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35章 拼个鱼死网破

    陆旧谦过来看望洛文豪,恰巧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骨节之间咯啪咯啪的响。

    南千寻很好脾气的一勺一勺的喂洛文豪,怕粥太烫,每一口都会吹一吹,然后再递过去。

    洛文豪喝着粥看着她,像是就着她下饭。

    陆旧谦浑身的气息冷了冷,他也受了伤,怎么不见她来照顾自己?

    “陆总?”王大力来的时候,看到了陆旧谦在外面,连忙喊了一声。

    “嗯!”

    “进去坐吧!我们洛总还多亏了你们,要不然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不用了,他没事就好!”陆旧谦转身回去了,脑海中一直不断的出现刚刚看到的情景。

    “旧谦哥哥,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好担心……”南初夏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看到陆旧谦回来,连忙上前说道。

    “没事,出来走走,我没事了,出院!”陆旧谦说道,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次日,南千寻又去好粥道给洛文豪买粥,排队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她连忙朝身后看了过去,陆旧谦正站在她的身后排队。

    “陆总?”南千寻打了个招呼,陆旧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一样,洛文豪的病根本就不严重,昨天就可以出院了,他非要住在医院里,只要南千寻这个傻瓜看不出来,他就是故意让她照顾他!

    南千寻不知道要说什么,转过头继续排队,陆旧谦距离她很近很近,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他高大的身影之下。

    南千寻又往前走了走,他又紧紧的贴了过来,她又往前走了走,他又贴了过去。

    前面排队的人回头看了看她,她连忙歉意的说了对不起,往后退了退,但是往后退一步已经完全退到了陆旧谦的怀里。

    陆旧谦嘴角微微一弯,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看向一旁。南千寻深深了吸了一口气从队伍中站到了外面,他也随着她站到了外面。

    “陆总,你能往后站一站吗?”南千寻终于忍无可忍,回头问道。

    “该你了!”陆旧谦眼眸一深,对着她说道。

    南千寻转过头来,看到自己的前面已经没有人了,连忙往前走。

    陆旧谦见状又跟了过去,把她紧紧的笼罩在他的怀中,他的身体跟她的几乎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服务员把她要的东西给了她之后,她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欧少锋看着她匆匆忙忙的离开,也端着自己的粥离开了。

    南千寻急速的回到了医院里,看到洛文豪正站在地上打电话,他的火气有些大。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洛文豪打着电话打着打着看到玻璃外站着的南千寻,很快把电话给挂了。

    南千寻推门进去,把粥给他,他说:“你还喂我!”

    “你已经痊愈了!”

    “我胳膊痛!”

    “打电话都没问题!”

    “但是我吃饭有问题!再说了,我招你来,就是要照顾我的,现在我生病了,难道照顾我不是应该的吗?”

    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放下粥去了浴室,端了水过来。

    洛文豪一眼不眨的看着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人生可以这么圆满了,他觉得自己可以一直住在医院里。

    他重新坐在了床上,南千寻坐在旁边喂他吃饭,突然她的手机叮了一下,她瞥了一眼,意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立刻放下了粥,拿起了手机。

    洛文豪看着她一脸凝重的样子,疑惑的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到了手机上的新闻头条,竟然是南家总经理佘水星发新闻表示跟南千寻断绝母女关系,并将她从南家逐出来。

    而且上面还说了一些原因,说南千寻不懂洁身自爱,离婚之后自我堕落在酒店跟男人鬼混,有辱南家的门风,经过多次教育仍旧不愿意悔改,现在逐出家门,断绝关系!并且还附上了一些照片。

    照片里的南千寻媚眼如丝风情万种,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那个男人不正是胡汉三么?洛文豪的大脑飞速的转了起来,迅速的分析出这分明就是一个阴谋!

    他又接着往下看,看到她被灌酒的照片,被胡汉三搂在怀里,那种妩媚的样子,隔着屏幕都让人心里痒痒的。这些照片果然能说明她不洁身自爱,但是他洛文豪却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她最后是被陆旧谦带走了的,没有人提起这件事?

