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4章 睡了他

    陆旧谦的不请自来,让整个包间的气氛瞬间低了下去。

    几个人都意外的看向他,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洛文豪最先反应过来,笑呵呵的说:“陆总,这么巧?”

    “我刚好在隔壁!”陆旧谦满脸都是酒气,看起来应该是喝了不少的酒。

    “既然来了,凑个桌吧!”洛文豪招呼道。

    “好!”陆旧谦简洁的说道,抬步往里走,恰巧白韶白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电话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白韶白站起来之后,陆旧谦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椅子挪到了旁边,自己挨着南千寻坐了下来。

    南千寻的脸腾一下红了,白韶白和王大力之间还有座位,他偏偏要往她身边挤?!

    洛文豪的脸上抽了抽,看向陆旧谦问:“陆总一个人在隔壁?”

    他问的很刻意,他陆旧谦随身携带的那朵白莲花没有理由不跟着,他想甩开白莲花向来勾引自己家的小狐狸,那么有那么好的事?

    “嗯!”陆旧谦简单的嗯了一声。

    南千寻诧异的看着陆旧谦,他出来吃饭南初夏会不跟着?她才不会相信,如果她没有来江城,还有可能,但是她在江城,南初夏不可能这么放心的让陆旧谦一个人在外面!

    南初夏那边,刚去了洗手间,回来发现包厢里已经没有人了,匆匆忙忙的出来寻找。

    “初夏?”白韶白看到了南初夏,喊了一声。

    “韶白哥哥?你看到了旧谦哥哥吗?”南初夏跑到他的跟前,着急的问道。

    “陆旧谦刚刚去隔壁的包间了!你随我进去吧!”白韶白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今天晚上出来,行踪也没有告诉谁,奶奶怎么知道他在全聚德?

    而且他刚站起来,陆旧谦进去,难不成说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他的脸沉了沉,陆旧谦的心思慎密,而且手段防不胜防,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谢谢韶白哥!”南初夏听说他要带着她进去,连忙道谢。

    当下立刻跟着进去了,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陆旧谦跟南千寻坐在一起!

    “旧谦哥哥……”南初夏咬着下唇,站在那里委屈的叫了一声。

    南千寻见南初夏这么快就找了过来,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似乎在嘲讽南初夏的步步紧逼,又像是在嘲讽陆旧谦的自打嘴巴。

    “呦,这不是陆总的美丽小娇妻么?刚刚陆总不是说自己一个人么?”洛文豪猥琐的摸了摸下巴,色眯眯的看着她。

    南初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站到了陆旧谦的身边。

    “初夏,坐!”白韶白见自己的位子果然被陆旧谦给抢了,主动的把挨着陆旧谦的位子让给了南初夏。

    他的心里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行踪怕不是奶奶查的,而是有人故意泄露出去的,而且算计的这么好?

    “谢谢韶白哥!”南初夏连忙转头朝白韶白道谢,坐在了陆旧谦的身边,讨好的说:“旧谦哥哥,你过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到处找你!”

    “不过是见到了熟人,过来打个招呼!”陆旧谦抬眼看了看白韶白,那一眼别有深意,白韶白面不改色依旧温文尔雅的带着笑容,完全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

    南初夏听到他敷衍的说话,心里气呼呼的,但是面上还保持着微笑,面对南千寻打了个招呼,说:“姐姐!”

    “这位小姐的一声姐姐我可担当不起!”南千寻冷漠的说道,明显不欢迎她。

    “姐,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好了,陆总的小娇妻要是想跟我们家小狐狸,呃……Nancy攀旧情的话就改天吧,今天我们是要吃饭的,不希望听那些不开心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影响到我家Nancy的心情,你可要向我赔罪的呦~~~”洛文豪的话说的非常的猥琐,尤其是赔罪两个字说的特别的不清晰,听起来像极了陪睡。

    南初夏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立刻拉长了脸,委屈的看着陆旧谦。

    南千寻则是感激的看了看洛文豪,她心知肚明,洛文豪这是在维护自己!

