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2章 不好意思,反胃

    “那是当然,孩子们的事由着他们去吧!他们两人情投意合,我们当长辈的也没有什么好干涉的,毕竟现在都流行了自由恋爱了!”陆国誉笑呵呵的说道,心里却对李自强的威胁非常的不满,要不是他们马上就是利益的共同体了,他也不稀罕跟他周旋。

    “亲家公说的对,我们点菜点菜!”李自强听到陆国誉的话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几个人点了菜,坐在包间里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说话,最后扯到了两个人的婚事上来了。

    “我看就这么定了,十月一日就是个好日子!”黄蓝影说道,只要陆旧谦娶了南初夏,她的地位问题就不用担心朝不保夕了。

    “会不会太仓促了?”佘水星有些拿乔的问,南初夏连忙伸手推了推她,喊了一声:“妈~~”

    “呵呵,看看我家姑娘,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李自强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满脸都是宠溺。

    “爸~~~”南初夏羞涩的看了李自强一眼,李自强哈哈大笑,说:“好了好了,不说不说,看你这么恨嫁,十月一就十月一吧!”

    陆旧谦面无表情的听着他们说婚期,好像这一切跟自己无关一样。

    “那就十月一吧!我这想要抱孙子的心啊,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现在就等着初夏来了给我添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呢。”黄蓝影连忙说着,顺手推了推陆国誉。

    “孩子们没有意见,我也没有意见!”陆国誉笑呵呵的说道:“旧谦,你看十月一怎么样?你到时候要把自己的时间给腾出来啊!”

    “你们看怎么好就怎么办,我无所谓!”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

    南初夏听到他说无所谓,七上八下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只要他同意,以后能怀上陆家的孩子,她陆太太的位子才算是坐稳了,至于得到他的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那就这么定了!”陆国誉拿起杯子来举了举,其他的人也纷纷的举杯,唯独陆旧谦无动于衷。

    “旧谦?”黄蓝影小声的喊了喊他,他看着几个人的杯子说:“我这胃不怎么好,最近戒酒了!”

    南初夏听他说戒酒了,心里慌乱了一下,他这是再也不给自己可乘之机了么?

    “没有酒,可以喝点番茄汁!”南初夏把手里的番茄汁拿了过来。

    陆旧谦看了看她的番茄汁,说:“不好意思,有点反胃!”

    他说着站了起来,看了南初夏一眼,南初夏看到他的别有深意的目光,心里顿时没有了底。

    陆旧谦离开了包间,来到了洗手间,他在洗手台那里洗了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抽出两张纸来擦了擦,拿着手机往安全出口的方向去了。

    “子衿,事情查的怎么样了?”陆旧谦给郭子衿打了电话出去。

    “有些眉目了!事情太过于复杂,还需要面谈!”郭子衿在电话那头说道。

    陆旧谦看了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说:“瑞海花园!”

    “嗯!”郭子衿听到陆旧谦有些着急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立刻答应道。

    陆旧谦收回电话,朝走廊的那头走了过去。

    “旧谦,你要不要紧?”黄蓝影看到陆旧谦回来,连忙问道。

    “没事!”陆旧谦冷冷的回道,黄蓝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李自强和佘水星,说:

    “我这孩子就是性子冷,不爱多说话!”

    “了解,了解!”李自强说道。

    “既然婚期已经定了,那你们商量着改天拍婚纱照,我们也快点准备起来,十月一只有两三个月了。”陆国誉说道。

    “你们看怎么办好怎么办,我还有事,先走了。”陆旧谦说道转身朝外走了,留下满屋尴尬脸的人。

    他烦躁的回到了瑞海花园,不一会儿郭子衿就到了。

    “陆总!”

    “进来说!”陆旧谦开了门,把郭子衿叫了进来。

    郭子衿来到公寓里,下意识的到处看了看,这里的装饰跟以前还是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如果说有,也不过是少了女主人。

    “我们的人查到了埃里克在泰晤士小镇上见过佘总!“

    “佘水星?”陆旧谦吃惊的问。

    “嗯,而且我也亲眼见过佘水星和南千寻之间的冲突。”

    “她们会有什么冲突?”陆旧谦有些疑惑了,佘水星对待南千寻和南初夏的态度截然不同,他能感受到,但是他却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上一次在泰晤士小镇,我看到了南千寻,本来是去找她,意外的撞见佘水星和南千寻,我看的很清楚,佘水星先上前打了她一个耳光,然后两人之间才开始起争执!”

