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0章 以后回瑞海住

    “只是一颗!”南千寻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立刻想到了自己的救命药变成了VC,那么这一次的安眠药也有问题了?

    “我立刻回去拿药!”南紫云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连忙离开了医院。

    白韶白和洛文豪对视了一眼,眼神变的越发的凝重。

    南紫云迅速的往回赶,刚走到他胡同里,意外的发现陆旧谦正站在胡同里。

    “陆旧谦?”

    “姑姑?”陆旧谦见到了南紫云,连忙把手机放在了口袋里。

    他早上起来给南千寻发信息,她没有回,他又打她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非常的担心。

    “你怎么来了?”南紫云看到陆旧谦,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给南千寻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却又掏钱给自己造房子,所谓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会儿她也不好跟陆旧谦划清界限。

    “千寻呢?”

    “在医院!”

    “她怎么了?”陆旧谦焦急的问。

    “昨晚吃了一片安眠药,结果昏迷不醒了!”

    “安眠药?”陆旧谦的心里突然一惊,她也是要靠着安眠药才能入睡的吗?

    “她已经没事了,你不用着急!”南紫云见到陆旧谦着急的样子连忙说道:“白韶白和洛文豪都在,我回来拿安眠药,看看是不是药有问题!”

    “嗯!”陆旧谦点了头,跟着南紫云往他们的出租屋去了。

    陆旧谦到了他们租住的房屋里,一下子觉得好像回家了一样。

    房子的面积不大,但是整个屋里布置的很温馨,桌子上放了一束百合花,冰箱上有一盆绿萝,柜子上还有小金鱼和小乌龟,家里还有一些孩子的小玩具。

    南紫云匆匆忙忙的去南千寻的房间,不一会儿在屋里喊叫了一声说:“药不见了!”

    “不见了?”陆旧谦听到南紫云的声音,连忙冲了进去。

    南千寻的卧室里很简单,一个老式衣柜,一张一米五的床,床上被子还凌乱着,床头上有一个小柜子,手机在柜子上放着,救命的药也还在,唯独不见了安眠药。

    “怎么会没有?她吃完应该就放在桌子上!”南紫云一边找着,一边说着。

    陆旧谦也帮忙翻了翻,可能的地方走找过了,没有!

    他连忙跑到门口看了看左右,发现这种老式的楼房里连监控都没有,谁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人来过家里!

    “你们住进来的时候,门上的锁换过吗?”陆旧谦沉思了一下问道。

    “好像没有!”南紫云想想那天南千寻租了房子已经很晚了,根本来不及换锁。

    “别找了,找不到了!”

    南紫云心里一慌,说:“难道真的有人要害我们千寻?”

    “我们先去医院!”陆旧谦说道,南紫云点了点头拿上她的手机跟了上去。

    医院里,白韶白看着南千寻,满眼都是焦急,南千寻知道他有话要跟自己说,于是转向洛文豪说:

    “洛总,我想吃河蟹饺子!”

    “河蟹饺子?我去给你买!”洛文豪说着连忙出去了。

    南千寻看着洛文豪出去了,转眼看向白韶白,问:“韶白,你有什么话,赶快说吧,一会儿他们都回来了!”

    “埃里克失踪了!”

    “埃里克?”南千寻诧异的看着白韶白,那个英国的小伙子,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回到南川市,那一次被弄到警察局还不知道跟他有没有关系,他竟然失踪了?

    “应该是有人察觉到我在调查他,他现在是生是死,还不知道!”

    “查不到就不用查了,已经过去了。”

    “不,我总觉得有人在你的背后布了一张很大的网,先是把你引回南川市,然后把你弄到监狱里,如果那一次不是恰巧遇见洛文豪,恐怕你会被判死刑。”

    南千寻的心一惊,那一次恐怖的经历,她终生都难忘。

    “你觉得你的救命药变成VC,这一次吃了一颗安眠药差点睡过去,都是巧合吗?”

    “到底是谁想要害我?”南千寻当然不会认为是巧合,肯定是有人预谋,而且这个人跟自己似乎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招招都想让自己致命!

    “千寻,跟我回江城!这里太危险了!”

    “韶白,到江城我就能安然无恙了吗?”

    “对方既然设计把你引回南川市,证明他想要在江城动你,是有一定难度的,跟我回去!”

    “不,韶白,我不能回去!我父亲当年的事是有内幕的,我必须要揭开这个内幕!”

