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2章 喝我水和我睡谐音

    南千寻浑身一僵,连忙转脸去看陆旧谦,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像是那只手不是他的一样。

    她连忙偷偷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看她,慢慢的把手放了下去,而此时陆旧谦的手很不要脸的往她的大腿的内侧摸了过去。

    她的手放下去之后,慢慢的把他的手拿开,没有想到他反过来抓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这姿势像是她在沾他的便宜一样。

    他把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慢慢的把玩着,她的手柔弱无骨,摸起来的手感依旧跟当年一样好。

    南千寻的脸色涨红,洛文豪感受到呼吸的急促,连忙问:“Nancy,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南千寻转头对洛文豪说道,洛文豪的视线穿过她,看向她旁边的陆旧谦,见陆旧谦并没有什么异样,又收回视线说:

    “你要是嫌那边坐着不舒服,我们换换位置!”

    陆旧谦听到洛文豪说换位子,用力的捏了捏南千寻的手,南千寻连忙说:“不、不用!”

    洛文豪又看了看陆旧谦,不再说话,等着开标开始。

    陆旧谦不停的把玩她的手,并且不断的将她的手往往自己的大腿内侧摸过去,她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她用力的抽了抽自己的手,但是他的手非常的有理,把她的手禁锢住,她抽不出来。

    南千寻紧张的看了看周围,感觉到时间从来没有过的慢,这种感觉真像是一种煎熬。

    陆旧谦的嘴角微微带笑,眼角上都是得意,南千寻瞥见他脸上有得意的神色,心里一横,主动的把手往他的大腿内侧摸了过去。

    陆旧谦浑身一僵,某些部位迅速有了反应,他摁着她的手紧紧的不让她再动,南千寻倒像是反调/戏上瘾了一样,挠着他的敏感处,挑衅的看着他,在这种场合调/戏,究竟是谁难受?

    陆旧谦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有一种恨不得马上就把她给办了的冲动,但是那种想法只能从脑海中过一下而已,他连忙放开他的手,喝了一口水。

    南千寻的手别他放开,立刻收了回来。

    陆旧谦喝完了水之后,又伸手去捉住了她的手,南千寻差点没有惊叫出来。

    南千寻又故技重施的去调/戏他,可是这一次她发现陆旧谦竟然是一脸享受的样子,她连忙把手往回收,但是陆旧谦怎么会让她得逞?挑眉瞄了她一眼,扬了扬下巴,南千寻挣不脱他伸手拧了他一把,陆旧谦的面上一僵,忍住没有吭声,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两人在这里相互调/戏,洛文豪玩了一会儿手机,无聊的随手拿起了一瓶矿泉水,正想拧开喝,突然想起了南千寻。

    “Nancy,来喝点水!”

    洛文豪把成瓶的依云放在了她的面前,南千寻看着包装上Evian的字样,有些心疼。依云的矿泉水她一向都是拿过来保湿用的,没有想到这个二世祖这么败家,竟然直接买来喝。

    陆旧谦低眉看了看那瓶水,却不松手,喝我水,和我睡!谐音!

    南千寻其实是想喝来着,但是无奈手一直被陆旧谦给攥着,她只是对着洛文豪干笑了一声,说:“谢谢,我不渴!”

    陆旧谦眼眸一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瓶Fillico已经开了瓶盖的,放在了她的面前,说:“喝!”

    南千寻看了看依云,又看了看Fillico,顿时觉得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只不过是喝水而已,竟然也能喝出花样来了,依云本身已经不便宜了,陆旧谦竟然弄出了这种只有华丽外表,内在不过是氧化氢(水的化学名称)的玩意,他们在干什么?

    她心疼的看着Fillico,以前觉得哈根达斯一口吃掉一百多块已经是很贵的了,没有想到现在终于出现了几口喝掉八千多块的奢侈矿泉水,真心喝不起!

    洛文豪不甘心的把依云打开,南千寻这才发现这瓶依云并不是她平常用来保湿的那种单纯的矿泉水,而是闻起来就能闻到里面的甘甜的味道,她伸手去接洛文豪的水,没有想到陆旧谦突然伸手一拽,她的整个人都朝陆旧谦这边倒了过来。

    洛文豪也不防南千寻突然摔倒,手里的的水噗通一声掉了下来,水撒在了南千寻的身上,陆旧谦连忙双手扶住杨若依问:“你怎么了?”

    “我……没事!”南千寻头发都要炸了,陆旧谦这个人太会装了,明明是他弄的,偏偏能问的这么无辜,像是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跟南初夏果然是绝配了。

    洛文豪黑了的脸,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松手的过程中,是外力导致Nancy的身体倾倒?

