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49章 感觉爽不爽?

    陆旧谦的心乱糟糟的,突然收到了一条微信,他连忙点开,发现竟然是南千寻的,心里像是潮水一样翻腾了起来。

    安琪儿:你还好吗?

    修斯:还好!

    陆旧谦回了信息之后,手紧握着,看起来有些紧张。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收到南千寻的信息,这个信息他等了三年多了,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收到的。

    他想了想,又开始编辑短信。

    修斯:千寻,那天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安琪儿:嘘……我相信你,一个烂醉如泥的男人还能做什么出格的事吗?

    陆旧谦看到了这句话心里一暖,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

    他这条信息看了一遍又一遍,突然如梦初醒一般,那天他怎么回的酒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跟南初夏发生什么?

    他立刻看向了南初夏,南初夏还在烤肉,返现陆旧谦盯着自己看,连忙扬起她自认为很漂亮的笑容问:“旧谦哥哥,怎么了?”

    “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初夏脸色一白,轻咬着嘴唇说:“旧谦哥哥,我不会怪你的,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亲密一点无可厚非……”

    陆旧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快速的离开了烤肉店。

    南千寻看到陆旧谦匆匆忙忙的离开,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来,扬了扬手里的手机,看向南初夏。

    南初夏微微一愣,随即知道陆旧谦刚回消息竟然是在跟南千寻聊天,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立刻跟了出去。

    “有没有很爽的感觉?”洛文豪凑过来问道,她还不算笨,他只不过是点拨了一下,她就能举一反三,知道怎么碾压对手了,不错,有前途。

    “有一点!”南千寻舒了一口气,心里轻松了很多,不过瞬间又沉了下来,就算是这一次他们没有上床,但是以前南初夏怀孕是不争的事实!

    要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她还不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我吃饱了!”

    “吃饱我们就回吧!”洛文豪看着她又垮下来的脸,也没有继续勉强她。

    南千寻回去之后,南紫云还没有睡,听到门的声响,连忙出来见到南千寻连忙上前问:“到底怎么回事?”

    “姑姑,一言难尽,反正不合适!”

    “不合适就不合适,干嘛要砸人家的店啊?这下看谁还敢给你介绍对象哦!”南紫云痛心疾首的说道,南千寻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南紫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问:“那个洛少爷,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板!”

    “我看你那个老板也不错,如果他不嫌弃咱们天天的话……”

    “姑姑,我的事我有分寸,不用操心了,现在是把姑父的病看好是最重要的!”

    “哎,你姑父的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好的,咱不急,现在能给天天找一个爸爸才是最重要的!”

    “姑姑,这个东西要看缘分的,不是能急的来的,我会留意的。”

    “哎,咱现在不比当年了,能将就就将就一下吧!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好!”南千寻闷闷的回答,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天天又跑到自己的床上睡,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放下手机去了浴室。

    陆旧谦这边,急匆匆的从烤肉店回去,立刻找来了石墨,问那天晚上的事。

    “哪天晚上?”石墨有些犯难的问道。

    “在江城的那天晚上!”陆旧谦问道,言语之间有些急切。

    “那天晚上我到全聚德的时候,你已经不省人事了。”

    “不省人事?你确定?”

    “确定啊,还是我把您给扛回去的!”石墨提到这个就有些心里不平衡,陆总看起来也不胖,但是扛起来很重!

    陆旧谦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问:“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南小姐说她要留下来照顾你,把我赶走了!陆总,不是我不帮你,我实在没有立场。”

    “我知道了!立刻去我们入住的酒店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哈?陆总你要调查什么?”

    “我怀疑我根本没有碰过南初夏!”

    “哈?”石墨惊讶的看着他,她竟然让他去查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他们是未婚夫妻,就是发生了点啥,也可以说得过去吧?

    现在各种社交软件yuepao的到处都是,就是他自己的老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野男人的身下娇喘呢,他想想都觉得头顶上绿了一片,他们是正规的未婚夫妻,还要查什么真相?。

    “我、我马上去调查!”石墨说着连忙出去了,立刻让人去酒店查询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是酒店每天都会有人打扫,怕是有什么蛛丝马迹也会被破坏掉。

    陆旧谦看着石墨离开,心里升起了一抹希望,他想了想那天早上的情景,床单还算是整齐,完全不像是papa之后的混乱样,还有那抹血,怎么看都不像是初/夜的血,而且检查报告上完全没有说处/女膜破裂的事!也没有说到精液的事,他的枪和子弹应该都还是完好的!

    他想到这里立刻翻开手机给南千寻发信息,发完了信息手都在微微发抖,他比谁都知道南千寻情感上的洁癖,如果他真的碰了南初夏,恐怕他们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这三年,他不是没有生理上的需要,但是他从来都能克制自己,因为他还想着把她给找回来!

