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37章 带回去好好教训

    “旧谦……”李自强也诧异,刚刚他才收到他的彩信,这会儿他就出现在南家?

    “你怎么来了?”佘水星显然余怒未消,被陆旧谦给拦住了心里更加的恼火了,但是她却没有表现的太过于明显。

    “初夏打电话给我,我接了电话没有听见她回话,不放心,特意过来看看!”陆旧谦很快恢复了往日冷漠的样子。

    “旧谦哥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南初夏听到陆旧谦的话,连忙问道。

    陆旧谦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南千寻,问:“她是怎么回事?”

    “哦,今天我在网络上看到关于她的事,专门把她叫回来小惩大诫一番,没有什么大事!”李自强笑着说。

    南千寻狼狈的躺在地上,她把头紧紧的埋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不敢去看陆旧谦,每一次她狼狈的样子都会被他看见!

    不,她不想这样,她想告诉他,离开他她一直都过的很不错!

    “旧谦哥哥,刚刚姐姐把我电话给摔了!”南初夏听到陆旧谦说她打了他的电话,她立刻去摸电话,突然想起自己的电话已经被南千寻给摔了。

    “你摔了初夏的电话?”陆旧谦浑身的气息突然变冷,南初夏见状心里一喜,旧谦哥哥终于维护自己了!

    她连忙上前来说:“姐姐,你知道吗?那部电话是旧谦哥哥送给我的!”

    南千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陆旧谦伸手把她拎了起来,强迫她面对自己,说:“你摔了初夏的电话?”

    “旧谦算了,不过是一部手机!”李自强出来当和事佬说道。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谁动了我的东西,谁就应该承受该有的惩罚!”他冷冷的说道,李自强没有来由的心里一慌,他总觉得陆旧谦是在警告他。

    陆旧谦冷眼看了看三个人,拎着南千寻走了。

    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南初夏后知后觉的追了上来,说:“旧谦哥哥,旧谦哥哥……”

    “她得罪了我,我带回去好好的教训教训她!”陆旧谦头也不会的把南千寻塞到了自己的车上,车子急速离开。

    “旧谦哥哥……”南初夏看着陆旧谦开车离开南家,连忙跟着车子追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

    “你给我回来!”李自强连忙追出来把她拉了回去。

    “爸,你别拉我,别拉我,我要去,我要去……”南初夏哭着说。

    “你还嫌不够丢人?”李自强把她拖到了客厅里关上了门。

    “呜呜呜……”南初夏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你们不是说今天就把南千寻给我赶出南川市吗?你们说话不算数,你们说话不算数!呜呜呜……”

    佘水星和李自强纷纷对视一眼,似乎也明白了究竟是谁在背后帮助南千寻,在整个南川市,能做到把所有的都给压下来,除了陆家还能有谁?

    南千寻坐在陆旧谦的车子里,看着不断倒退的风景,眼眶的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嘎吱一声,车子靠边停了下来,陆旧谦转身看着南千寻,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南千寻也回头看着陆旧谦,她的心里乱七八糟的,她决定了要把属于自己的全部都抢回来,陆旧谦当然也包含在内,就算是她跟陆旧谦再也不可能再续前缘,只要他不娶南初夏就成!

    陆旧谦一汪深井一般的眼,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心里砰砰的乱跳了起来。

    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不断的纠缠着,也不知道是谁先靠近了谁,两人越来越近,他们几乎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也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脸上,车厢里的气氛慢慢的高了起来……

    两人的目光纷纷闪烁着,就在还差三公分的地方都顿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半分,他们的安全带将他们禁锢住了!

    陆旧谦懊恼的往后靠了靠,又往前冲了冲,暧昧的气氛突然就这么消散了。

    看到陆旧谦黑了脸的模样,南千寻噗一下笑了出来,陆旧谦见南千寻笑了,心里突然松了一下,懒洋洋的坐了回去。

    “去哪里?”

    “新源街362弄!”南千寻说道,说完了之后有些后悔,她似乎不应该告诉陆旧谦自己住在哪里。

    陆旧谦听到她报的街道,没有吭声,开车载着她去了。

    李自强这边,把南初夏弄回来之后,对佘水星说:“水星,你去联系一下黄蓝影!让她给想想办法!”

    佘水星想到陆家那个如日中天的黄蓝影,浑身都不舒服了,一个靠着张开双腿上位的女人,凭什么让自己去巴结她?

    “妈……”南初夏也双眼含着泪看着她,佘水星叹了一口气,为了自己的女儿,也不要什么自尊了!

    现在请她出面帮忙是最合适的选择,李自强身为一个市长,也并不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的,而且很多的事情他都不方便直接出面,再说年底市委书记就要换届了,他现在可不能出现任何的差池。

    黄蓝影接到了佘水星的电话,皱了皱眉头,拿起了陆家太太的架子,说:“喂,谁呀?”

