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3章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陆旧谦带着南初夏来到了一家法国餐厅里,应侍生拿了菜单过来。

    “旧谦哥哥,你想吃什么?”

    “随你!”陆旧谦微微一笑,南初夏见到陆旧谦对自己笑了,甭提有多开心了,拿着菜单,说:“法国鹅肝,奶油棱鱼、红酒鸡,他们家的苹果白兰地很不错,你要尝尝吗?”

    “我戒酒了!”陆旧谦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来一份普鲁旺斯鱼汤吧!”南初夏点完了之后,对陆旧谦说:“他们家的鹅肝很正宗的,我吃过,很好吃!”

    陆旧谦淡淡的笑着,他想起了南千寻曾经说过的话,“法国鹅肝我是不会吃的,你不知道法国人为了喂出大肝的鹅,那些鹅天天被关在笼子里不能自由活动,还被强行的塞食物,很可怜,简直就是虐待动物!”

    “你喜欢就好!”

    “旧谦哥哥,你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想问问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式的婚礼!”陆旧谦问道。

    “婚礼,我还没有想好!”南初夏脸上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来,“我既想中式的又想西式的!”

    “喜欢我们办两场!”陆旧谦微微一笑说道。

    “真的?”南初夏几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很忙,婚礼的事需要你多操心,什么时候拍婚纱照,叫我一声!”

    “嗯嗯,旧谦哥哥,我一定不会拖你后腿的!”南初夏拍着胸口说道,像是一切的事她全都包了一样。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

    “旧谦哥哥,你尝尝鹅肝!”南初夏夹了一块放在他的盘子里。

    “谢谢!”陆旧谦淡淡一笑,没有吃鹅肝,倒是舀了鱼汤,慢悠悠的喝着。

    “旧谦哥哥,你说我们结婚要请那些人呢?”南初夏试探的问道。

    “陆家这边的我父亲会请,南家的那边就要看李叔了!”

    “我好忧郁,你说要不要请姐姐?”

    陆旧谦浑身一僵,说:“随你高兴,她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熟人。”

    “那我回去跟我爸爸他们商量一下吧!”南初夏笑着说“旧谦哥哥,你怎么不吃啊?”

    “没有什么胃口!你赶紧吃,我公司还有事要回去忙!”

    “哦!”南初夏只顾得高兴了,突然想起他的公司正在被她爸爸在整,立刻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嗯!”陆旧谦看着她的背影,又转过来看着眼前的法国鹅肝,慢悠悠的喝着鱼汤。

    “爸,你们都误会旧谦哥哥了,他就是冷性子,他约我出来吃饭,正在谈论婚礼的事,他就这性格,不可能是专门给谁找麻烦。”南初夏急着解释道。

    “他就那性格?那你还是不要嫁给他了!这性格一辈子你还不是吃亏死?”

    “爸,你说什么呢?他只是面上楞而已!”

    “好好好,我女儿喜欢,我还能说什么?”李自强无奈的说道,语气中都是宠溺。

    “爸,你不要找他麻烦了,搞来搞去都是搞自家人!”南初夏说道。

    “好好好,都依你,依你!”李自强的脸上带着笑容,或者黄大河的事确实是他误会了,黄大河基本上是被废了,他也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了。

    还是仕途要紧,有了陆家在背后推波助澜,市委书记非他莫属了!

    他的脸上带着胜利的笑,拨通了两个电话,那个要调查账务的税务局突然没有了动静,那边环保局也没有继续跟踪那个工程的问题,所有针对陆家的事不了了之了,陆家的危机暂时解除了。

    陆家很快在网络上公布了陆旧谦的婚讯,南千寻看到了这个婚讯,整个人都黯淡了下来,为什么那些欺负人的人事事顺利?而被欺负的人却诸事不顺?

    她坐在床上盯着手机的屏幕,随即又将手机丢在了床头上。

    “叮咚!”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瞥了一眼,竟然是陆旧谦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修斯:我在你楼下

    南千寻愣了一下,连忙开了窗户,看到胡同里果然站着一个人,她连忙拿过手机,问:

    你来干什么?

    修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安琪儿:你要干什么

    修斯:我们谈谈

    安琪儿:我们还有谈的必要吗?

    陆旧谦见她不肯下来,自己走了上去。

    南千寻听到敲门声,心里慌了一下,连忙到了门后问:“谁?”

    “我!”

    南千寻考量了一下,开了门让他进来。

    陆旧谦自来熟的往沙发上一坐,问:“你儿子呢?”

