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36章 这个狐狸精勾*引我

    “我告诉你们,光脚的不怕 穿鞋的,你们要是逼急了我,我不怕玉石俱焚,跟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疯了,你真的是疯了!”佘水星气的浑身哆嗦。 

    “千寻,我们好好谈谈!”李自强看了看她,索性下车。

    “有话在这里说,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跟你耗!”

    “呵呵,你已经在这里蹲守了一天了,怎么又在意这一会儿半会儿?”

    “知道我在这里蹲守,你们还到这个点才回来?你敢说你们不是故意的?”

    “千寻,有什么气你也出了,我的车已经被你给砸了,我也没有想要追究你什么责任。你也知道,我其实不想让你回到南川市。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一回来,就会威胁到初夏!”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给你一笔钱,你离开南川市,永远都不要回来!”

    “李市长,我离开南川市已经三年了,你们怎么一直没有让陆旧谦娶了南初夏?不对,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她李初夏?”

    “南千寻,陆家注定不要你了,陆旧谦不娶初夏也会娶别人,你为什么不能成全了他们呢?就算是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你们一起长大这么多年,难道没有一点的感情吗?”

    南千寻听到李自强的话,他们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的论调都是一样的。他们怎么不想想,她为什么会跟陆旧谦离婚?

    她跟陆旧谦离婚之后,他们又要把小女儿嫁给陆家,就不怕以后在南川市抬不起头?

    “李市长,你在跟我说感情吗?我们多年的姐妹情谊就是她爬上我老公的床,怀上我老公的孩子,再逼着我离婚,然后你再赶我出南川市?

    还有,你们败坏的我名声,还想要剥夺我的继承权!你们做的事,哪一条是跟我讲感情了?想让我离开南川市?李市长,我告诉你,不可能!”

    南千寻气的浑身都哆嗦,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李自强听到她一连串说出这么多的话来,格外的惊奇,果然人都是要逼着才能突破自我。

    “呵呵,你要是不离开南川市,你连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没有南家供应你,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你拿什么养活你自己?难道真的要去会所里陪酒?”

    南千寻听到他说起陪酒的事,更加的气愤了,如果不是他李自强,她怎么可能会落到那种地步?

    “你设计我的事还没有给我说法,现在就想用钱打发我走?还是李市长希望大众都能知道你指使姓黄的设计我,还是希望大众知道你李市长曾经插足别人的婚姻?”

    李自强听到南千寻的话,变了脸色,说:“南千寻,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们走着瞧,我说过,属于我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给你们!”南千寻说完转身就走,李自强一阵气血冲头,他堂堂一市之长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威胁,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咽下去?

    南千寻转身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往回拉。

    “你放开我!”南千寻下意识的去护自己的头发,不想却被李自强给强行拖拽着进到了南家的院子里。

    胖嫂听到外面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看到南千寻被李自强拽着头发在地上拖行,连忙上前来,双手握住李自强的手,说:“市长,有话好好说!”

    “子不教父之过!”李自强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南千寻一边护着自己的头发,一边问道。

    “大小姐,你赶快跟先生认个错!”胖嫂着急的在一旁说道。

    “我凭什么跟他认错,我哪里有错?”南千寻生气的说。

    “胖嫂你让开!我今天就要好好替她父母教训教训这个逆子!”李自强气急败坏的说,把她拽进了客房里,到了客房里他一把把她扔到了地上。

    胖嫂以为是今天新闻上报道的那样,所以市长才会这么生气,她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躲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毕竟这件事大小姐做的太过分了,就算是要报复他们,也不能这样自暴自弃啊!

    南千寻摔倒在地上,大理石的地板上照射出她灰头土脸的模样,特别狼狈。

    李自强上前来,慢慢的蹲了下来,脸上露出一抹笑,笑的特别瘆人,南千寻这一刻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皮笑肉不笑。

    “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敢威胁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没有出生!”

    南千寻没有来由的感觉到一股恐怖由背后升了起来,眼前的好像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

    “不是跟我要一个说法吗?不如,你从了我,我养你?”李自强的手伸出来,摸在南千寻光滑的脸蛋上。

    “啪!”南千寻伸手把他的手给拍了下来,死死的盯着他说:“你的真面目早晚会被揭开!”

