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056章 她喜欢的口味

    陆旧谦放下电脑,踱步走向了厨房。

    他走到冰箱前,开了冰箱看了看,里面有很多的菜,他回头朝卧室看了看,嘴角扬起了一抹笑。

    南千寻是被饿醒的,她伸手摸了摸肚子,肚皮已经贴上了后背,嘴巴里都流着口水,好饿!她转过头来看了看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心里不由的空了一下,他应该走了吧?

    肚子又咕噜咕噜的叫了几声,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光着脚从床上下来了,下床的时候,双腿突然一软,她连忙伸手扶住了衣柜,脸上火辣辣的一片,他们究竟是有多么疯狂?

    忽然一股香味飘了过来,她连忙开门出去。

    她租的房子不大,一共七十几平,到了客厅就能看到厨房,而此时陆旧谦正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她呆愣在了原地。

    “醒了?”陆旧谦听到外面有动静,转过头来,看到她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南千寻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连忙暗暗的拧了拧自己的大腿,一种痛感传了过来,她不是在做梦!

    “口水都流出来了!快去洗脸准备吃饭了!”

    南千寻听到他说口水,连忙伸手去擦,发现什么都没有,知道他是在逗自己,脸上一红,连忙朝浴室跑了过去。

    陆旧谦看到她落荒而逃的样子,非常的可爱,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南千寻到了浴室里,她连忙捧了冷水浇在了脸上,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来告诉她,她刚看到了什么?

    陆旧谦在厨房里做饭!

    她不是在做梦吧?她又扯了扯自己的脸皮,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她磨磨唧唧的从浴室里出来,陆旧谦已经把所有的菜都端了上来,有糖醋鱼,培根炒金针菇,爽口藕片,板栗鸡,山药排骨汤,全部都是她喜欢吃的。

    “来,别傻愣着了,赶紧吃吧!”陆旧谦笑着说道,伸手把她拉过来摁在了椅子上,自己坐在了她的旁边,盛了一碗排骨汤,说:

    “尝尝!”

    南千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汤,吹了吹,喝了一口,连忙向陆旧谦点头,说:“嗯,好喝!”

    陆旧谦的脸上挂着笑,又夹了一些鱼,小心翼翼的把刺给挑了,放在她的碗里。

    南千寻整个人都僵硬了,这种事情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经常做,没有想到到现在做起来依旧是毫不生疏。

    “尝尝鱼,看看有没有腥味?”

    南千寻夹了起来,诧异的看着他,他做的跟自己做的味道竟然是一样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做饭?”

    “生存的技能,必须要会!”陆旧谦的眉眼中有些化不开的浓墨,他在国外的那些年,这几道菜都被他给做烂了,就是为了能做出跟南千寻一模一样的口味。

    南千寻的心是复杂的,闷着头吃饭,陆旧谦见她吃的香,不住的帮她夹菜,南千寻看着自己碗里越来越多的菜,又看了看陆旧谦几乎没有动过的米饭,伸手夹了板栗鸡放在他的碗里。

    陆旧谦的眉眼一弯,夹起来吃了下去,南千寻又给他夹了培根金针菇,她一边夹他一边欢快的吃。

    三年了,他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饭了!

    两人正在欢快的吃饭,陆旧谦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看电话,拿着电话去了阳台。

    南千寻的心沉了沉,是不是南初夏打的?

    陆旧谦接了电话很快回来,继续吃饭,只是南千寻突然就没有了胃口。

    她三两下扒拉完了饭,立刻跑到卧室里,脱了衣服准备换,陆旧谦不知道她急急忙忙的去干什么了,连忙跟了进来。

    他进来的时候,她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只有胳膊还停留在睡衣里。

    她听到门的响声,连忙抱着胸部站在衣柜前。

    陆旧谦下腹又是一阵热流,连忙走了过来,双手把她抱在了怀里,从背后伸出了色爪子在她身上揩油。

    南千寻的脸腾的一下又红了,她知道他在生理方面的需求有些大,但是也不至于一天早中晚三操吧?

    “你今天不要去公司了么?”南千寻问道。

    “嗯!”

    “那还不快吃?”

    陆旧谦听到她说快吃,眼睛里都是笑意,说:“你确定现在让我吃?”

    “……快点吃饭,我还要去上班!”

    “再等等,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你可以再家里休息一整天!”

    “……”

    陆旧谦又磨磨蹭蹭的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说:“晚上回来再战!”

