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4章 让你快喝的药

    南千寻默默的点了点头,陆旧谦一拳砸在了沙发上,懊恼的站起来甩门走了。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莫名其妙的走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站起来锁好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瞪着眼睛看着窗户,窗帘没有拉严实,透过来点点光线。

    她盯着窗帘很久,没有睡意,心里有些烦躁,看了看表,又到了十一点半。她拿着手机起来走到窗户旁,把窗帘拉着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看着外面昏黄的路灯,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门那边传来了动静,她浑身一僵,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反应,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姑姑和天天都已经跟白韶白走了,还会有谁来家里?

    南千寻浑身一阵激灵,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卧室的门慢慢的被打开了。

    “没人!”一人低沉的说道。

    “去洗手间,空调还开着,被窝还是热的,应该不会走远!”另外一个人看了看周围立刻说道。

    两人立刻往洗手间去了,南千寻立刻上前关门上锁,并且拉着床头柜,死死的堵住了门口。

    “臭娘们!”外面两人听到了关门声,连忙往回跑,咚咚的撞门。

    南千寻死死的抗住门,拿着手机想要报警,却不想手机被剧烈的撞击给撞掉在了床底下,她心如死灰的死死的扛着,只希望能惊动到邻居,赶快报警。

    陆旧谦这边匆匆忙忙的回了陆家,黄蓝影正坐在窗户前发呆。

    “妈!”陆旧谦看到坐在窗户前发呆的黄蓝影,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就算是她回到了陆家又能怎么样?

    陆国誉雨露均沾,而她依旧独守空房,像极了古代深宫里的怨妇,每天翘首盼望君王临幸,只是君王是你的唯一,而你却永远成不了君王的唯一。

    “谦儿,你来了?”黄蓝影看到陆旧谦来了意外的惊喜,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强作欢颜的解释道:“呃,我、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没让他过来!”

    “妈,值吗?”陆旧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问。

    黄蓝影的目光四处游弋,生怕被他看出来其实她在陆家并不受宠。

    “你这孩子,说的啥话?什么值不值?他是你爸爸,我是你妈妈,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值不值?”黄蓝影笑着说道,语气中充满的是无奈。

    这是正常的一家人吗?

    陆旧谦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但是原先要问责的话此刻也变的柔和了一些。

    “谦儿,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黄蓝影小心翼翼的问道。

    经过上一次他们在一起吃饭,他甩脸走人,她已经知道自己似乎把儿子逼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他如果再不主动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按照目前的情况,早晚会视同路人。

    “三年前南初夏怀孕是怎么回事?”

    “怀孕?”黄蓝影吃惊的看着他,张大了嘴巴,说:“初夏怀了你的孩子,被南千寻给弄掉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我没有碰过她,她哪里来我的孩子?”陆旧谦冷冷的问。

    “不、这不可能,初夏花了钱买通了所有的媒体,连不雅照都买了回来,要不是初夏,你的名声早就坏了!”黄蓝影吃惊的说道。

    当初南初夏躲躲藏藏的拿着那些照片,意外的被她发现,上前询问的时候才知道她意外上了陆旧谦的床,不久就被查出来怀孕了,也正是因为南初夏的懂事和隐忍,加上她怀上了陆旧谦的孩子,黄蓝影才会想让南初夏代替南千寻。

    “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技术叫做PS?那些照片还有吗?”

    “当时我就销毁了!”黄蓝影的心里凉了凉,说:“难不成南初夏骗了我?可是她流产是真的……”

    “真假难料!”陆旧谦冷冷的说道,一个可以再酒店用黄瓜制造痕迹来栽赃给自己的女人,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谦儿,你马上就要结婚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啊!”

    “当当当当~~~”陆旧谦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来看到竟然是南千寻打的电话,立刻站起来走到了阳台上,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阵阵的撞击声,还有南千寻惊慌害怕的低声哭泣,他浑身的皮一紧,喂了两声无果之后,连忙从黄蓝影的房间里蹿了出去。

    “谦儿,谦儿……”黄蓝影见他招呼也不打就跑了出去,连忙追了上来,却发现他已经开车走了。

    南千寻的房间内

    撞门一阵比一阵激烈,冲撞力撞的她似乎内伤一般,浑身都是疼痛。

    旧式的建筑,里面的门锁是不结实的,撞了几下就坏了,现在全部靠着南千寻死扛着,但是她单薄的身子又怎么能扛得住两个大男人的力度?

