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3章 分分钟想弯

    南初夏咬了咬唇,说:“难道我还能自己把自己的孩子给弄掉?”

    “按照你父亲的做法,完全不是没有可能!”

    “南千寻!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离开旧谦哥哥!”南初夏也不再装可怜,而是高声的咆哮道,有人来上厕所,听到这么一声咆哮,立刻退了出去。

    洛文豪在外面听到里面的咆哮,着急的想要冲进去,但是南千寻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他往里冲的脚步又顿在了门口。

    “南小姐,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跟陆旧谦早就离婚了,你在紧张什么?是在担心你未婚妻的地位受到威胁吗?还是你根本知道,他从来都不爱你?”

    南初夏的脸色变白,凶狠的盯着她说:“他爱我!你凭什么说他不爱我?我的衣服全部都是他买的,我的手机和包包也是他买的!”

    “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给你买这些东西吗?因为他要把你装扮成我的样子!而且你一直都在模仿我!呵呵,有没有人告诉你,一个人模仿另外一个人,最多也不过是模仿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永远不可能代替被模仿者?”南千寻面上带着笑容说道。

    陆旧谦给南初夏买的衣服都是她曾经喜欢的风格,只是现在她再也不喜欢了,穿着不入生活,说通俗一点,就是不接地气。

    南初夏的脸色变的青紫青紫的,突然又像是神经病一样,缓缓一笑说:“那姐姐有没有听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既然这么有自信,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南千寻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南初夏看着南千寻转身走了,气的浑身发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闷葫芦会为自己辩解了?

    “Nancy,你不要紧吧?”洛文豪见到南千寻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他刚刚不进去,就是想知道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恩怨怨,听到南千寻竟然是陆旧谦的前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不是瞎子,陆旧谦对她还有旧情在,而且还死缠烂打的不放手,看样子自己的追美之路有些漫长了!

    南千寻的心慌的不行,出来之后双腿几乎要站不住了,从来都不善于跟人家撕逼的她,被李自强这一家三口被逼的也学会了撕逼!

    她连忙伸手抓住了洛文豪的袖子,洛文豪感受到她浑身都在发抖。

    “好了,没事了!那朵白莲花应该不会在这种场合怎么着你,你千万别想多了!”洛文豪伸手揽住她,她在洛文豪的搀扶下回到了开标的现场。

    回到会场后,洛文豪看了看陆旧谦,嫌弃的别过头,陆旧谦这小子是不是眼瞎?放着Nancy这么漂亮善良的姑娘不要,竟然跟那朵白莲花的妹妹在一起。

    他还听到他们说什么姐妹什么上辈人的恩恩怨怨之类的,听的不是很明白,但是他知道Nancy是个有故事的人!越是有故事的人,越想让人去探究,洛文豪就是典型的猫,又喜欢偷腥,又好奇!

    陆旧谦依旧浑身都是冷的,但是南千寻没有过多的精力去看他,而是不断的回想刚刚在洗手间里南初夏的脸色,想着想着自己的心也安稳了不少,看来想要让南初夏伤心,只能从陆旧谦这里着手。

    开标正式开始了,白韶白和陆旧谦都慎重了起来,南千寻也感受到了身边气流的不断变化,开标的过程是让人紧张的,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手心微微有些湿润。

    “Nancy,别那么紧张,这场标我们不过是来凑热闹的,成不成都无所谓!”洛文豪感受到南千寻的紧张,凑到她耳旁小声的说道。

    南千寻转头看了看他,他朝她点了点头,她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两人的窃窃私语让陆旧谦更加的不爽,想到了他们在车上竟然亲吻,他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

    开标的大屏幕亮了,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大屏幕,发现中标的是齐洛工程,他整个人愤怒极了,当场甩手而去。

    本来一场胜券在握的竞标,竟然输给了一个不是对手的对手,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中标了,我们中标了!洛总,是不是我们中标了?”南千寻激动的大声叫了起来。

    陆旧谦还没有走远,听到她欢乐的声音,竟然是为了洛文豪那个二世祖,不,现在再也不能把他当做二世祖了,而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家伙,他浑身更加的冷了。

    “洛总,我们真的中标了!”南千寻双手扶着洛文豪的胳膊,洛文豪见到她高兴成这样了,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

    “不过是中了标你就高兴成这样?”