    “跟姑姑走了!”南千寻听到陆旧谦问天天,心里慌乱了一下,他不会知道了吧?

    “姑姑去哪里了?”

    “回去照顾姑父了!”南千寻说道。

    陆旧谦周身的气息忽然一冷,她对自己说谎!

    “你以前从来不说谎!”

    “可是我还是失去了你!”南千寻闷闷的说道,陆旧谦一噎。

    两人又沉默了很久,陆旧谦开口说:“我跟初夏很快就要结婚了!”

    “恭喜!”

    “南千寻,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话要跟我说吗?”陆旧谦见她什么都不争的模样,有些恼怒,她可以为了白韶白在江城等了那么多年,却不肯向自己低头服软,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甚至李自强把她逼的无路可走,她都不来找自己,到底她有多恨自己?

    “你想听什么?”南千寻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闷闷的说:“我求你不要娶她,你会同意吗?”

    陆旧谦听到她的话,伸手向她,说:“求人要有求人的姿态,你应该懂!”

    南千寻看着那只伸向自己的手,她有些犹豫了,要想在南川市站的住,必须要有一个靠山,而目前陆旧谦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一旦她走出了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如果没有陆旧谦,以后陆家和李自强强强联合,她永远都不可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爸爸的心血都会被那些欺负自己的人给霸占着,而她无权无势永远都不可能查出当年事情的真相。

    更何况陆旧谦也是她要抢夺的一部分!

    她考量了一番朝陆旧谦伸出了手,陆旧谦一把拽住她,把他拉到了怀里,顺势的扑倒在沙发上。

    陆旧谦一双黑幽幽的眼眸看着她,慢慢的朝她伸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脸依旧洁白光滑,触感依旧好的无法用言语描述。

    两人熟悉的姿势,身体的触碰让他们有一阵阵的意乱情迷,陆旧谦低头吻住了她。

    南千寻也慢慢的尝试着回应他,陆旧谦得到她的会应该,吻的更加的深情更加的用心了,他的大手不住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太过于熟悉对方的敏感处,南千寻浑身一阵轻颤,只不过下一秒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三年前的那一幕。

    “姐,我怀孕了!”

    “不,别碰我!”南千寻突然推开了陆旧谦。

    陆旧谦猝不及防的被推开,黑了整张脸,连忙爬过来握住她的手腕,说:“开弓没有回头箭,难道你不知道吗?”

    “不,别碰我!”南千寻一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三年前的那一幕,她想一次,心伤一次。

    陆旧谦看到她的眼泪,手上的力道渐渐的轻了下来。

    “我们不是没有做过!”陆旧谦有些恼怒的说道“你忘记了在我身下辗转承欢的日子了吗?”

    “那时候我不知道你跟南初夏厮混在一起,你以为我知道了你们厮混在一起,我还会继续跟你欢好吗?”南千寻的脸上带着一抹嘲讽。

    “你说什么?”陆旧谦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什么跟南初夏厮混在一起?他什么时候跟南初夏厮混在一起了?

    “要不是南初夏怀孕,我恐怕还一直被蒙在骨里吧?陆旧谦,你只喜欢偷吃么?得不到的永远都是好的是吗?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偷南初夏,现在终于要把南初夏扶正了,你有回来偷我么?”

    “等等,你说什么?给我说清楚!”

    南千寻听到他这么问,诧异的看着他,说:“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难道你失忆了吗?”

    “等等,我们中间好像有什么误会!你先告诉我,南初夏怀孕到底是怎么回事?”陆旧谦立刻放开她坐了起来,郑重的问道。

    南千寻见他这么郑重的问,也坐好了,说:“南初夏当初的孕检单上可是有你的签名的,忘了?”

    “你是说三年前?”

    “难道不是么?”

    陆旧谦好像知道了什么事,立刻说:“南千寻,你听好了!我陆旧谦从来没有碰过你之外的女人,你是我唯一的女人!也不存在南初夏怀了我的孩子之说!”

    南千寻呆若木鸡的看着他,有一种恐惧漫上了心头,支支吾吾的问:“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以前跟白韶白之间因为误会被分开,难道她跟陆旧谦又是这样?

    “当然都是真的!”

    “那南初夏怀孕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千寻问道。

    “你还是以为南初夏怀的是我的孩子,所以才签的离婚协议吗?”陆旧谦终于将压在心里的话给问了出来。

    南千寻默默的点了点头,陆旧谦一拳砸在了沙发上,懊恼的站起来甩门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