    陆旧谦?不正是南初夏的未婚夫?洛文豪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一样,浑身都冷了下来。

    他猛然抬头看向南千寻,只见南千寻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嘴唇不住的哆嗦,一句话都不说。

    “Nancy?”洛文豪试探的喊了一声。

    南千寻似乎没有听见他一样,站起来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Nancy!冷静!”洛文豪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没有来得及阻止南千寻离开,立刻拿着电话给王大力打了过去。

    “大力,快去处理网络上有关于Nancy的一些不好的消息!”

    “哦!”王大力应了一声,又继续忙手里的活计,渐渐的将这件事给忘了。

    南千寻这边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南家,南家的大门紧闭,她执着的站在南家的大门口,她就不信佘水星和南初夏他们今天不从这里经过!

    南初夏这边,坐在陆旧谦的办公室里,耐心的等着陆旧谦忙完手里的事。

    她看到手机上有关于南千寻的消息,激动的差点没有叫出来,果然是自己的爸爸妈妈,果然是办事有效率,以后南千寻什么都不是,还拿什么跟自己斗?

    陆旧谦也收到了消息,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又看了看南初夏,她的脸上有着明显的幸灾乐祸,他的眼眸深了深。

    他没有作声,而是发了一封邮件给石墨让他尽快去处理这件事。

    石墨收到邮件之后,立刻联系了发文的网站,要求删除所有的照片和文字,并且联系了各大引擎搜索的公司,要求他们屏蔽关于南千寻的消息。

    新闻很快就被撤 了下来,网络上也再也搜索不到南千寻的消息了。

    南初夏再一次看手机上的消息时,发现新闻已经不见了,网络上也搜不到了关于南千寻的消息了,她立刻红了眼,究竟是谁在背后帮助南千寻?

    “哼,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你!”南初夏心里暗暗的想着,用手机微信联系了李自强和佘水星,他们有一个家庭聊天的群,消息是发在群里的。

    南初夏:爸爸、妈妈,南千寻的新闻已经下架了,搜不到了,怎么回事?

    佘水星:我正在联系报社网站,看看怎么回事!

    李自强:别怕,南千寻一定会离开南家,你就是南家唯一的小姐!

    南初夏:你们赶快办,不知道是谁竟然这么有能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撤下了所有的新闻。

    佘水星:宝贝,别着急,我马上去处理!

    南初夏:妈妈,你真好!么么哒

    南初夏一家三口正在聊天,陆旧谦这边已经根据自己WiFi登录的用户,侵入了她的手机,获取了手机上所有的账号密码,成功的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连忙把聊天的界面截图下来,这个李自强上一次敲打的竟然一点用都没有?

    此刻的南千寻还在南家的大门外等着,胖嫂出来看到了她,心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说:“大小姐,太太吩咐不让你进来!我、我也没有办法!”

    南千寻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我在这里等!”

    她从上午一直等到了晚上,到晚上吃了晚饭都没有等到人,她拿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又去网络上搜了一下自己的信息,没有想到一条都搜不出来了。

    是谁帮她处理了这件事?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她看到了是洛文豪的电话,接了起来。

    “Nancy,你去哪里了?”

    “有什么事?”

    “你早上才答应我,说自己不会失联,有什么话回来再说!你的事我已经帮你解决了!”

    “你帮我?”

    “对,以后有事记得要跟我说,不能一个人一声不吭的走了,我这边还等着你回来,明天我们要去江城!”

    “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的!”南千寻挂了电话,洛文豪看到已经挂了的电话,脸上有些无奈,这个女人还真是犟。

    南家的三口之家,终于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到了别墅的门口,在等待开门的过程中南千寻从暗处跳了出来。

    她手里拿着从花圃边上拔下来的砖头,上前来对着李自强的车就开始砸。

    李自强和佘水星坐在前排,见有人上前来砸他们的挡风玻璃,立刻惊叫了一声,伸手护住了头。

    南千寻砸坏了他们的挡风玻璃之后,又去砸他们车窗上的玻璃,南初夏连忙拿手机录视频,南千寻砸坏了玻璃之后,伸手拽过她手里的手机摔到地上,砸的稀烂。

    “南千寻,你疯了!你这个疯子!我要报警抓走你!”佘水星气的浑身发抖,南千寻长这么大,一向都是很听话的,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疯子一般?

    “李自强,佘水星,南初夏我告诉你们,光脚的不怕 穿鞋的,你们要是逼急了我,我不怕玉石俱焚,我跟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