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33章 南家大小姐

    南千寻一觉睡到太阳平西才醒过来,她醒来之后连忙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又没有穿衣服,脸腾的一下红了,这两天她已经光溜溜的给陆旧谦看了两次了!

    她连忙裹着单子起来,去衣柜里找衣服,衣柜里很多的新衣服,春夏秋冬各种款式,都是她曾经最钟情的香奈儿,也是现在南初夏的专属品牌。

    陆旧谦开门进来,见到南千寻靠在衣柜上,看着衣柜里的衣服发呆,目光柔和了下来。

    以前她最喜欢香奈儿,但是那个时候自己没有那么多的钱让她穿名牌,后来他有了钱,可以从各处搜集她喜欢的款式,但是却没有人穿了。

    就算是她人不在,他还是极力的把这里伪装成她一直都没有离开的样子。来这里打扫卫生的钟点工对他这种做法已经习以为常,每一次他只是站在门口把衣服递过来,匆匆离开,钟点工一度认为这里的女主人不在人世了。

    听到门的响声,南千寻回过头,看到陆旧谦也正在看着这些衣服,有些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可能要借用你未婚妻的衣服!”

    未婚妻的衣服?陆旧谦的眼眸深了深,这些衣服都是给她买的,她却当成了南初夏的?

    “她不会在意的!”陆旧谦恢复了之前的冷漠,转身出去了。

    南千寻舒了一口气,挑了一套价格最便宜的穿了起来。

    陆旧谦在饭厅里,耳中听到她开门声,深深的眼眸朝她投了过来,衣服买的早,穿在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有些略肥了些,松松垮垮的有些病态美。

    “那个,谢谢你出手相救。”南千寻吞吞吐吐的站在他的面前,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咚!”陆旧谦把手上的手机放在了一边,双手抱着后脑勺,靠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问:“你要怎么谢我?”

    “呃,改天我请你吃饭!我还有事,先走了!”南千寻说着往外走了去,陆旧谦的眼眸暗了下去,刚刚钟点工已经过来做好了晚饭,她不吃饭就要走?

    “那我等你!”陆旧谦也没有勉强她留下来,今天上午他们在这里不欢而散,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她恼怒的脱完身上的最后一根纱,裹着被子要走的情景。

    她长大了,脾气也长大了,想想以前那个任劳任怨,什么都不说的南千寻,眼前的这个似乎更加的有个性。

    南千寻走到门口的时候,意外发现自己的包包放在鞋架上,连忙拿起自己的包包,开门离开了。

    陆旧谦看着眼前满满的一桌她喜欢吃的菜,苦笑了一下,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苦瓜放在嘴里,满腔的苦在口腔里蔓延开来了,只是再怎么苦也苦不过他的心。

    南千寻离开瑞海花园之后,立刻给南紫云和天天打了电话。

    “千寻,你去了哪里?怎么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姑姑,手机调成了静音,没有听到!”

    “你没事就好,我联系不上你去警察局报警,他们说失联要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有消息才给立案!”南紫云在电话那头说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姑父和天天都好吗?”

    “他们都好,你不用担心!工作 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找到了,今天已经开始上班了,我可能会晚点回去!”

    “好好,你千万要主意安全!”

    “嗯!”南千寻挂了电话,面如寒霜的往南家去了。

    再说洛文豪这边,这个家伙从敦煌接了电话,精虫上脑,直接奔向了酒店。

    酒店那边是一个新晋的车模,经常出席各种车展,身材好的更不用说,洛文豪一直想睡她,只是一直没有成功,也不知道这一次她怎么这么主动,让洛文豪去她下榻的酒店。

    刚到了酒店,洛文豪就被一群记者给堵住了,他当时心里暗暗的淬了一口,自己被这个车模给套路了,原来人家不过是想借着自己来提高知名度。

    洛文豪当时心里涌出了许多脏话,想提高知名度,可以直接提要求,这样来套路他,他心里非常不爽。

    不过,他来都来了,要是睡不到,那才叫做亏。

    两人在酒店里调了半天的情,终于要入正题的时候,洛文豪突然想起了南千寻还一个人在敦煌,他一拍大腿,说:“糟糕了!”

    “洛少爷~~”那嫩模娇滴滴的攀了过来,洛文豪在对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说:“等我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给忘了!”

