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6章 你是我洛文豪的人了

    “姑姑,发生了什么事?”南千寻猛然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别紧张啊!是川北村的一个嫂子给你介绍了个对象,那小伙子我见过了,相貌堂堂,挺好的!他是一个做生意的,家庭条件也很不错,这两天他刚好有空,想让你抽空回来见个面!”

    “……”南千寻一阵无语,刚刚姑姑说的那么紧急,她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把她给吓的不轻。

    “姑姑,我不想结婚了,只要能把天天养大我就知足了!”

    “千寻,你怎么这么傻?就是因为天天,所以才需要赶紧找人结婚。要不然到时候等到天天去上幼儿园了,别的小朋友问他爸爸在哪里怎么办?”

    南千寻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姑姑,天天上幼儿园还早!”南千寻听心里犹豫了一下。

    “早什么?天天现在已经两岁多了,三岁半就能上幼儿园了,你就能保证看一个就能成?我们要找一个仪表堂堂又不嫌弃天天的才行!”

    南千寻想了想,姑姑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以后孩子渐渐的长大,跟她要爸爸她怎么说?再说了,她已经没有太高的要求了,只要能给天天一个完整的家就行了,说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她已经不期待了。

    “……好,我应该明天就能回去了!”

    “那我这就跟人家说一声!”

    南千寻叹了一口气,挂了电话。

    “你姑姑给你打的电话?”洛文豪听到了南千寻喊姑姑,随问了一句。

    “嗯!回去相亲!”

    “相亲?”洛文豪的心已经碎了好几瓣,说:“我为什么不能早点遇见你?”

    南千寻黑着脸看着他,早点遇见她就会爱上他?

    洛文豪垮下一张脸,说:“相亲的时候我帮你把把关,是妖魔鬼怪鬼魅魍魉都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我不会运气这么差吧?”南千寻一头黑线的看着洛文豪,为什么跟自己相亲的人都是妖魔鬼怪鬼魅魍魉?

    “我看不怎么好!”洛文豪若有所思的说道:“不过以后就不会了,你已经是我洛文豪的人了,自然不会那么倒霉了!”

    南千寻无语的看着他,什么时候她成了洛文豪的人了?

    回到南川市之后,南千寻直接去了医院。

    “妈咪~~”天天看到了南千寻,连忙张开肉呼呼的小胳膊,迈着肉呼呼的小短腿,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跑了过来。

    “天天!”南千寻弯腰一把接住了孩子,天天抱着她的头,伸出自己的额头来,南千寻连忙把自己的额头伸了过去,两人的额头顶在一起蹭来蹭去。

    天天蹭完了额头之后,又把脸蛋伸了过来,南千寻又跟他蹭了蹭脸蛋,然后又蹭下巴,下巴蹭完了还要蹭鼻子,蹭完了鼻子,南千寻在他的小嘴上啄了一口,把他给抱了起来,孩子伸手搂住她的脖子,不肯撒手。

    “你看这孩子跟你亲热的,就两天没有看到,像是走了好多天一样!”南紫云看到天天的动作,由心的笑了起来。

    “他从小没有离开过我!”南千寻笑着解释道,伸手拍着孩子的后背,问:“宝宝,这两天有没有惹姑姥姥生气?”

    “没有,窝很听话!”天天奶声奶气的说道。

    “嗯,乖!”南千寻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他窝在南千寻的颈项处,乖的像一只小猫咪一样。

    “这孩子可听话了!”南紫云笑着说,刚开始她还嫌弃南千寻傻,怎么领养了这么个孩子,孩子跟了她几天之后,她觉得南千寻这一次是捡到宝贝了!

    “姑姑,让你费心了!”

    “说的哪里话?这孩子真是一个活宝,你想伤心都没有时间!”南紫云眉开颜笑的说着。

    南千寻抿着嘴笑了,她的儿子确实有这种本事。

    “姑父怎么样?治疗有起色吗?”

    “这么多年的病了,怎么可能一朝一夕就好了?不过,状况比之前好多了!”南紫云连忙喊着陈康尔说:

    “康尔,你看看谁来了?”

    陈康尔转头看到了南千寻,连忙笑了笑。

    “姑父!”南千寻叫了一声,陈康尔眨了眨眼睛。

    南千寻知道姑父年轻的时候是一枚活生生的帅哥一枚,都到了这个年龄,被疾病折磨了这么多年,他的眼睛依旧很好看。

    能让姑姑为了爱义无反顾的男人,怎么会差?

    “姑姑,姑父比之前好了些,你看看他不流口水了是不是?”

    南紫云一愣,她竟然没有注意!

    “康尔,康尔,你真的不流口水了!”南紫云连忙激动的奔了上去,扑在陈康尔的病床上。

    陈康尔眼眸里带着笑,看着南紫云,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却有心无力。

    “我再看看哪里不一样了!”南紫云扳着陈康尔的脸仔细的打量,突然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说:“千寻,你看看他是不是长肉肉了?”

    南千寻看了看,说:“好像是!”