    陆旧谦黑了黑脸,南千寻什么时候成了他们家的?

    “可以开始吃了吗?”白韶白微笑着看着众人,顺便拿着筷子给南千寻夹了些青菜。

    “谢谢韶白!”南千寻朝白韶白投去了感激的笑。

    陆旧谦看着她盘子里的青菜,以前的她很喜欢肉类,现在白韶白竟然是给她夹青菜,三年果然能改变一个人,甚至连口味都能变!

    洛文豪像是看好戏一样,看着他们几个人,脸上的笑意很深,仔细的看起来,就像是一直老狐狸一样,说:“刚刚大家敲定了只喝果汁不喝酒,陆总不会介意吧?”

    “当然!”陆旧谦笑了笑,说:“既然大家都不喝酒,不如我们做个游戏吧?”

    “游戏?”洛文豪诧异的看着他,他混迹各种风月场合,什么游戏都见识过,不知道他说的事哪一款!

    “嗯,真话大冒险!”陆旧谦说道。

    洛文豪的眼睛贼溜溜的转了一圈,看了看神色各异的几个人,问:“你们同意吗?”

    白韶白盯着南千寻一眼不眨的说:“可以!”

    “我无所谓!”南千寻说。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玩吧!规则你来说!”洛文豪说道。

    “我们人多,用剪刀石头布来,最后的胜利者可以随意指定人来,被指定的人可以选择真话,也可以选择大冒险!”陆旧谦慢悠悠的说道。

    “可以,不过胜利的人每胜利一次,就喝一杯酒怎么样?”洛文豪说,陆旧谦想要套南千寻的话,他当然不能让他随便套了,套一句喝一杯,他的酒量有多大就能听多少的真心话。

    “我不能喝!”南千寻紧张的说道,她这么紧张不是因为她的病,而是上一次喝醉了她做了什么完全没有了印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洛文豪的手里,后来又怎么到了陆旧谦的家里,她怕这一次会又这样。

    “我替你!”陆旧谦说,上一次她醉酒的样子他还记得,那简直……不忍直视!

    “我也不能喝!”南初夏连忙学着南千寻的样子说道。

    “不能喝就不用参加了!”陆旧谦转过头来对她说道,南初夏咬碎了一嘴的银牙!凭什么她的未婚夫要帮一个不相干的人挡酒?

    “那好,现在开始吧!”洛文豪说道,他最喜欢玩!

    “剪刀石头——布!”一局下来,南千寻王大力南初夏都败了,最后白韶白跟陆旧谦在对峙,最终白韶白胜出。

    “千寻,你想真话,还是想冒险?”白韶白转头看向南千寻,脸上依旧温和无害。

    “真话!”

    “千寻,你还能说出我们第一次见面事情的情景吗?”南千寻愣了一下,说:

    “我记得!那天我刚入学,在体育场军训,休息的时候很多的女声突然尖叫了起来,我听到震耳欲聋的喊声,然后你穿着校服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人群中不知道谁推了我一把,然后,然后……”

    南千寻说着说着脸上有一道红晕,白韶白见到她脸上的红晕,眼角都染上了笑意,说:“其实推你的人,是我安排的!”

    南千寻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原来他是故意的!

    他这个时候告诉自己这件事,是在跟自己做一种另类的表白吗?

    陆旧谦的脸臭了下来,那天他也在现场!那种自家地里的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的无助感,没有经历过谁也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白少爷,酒!”洛文豪已经给白韶白满上了一杯酒,白韶白看着满满的一杯酒,一口闷了下去。

    “再来!”陆旧谦说道,众人又开始出拳,这一次是洛文豪赢,洛文豪也看向了南千寻,问:

    “你选择真话还是冒险?”

    南千寻心里一慌,说:“不管是真话还是冒险,都不可以太过分!”

    “当然!”

    “那,我冒险吧!”

    “冒险啊,那就亲我一口吧!”洛文豪的话一出,白韶白和陆旧谦瞬间黑了脸,倒是南千寻问:“你确定不会后悔?”