    “哈哈哈,现在你在不良场所陪酒是事实,拿什么来揭开我的真面目?”李自强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立刻上前强势的把她压在了身下,死死的禁锢住她,伸手摸上了她漂亮的眼睛,说:

    “这双眼睛,多勾魂!便宜了陆旧谦那小子,让他先开了苞!早知道就让爸爸先尝尝你有多销魂!”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滚……”南千寻挣扎着不让他亲到自己,李自强抓住她的头发,把头发抓起来,强迫她仰起头来。

    南千寻是趴在地上的,头发被他揪起来,被迫的扬起了头。

    李自强把脸伸到她的颈项处,深深的闻了一口,说:“真好香啊,爸爸有些迫不及待了!”

    “救命啊……”南千寻大吼了起来,她渴望能把佘水星或者是南初夏给引过来,但是南初夏开着被砸的车子,对佘水星说一个人去车库害怕!

    佘水星没有下车,陪着南千寻去了车库。

    她倒车入库故意耽误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以致于南千寻呼救的时候,根本没有人听到。

    这边李自强正在陶醉在她身上的香味中,伸出舌头想去舔一口,手机却意外的响了。

    他趴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拿出了手机,看到上面是陆旧谦的名字,脸上冷冷一笑,划开手机,声音和蔼的说:

    “旧谦啊,有什么……”

    “唔……唔……”南千寻也瞥见了陆旧谦的名字,努力的呼救。

    “李市长,有人给了我一些东西,我转交给你,你看看吧!”

    李自强的脸色黑了黑,又是转交东西!上一次他不软不硬的把表弟折磨成那样,这一次又要玩什么花样?

    他的手机彩信很快就来了,他打开一看,原来是微信聊天的截图,那个聊天是他们一家三口在商量怎么对付南千寻的。

    他浑身一冷,气息不稳,好一个陆旧谦,竟然三番两次的来挑战自己的底线!

    他把手机丢在一边,眼前的事情更加的重要,只要能毁了南千寻,她就再也不会是初夏的威胁了?

    “放开我,放开我……”南千寻大声的叫道,李自强像一只魔鬼一样,邪笑着说:“叫,使劲的叫,我看看谁能来救你?看看是你的那个懦夫一样的前夫,还是已经死了的爸爸?哈哈哈……”

    “李自强,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放开我!”南千寻歇斯底里的叫着,爸爸死了那么多年,到现在还有人侮辱他!

    “使劲叫,你越叫,我越兴奋!叫!”李自强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南千寻闷着口不再吭声。

    李自强再一次将脸伸到了她的颈项处,闻了她身上的香味,又吹了一口气在她的耳旁,南千寻挣扎不过,心如死灰,她怎么也想不到李自强在自己的家里都敢这么乱来!难道就不怕佘水星和南初夏看到?

    “嘭!”一声,门被踢开了,佘水星和南初夏随后进来,两人看到了李自强和南千寻两人暧昧的姿势,纷纷呆愣了片刻。

    “你们在干什么?”佘水星见到李自强趴在南千寻的身上,冷冷的问道。

    “水星,你说的什么话?我刚刚不过是在教训她,这个丫头犟的狠!”李自强连忙淬了一口,丢下南千寻站了起来。

    “李自强,你当我眼瞎么?”佘水星冷冷的问道,然后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说:“自强,你要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了,我不会勉强你!”

    “水星,你还不了解我吗?我从小时候就一直迷恋你,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怎么会不想跟你在一起……”

    南千寻的脚手冰冷,他们竟然是初恋的情人?而且李自强那么多年一直没有娶,就是为了等她?

    两人的深情告白,南千寻听的快吐了,李自强已经到了那种小有成就,渴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年龄,而佘水星却还一直停留在多年前她们最单纯的年代,呵呵!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这个狐狸精妄想勾*引我,幸好你们来了!”李自强揽着佘水星的肩膀冷眼站在旁边。

    “姐,你竟然连爸爸都不放过!你简直太不要脸了!”南初夏看着南千寻惊呼道。

    “南千寻,你到处勾*引人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继父都要勾*引,你还是不是人?”佘水星说着上前一巴掌要打南千寻,不料一道黑影闪了过来,她的手被人一把抓住,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说:“佘总,别闪到了自己的老腰!”

    “旧谦哥哥……”南初夏看清了来人,连忙惊呼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