简单?”

    “当然不简单,我生活上的一切都需要你来打理,包括我每天穿什么衣服,什么鞋子,要添什么衣服鞋子之类的,当然车的话也会隔三五个月换一辆,这些都需要你来打理!至于生意上的事,有死胖子。”

    “那行,我什么时候可以上岗?”

    “随时可以!明天跟我去分部签合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秘书!”

    “好!”南千寻回答道。

    洛文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能得到这样的美人相伴,人生也圆满了!

    “对了,我的事不准跟外人透露!”

    “嗯!”

    在广场上,洛文豪顺利的招到了南千寻,他丫的这两天都去川北村去蹲守,想要见到南千寻,谁知两三天都没有见到她,他以协议有疑问为由去了南紫云家,没有想到已经人去楼空,连一些小型的家具都搬走了。

    昨天好不容易在敦煌撞见了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被陆旧谦给带走了。都说他洛文豪花名在外,他陆旧谦那厮也还不是披着羊皮的狼?刚订婚就开始在外面偷腥,还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正人君子,他丫的真是个伪君子!

    “洛总,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帮?”南千寻有些难以启齿。

    “什么事?”

    “昨天,昨天我把包包落在了敦煌,我不敢去拿,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

    “包包?”洛文豪皱了皱眉头,凑过来自己的脑袋,问:“你去敦煌干什么了?”

    “我……,去敦煌推酒!”

    洛文豪听到她说推酒,大致也猜到了故事的经过,胸口一拍,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走,小爷带你去要回你自己的东西去!”

    “洛总,我、我不合适去!”南千寻吞吞吐吐的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你现在跟我说不合适?”

    南千寻愣了一下,问:“那你从今天开始给我算工资吗?”

    “……算,当然算!”洛文豪说着拉着南千寻往敦煌去了。

    陆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陆总,这是这几天南千寻求职的一些公司,刚刚我都联系过了,他们都说是有得罪不起的人威胁他们不能录用她!”石墨站在陆旧谦的面前说道。

    陆旧谦看着面前的一分清单,还有清单下压着的一些公司的广告宣传页,几乎涉及到了所有的行业,甚至不知名的小餐馆都有。南千寻现在连当个洗碗工都没有人要,他心里大致的也知道了究竟是什么情况。

    “是谁?”陆旧谦的脸上一阵阴霾,竟然有人在南川市的地盘上兴风作浪?

    没有经过他陆旧谦的允许,谁敢这么干?

    “这……”石墨有些为难的支支吾吾。

    “说!”

    “是李自强!”

    “李……”陆旧谦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这个李自强就是他的准岳父,南初夏的继父,佘水星的现任丈夫。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李自强的做法很明显,分明是不想让南千寻回到南川市,可是他为什么要阻止?难道是怕联姻的事出现波折?

    “敦煌是怎么回事?”

    “她去当了红酒促销员……”

    陆旧谦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资料撂在了桌子上,说:“去敦煌!”

    “我们下午还有会要开,现在去恐怕来不及了!”

    “会议改期!”陆旧谦说着拿着衣服往外走,石墨叹了一声气,只好通知会议临时改期,开着车子载着陆旧谦去了敦煌。

    南千寻这边也跟着洛文豪去了敦煌,他们来到了六楼,刚到仓库的门口,洛文豪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看电话,眉毛挑了挑,说:“我先接个电话,你先进去!”

    南千寻转头看着洛文豪急吼吼的拿着电话去了走廊的尽头,又看向那扇门,或者现在来的早,不会遇见黄经理和丽姐。

    她摁了指纹,门滴的一声响了,她轻轻的开门进去,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她想开灯,手刚摸到灯的开关上,却听见了仓库里面传来一阵阵非常和谐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娇*喘,哼哼唧唧的像是忍受又像是享受。

    南千寻心里一慌,连忙将自己的手给缩了回来,自己这是撞了人家的好事?

    她连忙转身准备逃走,手刚扶在门把上,要找机会点开门,却听见里面一阵低吼,啪嗒啪嗒狠狠的肉击声之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黄经理,你说那个小狐狸现在怎么样了?”丽姐的声音传了过来,南千寻浑身一僵,连忙怔在原地,她没有来由的知道丽姐口里说的小狐狸就是自己。

    “她?呵呵……”黄经理呵呵了两声,啪一声,应该是打火机的响声,不一会儿有一股刺鼻的烟味传了过来,“估计是起不了床了,据说昨天是洛少爷把她带走了?便宜了那个二世祖!哼!”

    南千寻的心里一慌,昨天她被洛文豪带走了?可是为什么她会在陆旧谦那儿?

    “谁?”

    南千寻心里一慌,连忙开门,黄经理却一个健步的冲了过来,一把把她拽了过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黄经理见到竟然是南千寻,兴奋的擦拳磨掌,他刚刚还在可惜她被洛文豪给带走了,没有想到她竟然就在眼前。

    “小狐狸?”丽姐也连忙套上衣服出来了,看到南千寻的时候她诧异极了,被洛少爷带走了,这会儿竟然能下床了?洛少爷那方面的工夫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既然来了,就让我好好享受享受吧!”黄经理的脸上出现一抹,脸上带着纵欲过度的疲惫,没有穿一根纱的他下半身又昂然树立,真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斯文败类。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南千寻惊恐的挣扎着,胡乱挠着把黄经理的眼镜给挠了下来。

    “啪!”黄经理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凶狠的说:“你最好给老子乖乖的,要不然老子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丽姐……救我……”南千寻惶恐的看向丽姐,丽姐却妖娆一笑,说:

    “小狐狸,黄经理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是乖乖的就范吧!”

    丽姐说着朝她扑了过来,把她死死的摁住,对黄经理说:“老黄,快点!”

    “少不了你的好处!”黄经理见丽姐帮她摁住了南千寻,连忙上前来急吼吼的剥她的裤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