    “不会!”他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她靠近自己的脸,他就转头来跟她亲嘴,这种套路他玩的最六。

    谁知道南千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自己的两根手指头,摁在了他的脸上。

    “你、这不算!”洛文豪差点没有蹦起来,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吗?

    “这叫间接接吻!”白韶白垂下了眼,掩去眼眸里的笑意,她还是跟以前一样调皮。

    陆旧谦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说:“再来!”

    这一次是陆旧谦赢了,他看向南千寻说:“真话还是冒险?”

    南千寻看了一圈,貌似他们赢了的人都是在问她?

    “你们怎么不换个人问?”南千寻问道。

    “才一轮!”

    “那我选择真话!”南千寻的心从来没有过的慌乱,她真怕陆旧谦会问什么太过分的话。

    “你最刻骨铭心的是什么?”陆旧谦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陆旧谦的话一出来,白韶白也连忙朝她看了过来,他们都想知道对于她来说,什么是最刻骨铭心的。

    南千寻听到他说刻骨铭心四个字,整个人都僵硬了,在她的生活中除了痛是刻骨铭心,还有什么?

    曾经的那些美好的瞬间,不过是转瞬而逝,没有一种幸福能来把她的痛苦埋葬,午夜梦回都是彻骨锥心之痛。

    她深深了吸了一口气,闷闷的说:“生离、死别!”

    她说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晶莹剔透的东西在流转,伤心事不能提,提一次伤一次!

    陆旧谦听到生离死别之后,端起酒来闷了下去,他哪里不知道生离是指他和她之间的生离,死别是指白韶白被传出来死讯时候的死别?

    他亲眼见证了她的痛苦,见证了她差点没有厌食死掉,就是现在她身上还带着那时候的痕迹,以前婴儿肥的脸蛋,再也长不回来了。

    白韶白也听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传出死亡的时候她是什么样的,但是他却见证了跟陆旧谦离婚之后,她是怎样的消沉,如果没有孩子,她估计现在白骨也化成灰了!

    白韶白也连忙闷了一口酒。

    洛文豪看着他们,顿时也被他们感染的闷了一口酒。

    南初夏坐在一旁,虽然一声不吭,但是她的内心似火焚烧了起来,凭什么南千寻成了一桌的主角?

    接下来都是陆旧谦赢,他一直不断的问南千寻问题,一直不断的喝酒,至于南千寻担心的自己不喝酒是不存在的,全程她没有赢过,整张桌子上其他的人似乎都成了背景,听他们的一问一答。

    洛文豪并没有制止他们,他想要多了解一下小狐狸,好对症下药,早晚让她心甘情愿的跟自己上床!

    不一会儿白韶白的电话又响了,他看了看电话,一顿饭的工夫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不好意思,我要先失陪了!”

    “没事!”南千寻点了点头,她大概知道他的催命连环call应该是来自于他的奶奶胡云英。

    “今天都玩的差不多了,改天再玩吧!”洛文豪说着站了起来,南千寻见洛文豪站了起来,有些担忧的看向陆旧谦,陆旧谦靠在椅子上,双目微微发红,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

    “先回去休息吧!”南千寻扯了扯嘴角,跟着洛文豪离开了。

    “旧谦哥哥,我们也回去吧!”南初夏一直很安静,安静的这个时候说话,陆旧谦突然转过头来看了看她,最后点了点头。

    陆旧谦喝的有些高,站起来走路都有些困难。

    南初夏连忙打电话让石墨开车过来接,石墨过来的时候,陆旧谦已经昏睡了,他连忙把他带回了酒店。

    他刚要帮他收拾一下,南初夏却说:“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石墨放在陆旧谦鞋子上的手顿了一下,眼前的南初夏他再怎么讨厌,也是他们陆总的未婚妻!

    “那我先回去了!”

    石墨说着离开了房间,关上门之后他揉了揉脑门,只怕这一次之后,陆总跟南千寻只怕会越来越远了。

    石墨走了之后,南初夏靠近了陆旧谦,伸手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