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5章 驾!驾!!

    陆旧谦连忙轻身一跃,到了窗户边,伸手一抓,抓住了南千寻的手。

    南千寻正惊呼自己掉了下来,还没有喊出来,手被一直强有力的大手给抓住。她抬头朝上看了过去,看到了陆旧谦,眼泪哗啦啦的从两只眼角流了下来。

    “别怕,我在!”陆旧谦看到南千寻仰脸看着自己,眼眶里有亮晶晶的东西,立刻安慰道。

    “旧谦……”南千寻叫了一声,突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陆旧谦正想出声说话,后背突然被捶了两拳,他闷哼了一声,抓住南千寻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你怎么样了旧谦?”南千寻惊恐的问道,陆旧谦吃力的说:

    “没事!”

    紧接着一个人用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陆旧谦抓住南千寻的手没有丝毫的放松!南千寻着急了起来!

    “呵呵,让你跟老子横!”那人一拳头打在了他的脑袋上,陆旧谦的头懵了一下,依旧没有松开南千寻的手。

    南千寻见到这个时候陆旧谦还不松手,立刻说道:“放手!放手!”

    “不!”陆旧谦不能放手,他一放手她就会摔下去,四楼摔下去一定会死!

    “旧谦……放手,他们会打死你的!”南千寻着急的呜呜大哭。

    “旧谦,放手……”南千寻崩溃的大叫,他现在放手,或者他还能打赢他们,他不放手,只能生生的挨打,那人下手狠辣,早晚会被打死!

    陆旧谦的眼珠子朝外突起,死死的抓住她的手不放,南千寻伸手打他,但是他毅然不动。

    那人勒着陆旧谦的脖子不撒手,另外一只手还不住的捶他的头。

    南千寻几乎要绝望,她焦急万分的看着陆旧谦,有血从他的鼻孔里出来,滴在了她的脸上,她竭尽全力嘶吼了一声晕了过去。

    很快有增援的队伍赶到了,几个人来到了现场,立刻控制住了那两个人,有人上前来把南千寻给拉了上来。

    陆旧谦连忙查看她,掐了她的人中,她悠悠的转醒,看到了陆旧谦,知道自己和他都没有死,立刻呜呜的哭了起来。

    “没事了!”陆旧谦说道,连忙扬着头止血,他看了一眼那些人,那些人连忙有序的带着两人离开。

    “你怎么样?”南千寻连忙抹了一把眼泪问道。

    “没事!我去洗一下!”陆旧谦说着站了起来,往浴室里去。

    南千寻惊慌过后,浑身无力软瘫在地上,身体对男人身体的那种渴望在再一次铺天盖地的来了,她勉强自己站起来进了浴室,拿着莲蓬头开了冷水超身上浇了下来。

    “千寻?”陆旧谦刚洗了脸,正想问她干什么,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冷水浇在她的身上,她顿时觉得燥热下去了不少,浑身也舒服了不少,但是身体内的空虚还是得不到满足。

    短暂的舒适之后,一股股的燥热来势汹汹,她的神志几乎都不清楚了,看到眼前的陆旧谦连忙扑了过来。

    “你怎么了?”陆旧谦看到她不住的在撕扯自己的衣服,面色潮*红,心里像是知道了什么,说:“我送你去医院!”

    “不要……我、我好难受!救救我……给我……给我……”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声音,连忙踮起脚尖吻了上来。

    她的身上湿漉漉的,这样下去会感冒!

    陆旧谦被她啃着,伸手剥了她的衣服,她那弹指可破的皮肤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中,浑身都散发着诱人的粉色。

    陆旧谦咽了咽口水,拿着浴巾要包裹她,她却不安分的把手伸到了他的衣服里,而且把他的衣服掀开,蹭了上去。

    温软在怀,陆旧谦也不是柳下惠,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只是他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碰她,只要她不情愿,他就不会勉强!

    可是,现在是她主动送上来的,应该不算是不情愿吧?

