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5章 一张床照

    次日一早,南千寻的手机叮的一声,有消息发送进来。

    她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拿手机,看到手机上竟然是一张床照,她瞬间清醒了过来。那张床照正是南初夏和陆旧谦的,两人的腰间盖着一个毛毯,照片中是南初夏那种充满挑衅的眼神。

    南千寻的脸色一白,手机掉了下来砸在了脸上,她连忙坐了起来,像是丢了魂一样,心脏又不规律的跳动了起来,药!药呢?

    她连忙伸手去那床头柜上的药瓶子,慌慌张张的弄了两颗放在舌下,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像往日那样见效了,她越来越难受,脸色蜡黄额头上全部都是汗。

    她难受的从床上噗通一声掉了下来,惊动了隔壁的洛文豪,洛文豪迅速的跑了过来,看到她脸色蜡黄的躺在地上,连忙上前来急忙去拿药,南千寻摇着头把舌头下的药给吐了出来。

    洛文豪脸色一白,立刻掏出电话,拨打了急救电话!

    打了急救电话之后,他又急急忙忙的用单子将她裹起来抱着出去了。

    南初夏这边给南千寻发了照片之后,把手机放了下来,侧脸看着陆旧谦的睡颜,伸手去摸他的眉毛,没有想到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南初夏的手顿在了原处,陆旧谦看清楚了眼前的事南初夏之后,迅速的弹跳了起来,掀开毯子两人都是光溜溜的,一根纱都没有穿。

    南初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羞涩,说:“旧谦哥哥,我们……我们……”

    陆旧谦猛然从床上跳了下去,捡起自己的把毯子裹在自己的身上,匆匆忙忙去了浴室,浴室里他看到自己的脖子里全都是欢*爱过的印记,刚刚南初夏雪白的身子上也密密麻麻的不满了那些痕迹,他们……

    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昨天晚上他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他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把南初夏给睡了?

    他从浴室里出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看了看已经穿戴整齐的南初夏,说:“我带你去医院!”

    “旧谦哥哥……”南初夏吃惊的看着他,“为什么要去医院?”

    “我要确定昨天晚上究竟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旧谦哥哥……”南初夏咬着唇,眼泪巴巴的看着他“床上那抹殷红你看不到吗?”

    “一切都可能作假!”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

    南初夏的心里一慌,不敢再说什么,跟着陆旧谦往医院去,陆旧谦一路上放着冷气,整张脸像是万年的冰山一样。

    到了医院之后,陆旧谦坐在大厅里,让南初夏自己排队去妇科进行检查,南初夏只好自己去了。

    外面的救护车呼啸而至,医护人员快速的把病人给挪了下来,洛文豪也迅速的跟了上来。

    陆旧谦心烦意啦的朝外面一看,看到了洛文豪的身影,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急忙追着朝急救室那边跑了过去。

    洛文豪在急救室门口停了下来,陆旧谦随后赶到,连忙问:“她怎么了?”

    洛文豪听到陆旧谦的声音,连忙转过头来,二话不说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陆旧谦不防洛文豪竟然出手打他,被他一拳打的往后踉跄了几步,稳住了身子之后,洛文豪又上前来,双手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看着他说:“Nancy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跟你的小贱*货给她偿命!”

    陆旧谦伸手劈开了他的手,一拳照他身上打了过去,洛文豪被他一拳打的退后了好几步跌坐在了地上。

    洛文豪连忙你从地上爬了起来,又跟陆旧谦打在了一起,陆旧谦由于宿醉,拳上的力气小了不少,一会半会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倒是身上带了许多的伤。

    两人在急救室的门口打成一团,医护人员见状连忙把保安叫了过来,两个保安过来,也没有拉住发狂的两个人,最后不得不请求增援,来了十来个保安,才把两个人给分开。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上身被拉着,腿脚还不住的你一脚我一脚的互踢。

    急救室内,医生争分夺秒的进行抢救,好在不一会儿她就醒了过来。

    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出来,洛文豪连忙问:“她怎么样了?”

    “最好住院观察一天!还有,你家里没有药了么?她这种病怎么能断药?”

    “有药!”洛文豪连忙把兜里的药拿出来给了医生,医生看了看药盒子,从里面倒了一颗出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说:

    “你给她备的就是VC?”

    “VC?”洛文豪瞪大了眼睛,陆旧谦的眼睛也瞪大了,她的救命药怎么会变成了VC?

    洛文豪突然转身来凶狠的看着陆旧谦,说:“你最好祈祷这件事跟你的白莲花无关!”

