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0章 强扭的瓜可以解渴

    江城,白家别墅

    白韶白坐在客厅里,端着咖啡看着窗户外,咖啡没有加糖,是南千寻最喜欢的口味。

    “少爷,你一大早起来就喝咖啡,对胃不好!”家里的佣人鲁妈妈见白韶白一大早在喝咖啡,连忙说道。

    “鲁妈妈,我喜欢!”

    “唉,喜欢也不能这么任性!听鲁妈妈的,先吃早饭!”鲁妈妈走到白韶白的身边,把他手里的咖啡给端走了。

    白韶白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去捏着鲁妈妈的肩膀,说:“听你的!”

    鲁妈妈才回头看着他满意的笑了,胡云英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见到两人亲昵的样子,说:“韶白跟鲁妈妈比跟我这个亲奶奶还亲!”

    “奶奶,你要是别逼我,我肯定跟你亲!”白韶白转过头去看着奶奶说道。

    “我不逼你白家的家产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我这么的老婆子操心到死吗?”胡云英扶了扶带着金丝线的眼镜说道:“今天开标,带着璞玉一起去!”

    “奶奶,强扭的瓜不甜,你为什么非要勉强我呢?”

    “强扭的瓜不甜,但是可以解渴!”胡云英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白韶白想说什么,也只好住了口,他们白家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白韶白索然无味的丢下手里的面包,端着牛奶一口气闷了下去。

    胡云英抬眼看了看他,十分的不悦,白家的人要优雅,要有修养,他这样算什么?

    她拿着纸擦了擦嘴,把纸巾丢在餐桌上,说:“应该是璞玉来了,你们要好好相处!”

    “知道了!”白韶白站了起来,刚走到客厅里,李璞玉已经进门了。

    “韶白?”李璞玉笑着走了过来,看到白韶白身后出来的胡云英,甜甜的喊了一声:“奶奶~~”

    “哎~~”胡云英笑呵呵的看着她,说:“今天要是没有别的事,陪着韶白去参加开标!”

    “嗯!”李璞玉点了点头,笑的格外开心“奶奶今天精神不错哦~~”

    “奶奶老咯,就等着你们早点结婚抱重孙子呢!”

    “呀~~奶奶,你老是打趣我们~~~”李璞玉说着还偷偷的看白韶白的脸色,白韶白像是没有听到她们在说什么一样,说:“走了!”

    “奶奶,那我们先走了啊~~”李璞玉对着胡云英笑的甜。

    “嗯!”胡云英对着他们摆了摆手,鲁妈妈过来说:“我见少爷似乎不怎么喜欢李小姐。”“喜欢不喜欢,结了婚圆了房就好了!”胡云英说道,当年她跟白家老爷子还不是一样不喜欢,最后还不是一样磕磕碰碰的过了一辈子?

    鲁妈妈担忧的看着白韶白他们,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感情这种事最是勉强不来的。

    李璞玉还像以前一样,蹦蹦跳跳的跟着白韶白往车库走,白韶白看着她欢快的样子,脸色也不太好看。

    坐到了车里,李璞玉看向他问:“韶白,你今天怎么不开心?”

    “没事!”

    “是不是又想起了南千寻?”

    白韶白转过头来看了看她,他们之间有那么熟吗?李璞玉还以为自己的衣着或者是妆容哪里不好,连忙把车上的镜子弄开照了照,白韶白没有说话,直接开车。

    “韶白,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安全带都还没有系好!”

    “我见你有心思说其他的,还以为你准备好了!”白韶白不温不火的说着,车子缓缓驶出了白家。

    洛文豪这边跟陆旧谦打了招呼之后,像是挑衅一样的,把车子开的飞快,瞬间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陆旧谦浑身都像是在冒冷气一样,石墨感觉到车内的温度突然变低,连忙看了看空凋的温度,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陆旧谦那张黑下来的脸。

    “旧谦哥哥,要不要尝尝这个?”南初夏拿着薯条伸到了他的面前,陆旧谦厌恶的看着薯条,又厌恶的看向她,面无表情的看向前方,说:“以后出来一律开跑车!”

    “呃……是!”石墨有些躺枪的感觉,出来谈生意开商务车有错吗?怎么他莫名其妙的决定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南千寻睡的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脸上有一道灼热的强光在游走,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是洛文豪那张放大了的脸。

    “洛总!”南千寻一个激灵坐好,并且伸手把洛文豪推到一边。

    “你干什么?”洛文豪冷不防的被推开,差点没有摔倒,气冲冲的问道。

    “呃,不好意思,我那个、条件反射!”南千寻一本正经的说道。

    洛文豪脸色黑了黑,说:“马上就要到了,准备下车!”

    “嗯!”南千寻闷闷的应道,又一次回到了江城,要不要给韶白打个电话?

    想了想还是算了,韶白应该有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和爱情,自己耽误了他那么多年,不能再继续耽误他了。

    想到白韶白,南千寻的心里也像是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曾经的他们是那么的相爱,无奈造化弄人,始终有缘无分。

    缘分这玩意怎么说呢?见面的时候说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如果人的相聚和分离真的是被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控制的话,相遇的两个人后来又怎么会分开?