    白韶白愣了一下,当年她姑父跳楼自尽,意外的砸到了他的父亲,是有内幕的?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说:

    “不好,姑父很可能会有危险,我们必须把姑父给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南千寻的心凉了一下,顿时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心里一阵慌乱。

    “John说过姑父治愈的机会很大,想要揭开当年的内幕,只要治好了姑父,一切都能真相大白了。

    现在川北村已经开始拆迁,要不了多久背后的人就会发现姑父不在川北村,我想姑父能活过这些年,可能是跟他一直是个活死人有关,要是被人知道他开始接受治疗的话,会不会对他下黑手?”

    南千寻浑身哆嗦了起来,白韶白说:“你别太担心,我们现在防备还来得及,我立刻准备转移的事,为了保护他,我也不会告诉你他会被转移到哪里,千寻,你相信我吗?”

    南千寻转头看着他,重重的点了头,说:“我信!”

    白韶白见到她信任自己,弯了弯嘴角,说:“天天和姑姑也必须回到江城,在南川市我护不住他们!”

    “好,都听你的安排!”

    “你也跟我回去!”

    “不,韶白你能帮我保护好他们,我已经很感谢你了,但是我必须要留下来,要不然怎么让那些背后的人露出马脚?”南千寻坚定的说,她也相信他们早晚会露出马脚。

    白韶白叹了一口气,他比谁都了解南千寻,只要她认定的事,一定会坚持做到底,可是当年她为什么不坚持相信自己没有死呢?

    “可是,窝不想离开妈咪!”天天从白韶白的身上挣扎着下来,跑到南千寻的身边,伸开了小胳膊,南千寻把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说:

    “天天乖,你跟着韶白爸爸去,我会经常去看你的!难道你不想李爷爷他们吗?你可以回到小镇上去,找你的那些小伙伴。”

    “可是我想妈咪~”天天窝在南千寻的怀里,十分的不情愿。

    “天天乖,等到妈妈抓到了坏人,就会一直跟天天在一起!

    “哦!”天天拍了拍妈妈的背,像是在安慰,南千寻低头看着天天,伸头顶在了他的头上。

    病房的门突然开了,南紫云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说:“药不见了!”

    不见了?

    南千寻浑身一僵,转脸看向白韶白,白韶白的脸色也非常的不好,究竟是谁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调换了她的药?

    “租房子要换锁!”陆旧谦走进来,淡淡的说道。

    南千寻和白韶白听到陆旧谦的话,纷纷转头看向了他,他怎么来了?

    “帅蜀黍~~”天天看到他,十分的兴奋,从南千寻的怀里挣扎着下来,扭动着小屁股跑到陆旧谦的身边,陆旧谦看到了这个孩子,脑袋像是被一盆冷水泼过来了一样,猛然惊醒了,南千寻和白韶白已经有了孩子,这个孩子跟南千寻如出一辙,不可能是领养的。

    天天伸着胳膊在陆旧谦的面前,陆旧谦垂着眼怔怔看着他,南千寻紧张的要命,手不知不觉的抓紧了被子,白韶白见状连忙走过来,伸手把孩子抱了起来,说:“天天不要调皮,爸爸抱!”

    “哦!”天天哀怨的看了陆旧谦一眼,转头过来跑到了白韶白的身边,白韶白弯腰把他给抱了起来,天天双手抱住了白韶白的脖子,转过头来看着陆旧谦。

    陆旧谦看到了天天那个哀怨的眼神,心里顿时升起了一抹罪恶感,感觉自己好像是犯了什么错一样,或者他应该和蔼一点。

    想到和蔼一点,陆旧谦的脸又冷了冷,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学着像白韶白那样,温文尔雅,谦和有礼,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模仿了几天最终以失败告终,就算是南千寻喜欢白韶白那款的,他学也学不来。

    南千寻感激的看了白韶白一眼,白韶白微微一笑,说:“你们先聊,我们先出去一下!”

    陆旧谦见白韶白竟然主动给他们腾出空间有些意外,目送着白韶白抱着天天离开,心里又冷了冷,他白韶白这么有自信?

    “姑姑,我们先出去,让他们聊聊!”白韶白说着上前去对南紫云说,南紫云看了看南千寻又看了看陆旧谦,只好跟着他出去了。

    南千寻知道他是去转移姑父的,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病房里一阵沉默,陆旧谦看了南千寻半响,问:

    “你没事吧?”

    “没事!”

    “药的事我会查清楚!”

    “谢谢!”南千寻转头来看着他,有些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她主动跟他发消息,告诉他烂醉如泥的男人不可能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这会儿他人在自己的面前,她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其实,我跟初夏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相信你!”南千寻连忙转过头来看着他说道。

    “真的?”陆旧谦面上一喜,上前捉住她的手。

    “嗯!”

    “千寻!”陆旧谦二话不说,连忙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南千寻迟疑了一下,把手放在了他的后背上。

    “你住的地方太不安全了,以后回到瑞海花园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