    陆旧谦眼眸一深,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洛文豪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手机,丢在他的手里,他拿着手机看到了手机的页面正是打开在一张图片上,那张图片赫然是他跟南初夏的床照!

    他整个身子都冷了下来,洛文豪让他看完了之后,又把手机给抢了过来,说:“不想害死她,就离她远一点!”

    他说话的时候,护士把南千寻给推了出来,南千寻的脸色蜡黄蜡黄的,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心有余悸,要是她死了天天怎么办?

    “Nancy!”洛文豪连忙上前,陆旧谦也随着上前。

    南千寻看到洛文豪,扯出了一抹笑,要不是他她就死了,孩子就要变成孤儿了。

    “千寻?”陆旧谦也上前来,南千寻转头看向陆旧谦,看到他脖子里的痕迹,又慢慢的转过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千万不能因为他而坏了自己的身体,不划算!

    陆旧谦看到了她那种冷漠的目光,整个人愣在了原处,看着南千寻被推的越来越远,一群人都散去,像是全世界再一次把他给抛弃了一般。

    洛文豪的话一直在他的耳旁,不想害死她就离她远一点!

    “旧谦哥哥……”南初夏四处找他,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里“你的脸怎么了?我找了你很久,检查的结果都在这里……”

    陆旧谦一把把检查的结果抓了过来,看到外/阴有明显的撕裂,处*女膜破裂的字样,整个天空像再一次倒塌了一样。

    他突然一把把所有的检查结果统统撕碎了,狠狠的砸向了南初夏,大踏步的离开了。

    南初夏看着地上被撕碎的检查报告,脸上带着一抹笑,瞬间又消失了,连忙追了上去,可怜兮兮的喊着:“旧谦哥哥……”

    病房里,洛文豪趴在南千寻的床前

    “Nancy,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你值得因为一张床照这么激动么?”

    “以后不会了!”南千寻扯了扯嘴角,三年前他们就已经厮混在一起了,现在看到一张床照为什么还会这么心痛?

    “这才对嘛,比如英俊非凡的我,你这近水楼台怎么着也得先得月嘛……”

    “……”南千寻十分的无语,洛文豪不仅伪装自己的工夫做的棒,吹牛的工夫也很棒。

    “洛总,你的脸怎么了?”

    “不小心撞了一下!”

    “你去处理一下吧,要不然以后不能靠着这张脸把妹了!”

    “她们看上的哪里是我这张脸?明明是我兜里的钱,呵呵~~”

    南千寻没有想到洛文豪还这么有自知之明,像他这么花心的人,要说一个女人爱上他这个人还真有些不可靠,说爱上他的钱倒是完全有可能。

    “洛总,谢谢你!”

    “我一向不接受口头上的道谢!要谢谢我就要拿出诚意来!”洛文豪猥琐的说道。

    “……”南千寻扯了扯嘴皮子,说:“要不是你,我儿子从今天开始就要变成孤儿了!”

    “你说什么?”洛文豪连忙站了起来,他有没有听错?“你家里还养了猫狗?让猫狗叫你妈妈?你是不是太寂寞了?”

    “……我有一个儿子,两岁多了!”

    洛文豪连忙扯了扯自己的皮,又跑去看了看窗户外,外面没有什么异样,又跑到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清醒了一下,跑回来问:“你说你有个儿子两岁多了?确定不是宠物?”

    “……我结过婚,离了!”

    “你儿子是陆旧谦的?”

    “嘘……”南千寻连忙伸手放在嘴上嘘嘘,不让他那么大惊小怪的“我不想让他知道!”

    洛文豪的眼珠子转了几圈,说:“这么好的白菜干被猪给拱了就算了,还留下了崽!苍天呐,大地啊,怎么就这么不公平那……”

    洛文豪浮夸的痛心疾首,南千寻一头黑线的看着他,说:“这样够诚意了吗?”

    洛文豪浮夸的哭声噶然而止,说:“搞了半天你是骗我的?”

    “没有!”

    “那你就准备一辈子就这样了?”

    “先走着再说吧!”南千寻不再想说话,洛文豪见她突然没有了说话的兴致,估摸着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好了,不说这个了,先把身体养好,我们早点回去,我想看看你的宝宝长什么样!”

    南千寻听到他说道宝宝,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下来,满脸都是母性的柔和。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看到了电话号码,连忙接了起来。

    “千寻啊,你赶紧回来啊?”南紫云在电话那头催道。

    “姑姑,发生了什么事?”南千寻猛然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