    人啊,真会给自己找借口!爱了就说有缘,不爱了就说有缘无分,相爱的时候有一万个理由,分开照样会有一万种借口。

    只是他们跟其他的情侣不一样,如果不是外力的干扰,他们应该会幸福的在一起吧?

    如果在一起,就不会再有陆旧谦吧!

    想到陆旧谦,南千寻的心又抽*动了起来,想他干什么?他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

    她有着变态一样的情感洁癖,当年陆旧谦的妈妈怎么对待她都无所谓,但是陆旧谦跟南初夏上了床,就算是他陆旧谦不要求离婚,她也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了。

    “你在想什么?”洛文豪的俊脸又一次的伸了过来。

    “没、没什么!”南千寻又伸手去推开他,只是他已经有所防备,没有被她推到直接坐了回去。

    “下车!”洛文豪瞅着她说道。

    南千寻愣了一下,看了看窗外,这里她并不认识,难道这就到了江城?

    “你从江城刚离开几天,这就不认识了?”洛文豪看到她迷茫的眼神,好奇的问道。

    “我在江城,从来没有离开过泰晤士小镇!”她淡淡的说道。

    洛文豪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三年没有离开过泰晤士小镇?

    “你这不是画地为牢么?”

    “算是吧!”南千寻叹了一口气,推门下车。

    两人从车里下来,洛文豪笑呵呵的过来,站在她的旁边,说:“今天你就跟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上厕所呢?”

    “……我陪你!”

    “……”南千寻无语的站在他的旁边,虽然这个人花名在外,但是相处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坏。

    “走吧,现在已经不早了!”洛文豪说道,南千寻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边,王大力跟在另外一边,提着东西。

    “咦?白少爷?”洛文豪见到了白韶白,准确的来说,是看到了白韶白身边跟着的女伴,这个女人也是个人间极品!

    南千寻听到洛文豪喊白少爷,连忙回头,看到白韶白跟一个女的走在一起,仔细看了看那个女人,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不是她曾经最好的闺蜜李璞玉吗?她怎么会跟韶白在一起?

    “洛少爷!”白韶白温文尔雅的打了个招呼,随后把视线转移到南千寻的身上。

    洛文豪发现白韶白在看南千寻,笑着说:“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

    “千寻,你回到江城,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白韶白问道。

    “不好打扰你!”南千寻从李璞玉的身上收回自己的视线,垂着头闷闷的说道。

    洛文豪一脸尴尬,感情他们还认识,看他们的样子,貌似还是有故事背景。

    “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就不用小爷介绍了,这位美女是……”洛文豪没有来由的觉得白韶白认识Nancy,但是自己却不认识他的女伴,有些吃亏。

    “璞玉,你怎么会跟韶白在一起?”南千寻听到洛文豪问美女,连忙抬起头把视线转移到李璞玉的身上,盯着她一眼不眨的看。

    李璞玉多少有些心虚,看向南千寻的目光有些躲躲闪闪,南千寻心里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她现在只需要一个求证。

    “千寻,我们借一步说话!”李璞玉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南千寻。

    她仔细的辨认了半天,发现眼前的真的是南千寻,有些不可置信,岁月仿佛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又瘦了,看起来减龄了。

    南千寻跟着李璞玉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李璞玉看了看远处的白韶白和洛文豪,又对着南千寻说:“南千寻,你还好吗?遇见你真的很意外!”

    “意外吗?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一直都喜欢韶白是不是?”南千寻的眼睛红了,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初李璞玉来跟她说白韶白死了 的消息,带着她去看白韶白水葬,还陪着她一起哭泣,一起伤心,甚至一起绝食!

    当初的她感动的无以复加,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是,我一直都喜欢韶白!我看到他跟你恩恩爱爱,你知道我有多伤心?你知道每一次你在我面前炫耀韶白的好,我有多恨?我还要强作欢颜的面对你,还要故作坚强的祝福你们幸福,谁来想过我内心的感受?”李璞玉也情绪激动的低吼道:

    “我的泪从来都是往肚子里咽,因为他不爱我,所以我没有资格哭!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所以我没有资格去争!”

    “你没有资格争?那你最后还不是一样跟白家的人合谋欺骗了我,分开了我跟韶白?”

    “南千寻,你要是真的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爱韶白,又怎么会有陆旧谦?”李璞玉低吼了一声,南千寻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是这样的吗?

    如果真的有想象中的那样爱韶白,怎么会有陆旧谦?她的脸色发白,心脏不规则的跳动的极其难受,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难受的要死。

    “南千寻,你不用装可怜,想要博得谁的可怜,你既然有了陆旧谦,就不应该霸占着白韶白,韶白也不是捡垃圾的,陆旧谦不要你了,你又回来找他!”

    李璞玉亲眼见证过白韶白和南千寻当初的感情,现在见南千寻问及这件事,以为她要回来抢白韶白,紧张的不得了。

    南千寻完全没有在意她在说什么,而是立刻摸自己的口袋,找到了救命的药,准备拧开往嘴里填。

    李璞玉见她不理会自己,一巴掌把她手上的东西打掉在了地上,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你了,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回不去了!”

    南千寻手上的药被她打掉,整个人难受的噗通一下跪了下来,脸色蜡黄,死死的捂着胸口不住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