    门嘭的一声被撞开,南千寻被甩到床边眩晕了一下。

    “臭娘们!”一人毫无怜恤的伸手揪住她的头发,抬起了她的脸,连忙淬了一口,说:“果然是个好货色,MMP!费了老子这么大的劲!”

    “你们是谁,你们要敢乱来,我、我就报警了!”

    “报警?”另外一人凑近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你倒是报啊!”

    “你们、你们究竟想要什么?我的银行卡在、在包里!”

    那人转脸看了看她的包,脸上横肉抽了抽,说:“老子不要钱,老子就要上你。啧啧啧,看看你这双勾魂眼,简直就是一只小狐狸精啊,不知道你这只狐狸的味道怎么样呢?”

    那人说着拿出一粒药丸,掰开她的嘴填了进去。

    “唔……”南千寻挣扎着要吐出来,却被迫咽了下去,她红了眼睛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让你快活的药,等会儿你就要求老子了,老子有耐心等!”那人说着看了看表,说:“还不到十二点,我们还有一夜的时间可以慢慢搞!”

    另外那个抓住南千寻头发的男人也松了手,抱着胳膊站在门前堵着。

    南千寻连忙跑到了窗户边,紧紧的抓住窗帘,警惕的看着两个人,那两个人像是在看自己的猎物一样看着她。

    南千寻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诉说的异样,这种药效来的太快!

    那个喂药的男人脱了自己的上衣,裸着胸站在衣柜前,这人浑身都长着乌黑的毛毛,南千寻吓的浑身都抖了抖。

    一股热流从南千寻的小腹处发出来,她浑身一抖,身体有一种对男人的渴望,渴望到她想要什么都不顾,抱住眼前的人!

    她连忙咬了咬自己的嘴,一阵刺痛让她清醒了一些,只不过这种清醒很快就被浑身的空虚给占据了。

    “不要坚持了,老子会让你舒服的,是不是很难受?来,让老子让你快活!”

    “不,别过来!”南千寻说时迟那时快的伸腿跨坐在窗户上。

    如果,实在逃脱不了被玷污的命运,那么她直接跳楼死了吧!趁着自己理智尚存,绝对不要被人践踏!

    可是她好不甘心,李自强算计自己的事还没有结果,当年父亲的事还没有查清楚,佘水星联合南初夏抢了自己老公的事,还没有真相大白,她不想死!

    更重要的是天天,一旦她死了,天天就成了孤儿,不,不能死!

    南千寻又咬了咬嘴,一股血腥直冲到大脑,整个人又清醒了一些,不能放弃!他们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邻居肯定早就报警了,再坚持一下,警察就来了!再坚持一下!

    她不断的鼓励自己坚持,再坚持!

    那人没有想到南千寻这么麻利的坐在了窗台上,而且她翘腿往阳台上的动作太过于完美,猥琐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

    “呦,柔韧性不错!老子不勉强你,老子等你跪下来求老子!你可别让老子失望哦!”

    想到这个女人不一会儿就要跪在他面前求饶,这个浑身是毛的男人心里升起了一抹成就感!

    那人站在衣柜旁,看着南千寻难受的样子,他有些急不可耐,南千寻实在忍受不住低声哼哼了了几声,那人听到她销魂的哼哼声,立刻又擦拳磨掌的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别、别过来……”南千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她心里十分的抗拒这个人的靠近,但是身体却又格外的渴望男人,某一刹那间有一种想要放弃的冲动。

    她的浑身都无力,仅存的理智快被消磨在了热浪之中,像是躺在大海上,又像是在蒸桑拿。

    “碰!”突然,门又被人一脚踢开。

    这两人听到有人踹门,立刻朝客厅跑了去。

    陆旧谦气势汹汹的进来,一拳打在前面这个人的肚子上,那人弯腰捂住肚子,他紧接着一脚踢在了这个人的头上,这人转了几个圈倒在了沙发上。

    后面那个人看到陆旧谦来者不善,立刻问:

    “敢问……”

    “呼!”陆旧谦哪里会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一脚踢了过来,这人伸手抓住陆旧谦的脚,知道这人不会跟自己谈话,右手单刀劈了下去。

    陆旧谦凌空一翻,另一只脚踢在了这人的脸颊上,这个人也噗通一下倒在了刚刚那个人身上。

    陆旧谦快步往卧室里去,身后有一人立刻追了上来,一拳朝陆旧谦的后脑勺捶了过来,陆旧谦一弯腰躲过这一拳,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对方噗通一下倒在了窗户边。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他们打架的场景让她顿时清醒了不少,那人躺在地上看到了南千寻,立刻伸手来拽她的脚,南千寻连忙往外避,手上一滑从窗户掉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