    柔软的触感传输到他的大脑,他脑海中的某一根弦顿时断了,立刻把她摁在了墙上,化被动为主动,辗转亲吻她,从脸颊一路向下。

    “我是谁?”陆旧谦突然抬起头来沙哑着嗓子问道。

    “……旧…谦……唔……我、我要……”她的眼睛极度迷离,充满了爱的欲*望,陆旧谦心头上的枷锁咔哒一下被打开,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衣服,伸出强有力的胳膊抬起了她的腿,贴了上去。

    两人负距离接触,两人都像是干渴的人找到了久违的水源,心里某一块缺失的地方顿时被填的满满的。

    南千寻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双腿一跃,盘在了他的腰上,有着舞蹈基础的她做起这个动作丝毫不费力气。

    “你个磨人的小妖精!”陆旧谦被她这一个动作撩的差点没有放出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托住她的臀*部,开始了最原始的律动。

    两人在浴室里激情了一会儿,陆旧谦抱着她去了卧室,到了床上,南千寻翻身在他的身上,一边撒欢,一边兴奋的“驾!驾!!”

    陆旧谦的额头上一阵黑线,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这么狂野的一面,他偷偷的打开了手机的视频……

    南千寻疯狂了一会儿,疲惫的趴在了他的身上,陆旧谦说:“怎么不骑了?”

    “……累……”

    “我还没有开始呢!”陆旧谦说罢翻身上来,床上一阵地动山摇。

    南千寻像是站在一个梯子上,这个梯子不断的升高升高,她紧张的浑身所有的肌肉紧绷着,呼吸剧烈的急促了起来,时不时的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一些嗯嗯啊啊奇怪的声音,陆旧谦更加的卖力,一下子把她送到了云端之上。

    南千寻有一种上了天堂的感觉,两人携手在云上自由飞行。

    陆旧谦突然加快了速度,在她还在云端的时候,也一飞冲天,他浑身抽搐了几次,趴在了她的身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南千寻得到了满足之后,昏昏欲睡,陆旧谦歇了一会儿,抱着她去浴室清理了一番,两人回来躺了下来。

    陆旧谦让她侧卧在怀里,并且把自己引以为傲的部位夹在她的双腿之间,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阳光照射到房间内,南千寻伸手揉了揉发涩的眼睛,突然感觉到手臂又沉又酸。

    她动了动,突然感受到背后传来一阵温热,她连忙扭头,看到了陆旧谦似笑非笑的脸,连忙拽着被子往床的那边躲。

    陆旧谦眼疾手快的伸手揽住了她,南千寻感受到身体里某一样东西在迅速的膨胀,像是婴儿的手臂一样,还时不时的动动。

    她脸上红了一大片,昨天的种种记忆也纷纷而至,她没有继续挣扎,躺在他的怀里。

    睡也睡过了,更何况他救了自己!再大惊小怪,有些矫情了!

    陆旧谦抿嘴一笑,伸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慢慢的往上摸,摸到*部使劲的捏了两把,南千寻被他捏的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陆旧谦伸头吻了过来,从她的耳朵后,到颈项上,他温柔的摇晃着,南千寻也渐渐进入佳境,只不过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事一样,说:“完蛋了,我今天上班迟到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请假了!”陆旧谦笑着说,一大早洛文豪就打电话过来,他接了电话之后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请假?”南千寻浑身一僵,他要是帮她请假,那洛文豪不就知道他们俩昨天晚上在一起了么?

    “我们还有未了的事!”陆旧谦说着开启了震动模式,南千寻的床再一次震动了起来,时而激烈时而温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千寻疲惫至极,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陆旧谦见她又睡了,立刻偃旗息鼓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过了三年,是自己更强了还是她的身体变弱了?还没有尽兴就睡了?

    他抽身下床,去浴室洗了个澡,立刻给石墨打电话,让石墨把电脑送到新源街来,并且衣服也要送过来两套。

    石墨得令后立刻把笔记本电脑送了过来,并且需要签字的文件也顺便带了过来。

    “咚咚咚!”敲门声起,石墨带着里里外外的衣服和电脑站在南千寻房间的门口。

    陆旧谦裹着浴巾开了门,石墨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但是聪明的什么都没有问,说:“这是需要签字的文件!”

    陆旧谦翻了翻,看了文件之后,接过他的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接过电脑和衣服,说:“你可以回去了!我的行踪,不让任何人知道!”

    “是!”

    “找人买下这套房子!”

    “哈?”石墨诧异的不行,也聪明的没有问原因,点头记下之后,陆旧谦又说:

    “换把高级防盗锁,所有的门都要换!”

    “是!”石墨又等了一会儿,见陆旧谦没有什么吩咐了说:“那我先去准备了!”

    “嗯!”

    陆旧谦换了一套衣服,开始坐在沙发上办公。

    只不过半天没有去公司,邮箱又爆炸了一样,都是未读邮件,他选择性的处理了几封之后,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他放下了电脑,踱步走向了厨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