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1章 黄瓜是个好东西

    “你住的地方太不安全了,以后回到瑞海花园住!”

    南千寻听到他说瑞海花园四个字,整个人都僵硬了,瑞海花园曾经是他们的爱巢,可是现在回去算什么?

    “以后瑞海花园就是你的了,我会把产权转移到你的名下!”陆旧谦看到她的沉默,知道她有些抗拒,立刻说道。

    “你是在弥补对我亏欠吗?”南千寻抬起眼来看着他,顺便把他推开了。

    “千寻!”

    “如果是,那不必了!我们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谁也没有亏欠谁!你走吧!”南千寻伸手把他给推开,陆旧谦站起来看着她倔强的样子,知道今天再继续谈下去会闹的不愉快,于是说:“你好好休息!”

    “河蟹饺子来咯,香喷喷热乎乎新鲜出炉……”陆旧谦正准备走,洛文豪一边开门一边咋呼的说道,看到房内的陆旧谦,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你来干什么?”洛文豪毫不客气的看着陆旧谦。

    “我的行踪需要跟你报备?”陆旧谦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人,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噼里啪啦的像是电闪雷鸣一样。

    “我饿了!”南千寻见两人要掐起来,连忙开口说道。

    “咱吃饭!”洛文豪听到南千寻说饿,立刻结束了跟陆旧谦的对持,把饺子放了下来,贱嗖嗖的去给她打水洗手。

    南千寻一脸的尴尬,说:“我自己可以去!”

    “我生病的时候你就这么照顾我的,我这不是投桃报李么?”洛文豪一点都没有觉得过分,反正陆旧谦在这里,他莫名其妙的就是想给他添堵。

    南千寻见到洛文豪挤眉弄眼的,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反应过来他究竟是要干什么?疑惑的看着他,见他一直眨眼睛,问:“洛总,你眼睛疼吗?”

    “疼,你给吹吹就不疼了!”

    “……”

    “来,我喂你!”

    “我自己可以!”

    “我这是投桃报李……”

    陆旧谦见两个人亲密的样子,浑身都冷了,突然他的电弧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说:“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说着离开了病房,南千寻正在忙里的手突然就闲了下来,兴趣乏乏的靠在了病床上。

    “舍不得他吗?”洛文豪问道,南千寻看了他一眼,说:“你想多了!”

    “还好不是,要不然我会吃醋的!”洛文豪说着用勺子舀起了一个饺子,说:“啊……”

    “我自己来!”南千寻伸手把勺子拿了过来,慢悠悠的开始吃饺子,心里却是乱糟糟的,一会儿想着陆旧谦的事,一会儿想着姑父他们转移离开的事,一会儿有想着到底是谁想要迫不及待的把自己个除掉。

    “药的事有结果了吗?”

    “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调监控!”

    “旧式的楼房,连监控都没有!”南千寻想起这件事,有些吃不下了。

    “先吃饭,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先吃饱了再说!”洛文豪说着,把她刚放下的饺子又给端了上来,南千寻看了看饺子,又看了看他,想了想又端起来开始吃。

    陆旧谦那边拿着电话离开了病房,走到走廊里,电话又响了,他接了起来,毫无感情的喊了一声:“爸!”

    “你回来一趟,我有事要跟你说!”陆国誉在电话那头说道。

    “嗯!”陆旧谦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上了车给石墨先打了一个电话。

    “陆总?”石墨查到了一些事,还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没有想到他竟然打了过来。

    “陆总,有什么事?”

    “事情怎么样了?”

    石墨听到他问事情怎么样了,有些尴尬,脸上红了一大片,说:“酒店已经被收拾过了,我们的人也打听到了,那天收拾房间的阿姨在房间里找到了一根套着套套的黄瓜……”

    陆旧谦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神色,黄瓜……

    “你再去查一下新源街789弄402室的房主是谁,以前有哪些房客,哪些房客的资料全都要!”

    “哦,好的!”石墨听到他要查新源街的房主,有些稀奇,但是他聪明的没有多问,陆总做事不是他可以随便过问的。

    陆旧谦开着车子来到南川市最中心的繁华地段,陆家的老宅就在繁华的市中心,陆家的祖上是做布匹生意的,在南川市各大街小巷都有门店,后来政权交替,经济发展,原本河边的荒地变成了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陆家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直接把西边的地全部无偿的上交给国家,做成了现在的紫薇公园,东边是国际女子学校。

    尽管这样,陆家还有上百亩的地皮,里面绿树成荫,别墅坐落在树林之中。

    “少爷,您回来了?”管家看到了陆旧谦的车子,立刻站在一旁微笑着迎接,陆旧谦点了点头,门口的扫描仪扫到了车牌号并且识别出来车型立刻放行。

    陆旧谦开着车子一直到了陆国誉住的最中心的别墅前停车,黄蓝影笑盈盈的走了过来,说:“谦啊,你回来啦?”