    “亲家母,我是佘水星!”佘水星耐着性子说道。

    “哎呦,佘总啊,有什么事啊?”

    “明天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

    “明天啊,明天市委书记的夫人约我一起去美容院呢,恐怕没有时间咯!”

    佘水星听到她在电话那头显摆,差点没有气出内伤,她一直都知道黄蓝影就是一个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人,没有想到她现在刚巴结上市委书记的夫人,就敢给自己穿小鞋了。

    “既然你有约,那还是算了吧!”佘水星不温不火的说道,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已经生气了。

    黄蓝影觉得自己给佘水星的下马威也差不多了,笑了笑,问:“佘总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南千寻回南川市了!”佘水星不再跟黄蓝影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知道了呀,今天我看到了报道,说她自甘堕落,在酒吧里陪酒!还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在一起鬼混!哎呀,你们南家怎么出了这样的人呢?真是家门不幸啊!”

    黄蓝影的脸上有些不屑,说南千寻去酒吧陪酒,呵呵,她怎么会相信?在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她还能真的不知道南千寻是个什么样的性格脾气?

    虽然她一直都不喜欢南千寻,不过是因为陆旧谦为了南千寻的缘故跟自己对着来了,她不愿意让南千寻耽误陆旧谦的事业发展。

    那些年,陆旧谦因为跟南千寻在一起,什么都不愿意去追求,哪有现在风光?要不是陆旧谦太过于痴迷南千寻,她也不会逼着他们离婚!再说了,南千寻结婚三年了都没有孩子,也就注定她不可能跟陆旧谦一直过下去,只是说去陪酒什么,她是做不出来的。

    如果那些照片没有问题,只能说南千寻那个闷葫芦是被人家给设计了

    佘水星被黄蓝影一阵抢白,气的浑身哆嗦,她很想一摔电话不跟他们结亲了,可是南初夏又非陆旧谦不嫁!

    她想不通陆旧谦究竟有什么好的,连南千寻都护不住,她还非要拼死拼活的要嫁给他!

    不过南家的生意很多都是托陆家照顾,她没有那个底气说不!

    “亲家母,南千寻回来是要跟旧谦再续前缘,难道你不管了么?”佘水星说道。

    “你说什么?”黄蓝影诧异的问道,他们已经把南千寻逼成那样了,她还能回来跟旧谦再续前缘?这个佘水星是想的太多了吧?

    “南千寻回来是要跟旧谦再续前缘!”佘水星听到黄蓝影诧异的声音,知道事情有了苗头了,继续说:“南千寻现在已经做出了那种不耻的事情,万一旧谦真的顾及旧情跟她和好,打的可是您的脸!”

    电话那头的黄蓝影已经坐不住了,别说她陪酒不陪酒的这件事,就是陆旧谦对她痴迷的程度,宁愿不要家产,不认祖归宗,她也绝对不会允许南千寻再进她陆家的门!

    “你说的可是真的?”黄蓝影问道。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你现在打电话问问他是不是跟南千寻在一起?”佘水星说道。

    “旧谦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也不是小孩子了,我这做长辈的也不能干涉的太多了,您说对吧?早点睡吧!”黄蓝影听到佘水星的话,嘴角微微一扬,她佘水星还想拿她当枪使?她还当自己是当初的那个傻子?

    只是南千寻的事,确实需要好好留意一下了!

    陆旧谦送南千寻回到她的住处,只是在离新源街还有一段路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们走走?”陆旧谦转过头来看着她,南千寻点了点头开门下车。

    两人走在新源街上,这条街是很窄的,与其说它是个街道,不如说是个胡同来的更加的贴切一些。

    这个胡同很僻静,地上铺的还是多年前的那种正方形的红色砖头,成菱形扑在地上,两旁都是青色的砖瓦墙,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墙壁上大片大片的爬山虎,将青色的砖瓦成片成片的遮盖住了。

    两人慢悠悠的在胡同里走着,感觉像是重新回到了过去一样。

    “以后会留下吗?”过了许久陆旧谦问了一句,天知道他问这一句花了多长的时间做心里准备,他很紧张,手心隐隐有汗冒出来。

    南千寻听到他的问话,也僵硬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留下来,好吗?”陆旧谦突然转身,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恳求道。

    “我……唔……”南千寻刚张开嘴说话,陆旧谦害怕听到她的拒绝,直接伸头吻住了她。

    南千寻微微一挣扎,陆旧谦直接把她壁咚到了墙上,不让她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南千寻从挣扎到放弃挣扎,从放弃挣扎道开始回应他,陆旧谦像是得到了鼓励一般,手不规矩的伸到了她的衣服里。

    “不、不要在这里!”南千寻伸手捂住他在衣服里不规矩的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