    这一次就算是他和南初夏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他们还是光溜溜的躺在一起躺了一夜,南千寻她会不在意吗?想到自己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个被窝里睡觉,陆旧谦没有来由的觉得自己很脏,连忙去了浴室把自己泡在了浴缸里。

    南千寻从浴室出来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拿手机过来刷,意外的发现陆旧谦发信息过来了。

    修斯:千寻,那天晚上我想知道你更多的心里话,把自己灌醉了,发生了什么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南千寻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完全没有想到陆旧谦竟然开口跟她解释,三年果然会改变一个人。

    安琪儿:就算是那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又有什么关系?你们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想解释的是那一次我并没有碰到她!

    陆旧谦在浴缸里,手机放在了床上,所以信息来的时候他不知道,在浴缸里他也慢慢的睡着了。

    南千寻等了许久,不见他出来解释,知道自己恐怕是想的太多了,于是拿出一片安眠药,用开水送服之后,躺在了床上。

    次日,江城白氏总部总裁办公室

    “少爷,埃里克失踪了!”路由慌慌张张的进来对白韶白说道。

    “失踪了?”白韶白惊讶的站了起来,之前南千寻出事的时候,他就让路由追查事情的始末,没有想到刚从埃里克的身上找出一点蛛丝马迹,他的人却失踪了。

    “失踪了,我们的线索也断了!”路由有些丧气的说道。

    白韶白低头沉思了一下,连忙拨打了南千寻的电话。

    南千寻因为吃了安眠片的缘故,一直沉睡,电话响了好几遍才迷迷糊糊的划开了手机:

    “喂~~~”

    “千寻!”

    南千寻听到一阵像是很熟悉的声音,心里嗯了一声,混混沌沌的跟梦境混淆在了一起。

    “千寻,你现在说话方便吗?”白韶白问道,听到电话那头是一片沉寂,又喊道:“千寻,千寻……”

    南千寻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电话里立刻失了音。

    白韶白立刻起身赶往南川市,直接来到了医院。

    “韶白爸爸!”天天看到白韶白来了,连忙张开双臂朝他扑了过来。

    白韶白把他抱在怀里,用手摸了摸他的头问:“妈妈呢?”

    南紫云呆愣了数秒,听到天天喊韶白爸爸,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帅气的男人就是白韶白。

    “妈咪还在睡觉,窝萌走的时候没有叫醒她!”

    白韶白心里一慌,连忙看向南紫云说:“姑姑,我早上打她电话她没有接!”

    南紫云见到白韶白慌张的样子,立刻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南千寻的电话,电话也是没有人接。

    南紫云和白韶白对视了一眼,连忙往家里赶。

    “千寻,千寻……”南紫云开门就叫道,但是房间里静悄悄的,她连忙推开房门进去,发现南千寻还在睡,上前去推了推她,喊道:“千寻,千寻?”

    白韶白见她有些不对劲,连忙上前去,温和的喊道:“千寻?”

    南千寻的眼皮微微动了动,脑海中像是在打闪电一样,眼皮都一亮一亮的。

    “快送她去医院!”白韶白说着连忙拦腰抱起了南千寻,把她送到了医院。

    急救室外,白韶白和南紫云紧张的站在那里,天天望着急救室的门一眼不眨。

    急救室的门突然开了,医生站在门口,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

    “我!”

    白韶白和南紫云异口同声的说道。

    “病人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还好没有大碍!”医生拉下口罩说道。

    “安眠药?”南紫云和白韶白对视了一眼,难道她是遇见了什么事所以想不开?

    南千寻被推了出来,白韶白和南紫云连忙把她推到了病房里,天天站在一旁拖着腮看着她。

    过了一个多小时,她睡醒了,睁开了眼发现自己竟然在病房里,连忙坐了起来。

    “千寻,你醒了?”

    “韶白?”

    “你有什么事想不通?竟然吃了那么多的安眠药?”

    “安眠药?”南千寻想起了自己吃了一颗安眠药,可是以前也是这么吃的啊,也没有什么问题,连忙问:“几点了?”

    “下午一点!”

    “天哪,我怎么会睡到现在?”她连忙坐起来,说:

    “快点回家,我要去上班!”

    “千寻,你……”白韶白无奈的看着她,南紫云上前来说:“都这个时候了还上什么班?”

    南千寻想了想,对白韶白说:“你有洛文豪的电话吗?我请个假!”

    白韶白把电话给她,她找到了洛文豪的电话,拨了过去。

    “洛总,我是Nancy,我出了点意外,今天没有去上班!”

    “Nancy,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电话一直打不通,现在你用白韶白的电话给我打,告诉我你出了些意外,是在床上下不来了吧?”洛文豪气急败坏的说。

    “洛总,不是……”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医院!”

    电话迅速被挂断,不一会儿洛文豪就赶了过来。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不会失联了吗?”洛文豪到了病房,劈头盖脸给了她一顿骂。

    “洛少,千寻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白韶白轻轻的说道。

    洛文豪瞪了她一眼,说:“你就是一个容易招惹妖魔鬼怪的体质,以后搬到我给你准备的公寓住!”

    “我只是吃了一颗安眠药……”

    “只是一颗?”白韶白突然问。

    “只是一颗!”南千寻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立刻想到了自己的救命药变成了VC,那么这一次的安眠药也有问题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