    “嗯!”陆旧谦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你爸爸正在书房等着你那,你进去之后千万不要惹爸爸生气啊,不管爸爸说什么,你都要答应啊!”黄蓝影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陆旧谦听到她的话,转过来看着她,问:“如果他让我带你离开陆家呢?”

    黄蓝影脸色一变,作罢哆嗦着有些说不上来话了。

    陆旧谦见她不说话了,继续朝前走,蹬蹬蹬的上了二楼,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书房里传了过来,陆旧谦开了门进去。

    “爸!”

    “呦,回来啦?”陆国誉见他来的快,脸上表情松了松,说:“坐!”

    陆旧谦走到金丝楠木椅旁坐了下来,陆国誉放下手中的毛笔,拎起旁边的紫砂壶开始倒水泡茶。

    “喝茶,可是有讲究的,绿茶用玻璃杯,红茶红紫砂杯,白瓷杯……”

    “爸,你叫我回来喝茶?”陆旧谦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茶杯,他知道老爷子的茶叶是没有品牌的,是祁门山上的一株千年茶树采摘下来的。

    “什么茶配什么器具,这叫做讲究!人也是一样,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对象!门当户对看起来老道,但是不是全无道理……”

    “你想说什么?”陆旧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也老大不小了,可以考虑终生大事了!”

    “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你必须结婚!李自强很快就要竞选市委书记了,到时候我们推他一把,于我们陆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旧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回到陆家就要成为一个联姻的棋子,他不乐意!

    陆国誉没有得到他的回应,直接变了脸,说:“你自己想好,你要是不同意,你妈妈在陆家以后怎么混?”

    陆旧谦狠狠的盯着陆国誉,他竟然用他妈妈来威胁他!

    黄蓝影在外面听到里面的谈话,立刻冲了进来,拉着陆旧谦说:“谦呀,妈妈就指望着你过活啊,你千万不能自私的不管妈妈呀,谦啊……”

    陆旧谦的心里一阵烦燥,站起来,说:“你们看怎么好就怎没做,我无所谓,不就是结婚么?你们喜欢南初夏,我娶回来给你们就是了!”

    “晚上我们约在了味全见面,把婚事给敲定下来!”陆国誉说道。

    陆旧谦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驱车离开了陆家的老宅,来到了瑞海花园,在公寓里坐了很久很久,才站起来往餐厅里去。

    味全餐厅包间里,南初夏坐在位子上,陆国誉和黄蓝影坐在一旁,李自强和佘水星坐在一旁,还有一个空位子就是陆旧谦的。

    陆旧谦驱车来到了味全餐厅,随即朝包厢走了过去。

    “呦,旧谦来了!”

    “爸、妈,李叔,阿姨!”陆旧谦进去跟几个人打了招呼,坐在了给自己预留的位子上。

    “人都到齐了,开始点菜吧!”李自强八面玲珑的说道,陆国誉没有说什么,而是拿过菜单来,让黄蓝影点菜。

    陆旧谦也拿着菜单,南初夏凑过来看才,陆旧谦转过头对着南初夏微微一笑,南初夏见他对着自己笑,脸上顿时红了一大片。

    “凉拌黄瓜,木耳黄瓜,原味黄瓜,蒜蓉黄瓜,炒黄瓜片,酱黄泻/火瓜”陆旧谦看着菜单说道。

    “旧谦,你今天跟黄瓜过不去了不是?”黄蓝影有些尴尬的说道。

    “初夏喜欢!黄瓜可是个好东西,美容养颜又泻/火!”他把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还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初夏。

    南初夏的心里噗通一下,他知道了什么?

    包间里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陆国誉面色微沉,黄蓝影有些尴尬,说:“点菜,我们继续点菜!”

    “年轻人的世界由他们去吧,我们还是好好珍惜眼前的生活,喜欢哪道菜,就点哪道菜,别管的太宽了!”李自强脸上挂着笑,拿着菜单,气的手有些发抖。

    他的话也非常的有针对性,他现在毕竟是市长,陆家要是给他太难看,他也不会让陆家好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