    “她们什么都没有说,先一个耳光?”陆旧谦诧异的不得了“是不是之前还有什么冲突?”

    “没有,而且从她们冲突中可以听得出来,那一次是他们三年以来第一次见面。”郭子衿说道“佘水星见过南千寻之后,立刻见了埃里克!”

    陆旧谦转眼看向他,突然上前一步,说:“你的意思是,很有可能是佘水星把南千寻引回南川市?”

    “是!”郭子衿非常肯定的说道“但是现在埃里克下落不明,我们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她要把她引回来。”

    “她把她引回南川市,就是要用那个姓黄的毁坏她?”陆旧谦想到了敦煌的那个人模狗样的经理,总觉得太便宜他了。

    “不,她回到南川市,被指控贩卖毒品抓紧了派出所,是白韶白救了她!”

    “毒品?”陆旧谦的眉宇一沉,问:“南千寻难道不是佘水星的女儿?”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找不到证据!”

    “想办法比对NDA!”

    “嗯!”

    “还有其他的消息吗?”陆旧谦问道。

    “还有南千寻的姑父不见了!”

    “不见了?”陆旧谦眉头一皱,总是感觉好像自己错过了什么,问:“什么时候的事?”

    “有好几天了!”

    “这件事先不要声张!”陆旧谦眼眸微微一沉,陈康尔不见了,南紫云和南千寻像是没事的人一样,只能说她们知道他在哪里。

    “洛文豪的人也在调查南千寻的事!”

    “洛文豪?”陆旧谦自从上一次投标的事之后,再也不会看洛文豪是那个只知道沉迷于酒色的二世祖了,“他不会害她,由他去!”

    两人正在说话,陆旧谦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看看是石墨的电话,接了起来。

    “陆总,不好了!”

    “什么事?”

    “我们南街花园的工程正在施工,环保局的来检查,说我们的工程不够环保,要求立刻停产整顿!本来我以为是走个过场,请了环保局的人吃饭,说的好好的意思意思,不想刚刚对方给我打电话,说这次他兜不住了。”

    陆旧谦的脸色一冷,不用问,也是他那个好岳父做的,说:“既然环保局的让停产整顿,你就好好整顿一下,达到国家要求标准!”

    “……”石墨一阵无语,这种事情不都掌握在环保局的手里么?分明是有人在背后搞事情!

    陆旧谦挂了电话,让郭子衿贤回去了,自己洗了澡躺在了之前南千寻睡过的被窝里,这里似乎还留着她的气息,令人格外的安心。

    次日,陆旧谦刚到公司,就发现公司的气氛不一样。

    “石墨,进来!”

    “陆总!”石墨来到陆旧谦的办公室里,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面前,问:“发生了什么事?”

    “税务局突然要来查账!”

    “查账?”陆旧谦咬牙切齿的说道。

    “要不,我们找找市长,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石墨说道。

    “哼!”陆旧谦冷冷的哼了一声,拿出电话来拨通了南初夏的电话。

    南初夏看到了陆旧谦的电话,连忙激动的对李自强说:“爸,他真的打了,真的打了!”

    “爸答应你的事,怎么会办不到?”李自强笑呵呵的说道:“爸可告诉你,你可得端够架子了,别给爸丢人!”

    “放心吧,爸,我一定会的!”南初夏向李自强保证到,没有在他眼前接电话。

    “那我先去上班了!”李自强说着站起来去开车,佘水星也收拾好了,下来跟李自强一起出发了。

    陆旧谦这边拨打南初夏的电话,没有人接,他又将电话放了下来。

    “陆总?”石墨见他打了一通电话没有人接听,有些着急了。

    “你先出去!”陆旧谦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石墨只好先出去了,他刚到门口,陆旧谦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浑身一僵,想要听听是谁的电话,陆旧谦开口冷冷的喊了一声:“初夏!”

    石墨的脸上一喜,果然还是他们家的陆总有能耐,能拿得住南初夏!

    “旧谦哥哥,刚刚我去上厕所了,没有拿手机!”南初夏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

    “旧谦哥哥,你有什么事吗?”

    “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陆旧谦说道。

    “嗯,好!”南初夏把李自强说的什么端架子的事给忘的一干二净,生怕陆旧谦反悔了,立刻挂了电话。

    在她的记忆中,这还是陆旧谦第一次主动请自己吃饭,她得打扮的漂亮一些。

    陆旧谦这边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