    他们这边的动静引来了众人的注目,南千寻歉意的跟大家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当是南千寻不小心把水给弄洒了。

    不一会儿服务员来了,洛文豪把瓶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南千寻看着那半瓶被扔掉的谁,直喊可惜!

    “喝水压压惊!”陆旧谦又把水拿起来,放在她的面前,她看着眼前这由施华洛世奇水晶和黄金涂层完美结合而成又贵气十足瓶子,伸手接了过来,八千多的人民币反正不是自己出!

    他喜欢铺张浪费,那就随他吧!

    她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并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估计贵都贵在了包装上。

    陆旧谦的眼眸闪了闪,挑衅的看向洛文豪,洛文豪铁青着脸一声不吭。

    南千寻喝了几口,把瓶子又放了下来,仔仔细细的看着瓶子,这种瓶子就是完美的工艺品,如果里面的水可以值二十块钱,这个瓶子至少得值个两三千快,至于售价,完全是加上了人工成本什么的,她有些搞不懂为什么喝个水也这么多讲究。

    “不错!”陆旧谦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拿起她刚刚喝过的瓶子也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那个瓶子是她刚刚喝过的,不对,她喝的是他刚刚喝过的!她的脸上火辣辣的,他变了!

    “不好意思,我要出去一下!”南千寻不想再坐在这里了,万一等一下陆旧谦又耍流/氓怎么办?

    “我陪你!”洛文豪说着站了起来。

    “洛总,我自己可以的,马上就要开标了,您……”

    “我早上说过的!”洛文豪不带商量的说道,南千寻想起来洛文豪说的什么上厕所他陪着她,今天她只能跟在他身后之类的话,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认真的?

    陆旧谦的眸光闪了闪,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南初夏坐在陆旧谦的旁边,他的动作她都看在眼里,但是她这一次聪明的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心里憋的像是一口恶气出不出来一样,这会儿见到南千寻和洛文豪去洗手间,也立刻站了起来,说:“旧谦哥哥,我也去一下!”

    “别惹事!”陆旧谦转脸冷漠的说了一句,南初夏的心里像是一团火在燃烧一样,他刚刚跟南千寻在那里相互挑/逗,还喝一个瓶子里的水,当她是瞎子吗?

    她说去洗手间,他竟然警告自己不要惹事,难道别的女人来勾/引她的未婚夫,她脸质问的权利都没有吗?

    “我知道!”南初夏说着站起来,她不会惹事,但是她会去警告南千寻,离旧谦哥哥远一点!

    洗手间里,南千寻还在烘干机那里吹自己刚刚被矿泉水弄湿的衣服,南初夏走了过来。

    “姐姐……”南初夏一脸无辜的看着南千寻,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南千寻从玻璃种看了看南千寻,没有理会她,自顾在哪里吹衣服。

    “姐姐,你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旧谦哥哥?”

    “你在跟我说话么?”南千寻转过来,像是看一个笑话一样看着南初夏。

    “姐姐,你变了,以前你都是爱我的……”

    “南小姐,哦不,我是不是应该叫你李小姐?我们不是一个爸爸也不是一个妈妈,你为什么叫我姐姐?我爸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南千寻毫不客气的说道。

    南初夏浑身一僵,她是李自强女儿的事还不能说出去,会影响到父亲的仕途。

    “姐,你到底要怎么样?他们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不要带到下一辈来好不好?”南初夏的眼眸里有着一些祈求,南千寻看着她的眼睛,要不是太过于熟悉她,早就被她给骗了过去。

    “南初夏,我们之间只是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吗?”南千寻问,这个南初夏果然就是一朵白莲花,现在她们之间的仇恨她竟然用上一代的恩恩怨怨来轻描淡写!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也有级别的。

    “姐,我的孩子也没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我的孩子没有了,还不够弥补你失去的一切吗?我已经受了该受的惩罚了……”南初夏呜呜的哭了起来,看起来像是伤心极了。

    南千寻的心被咚了一下,孩子!她最不能提的就是孩子,当初南初夏的孩子要是没有掉,应该跟天天一样大了吧!孩子应该会长的像陆旧谦吧,应该是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孩子。

    那天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清楚的记得她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碰到任何的东西,更不要说一个孕妇了,她自己也是一个孕妇,怎么可能不注意?

    “南初夏,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我有没有碰到你,难道你没有数?”南千寻嘲讽的看着她,刚刚差点就被她给绕了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