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1章 公然摸大腿

    “你、你干什么?你别吓唬我……南千寻……”李璞玉看到她脸色不对,立刻尖叫了起来。

    白韶白和洛文豪正在说话,听到这边的叫声吗,转头一看,南千寻正跪在地上,还不住的撕扯自己的胸口,连忙跑了过来。

    只是他们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辆劳斯莱斯停了下来,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个箭步蹿了过来,捡起地上的药,快速拧开塞到了南千寻的嘴里。

    “你怎么样?”陆旧谦蹲在地上,让南千寻靠在自己的怀里。

    白韶白和洛文豪也赶到了现场,洛文豪一把把陆旧谦给推开,伸手抱起南千寻,说:“Nancy,你怎么了?”

    “不能动她!”陆旧谦被他推了一个踉跄,连忙说道,洛文豪不理会他,抱着她就要去医院,南千寻连忙对他说:

    “别……动……”

    洛文豪听到她虚弱的声音,抱着她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过了几分钟之后,她的脸色渐渐的恢复过来。

    “千寻,你怎么样了?”白韶白紧张而又担忧的看着她。

    “我没事了!”南千寻脸色还是有些黄,声音比刚刚大多了,她抬起眼皮看了看李璞玉,李璞玉连忙摇着头说: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几个人都将视线朝李璞玉看了过去,她连连往后退,不住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退着退着竟然退到了机动车道上,白韶白眼疾手快的一把把她拽回来,问:“你不要命了吗?”

    “韶白,相信我,我不是故意弄掉她的药,我不知道她心脏不好,相信我,这么多年来,我也是第一次见她,我真的不知道!”李璞玉连忙解释道。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白韶白说道。

    “洛总,我们走吧!”南千寻闷闷的说。

    “千寻!”白韶白上前来想要拦住她,南千寻转过头对他说:“我累了!”

    “千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爱韶白是真的,但是我跟你交好也是真的,我没有想要害你的命,我只想得到韶白而已!”李璞玉连忙说道。

    南千寻看李璞玉一眼,头靠在洛文豪的肩膀上,说:“洛总,我们走吧,我想进去坐一会儿!”

    “好!”洛文豪深深的看了看李璞玉又看了白韶白,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往会场走了。

    陆旧谦眼眸深深的,看着洛文豪带着她走,心里一阵火燃烧了起来,就像是自己的老婆在眼前跟别人跑了一样,他上前去一把拽过洛文豪,把南千寻抢了过来。

    “陆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洛文豪被陆旧谦冷不防一拽,被他一把甩到了一旁,他稳住了身子连忙想回来打他,但是看到南千寻的脸色还不算是太好,没有继续。

    “你不跟我解释一下么?”陆旧谦死死的盯着南千寻,额头上的筋突突的乱跳。

    “你跟我要解释吗?难道你不欠我一个解释?”南千寻盯着陆旧谦,陆旧谦的脸色突然变白,他欠她一个解释,他想说他当初让她净身出户,其实就是想要挽留,他们要是有了财产的纠纷,就可以拖着不用离婚!

    可是,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南千寻看着他,她要的不是净身出户的解释,而是他从什么时候跟南初夏厮混在了一起,什么时候让南初夏怀上了孩子!看到他渐渐苍白的脸,她当成他无言以对,苦笑了一下伸手推开他。

    陆旧谦固执的用力抱着她,她推了一下没有推动,却看到他身后紧紧追上来的南初夏,又改变了主意,对着陆旧谦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容。

    陆旧谦的心突然像是一朵花开了一样,整个人都暖了,看向她的目光更加的柔了。

    “我现在是洛总的贴身助理!”

    “我也要!”

    “我已经跟洛总签了合同!”

    “解约需要赔多少钱?我出!”

    “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洛总收留了我,我没有理由解约!”

    南千寻缓缓一笑,眉眼一弯,陆旧谦浑身的冷意突然就消散了,但是想想洛文豪的为人,眉头又紧紧的锁了起来。

    “陆总,现在是不是应该把我的贴身助理还给我了?”洛文豪在一旁欠揍的笑着,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笑容没有达到眼底。

    “旧谦,我要去工作了!”南千寻柔声说道,轻飘飘的,像是羽毛一样挠在了他的心上,他有一瞬间的错觉,他们又回到了从前,不管他什么时候回家,她总是会给自己留等,轻柔的问你回来啦?

    他的心一柔,看向她的目光似乎要滴蜜,只是揽着她腰的手有些舍不得松开。

    “Nancy?”就算洛文豪再怎么瞎,也能看出他们是有故事的人,但是现在不是他们讲故事的时候,他看上的妞还没有舍得下口,就被这些人给盯上了,看起来有些不安全!