    南千寻不住的点头,在白家的地盘上来抢标,能成功的概率简直是少之又少,南千寻看到白韶白的时候,心里一直想着白韶白肯定能赢,没有想到竟然是他们赢了。

    “那晚上我们庆祝一下!”洛文豪也十分开心的说道,这个标中的确实有些意外。

    “洛少爷,恭喜!”白韶白走了过来,伸出手来。

    洛文豪像是想起了什么,说:“多谢白少爷帮助!”

    “还你一个人情!”白韶白嘴角含着笑,随后把目光定在南千寻的身上,看到她开心的笑,突然觉得自己做那么多都是值得的。

    “晚上一起庆祝一下?”洛文豪问道。

    白韶白看了看南千寻,说:“好啊!”

    南千寻的心又沉了下来,白韶白见她的脸垮了下来,伸手把她拉到一旁,问:“你真的一点都不想看见我?”

    “韶白,我只是担心,万一你奶奶知道了……”

    白韶白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说:“你还是关心我的!”

    南千寻非常的无语,他的关注点在哪里?

    “你不用担心我了,她天天让我订婚,李璞玉就是她硬塞过来的,我不喜欢她……”白韶白忙着解释。

    南千寻抬眼看着他,说:“虽然我跟李璞玉已经友尽,但是她喜欢你是真的,你可以考虑她,她的家世……”

    “千寻,你难道真的不了解我?”白韶白又急着去拉她,南千寻躲开了他的手,她怎么会不了解他?

    “白少爷,晚上我们庆祝一下,你一定要来哦~~”洛文豪笑呵呵的上前来,不着痕迹的把南千寻护在了身后。

    “我一定到!”白韶白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说道,转身带着路由离开了。

    “你跟白少爷很熟?”洛文豪回头看着她问道。

    “嗯!”南千寻不想说的太多,嗯了一声就没有了。

    洛文豪看着她,这个女人非要逼着她,她才会多说话!

    “刚刚韶白说还你一个人情?难道是他帮你夺的标?”南千寻想起了刚刚白韶白说的话,立刻问道。

    “韶白!”洛文豪细细的咀嚼了一下,说:“看样子你跟他很熟,而且你们还有故事!”

    南千寻一头黑线,谁说这个人是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二世祖?

    “在南川市的时候,白韶白去警察局救他的女人,我不过顺手帮了他一下,没有想到他果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洛文豪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问:“那一次他救的不会就是你吧?”

    南千寻呆愣了数秒,她被弄到警察局,是韶白来救的!

    “真的是你?”洛文豪非常不淡定的问。

    “是,被人陷害了!”

    “哦迈高!”洛文豪一拍脑袋,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说:“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我特么的怎么会白白的让给了白韶白?”

    南千寻一头黑线!

    王大力揉着自己肉呼呼的圆脸,怎么也想不通,有意义吗?人家白韶白都说是他的女人了,而且白韶白是什么人?自己家的少爷是什么人?是金子还是尘土一看就知道了,别说是南千寻了,就是他要是能选的话,他闭着眼睛也不能选择自己家的少爷啊!

    (笔者注:王大力,你最好别让你家少爷知道你在想什么,否则……)

    晚上,全聚德餐厅

    “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我来晚了些!”白韶白到包间歉意的说道。

    “没事,我们也是刚到!”洛文豪说道,立刻开酒,准备喝酒。

    “千寻,酒你不要喝!”白韶白坐在南千寻的旁边,伸手把她的酒杯给拿了过来,而是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盒进口果蔬饮料。

    “谢谢!”南千寻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白韶白的好意。

    洛文豪有些想要打自己两个耳光,忘记了南千寻心脏不好,刚刚还想着灌醉她!

    “那酒味能闻么?”洛文豪突然问。

    南千寻一噎,脸上憋的通红,她说不想闻,他们就可以不喝了么?

    “要不然,我们都喝饮料吧!反正大家开车,还是不喝的好!”白韶白微微一笑,笑的有些倾国倾城。

    洛文豪盯着白韶白的脸,心里暗暗的骂了两声,这厮有一种让人分分钟想弯的本事啊,别说Nancy一个女人容易着迷了,就是他一个大男人,有点想上前去摸摸他的脸了。

    洛文豪的视线太过于热烈,白韶白冷了脸,洛文豪这个色/胚,连他的主意也想打?

    洛文豪被白韶白突然冷的脸,弄的透心凉,他不过是看他实在长的好看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他再漂亮,也不及自己家的小狐狸迷人啊!

    几个人敲定了喝果汁之后,服务员立刻上了果汁,刚满上,包厢里来了一位不束之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