    陈康尔在病床上这些年,瘦的眼睛凹在了眼眶里,身上的肌肉也渐渐的萎缩了,要不是南紫云一直照顾的很细心,恐怕早就死了!

    “姑父的颜色看着比前一段时间好多了!”

    南紫云却呜呜的哭了起来,她这么一哭南千寻和陈康尔都被弄的措手不及。

    陈康尔看到南紫云哭,很想伸手去摸摸她,但是无能为力,着急的眼泪也哗啦的流了下来。

    南千寻连忙上前要劝她,却听到她说:“这么多年他的病都被耽误了,要是早碰到这么好的医生,病也早就好了!”

    “姑姑,别难过了,现在虽然有些晚,但是还来得及!”

    南紫云听到南千寻的话,立刻擦了擦眼泪,说:“你说的对,还来得及!”

    她说着伸手去帮陈康尔擦眼泪,天天连忙挣扎着下来,跑到病床前,说:“姑姥爷,你快点好起来,带着天天去骑马!”

    天天治愈系的童音,让整个病房的气氛都轻松了起来,陈康尔听到天天的话,眨了眨眼,像是在回应他一样。

    “天天,你怎么想起来让姑姥爷带你骑马了?”南千寻问道。

    “姑姥爷长的像成吉思汗,是个英雄!”

    “呵呵,这孩子简直就是个戏精啊!这几天电视上放成吉思汗,他竟然把他姑姥爷当成了成吉思汗了,哈哈哈……”南紫云开心的笑了起来。

    陈康尔看到南紫云笑了,眉宇也舒展开了。

    “对了千寻啊,那个相亲的对象已经约好了,晚上七点湖岛咖啡厅,妙镜路上的那个!”南紫云想起了什么,立刻说道。

    “妈咪,相亲是醒么?很香吗?可以七吗?”天天仰起头来问道。

    “妈妈要帮 你去找粑粑!”南紫云对天天说道。

    “我有韶白粑粑啊!”天天听到说什么找爸爸,有些着急了。

    南紫云听到韶白两个字,转眼看向南千寻,南千寻扯了扯嘴,说:“韶白有未婚妻!”

    南紫云眼中有些失落,白韶白是个好孩子,南千寻跟白韶白一直好着,她是有些印象的。

    “你也赶紧的吧!你结了婚,他也就断了想念了!”南紫云知道南千寻和白韶白分开的原因,提起来有些心酸。

    南千寻看了看手表,说:“现在已经不早了,我先过去了!合适的话就先处处看!”

    南紫云点了点头,天天困惑的看着她,知道她有事,没有硬缠着她。

    南千寻蹲下来跟孩子抱了抱孩子,说:“晚上麻麻回去,给你带好玩的!”

    “妈咪,窝不要好玩的,只要妈咪早点肥家!”

    南千寻胸口一暖,点了点头,说:“我会早点回的!”

    南千寻刚从医院里出来,接到了洛文豪的电话。

    “Nancy,你在哪里?”

    “准备去相亲!”

    “地址!”

    “……”南千寻无语的一阵子,洛文豪听到电话那头沉静,说:“我说过,帮你相亲,是妖魔鬼怪鬼魅魍魉都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你当小爷我说着玩的?”

    洛文豪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在马路上无聊乱逛,今天出差回来,刚好休息一下,按照以往的规律,他这个时候应该是醉卧美人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怎么突然对那些莺莺燕燕的不感兴趣了。

    “洛总,有这个必要吗?”南千寻非常无语的说,她去相亲儿子都没有带,他去干什么?

    “有,非常有!快点说!”

    “妙镜路,湖岛咖啡!”南千寻报了地址之后,自己打车往目的地去了。

    南千寻咖啡厅的时候,还有三分钟不到七点,下班的时候路上堵车堵的有些严重。

    她急急忙忙的往咖啡厅里跑,服务员问:“小姐你好几位?”

    “不好意思,我找人!”南千寻微微一笑,环顾了整个咖啡厅,意外的发现洛文豪这个家伙拿着报纸坐在角落里一本正经的看着。

    她踌躇了一会儿,看到窗户边上有一个带着褐色眼睛的人,那人也朝她看了过来,她连忙走了过去,问:“请问是赵世勋先生吗?”

    “你是南千寻?”赵世勋抬起了手腕,南千寻看到了他手腕上带着的劳力士,镶了厚厚的金边,应该是定制版的,处处透露着一股浓厚的土豪气息。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南千寻见他盯着手表看,有些尴尬的说,其实她现在应该不算迟到!

    “你知道时间的观念吗?我很讨厌不守时的人!”赵世勋说着扶了扶眼镜,说:“你迟到了十秒!”

    十秒?南千寻一愣,他刚刚看表的时间也不止十秒好吧?她什么都还没有说出来,听见这朵奇葩又开口说:

    “对于一个商人来说,迟到十秒很可能就会失去几个亿的订单,我希望以后我们在每一次的约会,南小姐能守时!请坐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