    他连忙穿上了衣服,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酒店。

    那嫩模在欲求不满的在酒店里,心里暗暗的将洛文豪给骂了一遍,他一个花名在外的二世祖,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无非就是在女人堆里钻来钻去的!

    洛文豪的内心一万个卧槽,果然是美*色误认!

    他急急忙忙的开着车子往敦煌去,到了六楼他们之前敲门的地方,进去才看到里面一片狼藉,地上还有大量的乳白色的液体,他一眼就看出那些都是什么东西,他一拍脑袋,懊恼的拿出手机拨打了南千寻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该死!”洛文豪烦躁的从敦煌出来,她去哪里了?

    他急急忙忙的开着他的法拉利往川北村去,在市中心也不减速,引起行人一片恐慌,受到惊吓的人纷纷咒诅他早日出车祸,不要出来祸害别人!

    “嘭!”那咒诅他出车祸的人刚转过脸,意外的发现这辆骚包到不行的法拉利跟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撞在了一起。

    两辆车子都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停在了路上,路人连忙报警,拨打救护电话。

    劳斯莱斯内石墨眩晕了一下,陆旧谦手里的笔记本也飞了出去,连忙朝外看了过去,洛文豪已经晕在了驾驶室里。

    “石墨,快救人!”陆旧谦看清楚了对方是洛文豪之后,立刻对石墨说道。

    石墨连忙下车,把洛文豪给弄了出来,交警和救护车很快赶到了。

    此时的南千寻已经到了南家的大门口,她把手摁在指纹锁上,指纹锁早已经重新设置过了,她没有权限开门。

    看门的胖嫂见到南千寻,呆愣在原处,伸手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大小姐回来了?

    她连忙帮她开了门,说道:“大小姐,你回来了?”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问:“他们呢?”

    “太太和二小姐他们都在饭厅里吃饭!”

    “我知道了!”南千寻说着越过胖瘦往里面进。

    南家的装潢早就面目全非了,从以前的淡雅,变成了现在的金碧辉煌,一个人的变化快的果然让人应接不暇,从前的妈妈是一个淡雅的女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变成了这样?

    “妈,我都说她就是个害人精,你还偏偏不信,看看现在好了吧,把表叔害成了那样!”南初夏不满的说了一声。

    “少说话,有本事你少让我操心!”佘水星瞪了南初夏一眼,说:“都这么多天了,你怎么还没有怀上陆旧谦的孩子?你到底是不是不行?”

    “妈……”南初夏提到这个就一肚子的火,陆旧谦对她也越来越温柔,越来越体贴,但是就是从来不会碰她,让她非常的郁闷:“我们现在在说南千寻的事,你干嘛老是转移话题?”

    “南千寻成不了气候,明天你就知道了!”

    “妈,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妈,你真好~~”南初夏喜笑颜开的看着佘水星。

    “初夏,你只管等着当你的陆太太,管妈妈干什么?来吃点牛排!”李自强温和的说道。

    “爸,我不是害怕妈不忍心么?”

    “有什么不忍心的?她又不是我的女儿,我女儿只有一个!”佘水星薄凉的说道。

    轰!

    一记闷棍打在南千寻的胸口上,难怪佘水星一直偏心,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始终都得不到她的认可,原来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妈妈!

    可是,就算是不是自己生了,也不能这样对待啊!

    “可是她毕竟是南家的继承人,我担心……”

    “初夏你担心什么?现在南家很快就没有南千寻了,以后南家的继承人只有南初夏!”李自强笑着说。

    “委屈你了自强,初夏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改姓李了!”

    “那有什么要紧,不管姓什么,不都是我李自强的女儿么?”

    ……

    南千寻浑身剧烈的哆嗦了起来,南初夏原来一直都不是爸的女儿,而是李自强的!而她只是比南初夏大了两岁,也就意味着,佘水星是在婚内出轨生下了南初夏!

    她的脑海像是有什么东西闪过一般,整个人浑身都僵硬着,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大小姐,你怎么还站在这里?”胖瘦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南千寻早就跟佘水星和南初夏闹翻了,看到她站在饭厅这边,连忙问道。

    胖瘦的话让里面正在说话的三个人,纷纷一愣,大小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