    南千寻的腿一软,他连忙扶住了她,看着她虚弱的样子,觉得有必要好好的养一养了。

    陆旧谦离开了出租屋,开车来到了南川市郊区的一座废弃的仓库里,这里方圆五里都没有人烟。

    “老大!”有两个人站在门口,两人看到了陆旧谦连忙开口打招呼。

    陆旧谦点了点头,两人立刻给他开门,他长腿一迈进去了。

    里面的光线不怎么好,铺面而来的是一股尿臊味还夹杂着血腥的气味,令人作呕!正中间的破椅子上绑了两个人,那两个人已经看不清面貌。

    有人给陆旧谦搬来了一张椅子,他坐了下来问:“谁指使你们的?”

    那两个人看到陆旧谦的时候,已经心如死灰,他们在这里已经备受折磨,没有想到这些人的老大竟然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他们要动他的女人,这一回是死定了。

    “不说是吧?”陆旧谦冷冷一笑,看着他们皮肉模糊的样子,也知道他的手下也已经用了很多的方法了,只是两个人的嘴硬!

    “既然不说,那就皮鞭伺候吧!”

    陆旧谦的话刚刚一落,有人拿起了一根鞭子,仔细看看鞭子就能发现,这根鞭跟一般的鞭子不一样,鞭子上是一个个比鱼钩小一点的小钩子,要是一鞭甩下去,打到人的身上,恐怕连皮带肉都要被钩子给勾下来了,挨这种鞭子就等于是在接受凌迟。

    古代凌迟是把人的肉一块一块的给割下来,而这种皮鞭就是把人的皮肉一点一点的勾下来!

    那两人看到了鞭子,眼珠子都突在了外面,这种东西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厉害?很多人经不起二十鞭就命丧黄泉了,这种鞭子给人带来的痛苦难以言喻!

    有人拿着鞭子一鞭子甩在了两个人的身上,那人啊的一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一边叫一边骂:“有种一刀杀了老子!”

    那人浑身的肉都在痉挛,额头上的血和汗一起滴落下来,身上被鞭子掠过的地方,皮肉一点点的被勾了下来,一个个的小伤口上顿时有血珠冒了出来,不一会儿变成了大血珠,一个个大的血珠连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道道血流。

    “是谁?”

    “我说,我说……”那个浑身长着毛的人立刻求饶道,一刀致命他们不怕,就怕这种慢性的折磨,最怕的是对方拿着自己的家人威胁自己!

    “……是、是赵世勋……”

    陆旧谦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问:“赵世勋是谁?”

    那两个人已经说话都有些困难,旁边的兄弟上前来,说:“赵世勋是湖岛咖啡的老板!”

    湖岛咖啡?

    他的几根手指头在椅子的扶手上敲来敲去,说:“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血口喷人?”

    “……嘶……我、我绝对没说谎……我有、有通话录音……”

    陆旧谦眼睛一扫,立刻有人把这两个人的手机拿了过来,丢给了那个浑身是毛的男人,有人给他送绑,他找到了录音,播放了一遍。

    “我把录音给你们,你们放了我!”那个浑身是毛的人壮了胆子一口气说道。

    陆旧谦冷冷一笑,有跟一脚踢到了他的手上,手机从他手里被踢了出去,那人脸色一变,跟踢他的人打了起来,只是他不低陆旧谦的人,很快被制服了。

    陆旧谦站起来弯腰捡起那只手机来,在手机转了个圈,说:“废了!”

    “是!”

    “你、你不能废我,我手机,手机有密码!”

    陆旧谦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扬长而去!

    伸手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还有一些骨骼断裂的响声,更是有人把他们行凶作案的工具给剁了!

    想要动老大的女人,也不掂量掂量!

    南千寻那边,在陆旧谦走了之后,匆匆忙忙的来到了洛文豪的公司里,发现洛文豪不在,于是在他办公室外的小办公室里坐了半天,下午五点钟,她回到了新源街的出租屋里,到了门口发现门被换成新的了,立刻跑到楼梯口看了看,是四楼没错!

    谁换了门?

    她连忙伸手拍着门,门被拍的砰砰响,咣一下门从里面打开,她张口想问为什么,意外的发现给她开门是陆旧谦。

    “你、你给换了门?”南千寻看了看门,又看了看陆旧谦,他能进去证明他肯定有办法开门!

    “之前那个门不安全!”陆旧谦嘴角微微上扬着,开了门让南千寻进去。

    南千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门也换了,她连忙转头问:“你为什么自作主张?”
Back to Top