    “来了!”南千寻转头对着洛文豪一笑,陆旧谦突然想起了他们在车上的那一幕,他们在接吻,立刻把刚想放松的手又紧了紧。

    南千寻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什么,南初夏跑过来撕扯她的衣服,大骂道:“你这个贱*人狐狸精,勾*引我未婚夫!我要杀了你!”

    陆旧谦连忙将南千寻护在怀里,洛文豪也连忙拉住了南初夏,南初夏崩溃的指着南千寻大叫:“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未婚夫,你勾*引我未婚夫……”

    “我也可以不是你未婚夫!”陆旧谦护住了南千寻,冷冷的对南初夏说道。

    南初夏听到陆旧谦的话,呆愣了数秒,崩溃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洛文豪摊了摊手,丢下南初夏走到南千寻身边,说:“他的烂摊子,跟我们无关,我们走!”

    南千寻看了看陆旧谦,跟着洛文豪走了。

    陆旧谦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看着地上哭的像是水漫金山一样的南初夏,转身冷漠的走开。

    石墨见陆旧谦不高兴,连忙上前来搀扶住她说:“南小姐,陆总生气了!”

    “他生气了,我还伤心了呢!他维护那个狐狸精就算了,还要跟我悔婚,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南初夏一抹眼泪,脸上的妆就花了。

    石墨无奈的说:“陆总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想要好好的,你必须要大方!陆家的老爷子有多少房太太,难道你不知道吗?”

    南初夏顿时哑口无言,她怎么会不知道陆家老爷子有好几房的太太?可是她要的不是跟别人共享一个丈夫!

    “快去化化妆,要是被陆太太知道了你在这里大哭大闹的,说不定下一次就不会让你跟着来了!”

    南初夏一想,连忙坐到了车里整理自己去了。

    洛文豪带着南千寻到了开标现场之后,小声的问:“你心脏有问题?”

    “嗯!”南千寻脸色一变,生怕他说不要 她了,紧张的看着他。

    “心脏有问题,你还情绪那么激动?”洛文豪想伸手一巴掌拍在她的头上,实际上他就这么干的,只不过他的巴掌拍的很轻很轻,像是撩了一下她的头发。

    南千寻鼻子一酸,眼眶微微一湿,莫名其妙的有一种他是大哥哥的感觉,他这是在关心自己!

    “我跟 你说,像白韶白身边那种心机婊的女人,你最好不要给她们机会,不跟她们单独相处,让她找不到机会来害你。

    像陆旧谦身边的那种白莲花,最好是打脸打回去,揭开她虚伪的面貌,让人都看到她丑陋的一面!”

    南千寻刚刚酝酿出来的感动,瞬间被他给弄没了,她心里暗暗的诧异,这个二世祖难道是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穿她们的本质?

    “别太羡慕我,越靠近我,你越能发现我身上的优点!”洛文豪笑的非常的欠抽,南千寻本来还想跟他说什么,但是看到他欠抽的样子,又把脸转到另一边了。

    谁知道她刚转过脸,意外的发现身边竟然坐着陆旧谦!他什么时候坐过来的?

    陆旧谦浑身散发着冷意,刚刚洛文豪和南千寻之间的互动,以及他们在一起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他都看到了,他的心里像是打翻了醋瓶子一样,呼吸透露着一股酸味。

    “呦,这谁家的醋缸被打翻了么?”洛文豪欠扁的笑着,挑衅的看着陆旧谦,上一次他从自己的手里直接抢人的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此仇不报非君子!

    陆旧谦转脸看向洛文豪,说:“会场这么大,就洛总身上酸酸的?”

    洛文豪脸色一黑,额头上的筋跳了跳,陆旧谦这个腹黑的主,说了半天还不是说他吃醋了?他要说没有,他肯定会说为什么别人闻不到酸味,只有他能闻得到!

    “旧谦哥哥……”南初夏匆匆忙忙的进来,到了陆旧谦跟前喊了一声,刚刚门外的插曲好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坐到了陆旧谦的旁边。

    南千寻和洛文豪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脑海中都想起了一个词:白莲花~~

    南初夏进来看到陆旧谦竟然跟南千寻坐在一起的时候,鼻子都快被气歪了,但是这一次她聪明的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若无其事的坐在旁边。

    万一陆旧谦真的生气了,悔婚了她就得不偿失了,也许妈妈说的对,应该先怀上他的孩子!

    陆旧谦坐在南千寻的身边,整个人的心思都在南千寻的身上,他的左手悄悄的放了下来,慢慢朝南千寻靠了过去,摸在了南千寻的大腿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